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中)-536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536)-

春天氣候溫暖恰宜,萬物展現生機欣欣向榮。能夠抽空到海邊釣魚,與大魚拉扯互搏,對於喜歡釣魚的人們來說,可真是人間一大樂事也。不過,春潮洶湧海浪滔滔,風浪萬丈飆急,對於釣者造成極大之威脅,此乃美中不足之事。因是之故,到海邊從事磯釣海釣者,人身安全應該特別注意!

台灣的春節氣候,空氣中依然是寒意濃濃。人們走到海邊感覺寒氣逼人,可是這期間的海中十分熱鬧。白毛黑毛非常活躍,其他魚兒也囂張猖狂。而近海迴游的午仔,戀戀潮暖留連不去。此時釣者只要願意下釣,潮魚就餌上鉤的機會很大。

假日裡,如果能夠趁閒前去海釣,但見那魚兒頻頻上鈎,興奮心情洋溢滿面。這天一行數人呼朋引伴,由阿保表弟率領大夥,前去三仙台附近海邊進行磯釣活動。由於我們只是客串的釣客,身邊僅帶去一些平常的釣魚裝備而已。

一行走到釣點之後,各取一枝順手的捲輪釣竿,準備鈎餌拋釣近海魚類。我們的用餌是礁石上附著的海螺,將它敲碎取出螺肉掛在魚鉤上。因為我們都是外行釣客,魚貨好壞並不影響心情。

老實說,在大白天裏進行磯釣,視線良好海潮進退肉眼看的清清楚楚,所以危險性相對降低不少。這天我們採以浮游釣法,人站礁石上對海拋甩竿。海釣是我們的初次開葷,不但技術談不上穩定,光是甩竿拋釣之訓練就耗去不少時間。

話說我們技術雖然全無,但經旁人之教導,很快變能夠獨自上道,短時間內已可隨意的,將手中之釣餌拋到理想的釣點上。拋下釣餌之後,釣線浮標和魚鉤在海水中漂流,大夥的雙眼緊盯著自己的浮標。雖說漁獲多少我們不在意,可是大夥的眼神中,透露出都想釣到大魚的渴望神色。

今天的海邊風浪不算太大,可是空氣中的寒意,習習圍繞著我們的周遭,冷人感覺起來不太舒服。同行中還有人猛打噴嚏,看樣子他對海邊氣候難以適應。阿保表弟勸他躲到石礁後方避風,但那人卻不領情,兀自站立於礁岩之上,雙目緊緊盯注著自己的浮標。

他邊打著噴嚏邊用手帕擦鼻子,或許用力過度的關係?整隻鼻子被他擦得通紅,很像一顆熟透了的蓮霧咧。時間分秒流逝,沒有人的釣竿上有魚訊前來眷顧。正值大夥兒陷入焦盼情緒之際,不遠處的張君一聲大叫,引來眾人眼光之投注。但見他忙著收線急捲,不一會一條巴掌大的魚兒出水,在釣限於鉤處拼命掙扎著。

阿保表弟眼睛視力不錯,一眼便看出它是一條粗皮鯛魚。粗皮鯛魚雖不是上等魚貨,但它的上鈎足以激起大夥即將枯萎的士氣。其實,我們都是外行的釣客,是否好魚對我們來說無關緊要,我們只要能夠釣到魚兒就快樂了。

又隔不久,阿保表弟也釣上一條黑毛。除此之外,大夥兒似乎和魚無緣,臨將結束全無中魚紀錄。此時我覺得奇怪,於是開口問表弟,為何我等運氣如此的差劣?表弟告訴我們說:「你們用螺肉當餌,根本就不合魚兒的口味。這樣釣一整天,休想它們會來吃餌。」

表弟擺出一個經驗者的姿態,他建議我們何不改用海藻當餌試一試。眾人一聽有理,連忙將釣餌改用海藻替代。然而外行人就是不行,三個多小時過去了,也只不過釣上小魚數條罷了。

接近正午時分,天色氣象突然起了大大的轉變。強勁的海風帶起連綿巨浪,捲拍岸礁氣勢迫人。看這光景很像是瘋狗浪,浪尾騰高狂下十分危險,因此,在表弟催促之下,大夥收起釣具走下岩礁,我們的一場春釣就此結束了。

當兵時,我服務的美軍顧問團裏,最近調來一位白人士官名叫雷德福。此人長得細皮嫩肉一表人才,說話聲音清柔沒有軍人之粗魯形色。據說他就讀畢茲堡大學二年級,因感戰爭之需要而投筆從戎。

他本來打算進入海軍服務,怎知陰差陽錯之下,他被分發到空軍地勤單位服務。分發已定別無選擇,他只好默默的揹起行囊,搭上軍機獨自來到台灣,進入士林之美軍顧問團報到。

雷德福這個人的個性十分內向,木訥寡言且與同仁都談不來幾句。或許我們睡上下舖的關係,二人倒是聊談十分融洽。國慶日部隊放假一天,我準備到附近的溪流裏,釣釣小魚消磨時間。正當我人在通信聯隊的大樹下,忙碌的準備釣具之時,雷德福出現在我身旁,他問我是否可以讓他同行?

我見他獨自無伴十分孤寂,遂點頭答應帶他一起去溪邊走走。部隊附近有一條無名溪,溪床上滿佈大大小小的鵝卵石。溪水清澈見底,水中游魚蝦蟹肉眼可見。每逢空閒時間,溪邊垂釣就是我的休閒活動。

這日我帶著雷德福來到溪邊,找到一個樹蔭下適當的釣點之後,蹲下身掛勾魚餌準備著下釣。此時雷德福卻開口要我稍安勿躁,他說要另找一個更好的釣點。我不置可否的任由他去,結果他找到一處沒有遮蔭的地點,陽光直接照射,釣者必須曝露於陽光下。

我搖頭不表同意,但他卻說那裡是最好的釣點。於是我拋一根釣竿給他,並言明各自下釣。他默默接下釣竿彎腰掛餌拋釣,二人遂展開今天的溪釣活動。記得當時我正在掛餌之時,耳際已傳來雷德福中魚之歡呼聲。禁不住他囂張的歡叫聲音之招引,我放下釣竿走過去看看。

可不是嗎,一尾五指寬的鯉魚,正在青草地上沒命的跳躍著。它的魚鱗在陽光照射下,發出金黃色的亮光,讓我看了既是羨慕又是忌妒。回到我的位置上,垂釣了老半天卻是魚訊全無。

不久,雷德福誇張叫聲再度喊出,他又釣上一條大黃丁土虱魚。這下可惹火了我,立刻從餌盒內拿出秘密武器,將它掛上魚鈎之後拋入溪中。真是奇怪吶!秘密武器拋入溪中,十來分鐘依然紋封未動。可是雷德福那頭卻是魚訊頻頻,連連讓他釣上多條吳郭魚和苦花魚。而他那誇張的呼叫,更是讓我感到不是滋味。

半小時過後,我的耐性已被磨到極限。此時雷德福走了過來,要我和他更換釣點。我極想能夠開張就好,二話不說便與他互換釣點。有趣的是互換後十分鐘不到,雷德福那邊有傳來歡呼聲,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對方中魚是事實,而且釣上來的魚兒,正在草面上跳躍著嘛。

真是令人洩氣,我換了新釣點依然沒有魚訊。雷德福安慰我說慢慢來,他說自己只是運氣好些罷了。他違反老美習慣,竟然自動遞一根814香菸給我。香菸果然是交誼的好橋樑,幾口煙圈吐出之後,没中魚的鬱氣頓然消失無蹤。

這時候我們各找一塊平坦石頭坐下,他才告訴我一些釣魚的訣竅。他說:「釣魚切忌不動,下餌之後需要主動,時時扯拉一下魚餌引誘,這樣中魚機率就大增啦。」之後,我按其所授之法照單抓藥,嘿嘿!不久我也釣上數條溪魚。經過這次溪釣之邂逅,二人之間友誼漸增。

我們溪釣的次數,亦隨著時間之推移越來越多。後來我才知道,這傢伙是個溪釣行家。在他家鄉釣魚比賽裏,曾獲得多次的釣魚大賽冠軍。從軍來到台灣之後,他卻「扮豬吃老虎」,在我面前默不吭聲的露上幾手,害得我尷尬困窘不知如何是好?

他的裝傻行為我很不滿,可是有拿他無可奈何。形勢比人強,技不如人只好忍下這口氣來。幸好此人坦蕩蕩,習慣他的脾氣之後,之間的隔閡也就消失無蹤啦。我和他的友誼除釣魚之外,日後我經商貿易常去美國,他家也就順理成章的,變成我在美國的辦公室啦。 [待續]。
因各種巧合而成為老友
緣份大概就是這回事
作者過往的文章中可以見到不少好友的事蹟
可見作者廣交好友
這真教我羨慕不已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