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快樂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回來啦!」
「嗯!」

看著半夜一點才進門的他,與他打過招呼後,她將茶几上的咖啡拿起來,卻發現咖啡已經冷了,她從沙發上站起來,打算到廚房去。

才站起身,男人又從房間出來對她說:
「昨天媽交待說,下星期日回鄉拜祖,妳還記得吧!」

她點點頭,也算難得了,居然能講上兩句話,就這星期以來,他們若僥倖能碰到面,頂多只講一句而已,夫妻在一起久了,是這樣嗎?她不禁搖搖頭。

見他又轉身回房,猜想他去洗澡休息,她也轉身回自己的房間,杯子,明天再收吧!明天,不就是今天,這想法,居然讓她起了點莫名的愁。

回到房間,迅速上了床,本想關了右手邊那檯燈,念頭一轉,不睡了,看本書吧!隨手拿起床頭櫃上一本雜誌,斜倚著一個慵懶姿勢,然後專心看起來。

這是本女性雜誌,裡頭很多關於兩性的文章,她看著,不時點點頭,偶爾也皺起眉:什麼?男人花心的指數高出女性n倍……她不禁想起另一間房內的他,和他結婚二十三年,該有的感情:談戀愛的熱戀,婚後的蜜月期加上這些年來,只剩下的親人般感情─這表示什麼?若沒了感情作底,婚姻會更早變質?若有了感情作底,而今他們還不是分房睡,別說其他事,連〝話〞,這幾年的對話加起來,都還沒有戀愛時的一個月多……

真令人洩氣,不想了,她逼自己又回到雜誌上,不知怎地,看著看著,昏沉沉睡去。

隔天,等她起床,他早出門上班,日復一日,差不多是這樣了──這房子好冷清,該有小孩的!想起一雙兒女早已外宿念大學,她現在的情況,聽說是『空巢期』-這名詞聽來好寂寞,就像她平日的心情-將兩個孩子順利帶大,他們就飛出這家了,一個家庭主婦,似乎該習慣寂寞的,但為何這時感受如此深?年輕時忙著照顧孩子,而今,雖然大學畢業就嫁人也算早婚,她還五十不到,常常會忘情地照著鏡子,回想自己年輕時那張臉,若沒有留下照片,她根本已想不起年輕時的自己是啥模樣。

想著想著,她將遙控器拿起來,早上十點,會有什麼節目?隨便按著按鈕,這兒看看那兒看看,覺得無聊,於是就站起來,往他的房間走。

打開房門,一跨進去,有著淡淡的古龍水味,她很久沒進來了,也差不多忘記這房間原先的味道,而今聞到這古龍水味,也不是她熟悉的,她好奇地往梳妝台走,這兒本來該放著她的保養品,自從她讓出這房,自動睡到客房去,夫妻倆形同分居起,這兒,她已陌生。

好奇地拿著一瓶古龍水在鼻前嗅了嗅,就是這個味道,這味道,怎麼說呢?該是年輕人用的,有活力,且令人心動的味道,對香水,她不十分懂,很快地,將那古龍水放回原處,然後走到衣櫥,拉開那衣櫥的門-他不讓她碰他的東西很久了,這裡面有一半的服裝,幾乎是她沒見過的,但是他愛整齊,可以看得出來,什麼東西都規規矩矩地放好,她先是拿了件polo衫起來看,樣式真年輕,放回去,再拿出一件花襯衫──奇怪,她從沒看他在家穿過這些,繼而念頭一轉,是與客人應酬什麼的吧!家裡有高爾夫球具。

接著看他的領帶,領帶都好新穎,其中一條,不知怎麼吸引住她的目光,她將那領帶由專門收放領帶的架子取下,細細看了起來。這顏色,對她來說太紅了,對他也是,他從不用大紅領帶的,據她的記憶,他甚至還很討厭紅色,於是她不禁將這領帶,更仔細看過,想看看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吸引讓他買下,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有領帶背面最下方,繡著一個小小的英文字Kate,這是領帶品牌嗎?

實在是瞧不出個所以然,也就將領帶放回去,反正,她的確是對他不熟悉了,連品味都改變,她也很難不有所感慨。
走出他的房間,她又往沙發一坐,一定是習慣了,她不愛運動,身材也稍稍變形,但大致上還算保養得不錯,她實在該去找點事忙的,現在空閒時間太多,不知要做什麼好呢?

就在胡思亂想中,居然已近中午,走到廚房,想弄點早午餐吃吃,忽然一個想法冒上來:去找老公午餐約會吧!

打扮整齊,擦上淡淡口紅,包包拿著,出門。在外頭攔了計程車,直接往他的公司去,他在公司職位是經理,找他不難才對,事實上她從沒主動到他公司去過,更別提『午餐約會』這樣的想法,或許,會讓他覺得驚喜,這想法讓她的唇邊浮上一朵微笑,只可惜,公司的櫃檯小姐說看到他已出外午餐,她就失望地離開那。

一個人漫無目的走著,大熱天,太陽又大,她既渴又餓,後來看到前方一間咖啡屋,也就走了進去。隨便點了套餐,然後就往洗手間的方向走,靠近洗手間那一排隔間用的高高盆栽時,卻聽到一個熟悉的笑聲,是他的聲音,笑得好愉快的樣子,她好驚喜,本想去打個招呼,卻又聽到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年輕而稚嫩的,讓她很是驚訝,想去打招呼的念頭縮了回來,卻又讓她忍不住一絲好奇,盡量貼近那聲音的位子坐下,一些對談,果真清楚傳來:
「……人家不管啦!你一定要陪我去玩,我的朋友都有和男朋友渡假的經驗,我總得有東西去吹噓給她們聽啊!」這是那女生說的,一聽到這,一聲悶雷隨之敲在她的腦袋,她開始有點頭暈起來,沒料到又聽到他這樣的回答:
「好啦!我的寶貝Kate,我答應你,會盡量抽時間陪你,Ok?」

我的天,這是……這麼說來……她覺得暈得很厲害,也不去洗手間了,拿著包包即刻往外走,服務生剛端來餐點,她搖搖頭,隨即到櫃檯去買單。

推開咖啡廳的門,眼前傳來一片光亮,但她卻覺得四周好暗好暗,跌跌撞撞地一路走著,最後,實在受不了那暈眩,終於揮手叫輛計程車回家去。

拿著鑰匙的手顫抖著,仍勉強將門打開,然後她一進客廳,便將自己拋進沙發,死命地揉起太陽穴,揉著揉著,又想起方才聽到的對話──不、不、不,我一定是聽錯了,那不是他,絕對不是,她一直如此想著,沒料到越想越頭痛──他叫那女孩什麼?我的寶貝Kate,Kate,Kate…這英文名,在那兒聽過,沒有、沒有,我從來沒聽過,我沒……

天!她忽然想起那條領帶,那條領帶——她起身衝到他的房間,從衣櫥翻出那條大紅領帶,手又開始顫抖—沒錯,是Kate,就是它,是她嗎?就是她嗎?

她將領帶扔在地上,狠狠踩了起來,直到心情稍稍恢復,才將領帶拍拍,收回衣櫥內。

走出房間,又再次將自己安置在沙發,這次,她不難過了,開始狠狠咒罵他們,罵到用不出任何惡毒字眼,這才去廚房拿杯水喝。

想了一個下午,心情竟出奇的平靜了,好像發生這樣的事,是很久以前的事一樣,令她驚訝──難道,她竟不是那麼在乎他的風流外遇嗎?中午那時,還是多麼憤慨的心情,而今消失無蹤了,她認真地想著自己如此快速的轉變的原因,然後對照夫妻倆分房五年的生活,沒錯,她想清楚了,原來是這樣,她真的已經不在乎他了,先前的反應是正常的,因為一個女生,就這麼輕易奪走他,她只是不甘心而已-其實,她不愛他了,是嗎?

以前,每當回想起他對自己的好還是會心動,而今再次回想他對自己所做過的任何令她開心的事,卻再也不能掀起一絲愉快與感動,看來,事情已經明朗了。

當他又從外頭回來,已是半夜一點,帶著微醺的酒氣,她卻平平靜靜地將他攙扶到沙發上坐著,然後從容地去倒杯溫水給他醒酒,他接過杯子,囫圇地吞了一口,才將杯子還給她。

看他一臉倦意,快睡著的模樣,她即刻作了決定,將下午所寫的離婚協議書拿出來,再仔細看一次簽名蓋章和唯一添上的條款:她要這房子,這二十幾年的舊房子是除了孩子以外她的最愛,她不要錢,這房子她卻不想放棄--沒有後悔,也沒有不滿,她相當清楚自己所要的結局-隨即遞給他,捉狹地說了句:
「哪!送給你的禮物」

他稍微睜開眼睛,接過那張紙,一看,馬上正襟危坐,一雙眼睛睜得跟牛眼一樣大──看到他如此表情,她笑了。

男人盯著那紙,久久沒說半句話,還是她先開了口:「這禮物,給你的,也是給我自己的,從今以後,誰對誰都沒責任,反正孩子也都大了,我對你也沒什麼要求,你就好好去過自己的日子吧!因為我也打算這麼做」

她看著他一臉無法置信的表情,也不打算繼續說下去就轉身回房,才走到門口,想到什麼似的又回頭對他說:
「喔!那個叫什麼Kate的,對你來說不會太年輕嗎?」

沒有留下來看他的表情,但猜也猜想得到,她心裡頓然起了一種報復的小小快感,很快打開門,進房去。

進房後,她迅速躺上床,扭熄檯燈。在黑暗中,她唇邊那朵微笑仍持續著,她想,明天開始,該做點什麼了……



完~
劇情發展合情合理
技巧也很紮實
婚姻失敗算是個不幸的事
但作者把自己的看法放進故事裡
也在細節中加上了一些幽默
呈現出離婚快樂的一面
這文章達到了預期的效果

ocoh說
想這這篇小說時
其實沒有想特別多細節
或許是身在婚姻中的關係
對兩性特別有想像力

對於各種婚姻中的離別,外遇只不過是其中一個選項
謝謝版主精心細讀
讀出其中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