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戀男孩(十五)友情X3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玲玲喜歡帥哥,她對長相好看的男孩容易一見鍾情。
記得國三那年,我和玲玲和另一女同學三人正要進入玄關,她對迎面而來的帥哥看得兩眼發直,悄悄問我們認識嗎?我認得是我小學的同學,她便拜託我幫她忙。我開始後悔說自己認識他,為了「友情」我勉為其難地答應,心情頓時變得沉重。
我不喜歡雞婆,那跟我的氣質不搭。寧願頂著烈陽跑馬拉松,情願去幫奶奶站蹲摘矮蕃茄,雖然汗水淋漓又熱又累,兩腿痠痛還會抖個不停,但做辛苦事也好過雞婆。
我拿著小學的畢業紀念冊在電話前徘徊,痛恨自己要幫這種忙,決心不再有下次。掙扎許久,終於僵硬地撥起電話號碼,聲音不帶情緒地:
「我是你小學同學..」
「嗯?」
「我有個同學想要認識你,就是在我身邊的。」
「喔,她叫什麼名字?」
「她叫蘇玲玲。」
他立刻口氣很不友善的直接拒絕。「不要。」
「...嗯。」我就掛了,對他的不禮貌很反感。
心情就不好了,現在更糟。什麼態度嘛,帥哥就可以這麼跩嗎?玲玲有什麼不好?她成績優秀,活潑有趣,身強體健,這些優點都比我強,而且家庭溫暖,父母慈祥...,老實說我很羨慕的。真不懂男生在想什麼?
隔天我簡短告訴玲玲:「他說不要。」沒提及口氣之事,怕她更難過。
她「嗯。」一聲,臉上難掩失望。
陳啟明,濃眉大眼,挺鼻,燦笑如陽光,無疑是個帥哥。帥哥在眼前,玲玲要不想多看幾眼,要不喜歡,很難。
所以,對於玲玲的心事,不是我視若無睹,是愛莫能助。
眼角餘光中我發現齊南在看我,他的視線先在我臉上然後上移了一點,過了幾秒我才意識到他在看我頭上的髮夾。
我抬眼和他四目相接,他露出淺淺的微笑說:
「新髮夾?以前沒看過。」
我慢慢伸手摸了摸髮夾,感覺自己表情不太自在。「嗯,新買的。」
這髮夾...他知道是陳啟明送的嗎?就算知道有差嗎?他只是把我當小時候鄰居,可以不用理會他怎麼想。...雖然這樣,我還是不希望他看到,全世界都可以誤會,就是不要他誤會。
「很別緻,挺適合妳的。」
「喔。」我也淺笑。
我想告訴齊南,我把陳啟明送的髮夾歸類為──友誼的象徵。可是這樣會不會很奇怪?也許他並不在意誰送的。於是,時間就在矛盾和猶豫不決中流逝。
「快要考試了,所以下周我們暫停社團一切活動,不過,考完試後有參加競賽的學弟妹放學後必須留校,為期一周...。」戴著細框的社長站在講台前宣布。
過一會兒,熟悉的身影出現,嗲聲響起:
「齊學長,至少有一星期不能看到你了耶,要考試了,好討厭喔...」蘇意娟說著。

不認識他,不記得自己有沒見過他,這個男孩身材高瘦,在走廊上突然莫名地冒出來站在我面前。
他開口說:「想跟妳做個朋友,放學後我們聊一下,好嗎?」聲音稍低沉。
我恍惚中點了頭。「好。」
...莫名其妙答應了他,我自己也很驚訝。
我才剛坐下,曉慧就坐在座位上問我:
「小麗,放學後妳要跟他去哪裡?」
陳啟明臉上閃過一絲驚訝,皺起眉。「哪個他?」
「我也不知道去哪裡...,」我瞥了陳啟明一眼。「我不知道姓名,只知道他是二年級學長,...他說想跟我交個朋友,我不好意思拒絕,而且那個學長看起來人不錯,所以...。」我小聲說。
其實,我根本沒注意看那男孩的長相,也沒聊過,不知他是圓是扁。
他一臉正經的說 :「什麼叫看起來不錯?人不能看外表,沒聽過『人心隔肚皮』?所以怎麼可能會猜得到他的心思,妳這樣隨便答應是會受欺負的,我覺得這樣不太好,妳別去赴約。」
我淡然一笑。「哇,你說話好像老人喔,我知道你說的,不過我已經答應了,我會小心的。」拿起筷子。
「妳真的要小心喔。」美珍叮嚀。
我微笑點頭。「好。」轉向陳啟明。「你別老是把我當小孩子看。」
他表情不自然的扯扯唇角,沒再說什麼。
放學後,我一個人努力鎮定地走到學校側門口,男孩已經等在那了。
於是,我跟一個陌生學長一起走在不熟悉的街道上。
一輛校車從旁邊的馬路上轟隆隆經過時爆出一陣興奮地喧嘩,有人頭探出車窗外大聲喊叫,走在我旁邊的學長也回應著,然後笑著對他們揮揮雙手,看得出來心情很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我一頭霧水。
然後,我們繼續往前走,學長說了什麼?我沒聽清楚。
「要考試了,哈哈,有點緊張,你也會緊張嗎?這條路好大車子好多喔,這裡好像很熱鬧,那店都賣些什麼呀,呵呵,好好奇喔。冬天了嗎?哇,這風好冷...」我說,盡可能用愉快的聲調,做出開朗的樣子。
拼命找話題聊掩飾緊張,我像隻聒噪的鴨子「呱呱呱」個不停,說得比平常一天都還多 ,所說的話沒頭沒尾還沒邏輯,連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但我就是停不下來。他可能也不清楚我在說什麼,所以都沒好好的回過話。
他伸長手擋住我。「小心車子,妳走裡面一點。」
別靠太過來,我畏縮了一下,「嗯。」隨即努力放輕鬆 ,繼續往前走,我不安的視線隨處飄。
「小姐,這馬路是妳家開的?走路都不用看車喔?」他再度靠近我,問道 。
我停下腳步,露出尷尬的微笑。
過一會兒,我們繼續走。他沒問我話,也沒回我話,我們似乎聊不起來,感覺他只是在我周圍晃動。
我到底在這裡幹嘛呢?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答應...,不禁嘆了口氣。感覺茫茫然.,腦中一片空白,我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好。疑?他人還在嗎?正當這麼想時...
他的手抓住我的肩膀,扯開喉嚨喊道 :「欸欸,車子車子,小姐,妳走那麼快又不看車,真當馬路是妳家開的啊,這樣很嚇人耶,妳平常走路都是這樣走的啊?」
我面紅耳赤,像個做錯事的孩子,愣在那裡不知所措。似乎我都慌亂地自顧自地走,而他則無奈地一路跟著。
這時候,陳啟明騎腳踏車載著曉慧「嘰」的煞車後停在我們的身旁。
「疑?你們...」我有些驚訝。
「妳朋友?那我先走了。」他很快地說。
感覺他鬆了口氣,逃也似地一溜煙不見了。
「我們不放心妳,想說過來看看。」曉慧溫柔的說。
我感覺眼眶濕濡了。
「他欺負妳了嗎?我明天去揍他!」陳啟明怒道。
「不要,不是那樣...。」我不知該怎麼說。

翌日的體育課,全體同學們剛跑完兩圈操場,正在休息中。
「你們看!那個女生...!」有人驚呼,伸手指著。
跟隨他手指的方向,我們看到在另一頭的操場上,一顆籃球從天而降,不偏不倚地正好砸中一個女生的頭,她當場整個人筆直地躺倒在地。
「噢!她沒事吧?」
有兩個女生立即一左一右地協助她起身。
不由得想起國三時也曾發生同樣的情形。三個人走在操場邊,當時玲玲也是被飛來的足球砸中腦袋,就像那個女生現在這樣...。 扶起她時還搖搖晃晃地站不太穩,搖晃著頭,神情有點呆滯。
我們很擔心。「玲玲,妳怎樣?要不要去保健室?」
她搖了搖頭。「不用,我沒事。」
玲玲也在看,從她臉上的表情我看得出來,她也在回想。
我們不僅一起度過很多歡樂時光,也度過艱難的;還記得嗎?女同學被用力地推倒在講台上,我們兩個像人身盾牌般毫不畏懼地擋在她們幾個霸凌者的面前...,這種關懷和英勇的表現靠的就是我們的「友情」啊。
為什麼她不珍惜這份友情?


************************* ****************** *********************
//真實故事改編//
詳盡的描寫
每一句對話都透漏著複雜的心事
友情三篇讀來
同一件事
卻似有無數因果拉扯

問好
跳舞鯨魚
改編自真實故事
作者的投入度也有所增改
小說的戲劇性建基於作者的人生故事
從文字裡了解到作者的生活和生命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