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BOOK - 70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我還好嗎?太可笑了,現在你居然我問還好嗎?這句話應該是要我問你吧!你還好嗎?你有印象嗎?這句話我問過你,在你趴在地上的時候我問過你,你還記得嗎?」

  「我趴在地上…」徐景咸回想著,但他不記得有這一段,會不會是做惡夢那一次?那一次雨勤曾經問過…

  「是啊!你找不到學姐的時候,哭倒在地上,我在你旁邊問著你還好嗎?你沒有抬頭看我…」雨勤越說,眼淚越止不住。

  隨著雨勤的話,徐景咸一直往前回想,突然想到,那個時候是他剛知道學姐走後的時候,因為學姐以前很喜歡去圖書館,所以他才衝過去那邊找學姐,他多希望那個時候他聽到的是假的,所以他像是瘋了似的在找學姐。

  「那是我大學的時候,妳跟我讀同一間大學?」徐景咸疑惑的問。

  雨勤看著徐景咸,哭著沒有說話,她無力推開徐景咸,又開始走著。

  其實雨勤再次看到圖書館時,她就想起來了,確實那個時候有一個男生趴在地上哭,只是她沒想到,那個時候的男生,發生了什麼事,更加沒想到那個時候的男生,就是現在認識的徐景咸。

  為什麼,就只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學姐就找上她嗎?她難道就不能正常點,去透過了解,然後去喜歡一個也喜歡她的人嗎?

  而被推開的徐景咸,不可置信待在原地,他沒有想到那個時候問他「你還好嗎?」的那個女生,就是現在的江雨勤,難怪他一直覺得這句話很熟悉,還夢到那段很久都不曾在夢過的圖書館場景…不對,應該是說,自從雨勤出現後,他那些很久沒在夢到的事情,卻一一的再次夢見。

  徐景咸轉過身,看著雨勤漸行漸遠的身影,終於知道為什麼她選擇了不說。

  因為…她喜歡他。

  而他,沒有再一次,喜歡上別人的勇氣…

  可如今,再知道這些事情後,他還要選擇活在過去,活在那個只有學姐的過去,而沒有學姐的未來嗎?

  「江雨勤。」徐景咸突然大聲的在雨勤身後叫著她的名字。

  他知道,他只能一直跟著她的腳步走,他才會有走到未來的那一天,但是…雨勤沒有回頭,也沒有理會他。

  「江雨勤~~~」徐景咸再一次的大喊,但雨勤還是沒有理會。

  瞬間,徐景咸意識到,也許雨勤就這麼走著走著,然後不見,他想起她說不進Oneself,就真的不進Oneself,她如果選擇抽身離開,就真的會斷的徹底,他不要,他不要他們兩個最後只能像陌生人一樣,互相擦肩而過…

  「江雨勤,妳等等我…」徐景咸用盡了全身力量喊著。「妳等等我…等我…」

  雨勤聽到徐景咸這句話,停下了腳步,轉過身看著徐景咸,她還是在哭,哭著大喊:「你不走過來,我怎麼等你啊~~~~~~」

  「我…」徐景咸仍然是原地不動,他的腳不知怎麼的,就像是生了根一樣動不了,他不想失去她,卻又無法突破心裡的障礙邁開腳步。

  兩個人,隔著不到三個電線桿的距離,明明是這麼的靠近,卻又接近不了。

  一個無法邁開步伐前進,一個是無法轉身離開。

  兩個人雙眼對望,直勾勾的看進了對方心裡,最後雨勤嘆了一口氣,走向徐景咸,停在約靠近他的三步距離,向他伸出走。

  「我牽著你走出來,好嗎?」雨勤輕聲的問著,但此時她想的是,要是徐景咸還是不動的話,她真的會心碎滿地無地拾起。

  徐景咸看著她伸出來的手,接著他的手一拉,一把將雨勤擁入懷中,依然沒有移動腳步。

  雖然他沒有移動腳步,但他卻將她擁入懷中,雨勤被這舉動嚇到,這代表什麼意思?她現在腦中一片混亂。

  「對不起,但我真的不想對妳說謊,我承認我對妳是有感覺的,但我真的…真的還沒放下,至少,沒有全部放下,我不想…不想用這樣的自己去接受妳…」

  徐景咸一字一句的慢慢的將話說完,他說的認真,講的明白,為的就是不想要在騙自己對雨勤的感覺,也不想騙雨勤,讓她以為他己經放下,可以完全接受她了。

  雨勤這下才聽明白了,他有心動,但他還過不去,所以無法接受她,意思是…兩個人到此為止嗎?

  「你一直困在過去不會累嗎?你的眼裡看的見我嗎?你心裡有我可以待的地方嗎?如果沒有的話,你可不可以去旁邊,不要理我…」雨勤看似理智的邊哭邊笑的問,最後只剩哭泣聲回盪在她的四周,但她內心深處真的己經心碎到沒有眼淚可以流了…

  徐景咸捧起雨勤的臉,眼眶中含著一些淚,輕聲的說:「我會累,所以我想走出來。」

  雨勤看著他的雙眼,不發一語。

  「我的眼裡看得見妳,一直都有看見。」

  「你…什麼意思?」

  「我的心裡也有妳可以待的地方,只是現在還小了點。」

  「我聽不太懂…」

  「所以,我不能去旁邊,不能不理妳,妳可不可以,給我點時間,讓我完全的接受妳,我不想要妳在我身邊的時候,我還一直懷念著別人。」

  雨勤滿臉疑惑,因為徐景咸說的是別人?不是學姐,他是在說別人。

  「你的意思是,你想要放下學姐了嗎?」雨勤問。

  「不是。」徐景咸搖了搖頭後,接著說:「己經愛過的人,是不可能放下的,但我得接受她己經是過去式的事實,所以我得學會放心,放心的讓自己過的更好,放心的讓自己去接受另一個人,放心的讓學姐一直活在我心裡,不要在為我擔心。」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需要時間去適應是嗎?」雨勤再問。

  徐景咸點點頭的說:「是的。」

  「那為什麼你之前沒有想過要這麼做,你不是早就應該要走出來了嗎?」雨勤不解的問著。

  「因為之前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讓我下定決心想要這麼做。」徐景咸揉了揉雨勤的雙頰。「但是因為妳,我想走出去了。」

  「你…」雨勤欲言又止的,覺得怎麼說都不好,但也怎麼說都好。

  「所以,給我三個月的時間可以嗎?」徐景咸溫柔的問著。

  雨勤想了想,點了點頭,三個月的時間不長,還好不是說三年,那青春都沒了。

  「可以,這三個月我們就都不要見面,彼此冷靜一下,也許,我們都應該重新認識自己、認識對方。」雨勤哭笑不得的說著。

  「也許…」徐景咸緩慢的說出這兩個字之後,輕微的彎下身子,吻了雨勤。

  雨勤很自然的接受了這個吻,只是她突然覺得這個吻是最後的kiss bye。
走出過去並不容易
特別是情深的男人
需要特別長的時間來放下和適應新的生活
能遇上雨勤大概是徐景咸的幸運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