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城36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第36章:

伸手拔刀一揮,人頭落地。夏娃殺了一隻進化不完整的嗜血異人,手法乾淨俐落,更令人驚嘆的是她又殺了一隻躲起來的同類。異人相殘的情景實在是火爆無比,夏娃對異人拔刀相向毫不留情,大家實在很難想像夏娃就是異人。

羅傑菲無聲無息地從對手背後靠上去,咖的一聲,當扭扯斷對方頸椎。羅傑菲精熟的暗殺技巧宛如索命魅影,所到之處都是異人的遺體,海軍陸戰隊出來的特戰死神名符其實。

依拉特看著底地不起5具異人遺體發呆,夏娃跟羅傑菲雖然相處不太來,說到殺人放火兩人倒是同一國人,相信他們討論怎樣殺人肯定有很話聊。

「很能殺嘛。」

羅傑菲難得讚美夏娃,雖然他的臉毫無笑意。

「因這是為他們沒有進化,一直停留在第1階段。」

停留在原始階段的異人缺乏智慧,行動方式猶如野獸,毫無智謀與戰略可言,像夏娃這樣的智能異人至少要發展到第3階段。夏娃是極少數發展到第5階段的異人,處於這個時期的異人智力已經與一般人類沒有差別,甚至還擁有更優秀的體質。

自從他們甩開A跟C的交戰後,這是第二次再度與異人戰鬥,這兩次戰鬥的懸殊差異在於智力,沒有發展出高智能的異人形同使用蠻力的飢餓野獸,這種敵人對於習慣暗殺的羅傑菲來說太過容易處理,更遑論擁有超強體質與動態五感的夏娃。

這裡是地下水族館,伊莎貝莉正在看著強化玻璃內的異變人魚,人魚體態削弱卻沒有鱗片,模樣與童話故事中看到的人魚相差天差地遠,與其說是人魚不如說是人形樣貌的水中怪物。

「這個地方就只剩下怪物嗎?」

人魚正撕咬著大型烏賊,如此異常的獵食景象令孟娜感慨萬千,這個什麼都不剩的時代或許真的只剩下怪物了。她曾經期許自己能夠活在一個正常的地方,如今看來這個願望已經不可能實現了,度過許多生死難關的他們只剩下跟機甲種搏鬥一途可走。

依拉特等人現在會躲在水族館是因為路面的機甲活動太過泛濫,面對攜帶有重裝火力的機甲種正面戰鬥是不智,雖然水族館躲有一些異人至少也比路面安全百倍。

「夏娃,有件事情我始終想不通。妳已前應該接觸過很多人類吧?為什麼那麼多人類中妳選擇跟我們合作?」

孟娜在黑暗的水族館中開著手電筒照明,她來到這已經第二天了,電池已經用掉了三顆,這手電筒的電池已經是最後一顆,萬一手電筒沒電就只剩下蠟燭了。

「我並不在乎我們夥伴是人類還是異人,我只在乎我的夥伴是不是強者。在我遇到你們的一個月前,我曾經遇過2個人類,那時候我就在想要不要該跟他們走,不過我選擇放棄,因為我不認為人類有能力在這種惡劣的生態中生存。兩個禮拜後,我遇到了你們——我不敢相信居然還有人類可以活到現在,擁有在黑暗時代生存能力的人類絕對不簡單,我深信跟著你們走就可以找到強大的秘訣,而且可以過得比跟異人在一起更好。伊莎貝莉擁有跟我溝通的能力,特別是在我得知你們擁有狂人病疫苗後我更加確定要跟著你們。」

人類跟異人同樣都會感染狂人病,這是兩者共同的弱點,一旦染感就沒救了。異人居然能夠有如此先進的想法,擁有清明的眼光並選擇正確的夥伴,此等視人智慧看得出來夏娃智能與常人無異。

「夏娃,妳過去有多少同伴染感同人病?」

羅傑菲非常確信夏娃過去的日子過得水深火熱,不然她不可能輕易出現跟人類同行想法。

「過去我們曾經二十人的團體,後來因為有人誤食染感狂人病的動物屍體而失控相殘,最後就像你們當時看到的一樣,剩下幾個人在養殖機因突變的馬,食物就是牠們的血液。」

夏娃暫時閉口,她腦海中的許多畫面盡是不堪的人生經驗,想了想後她又繼續說了下去。

「羅傑菲,為什麼你這麼討厭我?」

「我並不是討厭妳,而是厭煩了自己的無能。」羅傑菲回。

「為什麼?」

「如果我以前遇到的異人是妳就太好了,那樣我就不用失去一堆夥伴了。」

羅傑菲口吻充滿了濃厚的情感,他失去的朋友並不會比夏娃還要少。共同的生活經驗讓夏娃與羅傑菲開始有了共同的語言,他們互動的方式逐漸從過去的爭吵與否定來到理解與認同,這是一個很好的進展。

「真是的,你們要是早點這樣理性對話不就好了。」

依拉特露出喜悅的笑容,經歷了十天的時間兩個麻煩人物終於突破了心障,還好他們是在最關鍵的時候建立信賴感,不然再繼續下去他真的會擔那兩人會分道揚鑣。

「真是不可思議,前幾天你們明明還在天天吵架。」

伊莎貝莉很開心隊伍中最強的兩位戰士放下對立,經歷了那麼多天的爭吵他們總算建立起了互信的基礎。團隊合作中最強大的根基就是信賴基礎,有這樣的信念當靠山大家的情感才能長久不滅。



約瑟夫慣用的武士刀沾染了野生動物的血,卡爾傑斯的軍刀也被染上赤墨。紐約街道上的機甲種曝光頻率向上攀升,古瓦肯德等人依照計畫逃向水族館避難。水族館在紐約沿岸的地下,機甲種缺乏足夠的機動性侵入地下,可惜——不幸的事情是水族館也躲著其他發狂生物,像是野貓與老鼠,這些動物疑似感染了瘋人病具有很強的攻擊性。

蘇安與藍娜斯背著渾身無力的古瓦肯德來到一處安靜的地方休息,妮卡尼亞沒有陪行是因為她正忙著舉高槍械狙殺發狂的動物。卡謬一路緊跟著古瓦肯德,他是大家所託付的守護者,大家相信他有足夠的能力保護古瓦肯德跟其他兩位淑女。

「放下來,我來包紮。」

來到安全的地方後卡謬才用他熟練的傷口處理技術為古瓦肯德消毒,蘇安與藍娜斯並不擅長傷勢的處理,這種事情也只有在華盛頓當過一個月傭兵的他才懂。

情勢改變,卡謬變成幹練的戰場醫護兵,蘇安與藍娜斯則成為雙手握槍的戰士,在這個無奈時代不論是誰都必須要會用槍,所有活下來的人都必須學會跟命運戰鬥。

「關門!」

約瑟夫是最後一個逃到安全門後的人,卡爾傑斯跟妮卡尼亞早就在這邊等候多時。他們3人聯合處理掉了8隻野生動物,其中包含了野性大發的野猴子。這些疑似感染狂人病的動物各自佔地唯王互不侵犯,地板偶而可以看到其他動物的遺體。

機甲種的殺害不問物種,只要是活物就一律殺害,這些野生動物是因為知道自己有性命危險才逃到水族館。卡爾傑斯早就覺得奇怪了,這些動物完全沒有食用同類的遺體,也沒有互相殺害覓食,但是在缺乏食物的環境當中那些動物是怎麼活下來的?

——奇怪了。這些發狂的動物是靠吃什麼維生?

卡爾傑斯沒有時間找答案,現在他必須要快點帶大家去到水族館的西邊出口,從那邊出去過只要再走一段路就可以抵達星象儀館。大家的食物有限只足夠支撐2天,他們必須在這段期間好好休息然後避開機甲種的耳目逃出去。

「嗚……」

古瓦肯德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昏睡,受傷才1小時的時間變得渾身無力像個病夫。

「都是我的錯……」

古瓦肯德替妮卡尼亞擋下了忽然從黑暗處跳出來的野猴,雖然這隻猴子馬上就被卡謬用光束劍殺死。

卡謬是在場眾人中最精熟戰場醫護的戰士,他測過古瓦肯德的體溫後便站了起來搖頭,發燒症況是過去所有人狂人病感染者的共同的病徵,糟糕的是古瓦肯德病情發展得特別快,一般人至少要第二天後才會發始開燒,古瓦肯德卻在1小時內就發作,看來病況與物種有很大的關係,這可能是猴子的機因跟人類比較接近的緣故。

卡爾傑斯瞪大自己的眼睛看著古瓦肯德,他是最早驚覺到事情的嚴重性的人,古瓦肯德是團隊中機械與程式最厲害的高手,星象儀館這樣的地方若出現問題勢必需要他的專才,萬一在這之前古瓦肯德就發病或喪生,屆時大家幾乎沒有能力處理在星象儀館遭遇的問題。不論古瓦肯德是否有感染狂人病,他們一定要在古瓦肯德發病或死亡前抵達星象儀館,不然一切都太慢了。

「我們必須快點起行。」

「嗯,必須快點才行。」

藍娜斯同意了卡爾傑斯的論點,她馬上就古瓦肯德扶了起來,蘇安是她的好助手默契極好,很快就跟上了藍娜斯的動作。

「是我的錯。」

「不要自責,這不是妳的錯。」

妮卡尼亞自責了起來,卡謬也理所當然地安慰了她,可惜的是他們現在沒有時間繼續難過,只要古瓦肯德一喪生他們的麻煩就來了。

大家繼續往西方通道移動,中途經過了中央水族館的環海區域,藍海世界的突變種與人魚構成了詭異的景觀。那些不曾見過的物種以充滿敵意的眼神看著訪客,大顆又空洞的眼珠有著黑洞般的吸力,大家都被這深淵般的惡意所震懾。

怪物般的魚群全部都變了樣,一堆四不像的詭異物種看起來就像被輻射線污染過後的突變種,種種警示正告知著大家此地不宜久留。聰明的生還者都不是笨蛋,他們在心底各自推敲這是個充滿危險的險地,能早一秒離開這就離開這。

倉促的腳步聲迴盪在偌大的空間中反響,在這個被壓迫的空間中絲毫感到不到心跳的韻律,大家只能反覆在這個深藍的地獄中警覺著潛在的敵人,海獸撞擊強化玻璃的巨響與憾人視線,無時無刻都提醒著大家不能掉以輕心。

原來世界中真的沒有一個安全的地方,人生中最絕望的惡夢莫過於於此,如果活著連最基本的安定感都找不到,不管來到哪邊都是人間煉獄,生與死根本沒有差別。

「到了門了。」

約瑟夫衝破門的瞬間是訝異,不曾認識過的5個陌生人全部武裝等著他們出來。人的理智抑制了衝動與魯莽,原該失控開槍的場面全被依拉特大聲的呼喊給壓下了。

「別開槍!是人類!」

依拉特與卡爾傑斯兩方人馬雙方互看,彼此都很訝異居然能夠碰上其他的人類團體,雙方的容顏從錯愕轉為喜悅,這簡直是生處於末世中最大的奇蹟。

能遇到其他人類真的是太好了,總比遇上那些只剩下野性的猛獸好太多了!雙方驚嘆的同時,妮卡尼亞的哭聲渲染了整棟水族館,在古瓦肯德遇到災難之後這是她第一次覺得安全,她跟大家終於不需要再黑暗的海底逃繼續了。

「那個男人怎麼了?」

夏娃的反應很快她馬上就注意到了失去意識的古瓦肯德,經過她的提醒一拉特馬上就過去看照古瓦肯德,這是他身為醫生的本能。

「發燒了!他怎麼了?」



身為美國的特派特務,製造一般人所無法理解的破壞只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自從古瓦肯德上次癱瘓俄國的大眾捷運系統後,他兩天內就接獲回國的命令。這次今年他第二次回國,距離上次已經有半年之遠,他幾乎沒有機會回家好好休息。

古瓦肯德跟一般人同樣平凡,搭乘地鐵、吃完飯後逛百貨公司,平時看起來與凡人無異,沒有人會注意到他是美國的特種特務。出國破壞其他國家的機要程序與軟體是他的專長,他小時候因智力測驗得分160分的緣故被國家送上史丹佛大學培訓,年紀不到18歲就獲得令人稱羨的一流大學資訊工程碩士學位,接著就加入了美國的獨立特種部隊直接聽令於美國國安局。

古瓦的單位非常特殊,被國安局稱為〝I〞單位,該單位的所有成員家世都被保密,起薪也比照陸軍上尉,工作第2年開始薪水比照陸軍少校。資訊工程特務非常特殊沒有軍階,他們每個人都直接聽令於國安局長的幕僚,除了任務以外擁有最高自由度,他們平時想做什麼都可以,唯獨不可洩漏身分。

I單位特務有經手的任務都非常危險,他們的工作大多都是利用資訊網路來攻擊政府單位或是軍事單位的軟硬體系統,更多時候是攻擊大眾運輸系統或是航電系統,總之他們的任務就是癱瘓一切與電子軟體有關的軟體或硬體,每個人都是菁英中的菁英。

古瓦肯德的心靈不曾自由過,他的人生從小到大都被政府所監控,雖然他擁有天才的名號與中產階級以上的優渥高薪,可是他活著不曾感到快樂過。不,真要說快樂還是有的,就是他當有時間回國陪伴家人的時刻。可惜的是,古瓦肯德每次回國的時間都不長,他通常1年回國兩次,每次停留的時間大約都是1個月。

躲在網路系統中搞破壞是古瓦肯德的工作,他人生中親密的女朋友就是那些機械設備上的加密程式碼,他享受工作卻感到不快樂,也許有一天他會光榮地完成契約書的二十年服役期間,但是那天很可能根本就不會到來。

他非常明白,這份工作是個危及自身生死存活的爛工作,每個特務都是人才中的人才,卻也可能隨時都被國家當成沒用的棄子,就連死後的優渥補償金也只有家人能夠得到,這樣的人生真的太無聊了,太沒意義了。

古瓦肯德曾有一個搭擋,她一位短髮的女性同志,她交了一個不錯的女朋友,原本她這次任務回國應該跟女朋友步上禮堂,卻因為這次任務保護古瓦肯德的重責大任有去無回。

古瓦肯德逃過的追兵的追殺混入人群,他順利完成任務癱瘓了歐盟的跨海大橋,製造了歐盟國家的頭條新聞,可是這個代價太過龐大。他還記得她死前哭泣的容顏,也記得她最後的遺願……

——為什麼是我!不幸的人是我……我,我不應該加入這個I的……我的人生全毀了!

她曾經孤獨和貧苦,卻因為跟國家的相遇而改變了人生。她一夜之間獲得了榮譽、夢想、朋友與成就,卻又在一夜之間失去了這一切,再次被封閉在孤獨的深淵裡。

成功與失敗的距離太近,成就所帶來的犧牲也太過龐大。假使人生能夠重來,古瓦肯德希望自己不要傻傻地簽下那張契約書,財富背後的陷阱就是拿一個人畢生的安寧來取悅死神,他根本沒想過自己承受不了這樣的人生。

——我好痛苦,還有10幾年要過……我可以活到那個……時候嗎?

若能事先知曉這份工作必須拿自己的性命跟家人開玩笑,古瓦肯德絕對會放棄這份自殺式的垃圾工作,為了讓家人感到光榮,替國家做一堆壞事根本就不值得,他希望今後的人生可以為自己而活,而非替國家賣命。

那一天搭乘飛機回國,那位女性短髮同志的資料徹底消失,機關單位的人不再提及此人,好像這個人不曾是美國公民,她沒有出生過。古瓦肯德忘了這個人的名字,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不起來,特別是她死前不甘的面容。

——我的人生是黑暗的,替政府賣命是最錯誤的選擇。人生若能重來,我希望我一出生就是普通人,而非大家口中所說的天才。

古瓦肯德馬上就接到了新命令,丹麥大型藥廠正在研發新型毒品殭屍藥,該藥物可以阻斷神經讓戰士變成天不怕地不怕變的戰神。該藥物若研發成功將會投入到伊拉克戰場,也會秘密銷售到北韓引發2次韓戰,屆時擁有藥物專利的藥廠將可以獲得無數的財富。

——畜牲!要我去偷藥物的秘方,我為什麼要窮盡一生去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

太陽冉冉升起,曙光中的空虛讓他放棄生存。古瓦肯德小時候曾以為自己可以拯救全世界,等到長大成人他才曉得自己成為了世界上最邪惡毒瘤。

這個世界早就沒救了,神不會給予任何救贖。古瓦肯德踏上吊台,他在上吊的最後一瞬間想起了那個人對國家的恨……決定要抱著這恨意繼續活下去。

——我,要在這個全球最黑暗的地底下掙扎到最後一刻,總有一天我絕替她抱這個仇!

當天睡醒,古瓦肯德就來到了末世,對他來說這個地方才是他心目中理想的天堂,即使他感到很孤獨又寂寞。

——星星看得好清楚,真的好清楚。
古瓦肯德身不由己
這是不少人的生活寫照吧
看似自由的社會
存在著很多隱藏的限制
要當回自己是困難重重的

ocoh說
無奈之下至少有那麼一點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