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BOOK - 40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只是,當雨勤一直極力回想大學時發生的事情時,卻也覺得心越來越沉,好像有什麼東西壓著,有種悲傷,然後放不開的感覺。

  想著想著,雨勤累了,想睡了,完全提不起勁…

  「妳怎麼坐在這裡?」

  「嗯?」雨勤抖了一下,緩緩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問了句:「你怎麼來了?」

  徐景咸笑著蹲了下來,與雨勤平行著。「我不放心,過來看看。」

  「不放心?」雨勤疑惑的重覆了徐景咸的話。

  「嗯。」徐景咸點點頭。「我看妳提那麼重的行李,不知道有沒有找到房間,又想到妳朋友好像沒跟妳在一起,不知道能不能進房間,所以就過來看看。」

  「哎~~」聽到徐景咸這樣的話,雨勤的淚瞬間湧了上來,她雙手將倔起的雙膝環抱著,臉覆在膝蓋上。

  「妳怎麼了?哭了嗎?為什麼哭了?」徐景咸被雨勤的舉動給嚇到了,剛剛不是都還好好的,應該沒有什麼事讓她受委屈了啊!怎麼她又會哭了?

  雨勤抬起頭來,擦了擦眼淚,搖了搖頭的說:「沒事,累了。」

  「累了?」徐景咸努力的從這句話去解讀雨勤的心思,只是這句"累了"裡頭好像包含著很多他解不開的思緒。

  「嗯。」雨勤回話後,眼皮緩緩的閤上。

  也許是不知名的思緒在干擾吧!現在的雨勤只想好好睡上一覺不想多想。

  「等…等等,妳不要睡在這裡,會感冒。」徐景咸連忙的說著。

  雨勤好氣的說:「這位大哥,我像是有卡可以開門進去睡覺的樣子嗎?」

  「妳可以打給妳朋友啊!」徐景咸說。

  「我剛剛看了FB的打卡訊息了,她們現在在幾米主題廣場,還說心與我同在,先去探路呢!我看是玩到忘我了吧!」雨勤無力的說著。

  「幾米…」徐景咸思考著路線,面有難色的說:「有點距離。」

  「我想也是,所以我放棄打電話。」雨勤不想壞了好友的興緻,難得來到這裡,這樣來回往返實在有夠浪費時間。

  「不然請櫃檯拿備份房卡來開門,先讓妳進去。」徐景咸提議著。

  「不想。」

  「為什麼?」

  「因為這是個麻煩。」

  「麻煩?」

  「要是你是櫃檯人員,會想要拿備份房卡來開門嗎?就算核對了身份?」

  「這個…」徐景咸想了想也是,要是真的萬一有什麼問題,那還真是個麻煩,雖然他們不是這樣的人啦!

  雨勤看徐景咸答不出來,索性的想要靠在牆邊,就算瞇一下也好。

  「不對啊!那她們兩個是怎麼拿房卡的?」徐景咸問。

  「嗯?哦!」雨勤繼續靠在牆邊,神遊的說著。「我把你附來的那張名片給她們了。」

  「是哦!難怪可以拿到房卡了。」徐景咸不以為意的說著,因為他早就都交代下去,且打理好了,附給雨勤的名片,當然不是一般的名片,背面還有他的簽名。

  「不然我請民宿老闆…」徐景咸話才說到一半,突然想到民宿老闆去辦事了,不在這裡。「不對,民宿的老闆現在不在這裡,那我帶妳去休息室好嗎?」

  「不要。」雨勤想都沒想的就拒絕。

  「為什麼?」徐景咸又是疑惑。

  「休息室,每個人都能進進出出的吧!」

  「是啊!但很少有人會用到休息室。」

  「我不要。」

  徐景咸面對難得脾氣倔強到不肯妥協的雨勤,一點氣也發不上來,他比較在意的是雨勤到底怎麼了?平常單純的她,他總是能想到她的心思,還有話中的意思,怎麼今天就這麼怪,他一點也解讀不出來她心裡面在想什麼,連她的話他也無法依照平常的簡單邏輯去思考。

  徐景咸冷靜的想了想之後,隨即拿起雨勤的行李。

  「走吧!去我的房間。」徐景咸說。

  雨勤瞪著大眼看著徐景咸,驚訝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剛好有事也要出去,不會這麼快回來,妳就先在我房間休息吧!密碼等一下妳先換掉,至於房卡我剛剛己經確認他們己經取消掉了,所以現在就算有卡也刷不進去,要是我回來的話,在打電話給妳,這樣好嗎?」徐景咸簡單的將自己的想法告知雨勤,並讓她自己選擇。

  雨勤想了想,反正有換密碼,卡也確定取消掉了,這樣沒差。

  「好。」雨勤說。

  然後雨勤很自然的想要接過徐景咸手上拿的行李,只是徐景咸沒接給她,自顧自的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雨勤跟在後面,整個人放空,她現在己經很少這種狀態了,以往只有在心情盪到最谷底的時候,她才會什麼事都不想理。

  那現在呢?只不過是個夢,怎麼可以影響她這麼大。

  這不遠的路上,雨勤的腦袋不知道想過多少事,閃過多少夢境殘留的畫面,這夢掛在心上,一直讓她提不起勁,無精打采的。

  「到了。」徐景咸將行李放下,轉身告訴雨勤。「行李我放這裡,密碼妳自己換掉,我先出去了,回來在打給妳。」

  「嗯。」雨勤點了點頭,老實說,她現在無心去理會徐景咸說的話。

  「好,那…妳早點休息。」徐景咸看的出來雨勤根本在放空,沒有在聽他說話,離開時,他還不放心的站在角落旁,看到雨勤開始更換密碼時才離開。

  雨勤的手掌輕輕劃過密碼鎖,但腦袋真的一片空白。

  本來想換密碼的雨勤,卻遲遲無法想出新密碼,因為她覺得這組密碼對徐景咸來說是有意義的,她不想隨便更換,而且他都特意叫她把密碼換掉,應該是沒這麼無聊還會猜她換掉的密碼然後進來房間吧!

  「還是算了吧…」雨勤一手靠著牆,頭無力的靠在手上,自言自語的說著。

  沉默了一會兒後,雨勤輸入原本的密碼,將行李搬了進去,丟在門邊,對門關上後,她走往臥室,將枕頭與被子拿了出來,放在沙潑上然後弄好,接著雨勤鑽進被窩後,整個放鬆似的攤平,看著天花板。

  雨勤看著看著,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女生,也在抬頭看著遠方的感覺。

  雨勤晃了晃自己的腦袋,對著天花板無力的說:「我累了,想睡了,不要干擾我。」

  雨勤實在想不出為什麼她的心情會瞬間低落到這種程度,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個夢境一定跟徐景咸有關係,夢裡的那個女生,搞不好就是他的學姐,也許他的學姐在傳遞著她的思念給自己知道,所以自己現在被這個情緒影響,才會這麼莫名的提不起勁。

  「幹嘛找我~我又看不到,也不想看到,只是感應稍微比別人好一點而己…」

  「徐景咸很難搞的…他感情這麼重,哪裡放的了…」

  「我跟妳又不認識,妳傳遞思念給我,我會很難過…」

  「我想要好好的生活,能玩的時候好好玩,我真的很難得出來…」

  「我現在只想睡覺…」

  雨勤像是在說給那位學姐聽似的,雖然雨勤看不到,但她感覺那位學姐就在她身邊,只是說著說著她也睡著了。
喜歡看這種兩人間的互動
沒有別人的參與
就只是互生情愫的兩人
也可以坦白出最真實的自我
不管早徐景咸或雨勤
都特別在乎對方的感受

文中雨勤放空的狀態是挺可愛的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