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法解釋心裡的黑洞,我不是科學家。
我也無法解釋我如此迷戀秘密主義的原因。
刪除,不停地刪除。斷裂,不停地斷裂。
我決絕的清除一切記憶,是我親手撕毀了那塊記憶的拼布。
但那些碎裂的布塊在哪裡?我以為它們會就此消失,但它們卻開始纏繞住我的身軀。

我不停撕碎再撕碎,但那些布塊還是不停的組合起來,跳到我的眼前,彷彿在告訴我:我們在這裡,你無法撕碎我們,我們在你的身體裡,在你的骨髓血液裡,你可以撕碎你自己,但你永遠無法逃開。
最終,我撕碎不了我自己。

我撕碎不了我自己嗎? 我拿出剪刀。
記憶環繞著、看著不斷變得支離破碎卻又不斷重組起來的我,臉上盡顯嘲弄的笑。
剪下那顆心的時候,我感到胸口空空蕩蕩,還剩下什麼可以剪?
我把那顆心,放進一個上鎖的抽屜。
記憶站在我身旁,臉上終於,顯露出悲憫又無奈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