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狗(三)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

  在他眼裡,這種小孩子的無聊把戲和大人似有若無的虛偽一直都不是一件多麼值得提的事情,所以那些言語、忽略或者惡意並沒有造成他太大的影響,也就沒有向父母報告的必要。雖然這些事情聽上去,或許會讓人覺得學校對格倫而言是個無聊、令人厭惡的地方,但他在學校的時光也不全是壞事,譬如教美術的席格蒙惠斯勒和教音樂的列維坦夏爾丹就對他青睞有佳,而這點直到他從學校離開之後都沒有變過。

  那是他在學期間為數不多,能夠像亞瑟一樣接納格倫的人。然而那段時間說起來並不長,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就因為和高年級的人打架,而進了校長室。等候父母的期間,他沒由來的感到一陣不安,彷彿自己被人扒了衣服站在人群中而感到屈辱。還是夏爾丹在聽聞消息後,找到了坐在校長室外頭的他,和他一起聽著緊閉的門內不時傳出的安撫聲和叫囂。

  「你很行啊。」夏爾丹從微皺的菱格西裝口袋掏出一支煙叼在嘴上,歪頭看了格倫一眼,「啪」的將菸頭點燃,吸了一口後,接著說道:「你到底幹了什麼,才把裡面那個瘋女人給惹毛的?」

  「揍了他兒子。」格倫睇了他一眼,臉色陰沈的嚇人。

  「那你怎麼沒事?」夏爾丹將嘴裡的煙吐出來,扳著他的肩膀來回的看了幾眼,確認他連衣服都沒擦破以後,用力的在他肩上拍了幾下,一把抱進懷裡說道:「就你這個身材?不是吧?」

  「就是。」格倫沒有掙扎,只是用手肘輕輕的撞了一下夏爾丹。「七個人呢,夏爾丹。」

  「這種事情多久了。」他改勾住他的脖子,深吸了一口手上的煙,又把它吐出來。

  「一月開學之後。」

  「你怎麼招惹他們的?」

  「不曉得。」格倫的聲音聽上去有些悶。「誰會在意那種無聊的事情。」

  夏爾丹明顯怔了一下,旋即鬆開了他的脖子捧腹大笑。手上的煙灰因他的抖動而散落在褲子上,他笑了好一陣子才停下來,露出懊惱的表情將手上的煙掐熄,處理掉落在衣服上的煙灰。正當他處理到一半的時候,校長室的門猛然被打開,從裡頭探出一個看上去有些狼狽的男人。

  「古德曼校長。」夏爾丹立刻將自己的身體扳直,趁著古德曼沒注意到他的時候,順手將菸蒂丟到地上,腳一滑踢到長椅下面。古德曼先是看了一眼坐在他旁邊的格倫,再上下打量了夏爾丹,動了動鼻子說道:「夏爾丹,我說過不準再學校抽煙的吧。」

  他的聲音聽上去有些壓抑。

  「當然了,先生。」夏爾丹伸手拉了拉外套的前襟,從座位上站起來,再次重複道:「我當然曉得在這裡不能抽煙。」

  古德曼顯然不相信他說的話,卻也沒有將目光放在他身上太久,轉頭又朝著門內說了些什麼,才退了出來,將辦公室的門關上。站在走廊上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又將西裝的衣領拉正,重新束緊領帶,直到服儀整齊許多,古德曼這才將目光投到格倫身上,柔和了表情說道:「好了,格倫。能和我說說是怎麼一回事嗎?」

  格倫轉動著眼睛看了古德曼的臉許久,才開口說道:「你希望我說什麼?」

  古德曼上挑了左眉。

  「譬如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你和魏斯曼是怎麼起爭執的,你又是……」古德曼回頭看了一眼緊閉的大門,忽然壓低了聲音,表情像是在咀嚼著什麼難吃的食物似的說道:「又是怎麼把他們一夥人揍成豬頭的?」

  夏爾丹聞言,忍不住爆出笑聲,直到注意到古德曼投來的目光,才伸手在嘴上做出了拉上拉鍊的動作,扭曲著臉坐在椅子上悶笑。格倫看了夏爾丹一眼,重新對上古德曼的眼睛,過了半晌才開口說道:「我並沒有揍他們。」

  古德曼重新挑起了眉看著他。

  「我原本是要回家的,只是他們突然擋在我的前面,說過這條路要支付給他們過路費。我沒有理他們,正要換條路走的時候,為首的那個高個子不讓我走,然後我就把看到一半的書放回書包,說了一些話,他們就打起來了。」

  「你說了什麼?」古德曼問道。

  「『那邊那個人睡了你的女人,而你還以為他是你的好兄弟。』」

  夏爾丹好不容易忍住的笑聲再次爆發,連古德曼伸腳踢了他幾下都沒注意到。古德曼索性也就放棄夏爾丹,看著格倫說道:「還有?」

  「『他和他是看上你的錢,還有靠在欄杆上的那個,老是用你的名字向其他學生勒索,卻沒有將錢分給你們。』」

  「好小子,你是怎麼看出這些的?」夏爾丹擦了擦眼角的水光,揉了揉自己有些僵硬的臉。格倫沉默了一會兒,才將目光從古德曼的身上轉移到夏爾丹,說道:「我胡說的。」

  「然後他們自己就打起來了?」

  「對。那個高個子就質問了其中一個人說:『你怎麼可以睡安娜?』,然後……」

  古德曼小聲的咳了一聲,打斷了他的話說道:「夠了。」

  格倫隨即安靜了下來看著他。

  「你怎麼讓我相信你說的話?」

  「費里斯古德曼!」夏爾丹從座位上站起來,將格倫拉到自己身後,格倫踉蹌了幾步,等站穩了腳步便抬頭直視著古德曼的眼睛,說道:「不管你信不信,事實就是這樣。」

  見狀,古德曼正要開口說些什麼,卻見到格倫那雙帶有攻擊性的眼睛瞬間安靜了下來,劍拔弩張的氛圍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格倫太太。」

  在他回過神來時,夏爾丹已經牽著格倫越過他,朝著葛瑞絲走去。

  「譚特!」葛瑞絲沒來得及回應夏爾丹,就率先抓住格倫的肩膀來回打量,直到確定格倫沒有受傷之後,才將他放開,伸手把額前掉下的髮絲捋到耳後,朝著夏爾丹點了點頭,問道:「怎麼一回事?」

  「格倫太太。」古德曼回過身,睇了一眼站在旁邊的格倫一眼,說道:「正如電話上提到的那樣,您的兒子和同學起了一點爭執。」

  「您是?」

  「費里斯古德曼,這所學校的校長。」他和葛瑞絲握了握手。「這是列維坦夏爾丹,學校的音樂老師。」

  葛瑞絲朝著夏爾丹點了點頭,露出了一個有些侷促的笑容說道:「那麼,我的兒子……」

  「噢,當然。」古德曼說道。「我想我們最好到辦公室裡面一起談談,會比較容易釐清事情的脈絡。在這之前,我已經有先和魏斯曼以及他的母親稍微談過了,也許您親自聽聽看對方怎麼說會比較好。」

  「我知道了。」葛瑞絲正準備隨古德曼進去辦公室的時候,格倫忍不住伸手拉住了她的衣服,臉上罕有的露出不安的表情。葛瑞絲望著他停頓了一下,隨後以半蹲且恰好能對上他視線的姿勢,伸手摸了摸他的頭說道:「親愛的,不用擔心,不會有事的。」

  「格倫太太。」

  葛瑞絲難得的牽住了他的手,格倫旋即抬頭看了一眼夏爾丹。夏爾丹正雙手環胸看著辦公室的方向,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視線,朝著他露出了一個笑容,以嘴型無聲的說道:「不用擔心。」

  實際上他們進去沒多久,夏爾丹就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當初跟著魏斯曼鬼混的那群傢伙,逼著他們陳述事情的經過。事情很快的就釐清了,雖然格倫確實有行為不妥的地方,但真正起爭執的還是那夥人,加上勒索格倫的事實確鑿,幾人很快的就被下了停課的處分。

  送走了那一夥人,夏爾丹陪格倫和葛瑞絲走出辦公室。直到將辦公室的門關上,夏爾丹才開口說道:「格倫太太,如果妳現在有時間的話,我有一些關於格倫事情想和妳談談。」

  「夏爾丹。」格倫轉過身看著他。「你最好……」

  夏爾丹卻忽視他的表情,只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有些事情還是交給大人處理比較好。」

  他想說「沒必要」,但是夏爾丹率先朝著他的母親說道:「我想,先讓格倫在這邊等一會兒,我們到前面一點的地方談就可以了,不會花太久的時間的。」

  「好吧。」葛瑞絲看著夏爾丹一會兒,伸手拍了拍格倫的手。「親愛的,在這邊等我一下可以嗎?」

  格倫看著葛瑞絲的臉,動了動嘴唇,最後點了點頭。葛瑞絲輕輕的摸了摸他的頭,轉身和夏爾丹走到走廊較遠的一側。從這裡他看不清楚夏爾丹和葛瑞絲究竟談了什麼,但他能隱約猜測到夏爾丹向母親說的話裡多半和他在學校裡遇到的事有關係。他不曉得夏爾丹究竟是怎麼知道那些事情的,畢竟他從來沒有和夏爾丹談過這些,但顯然夏爾丹比他所認知的還要知道的更多,哪怕是那些他以為能夠蒙混過去的事情。

  兩人的談話很快的就結束了,折返回來的母親的臉上有著一種黃昏無法照亮的陰影。從學校走到家裡的路上,母親一直維持著這股沉思而又陰鬱的表情牽著他的手走在灰色地磚延伸的道路上。既沒有想像中的質問,也沒有難過,只是表情變得像是父親臉上的那股深沈。

  「母親。」進到家門之後,他看著走在自己前面的背影,忍不住開口叫道。直到第二聲,葛瑞絲才回過神來朝著他露出微笑問道:「怎麼了?」

  「母親,夏爾丹……夏爾丹老師,和妳談了什麼?」

  葛瑞絲看著他怔了一下,想了片刻,似乎才理解他話中的意思,開口說道:「夏爾丹老師說他覺得你頗有音樂方面的天份,還說有一個教美術的席格蒙惠斯勒老師也很欣賞你,再來就是一些你上課的事情……怎麼了,親愛的?」

  「只有這樣嗎?」格倫轉動著眼睛來回的打量著母親的表情。

  「當然了,不然還會有什麼呢?」葛瑞絲伸手摸了摸他的頭,再度半蹲著身子讓自己的眼睛與他平視。「我們回來的有點晚了,亞瑟還沒去散步呢,你可以帶牠去嗎?」

  「母……」

  「小譚。」母親溫和的看著他,像是能讀懂他言語中不經意洩漏的情緒。「不會有事的,好嗎?」
校園的爭執很多,但我更感到不安的卻是主角母親跟老師之間到底說了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