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1
肖梅推開303寢室的門時,她們停住了剛剛的議論,看見是肖梅,就繼續著她們的興致勃勃。肖梅知道她們議論的是關光,她們的大嗓門輕而易舉地穿透了303寢室的門,不過肖梅還想再聽會兒,沒立即推門。她們那具有穿透力的嗓門,除了嫉妒,就是悶騷,關光那小子不就是有個開煤礦的老爹,仗著一米八的個頭,在女生群裏左一個飛眉右一個電眼!肖梅擠過她們的身邊,在窗戶前停足。對面的樓是男生寢室,中間隔了足球場大的距離,現在是中午,一排排格子樣的窗戶緊緊閉著,但晚上它們紛紛敞開,可以看見人影晃動和趴在窗臺望著這邊的男生,如果303寢室的窗戶打開,窗簾拉開著,對面樓裏的窗戶格子上就滿滿當當的身影,當然,肖梅知道不止303,別的寢室也是如此,讓窗戶洞開,肆無忌憚地換上睡衣,天氣悶熱時,膽子大的女生會只留著內衣,在室內來回走動,漸漸習以為常後,肖梅感覺不到對面窗戶望遠鏡後面的眼睛所帶來的羞澀。肖梅轉過身沖著她們說,心動不如行動。肖梅又說,但不能保證,跟關光這類紈絝子弟交往,結局只有一個,丟了夫人又折兵,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貞操沒了,人被甩了,還畢不了業!肖梅我的大小姐,我們幾個也就是拿他消遣消遣,甭較真。這時門外突然進來的人喜形於色地說,姐妹們,你們想不想下館子?肖梅問,青青你請客嗎?青青興致勃勃地說我哪有錢請你們,是關光,我在樓梯口遇見他,他說請303全體女同胞去雲山賓館餐廳吃飯!肖梅說你們去,我不去。這時樓下的汽車喇叭響了兩聲。青青說,我們誰不去都無所謂,唯獨你肖梅一定得去!憑什麼?肖梅很不屑地說。還用問?肯定是那小子想追求肖梅,她不去,我們還是到食堂打盒飯吧。青青看了看她們幾個的失落表情,對肖梅說,我們宰他一頓吃,吃個飯,又不是逼你跟他上床。樓下的喇叭又響了兩聲。肖梅,走啊,他若是想追你,你當眾拒絕,也少了今後的糾纏。肖梅想了想,覺得青青說得很對,宰他一頓,讓他吸取教訓!這時有人敷衍說,不宰白不宰!
關光看見她們出了樓梯間,搖下汽車玻璃窗。嗨!他大聲打了個招呼。關光趕緊推開兩扇門,然後他沖著肖梅說我開了門。但肖梅跟三個女同學擠進了車廂後座時有點兒後悔了,她們三個大屁股,擠得她轉不過身子。坐在副駕駛的青青,借著頂上的反光鏡,梳理著頭髮,汽車啟動時她問關光,你這汽車是什麼牌子啊?關光笑笑,說青青你真會逗。青青只好說,這奧迪A4少說也要30萬元吧?但關光沒搭理她,他得小心翼翼開過校園的這條窄道。
菜都上齊了,關光端著酒杯站起來,青青也站起來,她的酒杯裏也是啤酒,肖梅沒挪動,仍注視著杯子裏的飲料,另三個女生聽見青青說都起來大家幹一杯,紛紛端起自己的飲料。關光挺高興,看著肖梅慢騰騰地站起來後,掃了一眼她們,說今天能賞光邀請到303寢室的全體女同胞,我關光感到非常榮幸,我敬大家一杯!青青也喝掉了杯子裏的啤酒,她笑臉盈盈地說,姐妹們動筷子啊!關光說都是同學,別矜持嘛!肖梅覺得關光說得對,管它呢,來這不就宰他的嗎!青青替關光倒滿酒,看見關光的眼睛一刻不離肖梅,就端起杯子碰過關光的。關光轉身望著她,說青青你的酒量不小啊!青青說那哪天咱們倆拼一拼,看看誰先醉倒!關光說,不敢不敢。他喝完再倒上酒,然後端起酒杯伸過去,看見肖梅只瞥了自己一眼,仍埋頭吃東西。關光的杯子立即移向了那三位睜大眼睛的女生,他說三位美女先別忙著吃菜啊!她們笑呵呵地喝光了杯子裏的飲料就齊聲說,關光你別總招呼我們!
肖梅礙於面子,無奈地碰了碰關光的酒杯,抿了一口飲料,然後埋下頭,繼續吃著。青青問關光,你請我們吃飯,沒有意圖?關光支支吾吾後說,沒有沒有。青青不相信,她問關光,我們幾個誰最好看,你覺得?這倒難住了關光,他不知道如何表達才不會氣氛尷尬。青青再催促時,關光說五位美女各有千秋,但論身高,應當是你青青最突出。關光咳嗽後慎重其事地端著酒杯,走到肖梅身旁,說我們能不能交個朋友?肖梅說我們大家都是朋友,普普通通的朋友!不過,關光沒有不高興,他說是的,你們都是我的朋友,但也有區別,關光坐回椅子上開誠佈公地說,我挺喜歡肖梅的。他的話弄得肖梅渾身不自在,但她的不吭聲讓關光看到了契機,看了一眼面前的空杯子,他讓青青遞過來一瓶酒,可能是突然的站起來,他有點兒頭暈,也不知道是否酒勁上來了。他站穩時看著肖梅,青青想遞過去啟瓶器,關光用牙齒“哢”的啟開了蓋子,他依然注視著肖梅,不過在倒酒時,瞥了一眼青青,看見她不悶不樂望過來,關光端起酒杯說,肖梅••••••
肖梅嗯了聲並抬頭看他,肖梅說關光你怎麼啦,吞吞吐吐的?關光說肖梅我喜歡你,我們交個朋友吧?肖梅冷峻地站起來,舉著飲料,說我不會找你這樣的男生做男朋友,我找男朋友的標準只有兩項,一要能力強,二要心地善良!
回到了303 寢室,青青就埋怨肖梅,你嗆得人家關光一愣一愣的,我擔心死了!是他自找的,肖梅說著踩上一根杠子到她的鋪上拿睡衣,她瞟了一眼窗戶,她蹦下來沒有立即脫衣服,而是坐在下鋪的床沿上看著青青,肖梅說他生氣了嗎?沒有,三個女生中的一個說,不過男生的臉皮真厚。青青說,人家關光對肖梅一往情深,不過我想不明白肖梅幹嘛拒絕他呀,大學裏的交朋友本來就是為了慰藉,成功了最好,不行就一拍即散,將來畢業了還不各自回各自的家鄉。肖梅說我可不愛他的錢,青青你想追,我們都沒意見!青青說,我從來就不清高,何況關光的條件非常好,他是沒向我開口表白,不然我今天晚上就不在這兒住了。有人慫恿說,你趕緊追吧,關光現在肯定很低落,只要青青你敞開懷抱,他絕對鑽進去!是的,鑽到你的心窩子裏去!另一個女生起哄說。青青看著肖梅,肖梅說隨你的便,是你的事情,跟我沒關係!青青半開玩笑地說,那我可真追了!
2
銀行大堂裏的冷氣撲面而來,關光心裏叫著真爽。大堂裏人頭攢動,拿著叫到了號的站在視窗前,只有四張椅子,大多數人站著或來回走動,如果不是冷氣,所有人都會煩躁起來。關光覺得,倘若在大街上的灼熱下,看見這麼多人等候,他肯定會扭頭就走。在3號窗口前,站著個熟悉的身影,但關光不敢擅認,冒昧走過去打招呼,萬一弄錯了,他真不知道如何收場。關光等待著叫號,他手上的紙條上顯示前面有30位元,他揉搓著紙條,目光卻打量著3號視窗前的女子,她的彈力牛仔褲緊繃著勾勒出美腿的曲線,臀部也是,飽滿的曲線,像一根緊繃著神經的細繩,讓人無端煩躁,漸漸,他感覺不到剛剛進來時的涼爽了,他身體裏一股股熱氣似乎沖上了腦門,發出了嘶嘶嘶嘶的熱氣。其實嘶嘶嘶嘶只來自空調機,它噴吐出來的霧氣,滾滾向前,淹向了人群。他們很有耐性地傾聽著叫號機發出的聲音。3號窗口的女子轉身時,關光咧嘴而笑了,他大聲叫道,青青!青青甩了下長髮,驚喜地說,咦,關光,怎麼是你,也來取錢啊?是啊,不過還有好多人在我前面排著。關光以為她馬上離開,閃開一旁,但青青說,你開車來的吧?關光點點頭。青青說我等你,我搭你車回去。
在汽車裏關光問青青,肖梅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啊?青青說不可能吧。關光說沒聽懂,緊接著他說汽車裏的空調還不如銀行裏的,然後他摁響了音樂,是一曲《怒放的生命》的搖滾,高亢,撕心裂肺,但聽到“我想要怒放的生命”這句時,關光的眼眶裏濕潤了,若是青青不在身旁,他就扯著嗓門唱了。青青說搖滾就是述說追求,讓人熱血沸騰,讓人洶湧澎湃,直接擊打靈魂。關光堅信地點點頭,他似乎對這番討論不感興趣,他問青青,我們回學校食堂吃中午飯肯定趕不到,我們隨便找個地方吃,怎麼樣?青青說她非常隨便非常樂意,因為又能宰一頓。關光說你太見外了是吧,是我願意請你吃中午飯。青青笑了,但沒再吭聲。
關光沒太注意飯館的招牌,找到停車位就開了過去。青青下車匆匆繞到關光身旁,挽住他的胳膊,關光看了一眼青青,青青笑了笑,她昂起頭,樣子趾高氣昂。關光想,如果是肖梅,他准會停住腳步,千言萬語似地看著她,他摸不准只會沖她笑笑,便拉著手,倆人有說有笑地牽著走進飯館的大門。關光感覺著青青的手臂,光滑圓潤富有彈性,她的手臂緊了緊關光的胳膊,然後她依偎著他的肩膀,慢慢等待他的手伸過來,輕輕搭在她的腰際上。他們都緊張,他們的臉僵著,邁著不自在的步伐,所以,青青松開了手,緊跟在關光的後面。
關光說,陪我喝點酒?青青點點頭。關光扭頭問有什麼白酒?老闆娘打岔地說你要好的,還是差的?別廢話,趕緊給老子上一瓶好的白酒嘍!但老闆娘沒有生氣,她屁顛屁顛地到了櫃檯,從裏面拿出來瓶五糧液對關光說,小夥子這瓶酒伍佰元。關光沒搭腔,接過酒揮手後對青青說,你就少喝點兒。不!青青拿著杯子說倒滿。關光說一瓶肯定喝不完,一人半杯,剩下的我帶走。倒滿!青青說如果真醉了下午的課就不去上。不能醉,醉了誰開車。關光說著給自己倒了半杯,然後,青青的杯子也是半杯。
關光不可思議地問,肖梅真的沒有男朋友?他然後解釋他的意思是有沒有看見過別的男生或男人跟她挺親切。青青說這倒沒見過,但校園裏的地下戀情非常多,就拿303寢室說吧,青青看見關光緊緊張張的,停頓了說話,夾起肉塊,吃完碰了碰關光的酒杯,她瑉了一口,有股火辣辣的東西割喉嚨,她難受地皺了一下眉頭,一隻手扇著嘴巴裏呼出的氣體,仿佛喝了口極燙的湯。青青咽完一夾蔬菜,感覺好了一點,她說這白酒簡直要了命,像刀子。關光笑笑,說還好只是倒了半杯吧。青青點點頭,問關光她剛剛說到哪兒了,然後,她意猶未盡地說,她們三個其實都有男朋友。關光問,哪三個?我們寢室就五個大姑娘,除了肖梅和我,那三個你不是見過嗎,上次你請我們下館子?一個瘦得像男人,一個胖得像豬,一個長相平平,可個子還沒一米五吧?青青點點頭,繼續說,她們都是地下戀情,平常時短資訊聯絡,週末約會,這是亙古不變的定律。關光深深喝了一口,開玩笑地說,青青你沒有男朋友吧?他補充說地下戀情。她沒搭腔時關光肯定地說,你絕對有男朋友。青青說為什麼?關光說你寂寞嗎?青青說一個人肯定會寂寞。關光說哪天讓我認識認識你的男朋友?關光你冤枉死我了,青青似乎有點兒生氣,關光立即賠不是,自罰了一口酒,青青立刻陪著瑉了一口,可能有了預備,這時她喝下去,感覺不到那麼艱難了。關光說,你沒喝出一股醇香味?青青說滿腦子都是酒精打轉,如果讓我喝鍋燒,估計口感一模一樣。你還是蠻懂白酒的,鍋燒?哪納,青青說,我爸爸就喝鍋燒,便宜。青青沒說下去,夾著菜吃,關光看了看其他桌子,來這兒吃飯的真不少,剛剛還空著的桌子,都坐得滿滿當當了。喝酒啊,青青叫了一聲。關光緩過神,端起杯子,杯子裏的酒只剩一口了,他咕嚕喝下,皺了下眉頭,長歎一聲,說,酒逢知己千杯少,古人的這種浪漫情懷難怪被人津津樂道。青青說,這半杯酒已經讓我頭重腳輕了。那好,關光說每人倒上三分之一杯,滿桌的菜別浪費了!
老闆娘結賬時看著半瓶五糧液說,這就你們帶回去喝吧。關光低下頭拿出錢夾子,說,不要了。老闆娘已經換了副表情,但關光不理不睬的,把厚厚一紮錢放回了錢夾子裏,他站起時碰到了身後的椅子,大聲說,青青我們走!
在汽車裏青青說你是故意的!關光說就是故意的,老子生平裏最討厭的就是市儈嘴臉,看見老子錢多,就笑臉盈盈了。
我們去哪兒?關光看著青青說。她的臉頰已經出現了紅暈,像兩朵盛開的鮮花。青青,你現在樣子真好看。青青說,我難受死了。關光問,是不是想吐?沒呐,就是頭好暈,你汽車裏沒有床,不然我立馬呼呼大睡。關光的手搭在了青青的肩膀上,青青生氣地看著關光說,就是你就是你,灌我酒,下午的課怎麼辦啊?關光的手在她肩膀上摩挲後突然有力地摟著她,她可能這樣感覺比較舒服,靠在了他的肩膀上。關光說現在開車回去,准出事,反正哪兒也去不了,我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青青醉醺醺地說,隨你,我就想睡一覺。
汽車停在了一家旅館門前,關光遲疑地下車,然後迅速繞到副駕駛側,扶著青青下來後他讓她的手搭在肩膀上,這樣,他的左手就摟緊了她的腰,鎖了車門,他們就踉踉蹌蹌進了旅館。
一進房間,關光就抱住青青親吻著,他的兩隻手慌亂地在她背後游來遊去。青青掙脫了他,說,你不能這樣。關光說我愛你。青青眼直直地看著他,當他再次吻時,青青沒有排斥了,不過她仍然不放心,但關光說,我會娶你的,肯定會娶你!他摟著依偎在懷裏的青青自言自語地說,我不會辜負你,我是認真的!
青青知道關光是認真的,她能完全感受得到,他的眼神那麼親切,他說話的聲音,那麼乾脆,他牽著她,也是那麼自然,不過303寢室的人認為他們太不可思議了,憑什麼不是肖梅,她那點兒比不上青青?肖梅無所謂地說,我本來就討厭紈絝子弟,繡花枕頭,哦不,肖梅略有所思地說,關光還算不上繡花枕頭,既不帥,又無才,普普通通一個爛枕頭!樓下的汽車聲傳來時,肖梅對她們幾個說,青青馬上就要上來,在背後議論被知道了連朋友也做不成。有人說,我就是為你打抱不平。肖梅生氣了,她說根本與我不相干,你再三八,我就要罵人了!有人勸說,肖梅說得對,是青青自己的事情,跟我們都不相干,將來後悔要死要活的也只是青青,太隨便了是要付出代價的!
青青推開門,大聲宣佈,從今往後本姑娘就不會在303寢室住下去了!肖梅走到窗臺,瞅了一眼樓下的汽車對青青說,你們的愛巢在哪兒?有人起哄了,說將來姐妹們過去參觀,找不到豈不是很掃興!青青笑呵呵說,是關光租的房子,在金灣社區,過幾天我領大家來玩。樓下的喇叭聲催我了,青青又說,今天沒空聊,房東在那兒等,我上來就是拿幾樣東西的。
3
在教室的走廊,關光叫住了肖梅,你急心火燎的,去哪兒呀?肖梅說你讓開!關光立刻一閃,等肖梅走過了,他追了上來,仍然是那句話,你急心火燎的,要去哪兒呀?你管不著。我看見你接了一個電話,你是不是有要緊的事情啊?肖梅停住了,她轉過身說,關光你能不能送我一程?關光沒詢問,只說你到學校門口等,我取車去!便跑了起來。
肖梅上了汽車,關光問去哪?肖梅說能送我回家嗎?
根據導航,關光下了寬闊的馬路,駛上一條坑坑窪窪的鄉村小道。之前,關光打電話讓哥們兒幫忙請了一下午的假,關光沒做多餘的解釋,哥兒們說你准是開房去了吧。關光沒搭腔,瞥了一眼肖梅。掛了電話,按肖梅的意思,關光給青青打了電話。青青粘上容易甩掉難,她不問出關光的實情不甘休。面對青青的喋喋不休,關光說回家再解釋。青青說為什麼?關光說,電話裏一時半會兒根本說不清楚。青青嚷嚷,你身邊肯定有個女的!她破鑼嗓門說,我聽見了,她是誰?你們下午要去哪兒?她沒問到實情就在電話另一頭哭泣,說關光你這個負心漢,我對你這麼好,你卻這麼沒良心。關光生氣了,說,你別胡猜,我送肖梅回家,她媽媽病了。
肖梅說,非常抱歉,回頭我慢慢跟青青解釋,她誤會了。關光說情侶之間沒有了信任,將來成為了夫妻,只會僵只會破!肖梅說,都是我讓你們有了誤會。關光說甭管她,她若是信任了,還能在一起。肖梅說,你不能辜負了青青。為什麼?她是女孩子啊!這時,青青的電話打到了肖梅的手機上,肖梅說,關光你接吧?關光生氣地看著前方。肖梅接通了電話,青青劈頭蓋臉地問,你們是去哪兒?
終於,電話掛了,肖梅長長的歎了一口氣,然後,小心翼翼的看著關光,在他察覺時,立刻扭過身,看車窗外的田野,遠遠近近都荒蕪了,像一片草場,不遠處被鬱鬱蔥蔥籠罩著的村莊,寂靜得蕭瑟無人。
汽車戛然而止,停在了一所平房前,肖梅說,你等我幾分鐘。關光說我也下車。肖梅猶豫的下了車,她沒等關光跟上,跑進了平房,大聲叫著媽!推開虛掩的房間門,那些手足無措看過來的,是幾個鄰居大嬸,她們看著肖梅,都一言不發,然後默默地挪開了空間。床鋪上躺著的女人睡得很沉,她的臉異常消瘦,肖梅輕輕叫了聲媽,但毫無反應,一個大嬸說,她昨天就吐了血,在今早,又吐了。然後,她們看見了進屋的關光,有人叫著他,說你媽媽病得不輕!關光看了眼肖梅,才擠到床沿問她們,大夫過來看了嗎?一個大嬸說,沒有。這時肖梅噙著淚對關光說,送我媽去醫院!
肖梅的媽媽被關光抱起來時睜開了眼睛,她看見了關光身旁的肖梅,立刻精神煥發了,不過她太虛弱,只能轉動眼球,看著肖梅,再看著關光。肖梅發現了媽媽的眼神有點兒特別,似乎關光就是她的兒子,見著了他,就言不由衷的親切。
市人民醫院的醫生告訴肖梅,胃癌早期,必須做手術,請儘快準備5萬元錢。肖梅嚇懵了,這時,醫生說,幸好發現得及時,手術風險不大。肖梅感激地說,可以治癒嗎?醫生說,今後只要保養好胃,這個病就能痊癒。關光說,我們馬上做手術!醫生說,我幫你們安排手術,但住院費、手術費明天上午必須繳清。最後,醫生告誡地說,病人耽擱不起。
肖梅叫住了關光,她說我哪有5萬元錢啊?關光想了想說,我卡裏還有3萬,剩下的我們再想辦法。
進手術室時,媽媽叫了一聲,肖梅趕緊追上去,她側過臉時,關光也走了過去,肖梅感覺媽媽的手似乎在示意什麼?在一旁有點兒不耐煩的護士對關光說,你趕緊把手伸過去。
在手術室外等待時,肖梅沒敢看關光的眼睛,當媽媽拽住他倆,臉上閃現出來的笑容,無疑是一記重拳,擊打在了肖梅的心口上,讓她無可奈何。關光抓著肖梅的手,注視她的目光說,不要太介意。肖梅把頭歪過去,靠著他的肩膀時,拉住了他的另一隻手,將它緊緊放在腰上,然後,抽泣不已。
4
303寢室的門被人推開時,她們驚愕地望著進門的青青。肖梅呢?!青青劈頭蓋臉地叫道。她們說不知道。青青嚷嚷,肖梅沒回來嗎?她們搖搖頭。青青說肖梅回來了就告訴我,再躲下去,我就殺了她!
在操場上,青青如果看見了肖梅,就會跑過去,大叫著肖梅你別跑!而看見怒氣衝衝的青青,肖梅不安了,問青青有什麼事?什麼事,哼!青青咆哮起來,吼道,勾引我老公,你這不要臉的騷狐狸!然後,青青沒容肖梅分辨,就張牙舞爪地沖過去,扯著她的頭髮,緊接著,她們像兩隻纏在一團的蜘蛛,在操場上來來回回的移動著。她們撕扯,交叉,在越來越多的圍觀者中間轉著圈,她們踩著滑步,或淩亂而激烈的碎步子,直到死死地僵持住,一動不動,就像親密無間地摟抱在了一起。回到在出租屋時,青青板起臉問關光,昨天晚上和今天一個白天,快活完了,才想到回來啊!關光嬉皮笑臉地說,別諷刺了,肖梅媽媽做胃癌切除手術,大家同學一場,我能袖手旁觀嗎?真的嗎?青青的臉漸漸鬆弛下來。這還能假?關光說著伸過手去,但青青沒理睬他,找到了睡衣,青青準備去沖個澡。青青瞪了關光一眼,說,今天老娘沒這個心情。關光說,我們互相搓搓背。青青說,行了,閉上嘴,今天老娘沒這個心情。她關上浴室的門時大叫道,你今天晚上不准碰我,睡沙發上去!
關光悶悶不樂出了浴室,來到房間裏,青青正躺靠在床頭看書,關光爬上床,乞求說,我們好幾天沒親熱了哦?誰跟你親熱!青青鼻噏一聲,目光沒有離開書頁。關光摩挲她的小腿時,青青尖叫了,說關光你睡沙發去!關光說,睡沙發孤零零的,你不可憐我啊?誰憐憫你你去跟誰去親熱!青青你還在生我們的氣?青青摔掉了手中的書,惡狠狠望著關光。關光歎著氣下了床,自覺抱起被褥,往客廳走去。
早上,關光看見青青坐在沙發旁,嚇了一跳,他揉了揉眼睛,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說,你起床了啊?青青的語氣不那麼強硬了,她說關光我們不要鬧彆扭了好嗎?關光說好啊,昨天人家肖梅真可憐,如果不是我借了她3萬元錢,她媽媽的手術就做不成了!青青說,我們不聊肖梅好嗎?看見關光點點頭,青青鑽進了關光的被褥裏,然後,他們翻轉,蹬掉了被褥。青青抬著頭說,關光,你愛我嗎?關光說愛。青青注視著關光,心疼地摟緊他,青青問,你借了3萬元錢給她媽媽做手術?關光嗯了聲。青青假裝生氣地說,你是她什麼人啊,借那麼多?關光說,救人要緊,況且她打了張借條。
青青拿著借條,瞥了一眼關光,他正系著褲子的皮帶,沖著她呵呵一笑。青青說,你不覺得肖梅打這張借條是有所企圖的?關光不明白,青青又說,她猴年馬月才還得起你這3萬元錢。關光說,肖梅不像賴賬的人。青青說,你真傻,她手段伎倆這是。青青打住了說話,生氣地扔掉了借條。關光撿起借條時青青說,你必須向我保證。保證什麼?保證跟肖梅不說話,你們拉開距離,從今往後,你們的交涉,全由我來代理你去!關光說,你怎麼這麼霸道!青青說,這不是霸道,是愛!關光說愛個屁!青青說,你傻啊,肖梅這麼窮,寢室裏的人都知道她的傲慢,就是害怕別人說她家窮。關光說沒聽懂。青青說,肖梅信誓旦旦向你打了個借條,將來還不上錢時,就會對你說,除非她的身體,而這時,你肯定會上了她的套,把你從我身邊搶過去。關光一臉的壞笑時,青青撿起地上的拖鞋,冷不丁的丟了過去。
臉上挨了鞋的一記揍後,關光勃然大怒了,大聲說,我們暫時分手一段時間!
5
青青轉過身,望著吹口哨的小保安,他坐在門衛室的窗臺上,叉著腿,他的旁邊放著一根警棍棒,他又吹了一聲口哨,看著青青沒有想轉身的意思,才走了過去。青青驚詫地說,你幹嘛?他說我見你好幾天都是一個人。青青說,這有你什麼事!他說你們是不是鬧彆扭了?青青沒搭話,扭頭朝社區樓房走去。
聽見口哨和腳步聲跟來,青青回過頭,不耐煩地說,你到底想幹什麼?他愣在原地,只笑著。
又一次,門口的那個小保安吹來口哨時,青青正慢慢走了過去,她捧著幾本書,朝門衛室裏面瞅了一眼,退回門外,走到小保安的面前,說,怎麼總見你值班?是說這幾天嗎?他出奇地看著她,然後點頭,並說六點鐘到早上八點,這段時間我都是夜班。青青點點頭,說你不是本地人吧?他說是湖南的。青青又點點頭,說過去怎麼沒看過你?他說過去是呆在門衛室內。青青點點頭,若有所思看著他說,你可能有了壞心思。他說沒聽懂。青青笑了笑,揚長而去。
一次的深夜,青青沒有理睬小保安,他大聲喊了一句時青青只抬眼看了看,然後,她沖著手機裏叫道,關光你別太得意忘形了!掛了電話,青青對想走過來搭訕的小保安吼,滾!他沒有生氣,向她走了過來,她瞪著他,充滿仇恨。他說我只想告訴你,不僅僅是社區裏的路燈壞了。青青這才注意到那條曲曲折折的小徑朦朦朧朧,灌木叢籠罩在黑暗裏,他繼續說,社區裏的一個老太太去世了,你沒發覺曠夜裏沒有人趕路嗎?青青不敢挪步了,驚恐望著四周,突然,她聽見一隻貓不知在哪兒叫了一句,連蹦帶跳地跑到了小保安身邊。
青青坐在門衛室的椅子上看著對面的小保安,說,你送我一程?他說憑什麼?青青說,你敢跟我交朋友嗎?他說這不是交不交朋友,門衛室沒人,有小偷進來誰負責?她說你分明是藉口!他笑而不答,走到門口,探了探,掩上了門。你想幹什麼?但他沒有搭腔,在辦公桌前翻著本子,然後煞有介事地寫了些什麼。你不能丟下我不管!青青站起來時小保安說,除非你把我當朋友。青青看了他好一會兒說,好吧。小保安立即拉開抽屜,拿出手電筒,跨出門之前看了她一眼。
手電筒的光柱,像一隻胳膊,非常有力,隨便往哪兒輕輕一掰,就會有一道陽光射進來似地,光柱子照向了路旁的灌木叢,黑暗裏就會呈現一片綠,有時,青青覺得他手裏的光柱是一把劍,一把會變幻變長變短的劍,它時而指向地面的鵝卵石,時而伸向不遠處的樹梢上,經過一排排樓房時,就掃在了青磚碧瓦和一扇扇銀色的窗戶上。黑夜裏的聲音其實蠻多,蟲鳴,貓叫,各種各樣的響動和窸窸窣窣的草叢裏總藏有怪異聲,漸漸的,嘈雜聲此起彼伏,甚至達到了振聾發聵的地步,但這不像錯覺,青青警覺地打量著四周,有時,也會聽見不清楚的說話聲,光柱子從一扇扇的窗戶掃過後,指向了星空。
他突然停下來,青青問怎麼啦?他看了她一會兒,把手電筒遞過去,他一聲不吭地鑽進了草叢,在一片灌木叢後面,嘩啦啦的水流聲刺耳般,突然響起來。
回到小徑,青青把手電筒還給了他,等他走起來時,就默默的跟在了後面。
小保安沒有進去,青青開燈後站在門口看著他,說,我有一個好姐妹,我可以介紹給你們認識。他說是嗎,然後他問她長得怎麼樣?青青說,哪天讓你看看,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應當還算漂亮吧。小保安嘿嘿嘿一笑,說,這麼晚了,你就進屋休息吧。青青說謝謝時他已經轉身,他揚起手,但他的腳步沒有停,頃刻,消失在了嘈雜的夜色裏。
青青進社區會看看是不是那個小保安值班,如果是,就進去打聲招呼,門衛的門敞開時,她會倚靠著門,重重咳嗽一聲,正在小寐的他就抬起頭,他抹掉嘴角的口水,因為剛剛睡著了,他有點兒不好意思,嘿嘿嘿,然後說,你進來吧。她搖搖頭說只想打個招呼,得回去了,他會很高興,即便青青的身影不見了,他在門口會呆上好一會兒。
這天,小保安跟同事換了一個班,青青約他說,你哪天有空?他說是不是請我上你家做客?青青笑了笑,說,你哪天有空,我就帶個同學來,但不知道你們能成為朋友嗎?他沉默時她說,難道你不願意!他連忙說不不。他的意思是擔心她歧視一個看門的。青青說,我歧視了你嗎?他說不知道。青青抬起手,但沒有揍他,她說你別一副不認真,又不是命令你去相親,只是在一起我們呆上幾個小時。他立刻說行,我的紅燒魚非常不錯!青青眼亮了,說一言為定,就明天傍晚。我六點鐘准到,小保安連忙說。
肖梅的猶豫是由於關光,媽媽出院的那天,關光開車過來了,在汽車的後座媽媽容光煥發地注視著關光,如果不是肖梅三番五次的打斷,她一定會刨根問底了,一路上詢問關光的家事,肖梅緊緊挽住媽媽的胳膊,直到她知趣了安靜下來。回學校的路上肖梅問關光,最近你跟青青還好吧?關光說算湊合吧,她跟你不一樣,太勢力!肖梅吃驚地說,不會吧?關光說她如果有你一半就好了。肖梅不語時關光伸手過來,但沒抓住她的手,他看著她,然後把汽車靠在了路邊並熄了火。關光慎重其事地說,梅,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嗎?肖梅沒作聲,也沒推開關光的手,他吻過來時,肖梅恨不得擁緊他,用盡全力,直到聽見骨骼嘎查嘎查的聲音,最後使他的身體完全消失,她和關光只擁有一副身軀。看著關光,肖梅失魂落魄地說,你對我的幫助我會記著的,但你不能背叛了青青。關光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才啟動了汽車,汽車呼嘯起來時似乎什麼也沒發生,剛剛的一切只不過臆想而已。
不過,青青說那個小保安也是普通朋友,然後青青補充說,他值得交朋友。肖梅覺得再猶豫不決就真掃興,她說有你在,我還怕些什麼呢?
青青附在肖梅耳朵旁說帥吧?肖梅說,帥能當飯吃嗎?畢竟第一回交道,肖梅客道完,就默不作聲地矜持了。小保安拎來了條兩斤多重的草魚,他不知道青青這兒有沒有醬醋酒,在超市買草魚時就順帶買來了醬醋酒。
廚房不大,但挺寬敞。青青說,我平常在食堂吃,睡懶覺就叫外賣。小保安說,幸虧我買來了花椒和雞精,你這兒只有油和食鹽,別的作料都沒有。青青說,我們買了熟食,雞翅、鴨脖、鳳爪,還有燒烤。他說,在客廳桌子上我都看見了。他對青青說,你們不喝飲料?青青笑了笑,你不懂女生了吧。在客廳裏坐著的肖梅走了過來,她接過青青的話茬,說,自由的空間就隨心所欲,在外面,就冠冕堂皇。他覺得她的觀點不對,但不知道如何反駁,他認為,女生如果關起門來就瘋瘋癲癲,那太出格了。青青拿出一盒香煙,打開叼上一根,看著 肖梅時她饒有興味地說,有外人了,就偽裝繼續嗎?肖梅不屑地叼上了一根,小保安驚詫說,我等會兒抽,先招呼好了這條草魚。
肖梅打開客廳電視,優雅地坐在沙發上,選了幾個頻道,鎖住了一個選秀的節目,目不轉睛,幾乎忘記了手中的香煙。小保安嫺熟地處理完草魚,轉過身說,幫我點下煙。青青丟下煙蒂,拿下別在他耳朵上的香煙,遞到他的嘴巴裏。青青說,看得這麼動容,挺感動吧?他銜著香煙說,沒人這麼伺候過。青青說,將來娶了媳婦,她就會這麼伺候。他笑了笑,說不敢奢想。青青說,那得看你的能耐了。他欲言又止後說,算了,我挺知趣。青青挺享受他那雙打量人的眼睛,他含著煙嘴沒有說話,她一副若有所思的,也沒說話。
油溫差不多時,放下了草魚,哧哧哧哧,鍋子裏的水霎的沸騰,冒出了白煙,草魚被翻轉過來,繼續煎炸,等焦黃時,撈起來,擱在了盤子裏,作料全在另一個盤子裏,唰的,統統倒下了鍋,火苗子噌的竄了上來,青青驚呼著,躲在他背後。他看了看她繼續翻轉鍋子,然後,把煎好的草魚放入鍋內,蓋上蓋子,燉了幾分鐘,然後關掉了煤氣。盤子有點小,魚尾巴露空地翹著。
小保安看見桌子上的袋子,立刻拿來了盤子和碗,將熟食倒入盤子,擺好三副碗筷。青青說,我不敢端盤,太燙了!肖梅看著桌子稱讚說,做事挺麻利的啊!但選秀節目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高潮,肖梅的眼球重新被螢幕牢牢吸引住了。青青說,肖梅我幫你倒酒啊。肖梅說,別倒滿。小保安拿過了瓶子,說,38度,你倆真厲害。按青青的意思,他倒滿了三個杯子,肖梅說,我肯定會喝醉的!
青青不想埋怨肖梅了,就讓她看電視吧。她端起杯子碰了碰小保安,乾杯!小保安也說乾杯,然後,他碰了碰肖梅的酒杯,又說,乾杯。
青青說,你怎麼當保安了?他說,沒考上大學,只能打打零工。肖梅說,是沒考上還是沒考。他說,是沒考。青青說,學習不好吧。他笑笑,說,是家裏條件不好。
尷尬沉悶了好一會兒後,選秀節目播完了。肖梅大大方方舉起杯子,碰了碰他們的,說,非常抱歉,剛剛的節目太精彩了。
小保安說,明年的第四季已經海選了。青青說,你也會唱歌?他不好意思了,說本來入選了第三季,就是因為沒學過曲譜。肖梅說,學曲譜我可以幫你聯繫音樂系的老師。青青說,真的,就是差一點兒入選了?他點點頭說,結果淘汰了,蠻可惜的。肖梅說,你唱一唱,我們聽聽,看看夠不夠參選的資格。他不好意思看著青青,青青慫恿說,你唱了,我們就喝完這杯酒。肖梅立刻附和了。他仍然沒想唱,青青繼續慫恿,說你唱歌好聽我准介紹個女朋友給你!肖梅看著信誓旦旦的青青,說,他居然害羞?青青說,肖梅剛剛都看入迷了,你小子怎麼這麼遲鈍。肖梅說,他肯定不會唱,撒謊!
但聽著聽著,肖梅有點兒不好意思了。她看見青青喝完了杯子裏的酒,才想起地端起酒杯,然後一飲而盡,然後,兩臉蛋上綻放出了迷人的花朵。
故事維持在一個平穩的狀態,
敘事手法把人物描寫得很真實,
如同我們身邊某個活生生的友人。

不論人物、事物,
作者做出的描述總能塑造出一種立體感。

例如:
「她的彈力牛仔褲緊繃著勾勒出美腿的曲線,臀部也是,飽滿的曲線……」
「手電筒的光柱,像一隻胳膊,非常有力,隨便往哪兒輕輕一掰,就會有一道陽光射進來似地……」

此外,我認為在分段上可以改善一下,
因為對白已被混入到敘事裡頭,
而分段又不夠頻密的話,
可能會減低讀者看下去的意欲。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