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短小说)《前面的摆动者很宽大,很肥厚,很柔美……》(上)苏珊已三十出头,年纪上是最大的;高一米五八左右,个头属于最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短短短小说)《前面的摆动者很宽大,很肥厚,很柔美……》(上)苏珊已三十出头,年纪上是最大的;高一米五八左右,个头属于最矮的;然而曲线特纷呈,形体最为魔鬼秀

作者 陆雄

(上)

列克星敦离开波士顿不远。镇上有家唐餐馆。在女招待们当中,苏珊已三十出头,年纪上是最大的;高一米五八左右,个头属于最矮的;然而曲线特纷呈,形体最为魔鬼秀。

那时我初当杂工,苏珊每天来上班,都会用已经学得烂熟的广东话道上一声“早晨好”。于是乎也,在这以后,有小波澜,那就是在通道里面,存留下了淡淡的悠悠的淳淳的香水气味。而在同时,出于礼貌,作为响应,我也总是用英语来回答一下。

也就这样,礼尚往返,有些时日,不断重复,我便觉得很有那么点过意不去了。于是,等苏珊刚刚到达,就斗胆先行致意,以显示熟悉友好。

哪里晓得,南辕北辙,完全失算,物是人非。不知道苏珊是太匆忙了,还是压根儿也就没听见,甚或是突然改变了习惯。总而言之,低头走过,没有声息;迅速消失,异馨尚存,唯是如此。这一将军搞得我好生难堪矣。吓得我以后再也不敢造次了。

不过,我还是很快地悟出了一个道理,那也就是在西方的社交场合上,女性率先跟男性打招呼那是“合法”的;相反,男性率先跟女性打招呼却是“非法”的。倘若不然,可以试试;不会错的,保证灵验;吃闭门羹,碰鼻子灰;苏珊给出的教训难道还不苛刻?还不尖刻?还不深刻?

然而,苏珊就是苏珊!她的脸瓜子型,五官非常精致,颈脖轮廓分明,如果倒退十年,那可真得比扮演茜茜公主的演员还要正点得多呢。尤其是大眼睛,非常妩媚飘逸,闪烁着蓝色的熠熠光彩,靓丽得几乎要使人窒息。据说,她原来已去社区学院,进修工商管理课程的。但是,后来又不知怎么地辍学了,再次干起了薪水不高、小费较多、又包饮食、轻度体力的老行当来了。

两个多月已经过去,我出餐次数频繁了,苏珊就要求我把小车子靠墙边放好。我是知道得很清楚,店里没有这个规定,而大玻璃窗那边也是同样可以摆置的。然而,考虑到需要迎合她的指挥欲望,我也就只好沉默地照着办理了。如此这般,她很感动,快步走近,紧紧挨着,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背部,笑意荡漾,眼波频频,热切道谢,嗓音甜润。

在店里面,地位低下,因而也就,没有悬念。所以女招待们经常来到货架下面,取了东西以后再拿到厅堂去使用,即使是身材颀长的杰西卡、安妮、伊丽莎白等等,自从我来到以后,她们就尽量地发挥我一米八五的个头优势来任劳来代劳来效劳。而她们则乐得休闲那般地站在旁边,享受上几秒钟的轻松和骑士式的殷勤。在这当中,苏珊当然不例外。时间长了,我与苏珊对视时,竟然发现,她的目光很柔和。

有那么一次,我正好端着一盘刚刚开切好的甜瓜块,急匆匆地跑向前厅去添加。猛然间,苏珊从后面一把抓住我的结实有力粗壮的臂膊。我正有点紧张了。但谜底很快揭开。原来属有惊无险。她只是迅速地拿起了多汁蜜甜溢香的瓜块,放进嘴巴里面咀嚼而已矣,再也没有其他什么意思了。我当然绝无任何想入非非。然而,我还是真实地感受到了她的小手是那样的细腻而温暖。

很快,圣诞节大派对来到了。苏珊是那么地肯投入。精心打扮自然也就不消说了,还把丈夫和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都带来出席。四张脸上,微笑涟漪,兴高采烈,精神焕发。由此足以见得这家子是多么的亲和融融了。
这种小说哪怕就是发表上一万篇,也永远休想去冲击诺贝尔文学奖。为什么呢?因为老了,不中用了,没看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