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短小说)《秦城监狱老恶霸们骚动谋反》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短短短小说)《秦城监狱老恶霸们骚动谋反》 •他们是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徐才厚,王立军……

作者 陆雄

作为反腐新星,南京军区司令员蔡英挺现在可是绝对的踌躇满志,甚而至于气吞山河。所以呢,前几天,也就是1月23日,在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名义下面,带领着一帮子人马,趾高气昂地走进了秦城监狱。

蔡英挺当然是以钦差大臣(相当于两广总督啰)的态势,向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徐才厚、王立军等等,即那些成串的落马者倒霉者囚禁者,传达了中央政法委关于彻底地肃清周永康案影响的通报(于1月22日发布)。

然而,最为重要的恢宏手笔还是在于,急吼吼地要发表新的科研成果。在《深刻反思徐才厚案件惨痛教训,彻底肃清徐才厚案件恶劣影响》中,蔡英挺公然提出,周永康类型变异,是在重复以往事,很像十大老奸臣,诸如赵高、董卓、秦桧等等,以致过之无不及,因而应该实属痛打不可放松。

听了报告以后,周永康立起来,情绪很是骚动,抢先进行发言:“我现在早已经心如死灰,但仍然觉得很不太对头,因为,我们的党搞的毕竟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而不是什么封建主义。所以,完全不能够进行如此的类比,分析,推理。”

蔡英挺正在自得,因此随即拍桌子,厉声大吼驳斥道:“请自重!你已经被开除出党了,还有什么资格说我们的我们的。”

周永康假惺惺一怔,毕竟原来是大常委,老瘦的骆驼比马大,俺爷怕你个混球蛋,于是乎也快速反应,心里一横甩出硬话:“真的,我是个什么都大贪特贪死贪的老狗。然而,这狗性却实实在在得是由制度豢养出来的,纵容出来的,包庇出来的。”

周永康言毕,老眼射凶光,狠狠地一瞪,就如同子弹那样地飞射过来,着实地使蔡英挺感到了震惊伤痛恐惧。

“嗯,嗯……”薄熙来发言了,有点吞吞吐吐,还夹杂清喉咙,“对不起,我的嗓子因为唱红歌,唱到至今还在发炎哩。不过,我不认为自己有啥错。过去,共产党可是使劲地唱着红歌打倒国民党的。现在,共产党要打倒共产党唱唱红歌就不可以了?”

又是一阵阵干咳,来势很猛烈毒辣,薄熙来显出倦意,断断续续地说完,但意思还是很赞同周永康的高见至理。所以,绝不要说史道今,搞啥卖弄附风雅,大可不必太牵强。因为情况很明显,唱红歌就是穷搞赤化宣传制度本身的产物嘛。言毕鼓劲,目光炯炯,喷射而出,同样灼灼,又使蔡英挺感到了不寒而栗。

令计划则把腮帮子咬得紧紧的,硬顶抗不肯站立起来汇报思想。一面满怀着冲天仇恨,死死地钉视着蔡英挺,说了很多很多很多话。其主旨大体上是:以前有过令计划,现在仍有令计划,将来还有令计划。只要共产党存在,令计划就会存在。如果要异想天开,欲消灭掉令计划,除非共产党倒台。因而所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自己肯定是罪责难逃的,但根子却确确实实是来自于共产党本身啊。

轮到徐才厚张嘴说话了:“自己已病入膏肓,今天不知道明天,所以不可能多讲。不过呢,蔡上将,听清楚,有忠言,想当初,我也是个上将啊。为此计,希望你,前车覆,后车鉴,小心点,你不要也进来了。”

徐才厚言简意赅,目光也不很凶险,然而,却是最最最恶毒,一下子点到穴位,把个蔡英挺的心火彻彻底底地给挑动了起来。

“他妈的!老畜生!!太嚣张!!!你还有几天可以苟延残喘呢?”蔡英挺破口大骂。

徐才厚坐了下去,把双眼紧闭起来,脸上显露出讥笑:“我拭目以待,我拭目以待。”

人称大炮筒子的王立军还没有请到,自己就已经站立了起来,虎虎势势地傲然挺拔着,胸脯一起一伏装着炮弹,猛然间就使得蔡英挺乍见状,心发虚,已畏惧,在战栗。

“我可是直话直说啊。”王立军粗声大气地开讲了。“蔡同志,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蔡英挺当然知道来者不善,然而宣讲会变成了讨伐会,既始料不及又难打退堂鼓,只好难着脸色犟头犟脑道:“问吧,问吧,请简短些。”

“2012年8月20日,你作为副总参谋长率中国军事代表团出访美国,时间可是好几天。白天,你进行正式访问。而在傍晚和夜里,你却频繁地接触当地的福建侨社。我们哪个不知道,在这满天世界里面,福建人最喜欢出国,并且最喜欢到美国。”

“哪又怎么样呢?你真好管闲事。放着问题不谈,旧芝麻陈谷子,胡乱瞎扯什么?”

“是瞎扯?告诉你,蔡英挺,据传闻,你准备,搞垄断,贩人口,到美国,捞他妈个成千上万达亿,要比走私军火强得多呢。”

“你,你,你……”蔡英挺觉得这个会议再也开不下去了。于是,收场,边说,边退。因为毕竟有些年纪,加上急火攻心慌张,于是就在门口摔跤,鼻尖碰破皮开血流。

然而,后面还是传来了王立军的叫喊声:“我又能怎么样呢?不过还得警告你,老子可是死猪不怕烫了,大不了向习近平揭发你,我还可戴罪立功,减轻刑期没商量!!!”
又一幽默、諷刺小品,
對白精警,人物的表達也到位,
把那幾位老惡霸形容得活靈活現,
營造出生動有趣的效果。
最後一段「大不了向習近平揭發你,我還可戴罪立功」,
是一種活生生的諷刺,
既好笑,又悲哀,有誰身上沒有污點過犯呢?
天曉得。

ocoh說
大師就是大師,目光何等犀利,分析這樣到位,言語老辣至極。
本小說對徐才厚的生命體徵,精神面貌和言語交代是非常到位的。這不,一個半月后(3月15日)徐才厚撒手歸西了。所以,應該承認,分析小說是頗具前瞻力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