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Retreat Λ 尋獵》──第一章.日常之一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小說全文的發表已得到Retreat Λ官方授權)
  
  「大部分倖存的人類為躲避浩劫而進入地下堡壘避難,開始生活在地底的日子。其領導人奧德洛將軍知道國家前途希望渺茫,但他更了解井然有序帶領人民的重要性。運用軍事化的管理方式,突破人們心中的恐懼,化解每一次的危機。」
  
  「在奧德洛將軍的領導下,他的後代依序接位領導奧德洛共和國,不過唯有奧德洛的名字將永遠被世人傳唱。」
  
  「要成為奧德洛共和國正規軍並不容易,被選上的青年必須接受嚴苛的軍事訓練和紀律教育。經過無數次的淘汰,在這之中勝出的戰士將成為菁英中的菁英,之後進入國防學院再研習高難度的戰前科技。這一班正規軍最後就成為碎骨大陸新秩序的維持者。」
  
  摘自《碎骨大陸歷史與文明》一書部分內文,奧德洛共和國文史編譯委員會著。狼嶺城國立圖書館三樓館藏。
  
  1
  
  鬧鐘固定在清晨五點二十分響起,雷莫在煩躁中睜開雙眼,然後不耐地將鬧鐘切掉。他從床上坐起,打了個哈欠,接著起身步入盥洗室刷牙洗臉。通常在這種時候,雷莫總會認為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庸碌無為的人。
  
  我為什麼要這麼早起?我的目標到底是什麼?我要到什麼時候才會成功?在刷牙洗臉的同時,雷莫總會反覆在心中問自己各種問題。看著鏡中投影的自己,有一雙憔悴無力的眼神,瘦長的臉形,雜亂無章且黑白相間的短髮,零落稀疏的鬍渣,這是一張再平凡不過的臉,看起來就是毫無前途的中年男子長相。
  
  屋外正下著雷雨,碎骨大陸的天氣從來就沒有溫暖和煦過,即便有也是久遠前的事了。
  
  雨中夾帶著難聞的酸味,雷莫只是看了一下窗外的情況後就厭惡地將窗戶掩上。
  
  平凡的一天又開始了,一天復一天,直到老死為止,生命有什麼意義?
  
  如果不能讓歷史刻上我的名字,那還不如一開始就別讓我出生。
  
  雷莫穿好衣服,戴上一條錶殼鑲有黑色晶石的古董錶,接著出門和其他上班族一起趕著通勤,然後對著上司、同事、下屬們一一問早後進入辦公室中。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幾乎成了每天最無聊又不得不做的例行公事。
  
  不知為何,雷莫最近看到的人事物總有一點扭曲,而且扭曲的對象都是他自己再熟識不過的日常,這令他內心裡不自覺地產生排斥感;相反地,一見到新鮮的事物,雷莫會有一種如釋重負的輕快感。大概是最近的生活太過壓抑了,情緒老是變得起伏很大。
  
  雷莫的職稱是國家偵察員,屬於安全局特務的分支。在這種戰亂的時期,危險又難以控制的區塊通常交給軍隊處理,較為安穩平靜的區塊才由安全局特務及惡狼警備隊負責。自從世界維安聯邦內部的守舊派與激進派內戰後,獲勝的守舊派將世界維安聯邦更名為奧德洛共和國,其轄區中的主城「狼嶺城」一直都將奧德洛共和國的細密分工制度列為公共政策,其目的在於改善行政的效率,建立緊密連結的組織網,避免將權力與責任過度集中在特定單位。
  
  雷莫現在的工作不用跟著惡狼警備隊維持治安,也不用跟一般安全局特務一樣到處糾正、監督平民然後引來民怨,他就只是單純的找出藏在國家各個角落的間諜、內應及可能叛離脫出國家的叛國者。國家偵察員對尋常百姓沒有執法權,就算抓到犯人後也只能移交上級單位「秘密安全局」,由長官們評斷論處,偵察員沒有權力對嫌犯施刑。
  
  助理海莉將整理好的資料放在雷莫的桌面,雷莫看了一眼卻沒有絲毫想翻動的意思。他仰靠在辦公椅上,看著空盪盪的櫥窗內一塊獎牌都沒有,只有一面他升為組長時拿到的升官旗。
  
  多麼可悲,幹了九年半的工作竟沒有能拿出來見人的傲人功蹟,自己的升級憑藉的不是優秀的工作能力而是年資過了以後主動升官。
  
  世上最可悲的事莫過於每天周而復始的做著同樣枯燥乏味的工作,還得不到成就感。
  
  雷莫攤開桌面的文件,但是他讀不下去。事實上,即使不用讀他也知道工作內容是什麼。
  
  扭曲的感覺又出現了,哦不──這些東西真讓我感到厭惡。雷莫心想。
  
  是不是頭在痛的關係呢?整個碎骨大陸的環境不正常,就連住在大陸上的人也都跟著不正常,還連累我得到這麼奇怪的病症。雷莫拉開抽屜拿出藥罐,配水吞了幾顆阿司匹林,這能讓他緩止頭痛和看東西扭曲的現象。
  
  休息片刻,雷莫鼓起精神準備工作。
描寫都集中在雷莫一人身上
同時讓人意識到碎骨大陸上詭異的地方
主角的心聲跟真實裡的許多人相同
若然庸庸無為
又何必浪費生命呢

ocoh說
開頭詳細的描述細節以及平凡的生活內容讓人很輕易的進入故事的頻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