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短小说《在未遂政变中,令谷扎进煤堆,霉到乌黑送命》•(下)•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短短短小说《在未遂政变中,令谷扎进煤堆,霉到乌黑送命》•(下)•而又是谁出手神秘地剿灭了这场内斗大闹剧呢?

作者 陆雄

•(下)•

哪里晓得,江绵恒原来只是小小便,但是期间又要大便起来。于是,只能通过门口的警卫,把可乐递了进去。令谷及陈小虎注视着江绵恒坐在马桶上喝了几口。

而后,令谷、扎西卓玛、杨吉各自走到停车场上。突然,这两个年轻的女子同时发现自己的小车玻璃窗已被砸碎,而且,连同车门也无法打开。此时,睡意阵阵袭来,哈欠频频连天,就是想要发脾气都已经很困难了。陈小虎忙着赔不是,并且再三信誓凿凿,保证几个小时以后,这家京城最高档的私人会所就会马上赔付全新的同样型号的车子了。又旋即拉住了令谷,要求他把这两位倾城倾国之色送回家去。于是,3个人就坐上了令谷那辆赫赫有名的价值人民币560万元的黑色法拉利跑车。

与此同时,看着了断,办公厅警卫局的刀斧手们也就要悉数离去了。猛地,他们被公安部警卫局的人马拦住了去路。因为,真怪,江绵恒竟然离奇地失踪了!!!双方随即由争执,发展到推搡打斗,局面出现大混乱。

陈小虎是立即变脸,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搞来了手枪,对着顶棚就是几枪,并且歇斯底里:“谁敢再行乱来,今天就不要想从这里走出去了。”叫着,叫着,陈小虎开始声调减弱,昏睡过去,不省人事。

这里,两大帮伙人马一看窗外,不禁马上倒吸一口冷气,只见千多军人荷枪实弹,已经把整个俱乐部围得个是铁桶那般严严实实。

原来,江绵恒正在拉屎,却接到一个电话,要他分秒不停留,马上就开窗逃生。江绵恒当然不敢怠慢,爬到外面,很快就有四五条汉子拉着他上了车,绝尘而去。

情况紧急,江绵恒为了避免被跟踪,就干脆把手机摔倒窗外。并且,命令其他人也不得接打电话。很快,江绵恒也睡了过去,以致半小时内失联。

那边,令谷开车以后不久,就已睁不开眼皮了。他把这情况告诉了昏昏沉沉的扎西卓玛和杨吉,意思是想停车休息。但是,随即车就在四环保福寺桥东南角,撞到了南侧的墙壁上,很快又冲向北侧的护栏。等到失控的车最终停下来时,车身已经严重分裂。令谷当场惨烈死亡,两个女子身受重伤。

蹊跷的是,江泽民这头只接到了江绵恒失踪,扎西卓玛重伤垂危;而胡锦涛那头同出一辙的是,令谷死亡,杨吉濒死。这还了得?!谈判最终的结果引发出了宫廷政变:周永康是老辣棍,早已布置好伏兵,硬是先下手为强,叫公安部警卫局的人马围住了胡锦涛和令计划的住所。另外方面,令计划在请示了胡锦涛以后,马上就想派出办公厅警卫局去包抄江泽民和周永康的住所。哪里晓得,门口的警卫进来通报,他们已经成瓮中之鳖。而令计划正在捶胸顿足之时,那帮人马又自行地撤退了。为什么?因为,江绵恒已经回来了。

最后,问题是不得不被提了出来:一,在众目睽睽之下面,陈小虎经手的饮料,明明是可乐易拉罐,怎么会变成烈性酒?二,以陈小虎的身份而论,怎么可以配枪,用枪,开枪?三,又是哪里来的兵权,陈小虎竟然可以调动一支全副武装的千多人的军队?

所以,看客必须探究个清楚明白,到底是谁拨打了那个电话,从而神秘地镇压了这场未遂政变呢?
讀來精彩緊湊的一場事變,
上下兩篇加起來,一氣呵成,
可說是帶有幾分電影小說的元素。
末段「看客必須探究個清楚明白……」
有著指導讀者的作用,
幾個疑問使人不禁要把作品重看一遍。

ocoh說
大師提出“電影小說”的學術觀點,實在具有很高的科學性實用性中肯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