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的背後之一(志芸)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志芸,請將這些公文送交財務部王經理」

「是的,總經理」

總經理離開後,志芸拿起桌上的公文,走向財務部。王經理並沒有在位子上,她將公文放在他的桌上後,轉身就離開。

回到自己的位置,左邊太陽穴忽然起了一陣疼痛,趕忙從包包內拿出止痛藥,去飲水機倒了點開水,這才仰頭將藥和水吞下。

這是這星期第三次鬧頭痛,而這週都還沒到週末-這工作,真令人心生厭煩-也不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想法,真想辭職,回家當個自由人。

是的,自由人,多麼叫人嚮往的字眼,自從二十幾歲大學畢業踏入職場,一轉眼就十多年,這當中,和現在的老公相識,戀愛,結婚,生了兩個可愛的孩子,人生當中的十多年,在渾渾噩噩當中過掉。

想起這些,令她感到疲憊,不過,好不容易,速效的止痛錠很快讓她不再頭痛,這才稍稍安慰了現今略感無奈的心靈。

好不容易待到下班,總經理交代的事又延遲了些時間,將事情都辦妥了,志芸才離開座位,揹著包包到地下室停車場開車。

去學校接小孩,孩子在下課後留校仍有老師照顧,至少讓她無後顧之憂。兩個孩子還算乖,回房後會各自複習功課。

用欣慰的眼神看了一雙兒女,走到廚房,準備晚餐,但電話響了。

「喂」她接起電話

「老婆,是我,晚餐不回去吃,要和同事聚餐」

她輕描淡寫的「喔」了一聲,將話筒放下。

隨意煮了湯麵,多加點肉在孩子們的碗裡,自己愛吃菜,就多放點在自己這碗。

母子三人安靜的吃完晚餐,然後孩子們回了房間,她則邊洗著碗,邊想著一些事。

回到自己的臥室後,志芸半斜躺在床上,一身疲憊乍然鬆懈。彷彿只有此時,才能感到輕鬆快意。

一個念頭突然想起自己的丈夫-楊清,最近很少在家晚餐,有時還到半夜才回來。

她很少向他抱怨,事實上抱怨令她覺得累,有幾次曾向他抗議過,但似乎沒用,他還是我行我素-至少他都還會打電話事先通知-不過又如何,他似乎忘了自己有家,很少盡到父親的責任。

「唉」了一聲,順勢站起身來,拿了換洗衣服往浴室去。

洗去一整個白日的煩躁,隨後坐在化妝檯前,細細的將一頭秀髮用吹風機吹乾-頭髮摸起來還是如此柔順,像她的個性,吹乾頭髮,在臉上抹上乳液-這臉,她看得出自己的心事,沉默或許會在嘴上生根,但是她不擅長隱藏心事,一向就寫在臉上。


看了手錶,九點多了,丈夫還未返家門,她搖了搖頭,到客廳去留了盞燈,再把其它該做的家事做一做,上床後已是十一點-隨他吧!每回都要這麼晚回來,她再也無力去管他了。

躺在床上,睡意不濃,倒是翻江倒海的思緒又湧上來。

這是一張孤單的床,睡著一個孤獨的女人-原來婚姻是這樣一回事,必須"忍受"。

忍受日復一日同樣的日子-志芸忽然想:照她自己的情況,也許還好,但其中的苦,又怎能為外人道?

如果婚姻是久了之後,兩人就當事公式化的進行生活,而不再有著新意,連彼此的情意,都漸漸地降溫下來-很難想像,是不是離婚的因素,這是其中之一?

她和楊清溝通並不困難,但他的玩心太重,她似乎永遠是守候在家的人,等著一個倦了的歸人。

這是義務,還是責罰?

真希望有人告訴她答案。

哪個女人不希望累了時,有個肩膀依靠,想撒嬌時,有個胸膛依偎。

而這就是人妻的真相?婚姻的模板?能從如此的生活,找到自己要的成長,以及滿足的部分嗎?

她笑了,是一種苦笑,對著自己。

真希望明天會有答案-她對自己說。
生活的重複性
婚姻的重複性
我們既厭倦著這些重複
同時間也藉此得到了安全感
如文中的主角
既期待著答案即將到來
也矛盾地祈求一切暫時不變

ocoh說
夫妻之間有時會有不協調的時候
畢竟個人習慣不同

如果能好好理解對方的想法
而不是自私得以為對方的付出"一切理所當然"
那麼夫妻之間就能互相尊重體諒

至於夫妻之間要如何長久走下去
要珍惜彼此的想法
在乎對方,並且製造相處的樂趣
相信一定不會有太多問題

謝版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