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马心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奔跑的马心



花桥柱是巴城的跑友。巴城另外还有两个跑友,铁块一般结实的丁山湖和花容月貌的千灯花。不用说,看名字也可以猜到千灯花是个女人,不过,熟悉的跑友都用千哥哥称呼头发比大多数男人还短的千灯花,可知千灯花是个强于大部分男人的女人。四个跑友结伴一起跑。
巴城跑起来有瘾。
巴城每次和跑友一起跑完长跑,胸口就像撕裂了一样痛,但跑长跑是他的爱好,毒瘾一样戒不了。就像湖南人喜欢吃辣,越辣越好,最好把脑袋辣掉才好一样,巴城跑长跑,特别喜欢奔跑时掀起的风,越大越过瘾,最好把脑袋吹掉才好。
四个人身体稍稍前倾,如同战壕里的四个战士,花桥柱一声嗨,四个人像离弦之箭一般飞出去。
在花桥柱的领导和指导下,四个人身上的装备差不多,带有内置心率监测器的无线蓝牙耳机,手环,防水防汗户外运动收纳腰包,跑步袜,运动鞋。
还有什么比马拉松更难坚持?没有!巴城对自己说。
还有什么比马拉松更能够考验人内心深处的执着和热爱?没有!巴城对自己说。
还有什么比马拉松更像一场灾难?没有!巴城对自己说。
巴城迷恋的,是千辛万苦跑完之后的那种胸怀扩张的感觉,那种脱胎换骨的感觉,那种转世为马的感觉。
巴城再一次昂首挺胸,如离弦之箭向前,那一种飞,那一种失去肉身的风的感觉,呼呼呼,棒极了。
根据花桥柱制定的训练计划,这一次是法特莱克跑,三次10分钟快速跑加中间2次3分钟慢速跑,对巴城来说,快速跑过瘾,慢速跑不过瘾。不过瘾啊不过瘾。



巴城今天西装革履,郑重其事地打着领带,他要请海外回国的朋友吃晚餐。晚餐设在本地最有名的饭店“遥遥柚”。他请的是发小,在英国定居的原银行高管郑轻。
“遥遥柚”的菜主要是徽菜,其中红烧臭鳜鱼特别好吃,极嫩极鲜,香得要命,辣得恰到好处,郑轻赞不绝口。巴城虽然和郑轻久未相见,却话语不多。倒是郑轻谈兴很浓,妙语不断有如长江之水。巴城认真听,不时发出大笑。
郑轻忽然想到了什么,问巴城:“你认识金浦桥医生吗?”
巴城想了想:“这里有点名气的医生我都认识啊,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啊。从医学院刚毕业的?”
郑轻哈哈大笑:“金浦桥有名的很。他原来在上海瑞金医院当医生。后来去英国深造,因为研究方法不被导师认可,一气之下回来了。不过,没有回上海,而是在红村买了块地自己搞了个研究所。”
红村是个镇的名字,山路弯曲,从市区开车过去大约要20多分钟。
巴城问:“自己搞了个研究所?经费哪里来呢?”
郑轻微微一笑:“金浦桥不缺钱。他出国前炒过股票认购证和原始股,赚了几个亿呢。”
郑轻靠近巴城说:“金医生家有个自办的比赛叫“龟兔赛跑”,小圈子里娱乐娱乐,很有意思。金医生不靠这个挣钱。不过一张票还是要1000元,据说票不托熟人买还不易买到。我和他是好朋友,他去红村还是我出的点子呢。我和金医生说一下,明天你去看,不要钱,保证你大饱眼福。”




金医生的家由三幢互相打通的别墅组成。别墅都大得要命,都有四层,房间很多,让巴城转晕了,觉得自己有迷路的可能。最里面的别墅,门口放一巨石,上面几个金字“组织置换研究所”。巴城觉得研究所的名字有意思,让人感觉有点高深莫测的样子。
最里面的别墅后面有个很大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摆着不少椅子,还有小板凳,椅子上坐了不少大人,小板凳上则坐了不少小孩。大人们手里一般拿着一杯饮料,或者沉思或者交头接耳聊天。小孩子则大多处于兴奋状态,大喊大叫,打打闹闹。这时候,有人吹了三声哨子,立刻安静了下来,椅子和小板凳很快坐满了。还有一些人始终站着。
院子里有个小栏杆,小栏杆上面有两盏灯,现在亮着一盏,是红灯。
红灯灭了。绿灯亮了。同时一扇小门打开。一白色的老兔子和一黄褐色的大乌龟跑了出来。
赛道约100米长。开始,老兔子和大乌龟齐头并进,这让孩子兴奋尖叫,巴城也张大了嘴巴。过了一会,大乌龟的奔跑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就超过了老兔子,又把老兔子甩下明显一大截。
大乌龟比老兔子跑得快。这让小孩子们涨红了脸拼命尖叫,又跺脚又鼓掌。巴城比孩子叫得更加欢。
巴城叹了一口气。出人意料的结果。不亲眼看见不敢信。



巴城做梦都想在北京国际马拉松比赛(跑友口中的北马)和上海国际马拉松比赛(跑友口中的上马)中跑出好成绩。不过,梦想归梦想,巴城并没有指望会实现。不过,观看了金医生的“龟兔赛跑”之后,巴城突然觉得自己离梦想近了。
巴城是聪明人,他觉得金医生一定用某些办法改造了乌龟的体质。
巴城决定请金医生一家吃顿饭,席间问个清楚。


出于提高自己运动成绩的考虑,巴城决定请金医生吃饭,讨教对乌龟的训练秘籍。在和郑轻商量请客事宜时,得知金医生一般不接受吃请,除非老朋友。而且金医生和夫人喜欢吃川菜。商量的结果,决定以郑轻的名义请客。由于金医生的儿子和女儿均在英国,巴城离婚多年未再婚,两个女儿在美国(巴城以前是农村户口,第一个是女儿则可以再生一个),所以,出席饭局的应该有四个人,金医生夫妇、巴城加上郑轻。
本地川菜馆不多。巴城选了个叫“剑门雪”的川菜馆。



金浦桥医生高鼻深目,脸庞瘦削,光头。巴城觉得金浦桥有外国血统。金夫人仪容端庄,席间始终含笑倾听,未发一言。谈话主要在三个男士中进行。

巴城笑容满面,很热情的样子。几杯酒下肚,巴城就把话题转到“龟兔赛跑”上,巴城和郑轻你一言我一语,对“龟兔赛跑”给予极高评价。巴城半开玩笑半认真问金医生这个“龟兔赛跑”是不是可以拿诺贝尔奖。金医生苦笑一下,说还有许多难题没有解决,研究还处于初步阶段。
巴城问:“兔子比乌龟跑得快,有什么秘籍吗?”
金医生说:“秘籍是没有的。有郑轻的面子在,你如果出100万元呢,可以买一个无人知道的秘密。不过你得去我那里签个保密协议,不能泄密于其他人。这是我的商业秘密。”



往金医生的账户里打了100万元后,巴城去了金医生的“组织置换研究所”。从玻璃窗往里看,研究所里面有许多仪器设备,看起来很新。不过,金医生没有邀请巴城进去参观,巴城也没好意思提。金医生从研究所出来,把巴城引领到一个会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金医生把无人知道的秘密告诉了巴城。即,大乌龟身体里移植了小兎子的心脏,再向乌龟体内注射一种刺激其奔跑的激素。不过,为保持小兎子的心脏在大乌龟身体里的正常运转并克服排异反应,大乌龟必须注射一种从几种植物里提炼加工的药物,毒性大,杂质多,副作用不明。金医生把一个用过的针管拿给巴城看。针管里残留了一些药液,药液淡黄,带点隐隐约约的紫。
巴城把自己想在马拉松比赛中得个好名次的想法告诉了金医生,问金医生有没有什么办法。
金医生沉默了一会,然后对巴城说:“办法应该有的,不过,人和动物换心脏风险很大啊。而且,而且,费用也很大。”
巴城斩钉截铁:“风险我自己承担。费用大约多少?”
金医生说:“这种手术没有被批准过,准确一点说呢,我还没有申请过,嗯,没有申请过。属于非法手术吧。你不仅要写个自愿冒险的申请书,还得交一千万让我们搞定有关部门。至于手术费用,具体要看你换什么动物的心脏,没有五百万以上我是不干的啊。”
巴城说:“这些花费应该在我的承受范围内。那么,金医生,换个什么动物的心脏比较好呢。”
金医生又想了一下,说:“换个小马驹的心脏吧。对了,这小马驹也必须你自己买。建议到内蒙古买。用小马的心脏与你的心脏置换,你跑马拉松应该可以出好成绩。但是啊但是,换心有个麻烦,嗯,这个风险我也必须明确告诉你啊,那就是,那就是,嗯,人也可能突然暴死。”
金医生又补充说:“后期护理还要花一些钱,嗯,另外你还必须服用一些抗排异的药物,这些都在手术费用之外。嗯,不过,看起来你不缺钱。”
巴城说:“还行吧。”



巴城委托一个经常去内蒙古谈生意的朋友赵夜白帮忙买马。 巴城打听了一下行情,据说一匹小马驹1000多元就可以买到。 巴城给了5000元给赵夜白买马驹,吩咐要买漂亮点的健康点的稍微高大点的马驹,又给赵夜白5000元让他雇人用货车把马驹运来。如果事情做得漂亮,赵夜白还可以得到最多5000元的佣金。
过了一段时间,小马驹运来了。 巴城把小马驹交给一个山区的农民朋友代养。
小马驹看起来肌肉微凸,皮色闪亮,很结实很青春的样子。赵夜白说这小马驹是枣红色。
巴城不太认可这小马驹是枣红色的说法,因为很多时候,小马驹肌肉突起的部分呈现出油光发亮的浅黑色,黑里涌动着鲜血的那种,不可言说,非常美,非常奇妙。这小马驹的皮色如果在早晨的阳光下看,会更加奇妙。巴城常常抚摸着小马驹,感慨万千。


金医生打来电话,问手术时小马驹怎么办。
巴城没有听懂,沉默了一会。
金医生说:“小马驹把心脏给你了,小马驹怎么办?”
巴城反问:“这种情况,你们一般怎么办?”
金医生沉默了一会,说:“在商言商,在商言商啊,嗯,这做一台手术的钱,嗯,想想看,买几千头马驹也够了。是不是?”
巴城说:“这么可爱的小马驹,我绝对不能看着他死去。把我的心脏给小马驹吧。”
金医生说:“那就要安排两台手术同时做,互换心脏。你的手术600万,小马驹的手术500万,护理和其他费用另外算。”
金医生又说:“巴先生,我再一次提醒你一下啊,首先,手术是有风险的,术前术后用的药是有一定毒性的;其次,嗯,最好的预后也是,你的寿命可能会大大缩短啊。”
巴城目光坚定,回答说:“我知道了。生命光有长度有什么用。我要这生命精彩。”



巴城不想让朋友们知道自己要去动手术,他谎称自己去美国看女儿了。还在朋友圈陆陆续续发了些前几年在美国时拍的视频。
“希望能够以假乱真!” 巴城觉得自己有时确实是老顽童。
巴城消失了一段时间。
金医生和他的几个朋友合伙投资的民营医院名叫“金爱心医院”。巴城和小马驹的手术将同时在金爱心医院的手术室进行。
术前,巴城郑重其事把手放在胸前,吟诵了一首诗:“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吟毕,巴城热泪纵横,他拿出纸巾擦干了眼泪,然后挺起胸昂首走进了手术室。

十一

巴城已经有过多次参加马拉松比赛的经历。 上马报名很顺利。
比赛开始。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巴城忽然觉得自己是刘邦和项羽的合体。踏过计时毯的感觉非常好。那种马心在胸膛里跳动的感觉,自己如暴风一般猛烈呼啸的感觉,豪气干云的感觉,那种一日千里的骏马一样的感觉让他特别痴迷。
巴城跑到最后一段还是感觉有些不适。他暗暗想,毕竟不是自己的心脏啊,他被迫放慢了脚步。
巴城的成绩这次排名第八。这在业余选手里简直是奇迹。跑友们开心极了。本来要去喝点酒庆祝一下的,不过,看到巴城脸色苍白精神不振,大家纷纷关切地问他是不是太累了。
巴城苦笑着摆摆手。大家和巴城一起回到宾馆。巴城回房间睡觉了。

十二


这次比赛后,巴城卖光了自己在一家上市公司里剩余的股份,隐居在他位于山区的别墅云紫楼里。他经常去看望小马驹。他给小马驹取了个名字叫红子。
巴城有一天又去看了小马驹。巴城伸出手,红子病恹恹的伏在地上用舌头舔着巴城的手掌,痒痒的,很舒服。巴城的心突然刺痛了一下。巴城发现红子的身体状态还不如自己。
巴城打电话问金医生。
金医生叹了一口气,回答说:“你的心脏比小马驹的心脏各方面都差很多。小马驹当然比你身体差。不过,你别往心里去,嗯,马毕竟是畜生。”
巴城问:“可以再互换一次吗?”
金医生又叹了一口气,回答说:“你由于药物毒性,肝和肾都有很大的损伤,而且是不可逆的。马驹会比你强。嗯,你会很虚弱很虚弱。你要有思想准备啊。小马驹年轻,换上原来的心脏应该还可以活很久。”
“那就换吧。我快50了,红子还有很长的生命之路要走呢。”

十三

换上自己原来的心脏不久,红子的身体状态明显好转,红子开始活蹦乱跳。
巴城把红子交给了赵夜白:“我信得过你。你把红子带回草原吧。你的任务是把他放生,我查了一下,放他到白音锡勒草原,那是个自然保护区,希望红子在那儿,可以快乐自由,驰骋一生。”

十四
把红子送走的那一天,巴城亲吻着马背,泪如雨下。
把红子送走没有几天,巴城就感觉自己灯枯油尽,快死了。他把两个正在美国上大学的女儿叫回国,把两张存折分别递给两个不停哭泣的女儿,笑容慈祥:“虽然爸爸曾经有几亿身家,但是爸爸花钱一直很厉害,留给你们的财产,除了这栋乡下别墅,还有上海的一栋别墅,就只有一人两百万的现金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你们要好好学习,将来的成就,肯定会超过你们的爸爸。”
女儿们边哭边说不要他的钱。
巴城摆摆手。 巴城觉得自己很疲倦很疲倦很疲倦。他闭上了眼睛。
巴城的老师张察克曾经给巴城题词:“花在凋谢并非老,人到别离岂无情。”巴城突然想起了这两句题词。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刘邦来了。项羽也来了。
富有想像力的故事
竟有種科幻小說的熟悉感
主角的心理描寫足夠
讓他所作的每個決定也變得合情合理
“生當作人傑”
在當今社會大家過著倒模生活
事務纏身
要擁有馬心不斷狂奔
實在不易

ocoh說
谢版主耐心品读。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