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BOOK 二 - 16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而徐景咸站在一旁,看著雨勤這苦惱的不知所措的樣子,真的是哭笑不得,他輕咳了兩聲,說了句:「路上小心,到家打給我。」

  雨勤像是鬧彆扭似的,愁著臉的看著徐景咸,也不說話,也不點頭,連個回應也沒有,因為她現在也不知道要怎麼反應。

  徐景咸笑了笑,一手拉下雨勤的口罩,食指輕輕的覆蓋在她的唇上,然後輕聲的說:「聽到了嗎?」

  雨勤下意識的縮了一下,然後打下了徐景咸的手,重新將口罩戴好,不情願的說了句:「知道了啦!」

  「騎慢點,明天見。」徐景咸揮了揮手。

  雨勤嘟著嘴,也揮了揮手,雖然有點僵硬,但也算是跨出第一步了,接著頭也不回的騎走了。

  但延路上,雨勤還是不敢相信今天,而且就在剛剛,居然就跟徐景咸把話講開了,人生真的是太奇妙了,或許有時候順其自然,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不用跟自己對抗的這麼累,但是他媽媽那邊,對她來說還真是一種莫大的壓力。

  路上,店家招牌的燈亮著,路燈也亮著,機車、大車的車燈也亮著,這晚上騎車別有一番風味,但無奈這些燈,亮不進雨勤的心裡,雖然她有想要順其自然,但她也不知道怎麼順,才能自然起來。

  隔天一早,為了避免看見徐景咸,雨勤曾經想過要請假,可是既然徐景咸都要來上班了,那也不能為了不看見他就一直請假吧!這樣不被辭了才怪。

  所以她早早就到公司了,想先調整調整一下心情,大概心裡上演了幾十遍與他遇見時的怪戲碼,孰不知,人算不如天算,一大早來,看見的第一個人居然不是徐景咸,而是…他媽。

  雨勤本來有想說可能徐景咸也會很早來,所以也有點心理準備了,怎麼知道電梯門一開,她看見自己的位子上有坐人,而且背對著她,雨勤才覺得疑惑而己,那人就轉過身來了。

  「徐、徐媽媽…」雨勤有點陌生的開口問好。

  「嗯。」徐媽媽點了點頭,隨即起身,往雨勤的方向走去。「這工作做的如何?」

  「還可以。」雨勤低著頭,小聲的回話。

  「還可以?妳做的可是董事長的助理,妳居然說還可以?」徐媽媽說著說著,不自覺得拉高音調,像是覺得雨勤藐視了這份工作一樣。

  「我…」雨勤面對徐媽媽這高人一等的氣壓,實在是快喘不過氣來了,只不過是一句話,怎麼也能有話講。

  「我是不知道妳是什麼樣的心態來工作的,但是請妳,跟我兒子保持距離可以嗎?就像我上次說的,妳沒把握,妳就乾脆讓他死心放手,乾脆一點,要斷不斷的像話嗎?」徐媽媽語氣裡,警告意味濃厚,只差沒有把話說的很絕。

  到底徐媽媽她還是長輩,她也明白感情的事不是說愛上就愛上,說分了就分了,感情就是沒有一個道理可言,不然她也沒有必要屢次的拌黑臉來跟雨勤說這些話了,實在是她覺得雨勤沒有一個很安定、很自信的心,讓她覺得可以很放心的把徐景咸交給她。

  「我知道…」雨勤原本就有滿滿的話想說的,此時卻全部硬咽在喉嚨裡,說不出來。

  「好了,妳自己好好想想吧!我也不打擾妳工作了,免得等一下我兒子上來看到我在這裡,像是我在欺負妳一樣。」徐媽媽話中有話,但沒講明,說著說著,她就自己按著電梯鍵,然後進了電梯後,對著雨勤說了一句:「好好想想,聽見沒有。」

  雨勤點了點頭,看著漸漸關上的電梯門,她終於撐住了剛才徐媽媽的高壓,但也累了,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在她的腦袋還來不及分析剛才的事時,電梯門又開了,她嚇了一跳,以為徐媽媽又上來了。

  結果電梯門一開,映入眼中的是昨天意外相遇的身影,如果不是昨天的意外,兩個人要見面,好像還得拖上一段時間。

  「早啊!」徐景咸愉悅的打了聲招呼,但就在看到雨勤坐在地上的時候,不解的眼神立刻表現在臉上,但還是馬上向前去將雨勤扶了起來,擔心的問:「妳怎麼坐在地上,不舒服嗎?」

  「早…」雨勤抓著徐景咸的雙臂當成支撐點,讓自己站起來,很是無力的回應後,就往自己的位子上走去。

  徐景咸隨即轉身,手一伸的,就將雨勤抱進了自己的懷抱中,輕聲的問:「昨天怎麼沒有打給我?還有妳剛剛坐在地上是怎麼回事?」

  雨勤先是一愣,然後心虛的說:「我、我有傳line給你。」被抱住的身子轉了轉,想逃脫徐景咸的懷抱,但…沒有用,力氣沒有人家大。

  「我是說,打給我,不是傳line給我。」

  「傳line也是一種告知。」

  「是嗎?」

  「嗯。」

  徐景咸點了點頭,然後一手抬住雨勤的下巴,這讓雨勤嚇了一跳,雙手連忙擋在徐景咸的胸口前。

  「我…我…我還沒…」雨勤被這麼一抱,覺得連說話都有些困難,而且這裡還是公共場合,雖然說這一層樓員工禁止進入,但要是有訪客怎麼辦。「不好意思,我走 錯了。」

  「噗…」徐景咸聽到這句走錯了,還真的是哭笑不得,這明明就是她工作的地方啊!他無奈的搖了搖頭說:「妳下一句是不是要說我抱錯了?」

  雨勤一聽,馬上轉身反駁。「才沒有。」

  「沒有就好。」徐景咸臉上盡是得意的笑容。

  「你…」只是雨勤這話一說出口,她就想找地洞鑽,女生的矝持啊…

  「即來之則安之,只是當我的助理而己,有這麼可怕嗎?」

  「就說了還沒準備好嘛~~~」

  「我沒記錯的話,妳剛才好像沒有說出口。」

  「你…」雨勤在口才上,真的是很難贏過徐景咸,不過幾個該問的問題還是得問問。「算了算了,我問你哦!你什麼時候變成這間的董事長啊!」

  「在跟妳第一次見面的那天,就是這間的董事長了。」

  「什麼~~~~」又是一句足以讓雨勤的心臟快要呼之欲乎的話了。

  「Oneself是我爸的店,但這間Two Friend,是我自己開的店,所以職稱上不一樣。」

  「既然這樣,你怎麼不叫Eason在繼續做你的助理呢?」

  「妳想累死他嗎?」

  「我…」雨勤又啞口無言了,繼續下一題。「那你怎麼會知道我在找工作呢?還騙我進來面試?」
兩人的互動有趣又甜蜜
比之前故意遠離對方好得多
期待男女主角可以開花結果
徐媽媽的態度像有所軟化
說不定她有一天能夠接受雨勤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