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17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117)-

台灣經濟起飛之後,人們的生活終於獲得徹底之改善。時至今日大家生活穩定,許多人可能早已忘了往昔之生活艱困。我等走過艱困歲月的老人家,對於往昔之苦況卻是餘悸猶存。時時刻刻心驚肉跳,害怕生活再度回到昔日之辛苦。

昔日之窮三餐難度確是事實,餐桌上見不到魚肉不說,飯鍋內裝的都是蕃薯籤稀飯,天天如此月月無變。大人吃得搖頭嘆息,小孩個個面黃肌瘦。當時老人家形容稀飯說:「吹過去一陣浪,吸過來一條巷。」稀飯之稀見不到米粒,剛喝下肚一泡尿一撒,肚子又是空空如也。

桌上所擺出來的配菜,只有自家醃漬的蘿蔔鹹菜,如有鹽炒花生或豆腐乳,那已可算是高等享受了。印象最深是鄰居送來一包梅子乾,父母視它如珍寶。每餐規定每人只給一顆配稀飯。我們幾乎都是用舔,捨不得立刻咬吃其肉,直到最後一口稀飯下肚,這才默默坐於一旁享受剩餘的梅子滋味。

之後,家中的經濟較為寬鬆時期,三餐已有白米飯可吃。節省習慣的家人窮怕了,依然不敢過度浪費食材。三粒花生米配一碗飯,煎蛋加入麵粉增加份量,在在都是當時所留下來的印象。儘管節衣縮食保護平安,但家人都已習慣不以為苦。當時父親上班所帶的便當盒,我們戲稱它叫「紅心便當」。

這種便當盒內滿裝著白飯,中間只放入一顆乾梅當配菜。掀開便當盒蓋之後,眼前出現的圖案,就像似一顆紅心嵌釘在飯堆中央。因此,家人便將它稱做「紅心便當」。吃這種便當是要有技巧的,先把梅子挾放在角落裏,然後用筷子將它留下的位置四向外扒,讓其酸鹹之梅子味融入週邊之飯內。之後深吸一口氣,埋頭開始快速的扒飯入口。

吃飯人邊扒邊擴其位,邊吃邊往外扒,捱自梅味消失,這才將角落的梅乾夾放中間,再依法炮治將整盒白飯吃完為止。其實,這種吃法在當時非常普遍,人人相似家家相同,誰也不用笑誰來著。我最欣賞爸爸吃便當,平常斯文的他吃起便當就變個人似的。他的扒飯速度之快,令人覺得十分意外。

一大盒白飯一粒乾梅子,瞬間便可將它吃光不留飯粒。週遭之人覺得奇怪,可是大夥爭取時間要睡午覺,所以,沒人會去問他是何原因?某日父子倆在竹棚下乘涼,心血來潮我便問他快速吃飯之原因?他臉紅低聲的告訴我說:「便當盒內無配菜不好看,怕被旁人看到見笑,所以加快速度將它吃完嘛。」

這個笑話某次我說溜了嘴傳開來,於是它就成為家人餐桌上談笑之話題啦。待至民國七十年初,家中已有多人上班賺錢,故爾生活方面大為改善。餐桌白飯大魚大肉成為新客,紅燒肉炸魚煎鹹魚都上桌來。

此時家中孩子反而變成嘴刁,這的不吃那個不要,弄得巧婦為餐桌上的配菜而苦惱不已。經濟情況越來越好,父母年高齒牙動搖咀嚼困難,任何大菜已經無法享受。儘管如此,我們的孝心並無打折。三餐熱熱上桌依然無變,直至二老鶴駕歸西,媳婦們的孝心這才終止。

不過,往昔之苦況已經深烙腦海,睡夢中時時會不期然的出現糾纏不去。時至今日,我等惜福守分不敢或忘。縱使往事已成過眼雲煙了無痕跡,但在今日提筆敘述往事之時,內心猶然戚戚難以平靖。

那年,山村諸事很不平靖。一些伐木工人入山工作,幾乎隔天就會有人受傷被抬下山來。山村因為需要廣大空地,一些佔地且用途少的山黃蔴樹,公所藉機將它鋸除,正好可以改種一些高經濟樹種,以便提高公共造產之收入。

村內的擇日先生,「太古堂」的徐伯說:「今年不利西南,山塘後的保安林方位西南,當局想要省些地理費,結果必定會出事頻頻。為今之計,最好擇日設醮以驅邪煞,確保村人之靖安!」

這話要是年輕人根本聽不入耳,幸好這些年來青年人口外流嚴重,山村所剩年輕人不多,故爾阻力甚小。不過,村子裡的耆老很吃這套。於是在「北天宮」爐主與頭家的協議下,決定今年提早甄選爐主與頭家,以便他們趕在冬收之前,可以趁空建醮壇祭祀諸神,確保山村人畜之平安。

就在這個月的望日「犒軍」大典上,「北天宮」舉辦了新爐主與頭家的擲筊甄選典禮。村內五莊十三鄰居民,各戶派出一人至「北天宮」參與擲筊活動。廟公添禎伯主持裁判,家家代表虔誠上香過後,個個神情肅穆的站立於神桌前,禱祝之後擲筊落地。

按照往昔之慣例,聖筊最多者為爐主,然後依序類推,選出十位頭家。當天擲筊進行順利,上村的福貴伯果然福氣尊貴,輕鬆連續獲得八次聖筊,順利的膺任為新爐主。好像神衹的刻意安排?五莊各有兩名頭家入選。

建醮日期訂於秋收之後,與今年的收冬戲一起舉行。於是福貴伯先辦桌請眾頭家,席中商定各任務之派出。我家分到收緣金的任務,雖然已收過收冬戲的緣金,但對這次建醮緣金更為踴躍。話雖如此,其中還是會有一兩家人較難剃頭。遇上這種人,十趟八趟你也得前去,哈腰向他點頭請他樂捐。

家父是唯一的公職頭家,收取緣金的重擔,自然便落在我和母親肩上。幸好母親平日待人不錯,總算進行相當順利。兩個月未滿,五莊十三鄰之緣金大致收齊。有些已遷移他鄉者,聞聽家鄉要建醮驅邪,紛紛康慷解囊。他們都用掛號郵寄,將緣金寄來我家。

今年的主醮台與大牌樓,因為緣金收入不錯,所以搭建得富麗堂皇。它變成村人炫耀的地標,紛紛用電話向親朋好友誇報。爐主貴福伯更因進行順利,天天樂得笑呵呵的,一管旱煙桿比東畫西說個不停。

這回的戲台是認捐的,連收冬戲議定之一台總共九台。貴福伯為求「十分圓滿」,故爾自己再捐一台湊成十台。那年山村收冬戲「十棚較」,轟動遠近,傳為佳話,並也成為大家茶餘飯後之俏談。

所謂「十棚較」,就是十台戲同時演出,比較演技和人氣,誰家戲棚上的賞紅最多,誰家就被尊稱為「戲狀元」。當天的戲棚子,一字排開,搭建在松青伯的大田中。這份田地寬闊四方,面積村中首屈一指,腹地大容量大。

好戲開鑼之日,南部台灣尾、北部基隆頭、山前山後的親朋好友絡繹於途,扶老攜幼回鄉共襄盛舉,分享歡樂!是日十家劇班各顯神通,紛紛推出壓箱戲碼,寄望一舉奪下「戲狀元」之名銜,藉以光大門楣,增加劇班之威名!

十家劇班之中,有一家的拿手戲是「過關斬將」。演出之時,關老爺竟然大發神力。一把木製之青龍偃月刀,竟然輕鬆的將戲台角,一根成人臂粗之竹柱攔腰砍斷!台上台下皆被神威嚇住,頓時鴉雀無聲沉寂一時。可是戲台上的關老爺,在沒有鑼鼓點子的伴演下,照樣演得虎虎生風精采絕倫。

當年山村的收冬戲造成轟動,關爺砍斷台柱之事流傳至今。雖然這是一樁陳年之芝麻小事,如今回憶起來猶是趣味橫生。今天,那些主事的人皆已作古,但在我的印象之中,當時之情景卻是歷歷如昨,影像清晰永遠難忘。真令人懷念啊!懷念著那年山村的收冬戲,就連在睡夢中,也都會坐起來拍手喝采哩! [待續]。
前塵舊夢在時間的蘊藏下
更顯得別有滋味

新年快樂

問好
跳舞鯨魚
[quote="跳舞鯨魚"]前塵舊夢在時間的蘊藏下
更顯得別有滋味

新年快樂

問好
跳舞鯨魚[/quote]


RE:
謝謝閱覽~
週四順心愉快~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