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鱼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虎牙鱼


护城河很宽,城墙已经破败,东南西北四个门都不见了,不过地名未变,还叫东门、南门、西门、北门。
钓鱼金手离开他住的青瓦房,沿着石板路去东门。再过一道明代石桥,就到了落英河河边。
忽然有人喊:“地上长猪毛啦,朱毛红军要来啦。”一堆人在朝地上看,钓鱼金手也去看,黑黑的一片,大家沉默。钓鱼金手说话了:“不太像猪毛,好像女人的头发唉,这么老长老长的。”
钓鱼金手从地上拔出一根黑毛,这时候,一颗带血的人头突然从地下飞出来,又如闪电一样闪了几闪就不见了。钓鱼金手以为自己看错了,他揉了一下眼睛。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有鬼。”围观者在不约而同打了个寒战之后,一边叫着鬼来啦一边跑了个精光。
只有一身黑衣的钓鱼金手像个黑柱子一样立在原地不动,他向那片黑毛吐了口唾沫。


钓鱼金手这个人,身材高而壮,圆脸,一副和气生财的样子,他是个神秘的人,当地人不太清楚他的底细。钓鱼金手是姓毛呢,还是姓茅?有几个人似乎知道,但也搞不清楚,因为此地老百姓几乎无人识字。据说,曾经有个外乡秀才准备在此办私塾,竟然没有招到一个学生,秀才一怒之下,卖给老乡的春联上面写上“家家不识字,户户无书香”,村民们居然也欢天喜地贴在门上。
钓鱼金手这外号是春来喜饭馆的马老板起的,马老板也不认识字,不过钓鱼金手这外号起得不错,令人印象深刻。春来喜饭馆位于落英河河边,客人要什么鱼,只要报上名,钓鱼金手马上拿起钓鱼竿就走,客人跟在后面,钓鱼金手找一块水面,把线和挂上鱼饵的鱼钩抛下,客人把香烟点上,还没有吸三口。钓鱼金手的钓鱼竿上已经有一条符合客户要求的鱼活蹦乱跳了。
到了梅雨季节,落英河河水暴涨,苍茫一片如海洋,这时候,春来喜饭馆附近就围出简易的围栏,摆一条长桌卖起票来:钓鱼金手要表演“叉大鱼”节目了。
在乌泱乌泱一大群人的围观下,钓鱼金手露出强健的四肢和大块的胸肌腹肌,穿一条蓝色短裤,手拿一把寒光闪闪的钢叉就下河了,他在河里行走,很快整个人就不见了。
现场气氛静得很,静得连落下一根针也能听得见。
有人看表,二十五分钟过去了,水面平静,这人不会淹死了吧?
忽然,人群骚动起来,有条大鱼在猛烈摆动,激起巨大的水花和哗哗的水声。水花带有血色。
鱼显然被一股力量推向河岸,水声渐渐变小。钓鱼金手猛然露出水面,一条被钢叉穿透身体的大鱼也浮出水面。鱼的尾巴还在有气无力地偶尔摆动一下。
钓鱼金手叉到的大鱼,由老板当场拍卖。拿到的钱,钓鱼金手和老板对半分。买到鱼的客人可以把鱼带走,也可以交老板免费加工成咸鱼,或者免费加工成菜肴。
卖大鱼的时候,春来喜饭馆不收法币,收金条和袁大头。大多数慕名而来的客人都是用袁大头买下了鱼。让春来喜饭馆的厨师四川人老麻子现场加工成麻辣鱼。
这一天饭馆特别热闹,有个白发老人饮酒后似有些疯癫,用筷子敲着桌子唱,声音激越:

“食米是凡客,
食花是仙人,
翩翩云中鹤,
有时入红尘。”


落英河是一条波涛滚滚的河流。据说落英河的源头是马头山,马头山承接的丰沛雨水呼啸而下,就成了河水有些黄的落英河,落英河通葵湖,而葵湖通长江。落英河上白帆片片,航运繁忙,经常有火轮船鸣笛而行。
落英河的东岸是东河县,西岸是西河县。落英河水产丰富,游移着各种鱼、龟、鳖。扬子鳄(当地人称其为土龙)也经常露头,偷吃农民养的鸭子。
东河县地势较低,经常发水灾,水灾经常把居民财物洗劫一空,因此东河县农民大多贫困,富户很少,而富户往往将财富的大部分转移到邻县甚至转移到南京、上海、苏州、广州等商业发达的大城市。落英河里的鱼,除了在当地鱼市常常见到的青鱼、鲢鱼、胖头鱼,还有一种传说中的大鱼,叫虎牙鱼。虎牙鱼又称为金飞鱼,据说可以飞离水面一丈多高,虎牙鱼牙齿锋利,经常食人食兽。不过,当地已经多年无人见过虎牙鱼了。


钓鱼金手的独女随母姓金,其母亲是上海一所教会学校毕业的女学生,不知何故嫁了钓鱼金手这样的乡野莽夫。钓鱼金手宠爱其独女金麦子的事迹,名声在外,被一贯重男轻女的当地人视为异类。落英河河边有一戏台,是在春来喜饭馆的马老板主持下建造完成,经常请戏班子来唱戏。饭馆老板为安庆人,故黄梅戏较多。看戏时,钓鱼金手坐最中间位置,女儿金麦子骑在他脖子上看戏。坐钓鱼金手后面的人很不满意。饭馆老板发话,谁能下河叉鱼,谁可坐钓鱼金手位置。大家没有话说。看戏时,钓鱼金手后面无人如同空空走廊,戏看完,钓鱼金手留一个背影在戏台前。
金麦子小时候常常骑在钓鱼金手脖子上逛街,骑在钓鱼金手脖子上看戏,骑在钓鱼金手脖子上回家。
钓鱼金手就是这么独特。


金麦子渐渐长大。不再坐在骑在钓鱼金手脖子上了,而是和父亲母亲一起手拉手上街。
有福气啊。金麦子得意的姿态让许多女孩子嫉妒眼红。何况,她又是那么漂亮水灵,被许多男孩视为倾国倾城之貌。
经常有男青年把糖果、糕点、水果、玩具等物品偷偷塞入金麦子的衣服口袋。金麦子大多数时间在妈妈指导下识字读书学英语学数学。由于喜爱黄梅戏,金麦子也经常一身上海女学生装,上戏台唱黄梅戏,吸引了许多闲人来听。


东河县近来有些人心慌慌。据逃难的人说,日本人已经占领了西河县。日本军队的前锋已经到达落英河西岸,葵湖乡的乡长刘得田望风而逃,乡公所空无一人。
满山草的土匪队伍占领了葵湖乡乡公所。满山草自封乡长,竖起一面红旗,旗上有“保境安民”四个金线绣的大字。
满山草砍了几个小偷的手,又毙了几个抢劫杀人的散兵游勇。满山草的土匪也不骚扰女人。葵湖乡的治安环境大好,老百姓交口称赞。满山草很有些得意忘形。




小眼睛的满山草是河南人,原来家境富裕,所以他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由于生性顽皮,并没有怎么读进去,所以识字不多。后来家道中落,父亲带他来投奔已迁徙到西河县的大伯。大伯是大地主,大伯和父亲后来被土匪王大嘴绑架杀害,满山草则为复仇自己在凤凰山拉了一支队伍。
多次遭遇战之后,王大嘴的队伍在牛家潭被满山草的队伍围歼,包括王大嘴在内的俘虏大部被斩首示众。王大嘴和几个小头目则被一把斧头剁成肉酱。
复仇后的满山草突然爱上了读书。他的那匹枣红马的背上载满了各类书籍,有的书是抢来的,有的书则是托人从南京买来的。满山草在他的“不辱不杀女人小孩”的条令之外,又加了一条“不辱不杀读书人”,这让他的草莽生涯很有点宋太祖的遗风。



凌晨。在葵湖乡的一家小旅馆里,满山草的葵湖乡中队展开突袭,抓来了四个打麻将的人,从他们身上和行李里搜出了手枪、银元、扑克牌、法币,还有几张地图。
“报告老大,这几个人声称自己是省政府特派员。”
满山草问:“搜到书了吗?”“没有。”
“杀了他们。”
一阵刀砍茅刺,四个人的尸块堆在旅馆门口,吓疯了一位路过的老农民。

满山草自立了不少税种,向老百姓和商户收起税来。有了钱,满山草和弟兄们锦衣玉食,日子过得滋润。满山草无啥性欲,却食欲旺盛,满山草每到一个地方均喜欢吃遍当地美食。在葵湖乡一个月,日日大快朵颐。有人告诉满山草,传说中的虎牙鱼美味之极,而要吃到虎牙鱼,非钓鱼金手帮忙不可。


江南大学中文系的教室是简陋的王家祠堂。祠堂正在上课,同学们坐在长凳上。没有课桌。
章西科老师正在讲台上滔滔不绝:“上节课我们讨论了打油诗,我认为打油诗是诗歌里最有趣最有生命力的门类。光说不练假把式,我今天也写了一首,大家听好。”
“禽兽当上股长,称为禽;”下面哄笑。“禽兽当上科长,称为兽;”下面又一阵哄笑。“禽兽当上处长,称为衣冠禽兽。”下面又一阵哄笑。学生们乐不可支。
这时,范英豪出现在门口,他额头上有些紫块,嘴角上有一块没擦干净的血。“报告!”
章老师扭头看他:“你怎么又打架啦?”“两个地痞拿刀欺负一个女人,被我狠揍了一顿,国难当头,这帮人还在欺负同胞,我火大,多打了他们几拳。我累了,实在累了,老师让我坐下吧。”“看上去是有点体力不支,好,坐下吧。”下面又一阵哄笑。乐不可支。
章西科老师又说:“我再念一首我写的打油诗:诗是语言的巨斧。”“诗是语言的巨斧,可以从黑暗里砍出光来;从阳光里砍出光的是伪诗;从灯里砍出光的是歪诗;从梦里砍出光的,是未来的诗。”
课堂上鸦雀无声,同学们陷入沉思。

十一
西河县长宁乡有一家电灯工厂,名叫“珲德电灯厂”,老板正是范英豪的土豪爸爸范喜海。珲德电灯厂旁边是一幢门口有石狮子的别墅,范喜海一家住在这别墅里。珲德电灯厂的大部分设备已经在范英豪的叔叔范喜江的带领下迁往湖南,所以工厂里冷冷清清。
几架日本飞机呼啸而过,投下几颗炸弹,珲德电灯厂的厂房和别墅被炸成一片废墟。
范英豪的弟弟被日本飞机炸伤,这时范英豪要参军抗日的消息传到西河县,范喜海坐不住了,范英豪的妈妈刘翠英更是哭倒在床上。范喜海心生一计,找到已经迁徙到春谷县办公的省政府的一位大员,花了不少银元,为范英豪买了一张国民政府葵湖乡乡长的委任状。

十二
范英豪接到写有“弟弟伤,母亲病危,速归。”这九个字的电报,马上收拾行李。从江南大学到西河,有几百公里路程,没有像样的公路,许多地方要摆渡,交通非常不方便,范英豪买了一匹白马,骑马出发了。
回到家,看到失去两条腿的弟弟,悲从心来,不过,看到母亲刘翠英身体还好,又放宽了一些心。
刘翠英提出两个条件,一是要范英豪找个媳妇马上成亲;二是成亲后去当国民政府葵湖乡乡长。
范英豪宁死不从。母亲大哭,绝食相逼。
万般无奈之下,范英豪答应去当国民政府葵湖乡乡长。刘翠英见好就收,破涕为笑吃饭了。

十三
为了防土匪,西河县土豪大多拥有私人武装,范喜海也拥有一支名叫“长宁乡自卫团”的私人武装,范喜海自任团长,有家丁100多人,武器精良,有百多支长短枪和轻重机枪各一挺。
范喜海让范英豪的发小叶大柱护送去葵湖乡就职。范英豪和叶大柱一人一把驳壳枪,骑马出发了。范英豪和叶大柱从小就玩枪,两个人都是神枪手。
十四
范英豪和叶大柱中午赶到了东河县城,两个人去春来喜饭馆吃了中饭,范英豪建议上街逛逛。
到了十字街,看见有一群人围观着什么, 范英豪也挤了进去。
白衣红裤,妩媚之极的金麦子,她正在为大家表演黄梅戏呢。
金麦子嗓音清亮,唱道:“山沟沟走出我梁山伯,
牛背上哪见过这大千世界。
你作文好似那快马追风多欢畅,
我提笔却似那老牛爬坡难上岗。
从今后求你灯下多指点,
也使我磨压芝麻冒点油来出点香。”
金麦子也看见了范英豪,四目相对,范英豪看见金麦子脸上飞起两朵红云,范英豪感觉自己的心被一道闪电击穿了。金麦子低头,转过身,用粉拳在自己后腰上捶了三下,不明底细的人会认为这是一个缓解背痛的动作,但是,范英豪认为自己读懂了其中深意。
范英豪转身离开了。他找了个事情支开了叶大柱。
范英豪没有费多少力气就打听到金麦子家的位置,然后在路边采了一束色彩艳丽的野花,来到金麦子家的后院。
后院被篱笆墙围着,有几棵树,树下种着西红柿、南瓜等植物。
十五
站在西红柿和绿树之间的金麦子,一袭红衣,美丽之极。
金麦子把范英豪引进家门。房子很大,有许多房间。
金麦子把范英豪带进书房。里面有许多洋娃娃,有许多书,有许多来自上海的画报。
范英豪翻了翻书,发现有不少是英文的。
金麦子问范英豪:“你喝茶还是喝咖啡?”
范英豪有些惊讶,想不到在这穷乡僻壤还有如此知书达理的美丽女子,还有——咖啡。
范英豪边翻书边回答:“那,喝点咖啡吧。”
金麦子如一只蝴蝶般翩翩飞离,过了不久,端来一杯香味浓郁的咖啡。
金麦子告诉范英豪:“我爸经常托人去上海买点东西。”
她靠近他说话的时候,吐气如兰,那种淡淡的香气,还有她眉眼里的笑意,令他的心中卷起万顷波涛。
范英豪看见里面有一本鲁迅的著作,半开玩笑问金麦子读鲁迅的作品最近有啥感想。
金麦子严肃回答:“每个中国人心中都有一间铁屋子,一定要让这铁屋子通风透光,适合花草生存。我可能打不破别人的铁屋子,我自己的铁屋子早已通风透光了。”
范英豪暗暗感叹:千美万美,有智慧的女人最美。
两人四目相对,慢慢靠近,嘴唇贴在了一起。
十六
范英豪和金麦子商量好了,要按当地风俗,回西河备好礼物,带着媒人来提亲。走走过场。
范英豪和叶大柱在黄昏时分出发,马不停蹄回西河。
回到家,范喜海和刘翠英得知范英豪要向金麦子提亲,高兴得合不拢嘴。刘翠英准备了不少彩礼。
当晚,刘翠英突发高烧。按当地风俗,家里父母生急病重病时是不宜提亲的。范英豪只好留在家里陪父母,看看书打发时间。

十七
金麦子和妈妈金稻子正在一个小摊上买藕丝饼,这饼是本地特产,入口嫩滑香甜,非常好吃。突然,两个黑衣人骑着一红一白两匹马,把她们两人一人一个夹在腋下,风一般绝尘而去,丢下一张纸。

十八
钓鱼金手正在打牌九,这是当地流行的赌博方式。有人拿着一张纸跑过来喊道:“你老婆孩子被人抢走了!”他看到那张纸的时候,脸一下子白了。“一个月内提虎牙鱼见我否则我杀了你把你妻子女儿卖到妓院去
满山草”
十九
钓鱼金手在岸边和水里转悠了一个月。没有发现虎牙鱼。他只好跑到葵湖乡公所请求满山草放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自己会尽力去捉虎牙鱼。
满山草命令手下人把钓鱼金手押到河滩地,几个手握汉阳造步枪的大汉虎视眈眈,其中一人把铁锹扔在地上,示意钓鱼金手挖土。钓鱼金手明白自己死期已到,望望四周,挖起坑来。
坑挖好了,满山草慢悠悠走过来。
满山草笑着对钓鱼金手说:“我念你是个人才,饶你一命。记住,我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
满山草把手往右边指一下,钓鱼金手望过去,看见一个矮胖中年男人浑身赤裸,跪着,旁边有三个拿刀的人。
满山草长啸一声,三个拿刀的人对着矮胖中年男人又砍又捅,矮胖中年男人发出凄厉嚎叫。一会儿,草丛上滚着人头、人腿、人手臂,一段很长很长的人肠子也躺在草上。
满山草脸色一变,狰狞毕露,指着钓鱼金手:“死罪可免,活罪难饶,给我打!”
几个黑衣人拿着木棒,不分青红皂白向钓鱼金手砸来,钓鱼金手趴在地上,以手护头,身上重重吃了十几棒,疼痛难忍。
满山草摇摇手:“好了,好了,放他走吧。”
满山草大声说:“再给你两个月时间!”
钓鱼金手全身剧痛,爬了几次也未能爬起来,他觉得嘴里咸咸的,一吐,居然是一滩血。
他哀求见妻女一面,又挨了几脚。
二十
钓鱼金手休息了一段时间,又去寻虎牙鱼。
这一次,钓鱼金手看见水里有条大鱼,就带着鱼叉下水,到了水下,钓鱼金手觉得不对劲,气接不上来。胸痛欲裂,头昏沉,他见势不妙赶紧爬上岸,趴在一片草地上大口喘气,过了一会,头一低,又吐出一大口鲜血。
马老板请了个郎中为钓鱼金手看病。郎中把了脉,问了病情,告诉老板,钓鱼金手的心肺皆受了严重的内伤,不能再下水了。
听了这消息,马老板难受得哭了一夜。钓鱼金手不仅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的摇钱树啊。
二十一
金麦子和妈妈金稻子被关在葵湖乡乡公所里,最初是分别关在两个房间的。妈妈担心女儿,绝食要求两人住在一起。出乎意料,满山草同意了金稻子的要求。
关押金麦子和金稻子的牢房是原来的办公室,这是一幢伸向葵湖湖面的木头建筑,建筑虽然用几根大而粗的立于湖水中的原木支撑着,但看起来还是有点摇摇欲坠的样子。办公室没有窗,办公室的角落里有个茅坑,实际上就是在木板上挖个大洞,人方便的时候可以从洞里看见湖水和鱼。
牢房的门上新开了一个方形小窗口,是送饭用的,金麦子和金稻子有啥要求,也通过吃饭时传递。满山草严禁看守在非送饭时间靠近窗口,违者打五十大板。
二十二
满山草亦匪亦商,很善于经营。他从一个逃难的水泥商人那里低价买到了一大堆水泥,又通过其他渠道买到了钢筋,开始建设乡公所的防御体系。防御体系的外围是三道很深的壕沟,第一道壕沟与第二道壕沟相距一百米,第二道壕沟与第三道壕沟相距七十米,壕沟之间有地道相通,便于互相支援,也便于撤退和攻击。防御体系的核心是几个钢筋水泥的碉堡。三个碉堡分布于一个三角形的三个顶点上,三角形的里面还有个大碉堡位于乡公所的地下,大碉也是满山草的指挥部。四个碉堡之间也有地道连通,地道是半封闭的,高出地面40厘米,地道里有多处射击孔。
二十三
虽然满山草以礼相待,金麦子和金稻子还是准备逃出去。她们进来时没有被搜过身,包里有钱和许多女人用的东西。金麦子踩断牛角梳,用锋利的一面围着茅坑的洞画了个大圆,然后把圆挖深。金稻子抽烟,有一包烟和两盒火柴。她们把煤油灯里面的油倒入挖出来的缝里,然后点燃,火熄灭以后继续挖。没用多少时间,茅坑的木板上就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很深的裂缝,只要人在上面狠狠踩几下,就会连人带板掉入湖水里。
金麦子和金稻子水性不是很好。牢房有个小洞可以看见湖面,她们在等有船经过的时候出逃。金麦子还向满山草提出看报的要求,满山草给了她们一堆旧报纸。她们拿了几张铺在茅坑里,掩盖裂缝。
二十四
虽然满山草容许弟兄们有时去逛窑子,可是还是有两个弟兄痴迷于金麦子和金稻子的美色,决心冒着被杀的风险犯禁(这两人打算事后马上逃跑)。
这天早上,满山草带领大部分弟兄去抢劫财主刘小手。高高的孙全宝和瘦瘦的刘腊狗觉得机会来了,他们来到牢房门口,用枪逼着看守胡麻子交出牢房门上的那把铜锁的钥匙。
胡麻子不干。孙全宝和刘腊狗用枪托砸昏胡麻子,把钥匙搜了出来。
金稻子听到动静,看到门外情况不妙,拉起床上的金麦子,两人猛跺茅坑的木板,然后一起掉入湖水里。
孙全宝和刘腊狗冲进去时,两个女人已经不见了。孙全宝和刘腊狗对着茅坑发了一会呆,然后把枪伸到洞里胡乱开枪。
子弹打完,两人跳进湖水,被赶来的弟兄抓住并捆了起来。
满山草回来,组织大家搜寻,没有找到金麦子和金稻子,也没有找到她们的尸体。
二十五
满山草派人去杀钓鱼金手,根本找不到人,无功而返。
满山草在大街上公开毙了孙全宝和刘腊狗,而金麦子和金稻子失踪的消息也迅速传开了。
二十六
经过半年的准备,占领西河县城的日军中队长猪口勇决定进攻葵湖乡,拿下葵湖乡公所。猪口勇带领两个小队的日军和一个团的和平建国军,拖着大炮,浩浩荡荡从西河县城出发,直扑葵湖乡公所。
猪口勇觉得自己是杀鸡用了牛刀,他的这两个小队的日军,曾经有击溃了中央军一个团的辉煌纪录,这次对付满山草应该轻而易举。猪口勇甚至觉得满山草应该跪在路边迎接皇军。

二十七
猪口勇用大炮对着葵湖乡公所猛烈轰击,又把带来的毒气弹打完。然后命令部队冲锋。
满山草命令弟兄尿湿毛巾捂住口鼻。
等敌人靠近,碉堡里的轻重机枪突然喷出火舌怒吼,冲锋的人影不断倒下 ,而冲进壕沟的日军和和平建国军士兵,被不知何处捅来的长矛刺翻。
猪口勇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了战场,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低估了对手。由于剩余的炮弹已经不够发动第二次攻势。他下令撤退。
这次战斗,25名日军死亡,8人受伤。306名和平建国军死亡,80人受伤。
满山草的弟兄有35人死,20人受伤,由于没有医生,16名重伤者在几天后陆续死亡。
回到西河县城的猪口勇,托维持会长丁志得给满山草送了一封汉语写的亲笔信(猪口勇的父亲是日本某大学的汉语老师,猪口勇是个中国通),要求满山草归顺皇军,并许以丰厚金钱。

二十八
钓鱼金手其实没有走远,他一直在葵湖和落英河岸边转悠,以前是心怀希望找虎牙鱼,现在是满腔悲愤找妻女。
在一个月夜,钓鱼金手从芦苇荡里惊醒,有几朵鬼火围着他跳跃,然后向前飞,钓鱼金手跟着鬼火走,在水边发现了妻女的尸体。
他挖个坑,埋了妻女的尸体,然后大哭一场。夜清凉。夜色中隐藏着许多神秘的事物。绿草摇曳,鬼火点点。
这是七月,居然下了一场大雪。大雪迅速把新坟埋了。

二十九

钓鱼金手想起了小舅舅讲过的一个故事。曾经有一次,家里的小狗和老猫打架,老猫厉害,把小狗的耳朵咬下两块来。表弟小牛牛顽皮,从猫嘴里抢下一块狗耳朵肉,用狗耳朵肉当鱼饵去河里钓鱼,想不到啊,一条金色大鱼飞起,连线带钓鱼杆一起拉下水,差点把小牛牛也拉下河了。
小舅舅亲眼目睹了这惊心动魄的场景,他认为,那金色大鱼就是传说中的虎牙鱼。
过了一段时间,小舅舅带着小狗去码头送朋友上轮船,狗蹲在水边狂吠,突然,一条金色大鱼飞起,把小狗叼下水不见了。
小舅舅说,看来虎牙鱼记仇,把钓鱼杆的主人当成小狗了。可怜的小狗呀。小舅舅叹了一口气。
三十
满山草和他的手下划着几条小木船出发,准备去葵湖北岸抢劫西河财主王三宝,在经过一片芦苇荡的时候,满山草觉得脸上像是被剪刀剪了一下,很痛,用手摸一下脸,一手血,他大喊一声,手下人朝芦苇荡砰砰砰胡乱放枪。
枪声结束,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几声怪笑,笑声低沉之极,仿佛来自很深很深的水底。
土匪们心里害怕,划着船跑了。
钓鱼金手躺在一片被割倒的芦苇上,周围芦苇茂密。他手中的钓鱼杆很短,线很长,特制的钓钩上有一小块肉。
三十一
范英豪去提亲,却得到了金麦子和金稻子遇害的消息。
范英豪悲愤到了极点。他回到西河,在父亲范喜海的支持下招兵买马,依靠国军里的亲戚买了许多武器弹药,扩建武装,自卫队人数达到三百多。部队的口号是“抗日灭匪”。

三十二
范英豪决心先灭匪,后抗日。
他找人搞清楚了葵湖乡公所的布防情况,由于没有大炮,范英豪决定仿效康熙皇帝的雅克萨之战,来个包围战。
几天后,范英豪的部队找到一个机会包围了葵湖乡公所。满山草的土匪们龟缩在乡公所的建筑和碉堡内,一露头就被打死打伤,根本动弹不得。
范英豪的三百多人对付满山草的七十多人,明显占优势。春来喜饭馆的马老板经常带着美酒佳肴慰问范英豪的部队,大家信心满满。
满山草在夜间组织了几次突围,均被击退,又损失了34名弟兄。
满山草喜欢抢钱抢珠宝,他的弟兄不太喜欢抢粮食,所以,满山草的仓库里钱多粮少,在被围八天后陷入绝境,弟兄们饿得拿不动枪了。
粮尽,满山草让部下投降,自己上船逃跑。
跑没有多远,水下露出几个人头,满山草翻船,被范英豪抓住。
三十三
满山草与范英豪面对面坐着。范英豪盯着他看了一会:“你杀了我的未婚妻。”
满山草表情平静:“哦,你指的是金麦子吧?我没有杀她。我的手下害死了她。我已经毙了两个人。”
范英豪又盯着他看了一会:“你杀了我的未婚妻。但不知为什么,我现在不想杀你。我也不想放了你。”
满山草咬了一下牙:“你们范家是大户,名声早已如雷贯耳。听说你弟弟被日本飞机炸成重伤,你一直想报仇。我如果杀了猪口勇那畜生呢?我们是不是两不相欠了?”
“你怎么杀?”
“猪口那家伙托人带了一封信给我,他想和我谈谈,想收编我。”
“猪口会让你带武器和他谈?手无寸铁你怎么杀他?”
满山草哈哈一笑,露出嘴里的四颗金牙:“你看,我这四颗金牙是假的,外面是金。”满山草把金套子取下来,嘴里分明有四把小刀。“我可以咬死任何人。”
满山草一把抓住范英豪,骄傲一笑:“你不该给我松绑。我可以马上杀死你。但是我不想。”
范英豪又问:“我怎么知道你一定会去杀猪口?杀了他你怎么逃?”
满山草:“我一个吐沫一个钉,说话算数,江湖上有名的。至于怎么逃,你就不用操心了。”
三十四

满山草在凤凰山为匪的时候,曾经救过一个受伤的大学生封郎的命,封郎是个跳伞爱好者。英雄惜英雄,封郎和满山草成了好友。封郎教会了满山草跳伞技术,把伞包也送给了满山草。为弥补自己技术的不足,满山草还自制了一双鞋底放置了五个铜弹簧的皮鞋,不知道有没有用,也可以算是自我安慰吧。

三十五
猪口勇的中队,营房建在铁山顶上的一块大面积的空地上,四面都是悬崖,上山只有一条路。
满山草在夜间攀崖来到铁山顶,找到一棵树,挖个小洞把伞包埋了,浅埋。
三十六
第二天中午,满山草在西河县城吃了中饭,酒足饭饱之后,腋下夹了个黑皮包,摇摇晃晃上铁山。路上的日军岗哨把刺刀亮晃晃对着他。满山草把猪口勇的信递给哨兵。
搜完身, 一个日军士兵带着满山草见猪口勇。
猪口勇正坐在办公桌上阅读文件,见到满山草,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他坐下。
满山草从黑皮包里拿出几份文件和地图:“我有中央军的机密情报要报告太君。”
猪口勇脸色一变,指了指满山草背后的那名日军士兵,又指了指门口,示意他退下。
日军士兵走到门外,关上了房门。
猪口勇对满山草竖了大拇指:“皇军很欣赏你这样的支那勇士!”
满山草突然起身向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猪口勇一口咬下来。
猪口勇脖子上咕噜咕噜向外冒血。
满山草拿起文件出门,又把门关上,把文件递给门口的日军士兵:“大太君让你发个电报。”
也许是没有听懂,日军士兵呆立了半天,满山草已经不见了。
三十七
枪声大作,日军看见了悬崖边的满山草,呼啸着追来。满山草肩膀上中了一枪,他回首阴险一笑,然后纵身一跳,消失在深渊。
三十八
范英豪对着毕恭毕敬站成三排的满山草的原部下开始了训话。
范英豪教导土匪们要改邪归正,不要再做残害百姓的事情,考虑到他们打鬼子有功,决定放他们一条生路。
范英豪命令叶大柱用一把大剪刀剪断土匪们右手的中指和食指。
范英豪厉声说:“以后再当土匪,定杀不饶!”

叶大柱用一把大剪刀剪断土匪们右手的中指和食指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发出哀声。叶大柱心里想,都是好汉哪,可惜了。
范家的医生刘明德为土匪们包扎伤口,范家的管家方文龙则向土匪们发放了回家的路费。

三十九
1948年10月,满山草站在轮船的甲板上,欣赏着长江两岸的景色,这是去上海的船。突然,一条金色大鱼飞起,叼着他的西服把他拉下了长江。船上众人惊得目瞪口呆。
江水有一块变成红色,红红的江水面积越来越大,颜色也越来越淡。
描繪著每個小人物的細節
傳奇般寫法
唏噓出一個時代

問好
跳舞鯨魚
谢版主读评。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