短短短小说《在未遂政变中,令谷扎进煤堆,霉到乌黑送命》•(上)•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短短短小说《在未遂政变中,令谷扎进煤堆,霉到乌黑送命》•(上)•故事与坊间街头市面流行的版本有着天地之差

作者 陆雄

•(上)•

要说起来,开宗明义,黄钟大吕,故事与坊间街头市面流行的版本有着天地之差。即令谷非死于男女野合,而为命丧未遂政变当中。

也就是,时间必须倒退至2012年3月17日22时左右,江绵恒(江泽民的儿子)、扎西卓玛(周永康的机要秘书兼生活秘书)和杨吉(胡锦涛的机要秘书兼生活秘书)、令谷(令计划的儿子)走进了流华溢彩的长安俱乐部的大厅。

他们是神色紧张,匆匆地走在前面。而身后跟着一大帮人马,即一边是公安部警卫局的,即一边为办公厅警卫局的。个个赳赳,全部短发,西装革履;尤其是插着那铁家伙的腰眼里,硬是被撑得鼓鼓囊囊的。

双方刚刚落座,摆开谈判阵势,中间人陈小虎(陈毅的孙子,陈昊苏的儿子)出场了。他看到那4位拿出各自的手机放在了近旁,不由得显露出莫名难测的笑意。因为,他知道,实际上这些东东都是特工专用器具,既可以录音,又能够传送,且接受的地方就像收听无线电广播那样实在清晰。因而在桌子的背面,他是早已就摆放好了同样的家什了。

眼前,议题的主旨如下:江泽民从来都力挺薄熙来。但胡锦涛为了报上一箭之仇,比如,江泽民曾经在黄海海面炮击过胡锦涛,于是,已经在3月15日,秘密地下令逮捕了薄熙来。而且,也就在不久以前,令谷和薄瓜瓜(薄熙来的儿子)曾经为了薄熙来的问题发生过殊死穷吵闹。所以现在江泽民就要求胡锦涛把薄熙来释放出来。

开始,交流极其火爆,又吵又闹又叫,简直不成体统。然而渐渐地声调低下去,因为感觉到要说服对方,实在非常非常非常困难。以致最后,翻着白眼,陷于僵局,沉寂下来。

此刻,已经是3月18日凌晨3时左右。江绵恒站立起来,又去洗手间小解。他虽然年纪最大,但是嘴巴却最馋,绝对吸吃喝最多。

过了十来分钟,江绵恒折回来,有了新的设想:意思是再过七八个月,十八大也就要召开了。胡锦涛下台已经铁定,习近平上来势在必行。所以,如果在这个时候能够把薄熙来扶持得逞,那么将来对在野的他们俩可就是好处多得不用再重复了。

也就因为,转了个弯,虽然迂回,但是有益,思路清晰,柳岸花明。于是乎也,双方很快就达成了肮脏的政治交易,决定毫不迟疑地今天放人。

都如释重负起来,五个人非常高兴。尤其是那陈小虎,他的父亲可是长期地与胡锦涛不和矛盾对立,到了今天总算是重击了政敌一拳,实实在在很解恨。

结果好啥都好,再闲聊上几句,也就准备散局。然而就在此刻,陈小虎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打开来刚刚一瞥号码,脸面上就掠过重重阴影。

打了招呼,出去接听;5分钟后,退了回来;笑意盈盈,说要庆祝;陈小虎不顾众人已经疲倦之极,硬要和女招待一起去拿出来5个可乐易拉罐,噗嗤噗嗤,先后打开;互相敬杯,喝上一口;提提精神,胜利万岁。

令谷是很警惕的,圆睁双眼,面有疑色,并没有伸手去接陈小虎随即递过来的易拉罐。

陈小虎哈哈地笑了起来,先把每罐可乐悬空了起来,再倒进自己的嘴巴里面少许许。

令谷这才放下心来,就和扎西卓玛、杨吉、陈小虎碰杯,各自喝起来,但是仅一口。

江绵恒倚老卖老,又上洗手间去了。令谷发横就硬要陈小虎陪同着,很快追踪了过去。
在不安定的世界
小說的筆總是會冷不防出現

問好
跳舞鯨魚
跳舞鯨魚 寫:在不安定的世界
小說的筆總是會冷不防出現

問好
跳舞鯨魚

尊敬的大版主,很佩服您的敬業精神,非常地感謝您的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