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戀男孩(十九)她的挫折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然後,我當下率先轉頭離開,幾個女生也都跟著走。
走上階梯,有個高高酷酷的男孩靠在二樓走廊的防護牆上,突然抬起他的長腿擋在我們面前,低沉的嗓音說道:
「等一下,先別走,...」接著將長腿放下,以命令的口吻對玲玲說:「妳過去。」趕走她,隨即再次抬腿擋著。
對我的朋友沒禮貌,一股怒氣湧上心頭。我冷冷地直視著對方的眼睛說:
「做什麼?」語調微慍。
他驚訝地看著我。「...沒事。」然後立刻放行。
沒多久,不經意聽見有個男同學問他:
「怎麼了?你不是要跟她說...?」
「她好像脾氣不太好。」他回道。
若不是他態度不佳,趕走玲玲,我也不會生氣。
在下午太陽西斜時,我帶著厚厚一本"教室日誌"前往導師辦公室,結束一天學藝的工作。踏出玄關,走在一排教室後面的路上,經過一棵棵筆直的高樹,視線中有個眼熟的女孩獨站在樹下。
是她,一樣綁著馬尾。眼睛餘光看到她在盯著我看,我扭頭正視時,她即投以輕蔑不友善的眼神,然後撇開臉。
有些愕然,心裡也不太舒服。奇怪了,我有得罪她嗎 ?啥姓名哪班的我都不知道,也沒任何交集呀。
我邊走邊回想起她中午在餐廳裡的和善笑容。什麼嘛...

前往美術教室的心情是有些雀躍的,雖然要留第八節課;齊南俊秀的面容時不時地在我心頭浮現,雖然他先是公然欺負我,後又冷漠忽視我。唉,什麼道理?
已經有幾個男女生在美術教室內,副社長伸手指著說:
「把書包放在那張桌子上面。」靠走廊窗有幾張並排的課桌。
書包放好,社長、齊南和其他人也先後走進來了。
在我靠窗的位置後面也同樣兩張並排的桌子和另兩張並排的桌子靠在一起,再後面亦然。
齊南從社長手中接過幾大張捲著的水彩紙,先遞了一張給我,然後走到後面將其餘的發給學長姊。
「此次練習著重西畫,主要就是構圖和色彩,描繪物體的形象、動態、光暗和空間等。」戴著細框眼鏡的社長邊說邊在黑板上寫下這些字。
突然一個熟悉面容的女孩出現在教室門口,是蘇意娟,大家紛紛轉頭看向她,個個表情都有些驚訝。
她肩上掛著書包,有些喜悅有些害羞地走進來,輕聲說道:
「嗨,...我想說來看一下。」
她面帶微笑地看了看社長,然後看著齊南,並且走向他。走近他,她視線落在桌上:「誒,好大張的紙喔,齊學長你們要用這麼大張的畫喔。」
齊南點頭,她又問:「這是用色鉛筆先打底?嗯嗯,原來這樣...,了解。」
我感到陰冷空氣仿佛凝滯一般,心情低落。
她轉向他身後,看著後面那桌上的圖畫紙。「哇,畫得好好,我喜歡這種紫色,像薰衣草,好漂亮...,這些顏色也都很好看。」
我沿著描繪的輪廓線輕輕上色。雖然我安靜作畫,表面上沉靜如水,內心卻是隱含著不安。
接著,我腦袋停滯,視線定格,耳裡充滿著蘇意娟一字字清楚的話語:「這樣繪畫好有趣喔,我也好想跟你們一起留下來,一起學習畫畫。」語氣中透露著羨慕,然後她問道:「可以嗎?讓我留下來?」
她看著他們幾個人,等待回應。
社長輕輕搖頭不同意,帶著笑容說:「以後還有機會的。」
「可是我還不想回家,我現在回去也是一個人無事可做,社長,就讓我待在這裡學習好嗎?」她略帶懇求地說。
社長回道:「這樣不太好,沒事還是早點回家。」
她求助齊南:「齊學長,請幫我跟社長說說,讓我可以留下來好嗎?」
齊南與我目光相對了兩秒,才又轉向她,有些猶豫。
「別這樣,社長是為了妳好。」副社長搶先說話。
「我不懂,為什麼我不能留下來?」她說,語氣有一絲不悅。
教室內瀰漫著一股近似尷尬的沉默。
「因為妳沒有參賽,依校規是不能在學校逗留的。」社長用就事論事的語氣說。
「學生守則第三條--放學之後應立刻回家,未經家長或老師許可,禁止逗留校園。」副社長補充。
我感到空氣流通,不安消散,心情轉好。
「好嘛,我回家就是了...。」她喃喃地說,一臉悒悒不樂,然後轉身緩慢地走向門口,還回頭看看齊南,流露出留戀不捨之情。
我別開視線,憐憫之心油然而生。
聽到有人竊笑,他們小聲交談著。
注意到伸過來的手,我抬頭,看到齊南身子往前傾,看著畫跟我說:
「這邊顏色就先這樣,再來要表現進階的畫法,妳過來我這邊,我教妳。」
「好。」我毫不猶豫也不遲疑,腳步輕快地。
「這是渲染法,要注意水份...」他用水彩筆大刷沾水刷在紙上,再沾顏料著色,顏料在水份中擴散、滲透。色彩朦朧若幻似真。
「然後是-縫合,要加快作畫時間,...」他用小刷處理空白間隙,組合渲染的色面,色彩鮮艷明亮。
「再來是-重疊,要等底色稍乾再畫。」他畫上較淡的一筆,再加深的一筆和更深的,多次重疊表現出物體形狀和空間感、光線明朗。
我專注地看著他示範,認真聽他說話,不知不覺靠他很近,心怦怦跳。「同顏色無法重疊就用縫合?」
他點頭後說:「對,還有,能重疊就不要縫合。」
在整理桌面的同時,我細細咀嚼記住他的話,一遍遍在腦裡畫面倒帶。
社長臉上盈滿笑容:「序仙學妹,等下我送妳回家,我剛拿到駕照,一次就順利過關。」
大家都看過來,暫時停下動作,幾句笑語「真好」「社長十八歲了」「明年我也可以騎機車把妹」等。
齊南表情平淡,看不出有任何情緒波動,他正在把一張水彩紙用膠帶固定在畫架的畫板上。
我輕輕搖頭。「社長,不用麻煩,我可以自己去坐火車。」邊收拾水彩顏料。
「不會麻煩,騎機車很快的,送妳到家我比較安心。」社長說。
「社長還是載學姊...」
「她們住附近而已。」
ㄛ...我便不再說什麼。清洗筆和調色盤後,就倒了盛水容器裡的汙水。
副社長早早走了,其他人也差不多走光。
齊南看向我和社長,他泛起一抹淺笑:「你們先走,門窗我來關。」
社長是個親切的好人,給人溫暖的感覺,而且不用一個人獨自坐火車,我是高興,但心裡卻有股莫名的失落感,...一直沉甸甸地。
跟著社長走在校園時,他問我: (雖然我希望能跟社長愉快地交談,無奈...)
「序仙學妹,妳一向話都這麼少嗎?」
「......」我微笑以對。應該是選擇性沉默 ── 熟人話就多,所以我在美術教室裏話特別少。
「蘇意娟不是跟妳同班?開學三個月了還沒成為朋友?」
「......」我陷入思索。這個問題好難回答,很複雜,一言難盡,我該怎麼說呢?
「妳跟阿南不是從小就認識嗎?怎麼都不見你們兩個聊天?」
「......」我有點憂鬱。這問題更難...,因為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阿南話也少,奇怪,很難想像你們兩個小時候是如何玩在一起?」他自顧自地說。
這句話頓時勾起我童年的回憶,...小時候的齊南帥氣可愛,並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後來一路上兩人都頗安靜,回到家已是傍晚時分,西方天空染上淡淡橙紅色的光輝。

自上次的導火線...看似風波平靜下來,但卻只是個開端。
日後蘇意娟有意無意地挑起戰火,不知道是不是跟她今天的挫折有關係?
──對我的不滿似乎與日俱增。

***************** ************************ *************************** **********************
故事情節可以說大都是按腦中記憶的影像寫的,上篇其他是空白(想不出來)
一直以嚴肅沉重的心情寫的,抱歉! 沒戲劇感和娛樂性... >.<"
感謝老師們的評語 !! ^^"
情節在畫作的進度中揮灑
人物互動雖然簡單卻很細膩

以學生為主角的故事 對白青澀得恰如其分
齊南的思想是故事裡的一大謎團
作者一直的鋪排著
而齊南一直跟主角保持距離
實在使人看得咬牙切齒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