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舍离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断舍离






江南早晨的风景有如油画,每一个点和块都鲜艳欲滴。飘浮于饱含水分的空气里的阳光,即使和轻微的咳嗽声碰撞,也会迸发出一片亮来,而远处那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定荡起了一条色彩的溪流。

但是, 对于艾秋秋来说,风景并不存在,她满腹心事,正孤独一人在一个空空荡荡的灰色世界里漫无目的地行走。一只白鸟从艾秋秋头顶飞过,一片白得耀眼的羽毛,以很慢很慢的速度飘落在艾秋秋的掌心,很像无根无基的秋天的落叶,很像此时此刻的艾秋秋的心。艾秋秋把羽毛衔在嘴里,眼泪模糊了细长的单眼皮的双眼。







刘正在读着一本小说。书名是《沉睡者未弃倾听》。读完小说,刘正开始掩卷沉思。

生活的意义是什么呢?生活的意义,就是你买了一桶米准备制成米饭,而那米里却出乎你的意料长出一朵花来。



艾秋秋是红轩中学初中部的数学老师。艾秋秋的男朋友刘正是星辰超市的收银员,刘正的另外一个身份,是诗人。刘正个子高而瘦,眼睛大,看谁都有一种惊讶的样子,有一种天然的神经质在表情里。

在艾秋秋父母的眼里,刘正是一个失败的人,无钱,无房。刘正自己则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失败的人,他把自己定位为正在走向成功的人。何谓失败?何谓成功?失败与成功之间往往仅差一个大拇指。对于刘正而言,仅差艾秋秋的一个大拇指。

艾秋秋心中有刘正吗?也许有,也许没有,说有,有时候感觉深刻入骨;说无,有时候感觉迷离如雾。艾秋秋心中的刘正,时远时近。

刘正想要的大拇指,迟迟没有伸出来。



艾秋秋一直在心里说:“断舍离。断舍离。断舍离!”每说一次,艾秋秋会狠劲地握一下拳头;每说一次,艾秋秋的眼圈会湿润一下;每说一次,艾秋秋会感到自己的心如一个泥球,在一场暴雨中又塌了一块。艾秋秋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在无情和柔情之间摇摆。

艾秋秋很痛苦。最痛苦的时候,艾秋秋有时想到自己要是死了就好了。死亡是可怕的,她常常想起以前,邻居老太太一天到晚不停咳嗽的老太太死亡时的样子。那个邻居老太太。艾秋秋常常想到她,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不过,对于艾秋秋而言,比死亡更加可怕的,是在青春时早早地亲手埋葬了爱情。





张仑是富家子弟。据说全城有一半的家庭在他爸办的企业里拿工资。他自己本来也被一家上海的大医院录用,他最终还是回到县城,县医院里当一名外科医生。县医院院长评价张仑是县医院里唯一真正喜欢当医生的医生,院长同时认为其他人则都有跳槽的想法。

艾秋秋的闺蜜,妇产科医生王小红告诉艾秋秋:“张仑是有问题的人,他把医生这个职业当成为赛车手了,居然和人比起了手术速度,让他的同事提心吊胆。上一次出了大事故。他爸赔了二百万让事情无声无息了。”

虽然被张仑认定为大美女。艾秋秋却一直不认为自己是美女,单眼皮,胸有点小,脸有点大,不过皮肤还算白,身材还算苗条。





刘正是个缺乏追求富贵的动力的人,他的性格和这个名叫蓝铃的小城的“庸俗生活”一直格格不入。事实上刘正一直称蓝铃的小市民的日子为“庸俗生活”。确切地说,刘正一直在贫困的阴影里生活。他始终表情严肃,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很少笑,不过笑起来一下子会把艾秋秋迷倒。

在蓝铃人的眼里,他似乎很可笑,有许多形式,却没有什么内容,如同一本书,有许多页封面,内容只有一页。

今天,他的眼睛红了一下,他的眼睛又红了一下,看起来眼泪要出来的样子。

据说在西方世界,蓝色象征忧郁。那么,他是一把蓝色的钥匙,能够打开爱情之门吗。他激动的时候,鼻子会皱起来,一条条可爱的皱纹,在艾秋秋眼里,可爱死了。



艾秋秋在复习功课。准备研究生考。她的专业书下面压着一本封面已经有些破的旧书《红楼梦》,这是应该她当初中老师的妈妈以前买的书,上面有“刘琳,购于春风书店”几个钢笔字。艾秋秋印象中没有见妈妈读过,事实上,艾秋秋是无意在厨房的放米的木桶下面发现的。

艾秋秋的父母亲,艾大鹏和刘琳都是医院的外科医生。收入不错,但是这两个人太能花钱了,平常上馆子吃饭喝酒,出国旅游,买名牌包名牌衣服,所以一直住在一套几十年前医院分配的80平米的旧房中,这旧房无论装修还是内外部设施条件都显得很寒酸了。不过艾秋秋的父母亲依旧花天酒地,积蓄不多,实际上他们私下与酒肉朋友透露了一下小梦想,指望漂亮女儿争个气,嫁个大款,为自己换个别墅住住,也许,还送个豪车开开。万事皆有可能。







刘正怕痛。去医院打个针也怕。也怕死。死了,妈妈怎么办?刘正的父亲早亡,刘正很小就与妈妈相依为命。刘正印象最深的,是他和朋友一起玩的时候,如果遇到妈妈,妈妈一定会说:“你们一定不要欺负他啊,他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刘正有个笔记本,艾秋秋有一天翻开,第一页写着一行字:“想飞的时候,天空已经比囚笼还小。”

刘正经常会脸色苍白,表情悲伤,说他的心又痛起来了,艾秋秋问他怎么了。刘正说他想起了自己的小狗白白,想起了儿时的同伴曾大力。

刘正常常想谈谈小狗白白和朋友曾大力的故事,艾秋秋总是打断他的话。艾秋秋喜欢听快乐的故事,想快乐的事情,不想知道伤感的事情。实际上《红楼梦》这本书,艾秋秋看了几十页就看不下去了。



艾秋秋常常会不由自主地把刘正和张仑进行比较,然后设想一下自己的未来。

和张仑在一起,仿佛乘坐湖上的大船,湖面水平,风景美丽,看得见岸在那里。平平淡淡的人生之旅。

和刘正在一起,仿佛乘坐海上的小船,风高浪急,云黑星稀,水下暗藏着鲨鱼,关键是,看不见岸在哪里。冒险的人生之旅。

可是,如果湖上的大船上携带了违规的炸药,导火索已经点燃。那又会是怎么样的人生。

如果海上的小船,舵手勇敢而聪明,最终顺利到达彼岸,看得见美得无与伦比的风景。那又会是怎么样的人生。

艾秋秋屡次感觉到选择的艰难。



十一



艾秋秋到张仑家的豪宅去过。三套面积超大的别墅用长廊连接在一起,别墅内部装潢精美,设施豪华。艾秋秋的心被如同经历了一场地震。张仑的电眼一直含情脉脉望着艾秋秋,张仑向艾秋秋说了许多话。张仑说了些什么,自己又是怎么回答的,艾秋秋一点也想不起来。艾秋秋心里如一团乱麻,不过乱麻里有一根亮闪闪的钢针穿过,这钢针是艾秋秋下的一个决心:和刘正断,嫁给张仑。

十二

这里是山区和平原的结合部,如果你离开了到处都是池塘的江南的平原,在柏油路上拐个弯,走上一条飘着独特气味的凹凸不平的小路,(这独特气味是牛屎味和稻香的奇怪的混合物),会发现这小路即使遇到小雨也会泥泞不堪。不过,如果遇到小雨,那路上就热闹起来,经常有癞蛤蟆或者蛇会快速越过小路,消失在某个草丛中。如果你继续沿小路前行,会发现路越来越陡峭,而山影越来越清晰,逐渐逐渐,如果你环顾周围,会发现自己处于群山环抱之中。

牙山村就是群山环抱之中的只有十几户人家的村庄,灰瓦白墙的房屋点缀着青山,屋顶经常飘出袅袅炊烟。如果你从牙山村唯一的一家夫妻店走过,会听到里面反复播放着张雨生的《大海》。

夫妻店的后面,被一片竹林环绕的地方有栋白色旧瓦房,是店主大儿子铁蛋的房子,自从铁蛋到无锡做防盗窗生意发财以后,这房子荒废已久,就变成小儿子铜蛋放杂物的地方。

铜蛋要去拿个木桶,他从竹林旁边的一口猪肝色的大水缸底下,取出钥匙,走到白色旧瓦房的门前,发现门是半开着的,铜蛋犹豫了一下,伸头一看,居然发现一只皮毛鲜艳的老虎在里面镀着步,老虎转过头,似乎也看见了铜蛋,说时迟那时快,铜蛋把门猛地拉了一下,门咔嚓一下锁上了,接着,铜蛋听见了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怒吼。

十三

牙山村曾经是野生动物经常出没的地方,虎、狼、獐、野兎、野猪、野鸡、野鸭给当地的猎户带来富裕的生活,加上当地人打猎之余,还种植牡丹出售丹皮,更是富上加富。文革时期,牙山村差不多是附近地区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最向往的地方,一个工分得四元人民币,使得牙山村(当时叫牙山公社牙山大队)曾经远近闻名。

今天的牙山村,猎户们大多已经改行了,多数人随子女远走高飞,留下许多废弃的房屋。山村已经连野兎和野猪也很少见到了,老虎则已经绝迹十几年。铜蛋这次意外发现老虎的事,成为令老猎户们为之兴奋的大新闻。

有人把猎枪上了子弹,准备上房揭瓦击毙老虎,大家分点老虎肉吃。

牙山村最老的猎人李真魁也来了,肩上扛着一捆绳子。李真魁见多识广,年轻时去过内蒙古草原和东北大兴安岭林区,在那里学会了用绳子套住野兽的绝技。四年前,曾经有一个在湖州开饭店的钱老板出价四十万元向他预订了一头活虎。听到虎的消息他马上和钱老板联系,讨价还价。钱老板最终愿意出价八十万元买下活虎。

李真魁很开心。

李真魁和大家说好,在场有八个人,捕到活虎归李真魁,李真魁给铜蛋五万元人民币,其余人一人一万元。许多人知道县医院的医生一个月才拿三千多元,自己这么一下子就捞了一万,开心死了。

李真魁把绳子打个活结,爬上屋顶,用迅速的动作扔下几片瓦,屋顶出现一个洞。李真魁看了看,又扔下几片瓦,把屋顶的洞又扩大了一点,李真魁伸头观察了一下老虎的位置,然后把绳子放下去,手臂猛摇几下,绳子的活结就准确套住了老虎的脖子,李真魁又猛地往上面一拉,老虎马上被吊了起来,老虎一面怒吼,一面爪子乱舞,可是没有什么用,因为老虎只剩下一条腿还可以接触地面了。大家一拥而上,把老虎捆了起来。

李真魁跑到夫妻店,给钱老板打了个电话。

六个小时后,一辆载有铁笼子的卡车就开进了牙山村。

十四

载有铁笼子的卡车行进在开往湖州的路上,路不好,颠颠簸簸的,驾驶室内的那个肥头大耳的卡车司机一边开车一边骂,另外一个瘦长脸的卡车司机则在睡觉。

卡车进了蓝铃县城,停在一家路边饭店门口。肥头大耳拍了一下瘦长脸的背部:“老进,起来,我们吃点菜喝点酒。”

老进醒了,他揉揉眼睛跟着肥头大耳一起进了饭店。这时已经是中午,阳光灿烂。

十五

老进点了一桌菜,两瓶酒,招呼一下肥头大耳:“老鸭,我们先喝起来。”老鸭笑嘻嘻地给老进斟了一杯酒,也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两个人你来我往互相敬酒,喝了一杯又一杯。老进觉得自己膀胱胀得慌,起身去上厕所,可是转来转去也没有找到厕所。老进继续找,看见前面似乎有一道防盗门,老进拉不开门,用拳头狠狠敲了几下门,摸到锁,又从口袋里掏出钥匙。门咣当一下开了,老进感觉有人向他扔来一团黄毛毯,黄毛毯砸倒了老进。

老鸭把酒喝完,发现老进还没有回到饭桌,就出去找老进,在卡车旁看见了血肉模糊的老进,半边脸都不见了。铁笼子是空的。老鸭赶紧打电话报警。

十六

艾秋秋在纠结中。她写了几句微信,删除了。又写了几句短信,也删除了。最后,艾秋秋从抽屉里取出一张白纸,用圆珠笔在上面写了几句话。艾秋秋打电话给刘正,说自己马上动身去刘正家,要把一件东西交给刘正。

艾秋秋骑着一辆自行车出发了。

十七

刘正感冒发烧在家里休息,接到艾秋秋的电话马上起床把乱七八糟的家里收拾一下。不久,又接到在五里大厦做保洁工作的妈妈的电话,说蓝铃县城东门发现一老虎,把一卡车司机咬死了。妈妈对刘正说,家里门窗要关好,不要出门。

刘正赶快打电话给艾秋秋,对方却始终关机。刘正想了一下,找到一把斧头,把斧头放在大黑包里出了家门,大黑包里有一张纸,纸上面有一首刘正前几天写的诗。


十八

刘正骑着自行车,头有些昏,人有些摇晃。刘正陷入胡思乱想。时间一无所有,却又包罗万象。时间浩浩荡荡经过我们的人生,却猜不到人生的结局,时间不是万能的。正如这身边的漳河,河里一定有时间,却不一定有水,时间不知道河里将来是否有水。

正如我,刘正,时间不知道我明天是否还在世上。

路上空无一人。




十九



刘正看见路边的小山坡上,艾秋秋正用自行车抵挡着老虎,手臂上一片红色,看来已经受伤。刘正拿起斧头,大吼着冲了上去,老虎转过身体,把虎躯向下沉了一下,然后闪电一般扑向刘正,刘正感觉自己被一阵巨浪冲倒,他没有想到老虎居然有如此巨大的力量,他感觉一阵巨痛,一瞬间,拿斧头的右胳膊被咬掉一半,腿上也有几道伤,血流如注。

老虎对刘正没有兴趣,转过身扑向已经瘫软了坐在地上的艾秋秋。艾秋秋哭喊着,衣衫破碎,艾秋秋用尽全身力气扼住了老虎的脖子。

刘正用左手找到斧头,俯冲着扑向老虎,猛砍老虎的腿,老虎甩掉艾秋秋,虎躯有些歪斜地转过身来对付刘正,却被脸上脖子上满是血的艾秋秋拼命拉住了虎尾巴。

高大瘦弱的刘正像野兽一样嚎叫着,挥舞斧头猛砍老虎的头,老虎怒吼一声,终于抽搐着慢慢倒下。

二十

刘正大口喘着粗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小山坡上到处是血,虎的血,刘正的血,艾秋秋的血。艾秋秋把信撕碎,然后慢慢爬到刘正的身边,紧紧握住了刘正的手。

刘正摸索着:“你打个电话吧,我的手机找不到了。”

艾秋秋笑了一笑,她的笑虽然被血遮盖,在刘正眼里却有着前所未有的美丽:“我的手机没电了。”

刘正摸了摸艾秋秋的脸:“看来我们要坐以待毙了。我讲讲曾大力吧。”

艾秋秋抱住了刘正:“我想听。”

艾秋秋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她爸妈都是医生,地上到处是血,她知道自己已经凶多吉少。艾秋秋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生命要结束了,但爱情却因此而永远继续。难道不是吗?

二十一


几个月后,一个初中生模样的男孩在那个小山坡上找蛐蛐。

他找到一张纸,纸上写着几句话,他读了起来:“如果你隐藏在某朵花里。”他自言自语:“这是什么玩意?”他继续读下去:“ 如果你隐藏在某朵花里,我不确定,我是否可以通过,记忆中你独特的香味,找到你。我不确定,因为路边什么也没有,除了空气,除了空气里飘着的,我思念的样子。”
男孩把纸扔在花丛中。
很耐心鋪排的故事
教人佩服
各人物事件看似並無關係
最終卻連結起來
幾乎就要分開的兩人
卻因捨命相救而成為彼此的終點
或者真愛是需要一場災難去證明
結局悲傷、甜蜜、浪漫

ocoh説
谢版主评读。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