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刺日前傳>第四十八回 果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風颯颯地吹。銀樹的金黃葉子嘩嘩飄落,像極了往事的碎片,美麗,零碎。

  秦逍和宋翎兒原為取宋時時遺體而來,不想遇上鳳含煙,又受虎牙夾攻,二人一時困在此處,聽鳳含煙描述諸人往事,不知不覺竟也過了大半時辰。

  儘管那聽來是攸關宋翎兒身世的大事,秦逍卻早一願離去。翎兒的事並不急在一時;先不論鳳含煙究竟是否她親生母親,又,她將是個甚麼樣的母親,在秦逍看來都無關緊要,要緊的是鳳含煙急於認女,眼前卻有私怨未了,無論如何,對翎兒而言便絕不是個介入的好時機。

  鳳含煙一時無語,偶有恍惚,然而虎牙在場,慕容顏要再動手卻非易事,要一走了之更無可能。半晌,鳳含煙輕輕笑了起來。

  「但你們猜猜,慕容顏怎麼說?」她面色淒涼,「我一心思慕的郎啊,在石清來拋棄我之後,我早已認定他便是我和女兒往後的依靠。但慕容顏推三阻四,明知韓思文就在莊內,竟始終不允。我多番懇求,他總之不理,當下我怒火橫生,一掌提起就要將這負心人斃於銀樹下,卻不想產後虛弱,一股氣竟提不上來。這廝見我行動有礙,竟起意將我滅口──」

  慕容望道:「後來──後來便怎地?」

  「哼,也是老娘命裡不該絕,慕容顏一心要殺我,誰知韓皙那廝倒恰巧幫了我一手,慕容顏才動手,韓皙已和慕容肅帶了莊丁趕上來。」

  秦逍道:「先師祖見了孩子,定不忍傷害,終為前輩和您的孩子說情了。」

  「瞧你說話這腔調,倒真不愧是那廝的徒孫,」鳳含煙冷笑:「韓皙自滇州追我至此,原急著要斬草除根,那慕容肅疾惡如仇,見了我更猶如眼底容不得沙子──但瞧在孩子面上,竟願放我生路,只要我將孩子交出……嘿,這兩個男人忒也小瞧我了,我鳳含煙自踏入江湖,何曾要人饒命?」

  秦逍道:「先師祖想必念在孩子方出世,未免失怙,前輩更是產後體虛,若動手便似他們乘人之危了,偏又不願就此放了前輩,因而要留下孩子脅制前輩──」

  話落鳳含煙凌厲的眼陡然掃過他臉龐,登時懸掌朝他拍去。這一下出人意料,宋翎兒大吃一驚,彷彿忘了要驚呼──卻見她掌拍在秦逍上臂的「曲澤」、「外關」穴,登時秦逍骨頭輕鬆了起來,略有詫異,抬頭望鳳含煙時,卻見她一拂袖,一字不語。宋翎兒、慕容望同樣瞧著她,眼底更滿是不解和猜疑,只因這二處穴道透過她內力點上,可緩解骨斷之痛。片刻鳳含煙冰冷又難聽的嗓子終吐出了幾句話。

  「你倒和你師祖熟悉得很,不妨再猜猜,之後我又如何逃出慕容山莊?」

  「前輩心繫孩子,自然不會同意先師祖的條件,」秦逍道:「但晚輩猜想慕容老莊主和先師祖更不會就此罷休,眼瞧著前輩不同意,若非以武力糾纏前輩,便多半是這位慕容莊主發話,導致情況改變了。」

  「教你猜,你猜得倒真像親眼所見,不錯──慕容顏見他老子到來,滿腦子只想和我撇清干係;想滅口,偏又打不過我,更不願擔個乘人之危的罪名,若能藉韓皙之手將我除掉,他還不輕鬆?那韓皙和慕容肅瞧在孩子面上,都願放我生路,就他偏在旁慫恿煽動,於是韓皙和慕容肅變了心意,當下決意將孩子奪過去,再處置了我……」
 
  聽到此處,慕容望竟忍不住冷汗直流。慕容顏和虎牙在旁獃著,誰也不曾動一下嘴角,彷彿持續著靜默的僵持。

  「我本不怕他們存了心傷害孩子,只是拳腳無眼,尤其韓皙那廝倒還真有兩下子,和他交手豈能大意?再加上一個慕容肅,兩個男人竟來和一個剛生完孩子的女人為難,哈哈哈哈,慕容顏,瞧你爹維護的好名聲啊,果真有其父必有其子。原本韓皙顧忌孩子,手裡小心,豈知慕容肅動手時卻想藉機來個『意外傷人』,明擺著他是要我母子的命,待收拾了我倆才來和韓皙賠罪,那時我既死了,韓皙便要阻止,也是木已成舟了,我豈會不提防他?但慕容肅見韓皙對我手下留情,心有不滿,便激了他幾句,韓皙一個遲疑,一掌打在我左腿,登時我腿骨俱斷,眼看就要和女兒死在莊裡。就在那時不知為何家丁匆匆而來,慕容肅和慕容顏聽了俱是大驚失色,當下我逮著了縫隙 ,抱著女兒逃離山莊。」

  「我暗夜裡負傷逃至東夷,根本無暇考慮報仇之事,只要我的女兒活下去——可我傷重腿斷,當下未能醫治,便等同成了殘廢。到得米槐村 一帶,因著天色不明,竟失足落入一個大坑裡。那坑上頭不見月光,原是洞口給一大片樹藤覆蓋了,樹藤後的土石竟堅硬無比……困在那見鬼的大坑裡,我又不便行走,上哪找東西吃去?我若挨餓,孩子又怎能活?眼瞧著我便要死在那洞裡了——哼,誰能想到我鳳含煙一生橫行江湖,竟為一個孩子栽在韓皙手裡──若單打獨鬥,韓皙要想自我掌下躲過十五招,可未必容易……誰知老天可還未放棄我,五個日落過去,竟忽然有人將那大坑鑿開了。」

  秦逍眼睛微微一亮,「恕晚輩插一句嘴,想來此人便是翎兒的爹了。」

  慕容望冷笑:「蠢貨,虎牙怎能——」

  「不錯,那洞絕非虎牙掌力能開,老娘和虎牙成親多年,他甚麼功夫我都瞭如指掌,」鳳含煙道:「但你這小子卻如何知道那人正是宋通國?」

  秦逍道:「前輩功夫與虎爺似在伯仲之間,若洞是虎爺能開,那麼以前輩掌力也定能打穿,畢竟前輩雖傷了腿,雙臂卻仍健在。而為了保住孩子,前輩若自己能出去,自然不必冒險等人救援,但前輩卻並非自行逃出,可見那困住前輩的自非一般土石,而是礦石——」

  慕容顏冷冷接著道:「而宋通國正是東夷境內買賣石頭的大商家。」

  鳳含煙冷哼一聲,「據說那壓住了洞的是塊黑金剛石,當年東夷境內最值錢的石頭便是它,而那洞原是個採石坑道,宋家的長工在那兒開採原石已有數月之久,只因連日暴雨,工程暫歇,不想天色昏暗,我竟誤入石坑。」

  「宋老爺見到前輩時,想必您的孩子再度適時幫了您一把。」

  「是啊,這孩兒不愧我的好孩兒,不想老娘殺人如麻,一路上九死一生,竟也有這許多人出手相救,」鳳含煙仰頭大笑,「但那又如何?我鳳含煙儘管困頓,難道還開口求他們了?何況那宋通國絲毫不知我便是千魂手。他將我和女兒帶回宋家大院,我母子終有了容身之所。過得月餘我傷勢幾近痊癒,只是左腿已瘸,想起慕容顏那廝負心忘義,我何必再留情於他?當下便想到慕容山莊帶了慕容望離開那狗賊身旁。可無論如何我斷不能再帶女兒上路,沿途凶險不說,她尚未滿周歲,怎禁得起餐風露宿的日子?但我更不能讓慕容望獨自留在山莊,唯一能託付的,惟有宋通國──」

  宋翎兒忽道:「莫說笑了──你與那人素昧平生,但憑他救了你一命,你便放心將女兒託付與他?」

  鳳含煙笑了起來,「翎兒,你還疑心我,是麼?試想我與石清來少年結識,婚後卻不和睦;那慕容顏許我同遊江湖,連我為他生了兒子都還能背叛我──經過這許多事,我還有誰不能相信?我還有甚麼可害怕?……」

  宋翎兒咬住下唇,秦逍拍了拍她的肩,示意她沉住氣,鳳含煙接著道:「我於是將女兒託付給宋通國,當時陪在他身旁的,除了宋夫人,便只有一個小女娃──」

  「那便是此刻躺在那靈堂內的人,」虎牙愈感不耐,「你話說完沒有?」

  鳳含煙冷冷掃了他一眼,虎牙道:「你還要不要女兒?」

  「急甚麼?你當年絕口不認孩子,今日倒有臉和我爭女兒?」鳳含煙嘶聲叫道:「話說完了,我便先取慕容顏的狗命──」

  虎牙道:「很好──」當下一爪朝宋翎兒手臂抓去,鳳含煙一驚,原朝慕容顏拍去的掌陡然轉彎,往虎牙上臂拿。慕容顏早知她絕不會放著孩子不管,見她身形驟轉,挺起「墨竹劍」便往她後心刺。卻聽「噹」一聲,慕容顏劍鋒劇震,他猛一回頭,見慕容望叫道:「爹──究竟怎麼回事?」隨後地面兀自散落一地銀針。慕容顏再回頭時,鳳含煙、虎牙已籠罩彼此掌風之中,二人內力深厚,尋常暗器如何有用?

  慕容顏怒道:「臭小子,做死麼?」

  慕容望大聲道:「告訴我怎麼回事!」

  這頭鳳含煙一掌「蛟龍入海」逕取虎牙頸項,嘴裡冷笑:「多年不見,這是怎麼了,石清來,你竟巴著慕容顏的兒子不放?」

  虎牙一掌拍開她右腕,還了一招「惡虎拳」。

  「你以為你比我更清楚孩子?」

  「你這話甚麼意思?」

  「你只知你尋孩子辛苦,可曾想過,在你隱匿這二十年間,本大爺始終跟在宋翎兒身邊。」

  「胡言亂語,你跟在翎兒身邊,翎兒竟不知你是她親爹──」

  忽聞蹄聲震震,慕容顏正與慕容望糾纏,忍不住環顧四周,登時足下一點躍上屋簷,卻見不遠處約莫三十騎揚旗舉火,往宅邸欺近。慕容顏凝目望去,見騎兵隊打著「慕容」的旗號,原來是朝廷副使見慕容望遲遲不歸,急召來宅邸接應特使的兵馬。

  當下慕容顏神色趨緩,卻回頭道:「臭小子,你的人到了,還不趕緊拿下秦逍?」

  慕容望兀自怔愣,慕容顏見狀,又催促數聲,他才回過神來,道:「這──但──」

  慕容顏斥道:「鳳含煙死不了,你急甚麼?」原來方才秦逍與虎牙交手,因虎牙腿部中針才躲過一劫,卻不知那針並非來自宋翎兒,而是慕容顏暗中偷襲。眼下虎牙中針已久,藥力愈重,而鳳含煙功力與他相當,若戰事一長,虎牙便難取勝。這道理慕容望自然懂得,卻仍猶疑不決。自小他受慕容顏、周豫夫婦疼愛,便是武林前輩、世外異人,見了他慕容望也要禮讓三分,有若天之驕子──直到慕容朔出世,父親待他漸趨客套、疏離;周豫對孩子雖不曾有差別待遇,然而隨著慕容朔年紀長了,無論見識、武學,一再展露他超倫拔粹的天賦,他慕容望的鋒頭便再不如當初。他始終以為那是因為慕容朔凡事強過了他;對外慕容朔不僅搶盡風采,山莊有何要事,慕容朔更總先替爹想了周全。江湖更傳言,慕容朔便是下一任莊主的人選。正因如此,慕容望成婚後便和妻女遷至朝雲莊,一心要幹一番大事業──

  他瞧著不遠處宋翎兒和秦逍的背影。原是宋翎兒機靈,見虎牙自與鳳含煙交手,乘隙帶了秦逍脫出。慕容望心中拉鋸著,想起自己多年來除了利用下人扮演「十五爺」的角色,暗自與綠野七十眾、獵犬接頭,經營人口販子的生意;檯面上更苦心要在朝廷佔據一個位置,多方買通朝廷官員又長期攏絡下,方有今日特使之位。這些俱是為了向慕容顏證明,自己並不比慕容朔差──誰能想到一切竟是假象?因而,儘管鳳含煙的一席話猶如一場夢,此刻面對慕容顏,他終究仍是動搖了。

  然而兒子的沉默,慕容顏又如何瞧不出端倪呢?他沉聲道:「慕容望,你聽好了──只要拿下秦逍,咱們便不怕照火不拿血劍來換──到那時,慕容家便是有天大的祕密,也再無關緊要,」接著道:「世人仍會崇拜慕容山莊,慕容家一樣是武林明珠!你一樣是慕容家的長子──是阻止血劍出世的慕容家的大公子!」

  聽到此節,慕容望眼睛頓時亮了,嘴裡卻未見鬆動。慕容顏緩緩靠近他耳邊,輕輕道:「到那時──你想問甚麼,我都會如實告訴你。」

  那頭鳳含煙兀自與虎牙交手數十招,早聽見遠方馬蹄雜沓之聲。

  虎牙冷冷道:「你還在此處?你的女兒走得可遠了。」

  鳳含煙怒道:「廢話連篇,我先要了你的命。」

  「你我已無夫妻之實,你還纏著本大爺做甚?」

  「你躲在慕容望身邊有甚麼目的?」

  虎牙不語,反掌一招「猛虎出閘」朝她肩頭抓去。鳳含煙一個翻身,掌裡的峨嵋刺自虎牙脇下穿出。又過數合,一撥撥人馬朝靈堂集結。片刻弓兵隊一列列於堂外排開,箭頭指著中央。虎牙與鳳含煙相視一眼,當下同時罷手,朝西躍出。

  慕容望的宅邸西方三里外,宋翎兒攙著秦逍疾行。

  秦逍微笑道:「翎兒,真抱歉──此事對你極為重要罷。」

  「再重要,也沒秦大哥的性命重要。」宋翎兒說。秦逍瞧出事實上她神情有些恍惚,眼下只是強自振作。

  她問:「不回春大夫往哪裡去了?」

  「多半是朝地莊外去了,」儘管方才宋翎兒已在道上拾了木板暫時綑住他手臂,秦逍仍覺吃痛。

  「是你曾提及的那西南角暗門麼?」

  「不錯,我出來前吩咐了常叔,慕容望和地支十二畜要的是凝冰脂,慕容顏則意欲生擒我、霍爺或照老爺子,如此,便由我引開他們,弦韶則乘此時將夏姑娘和林公子救下,送入莊內由大夫救治。」

  「但慕容家人要的恐怕不只秦大哥你,」宋翎兒道:「你如不讓出山莊,暫時固守,依莊內機關佈置,諒他們也不至立即破莊。如此夏姑娘自可在裏頭養傷,衛姐姐也──」

  「不,迷宮一破,我又當眾人的面離開山莊,慕容朔定會乘虛而入,」秦逍微笑,「為宣揚慕容家的威勢,更為奪劍,慕容朔非入莊不可──既然他那麼想入莊,我又何必阻攔他?--只不過他入得了莊,要想出去恐怕沒那般簡單。」
 
  「原來你早打算將他們困在『琴』、『棋』、『書』、『畫』四院。」

  「也便數你聰明。」

  「我明白了,慕容朔一入莊,子迢便以莊內機關抵擋,替大夫爭取時間,之後再假意敗退,引慕容朔深入山莊四院,封閉院落──」

  她接著道:「隨後眾人便由西南門退出──如此受困紅樓莊的,便是慕容朔和各大派首腦,而非霍爺或子迢了。」

  秦逍微笑,「反過來說,如固守山莊,以各大派人數之多,再加上朝廷人馬合圍,時日一久,他們如非困死莊裡,便是棄莊投降。」

  「旁人不說,要子迢和照老爺子投降,那是萬萬不能。」

  「不錯,既然如此,與其固守一處,何妨儘早離開,另尋他路?」

  「因此你才要子迢朝西南門退出麼?」宋翎兒咬著唇,「你說過,那門是通往──」

  「不錯。」

  「但你自己也不曾真正由那地道走到陵寢,不是麼?」

  秦逍未答,背後風聲陡然激起。二人一回頭,驚見虎牙、鳳含煙身影竟近在眼前。宋、秦大驚,只見他二人同時出手,俱朝宋翎兒背心抓去。宋翎兒一隻手仍拉著秦逍,還未及提掌,背後「天宗穴」已遭點上。隨後眼前一黑,宋翎兒意識漸失,手裡分明不想放的,卻已不知秦逍生死。
前因後果糾結一觸即發
人心製造出懸疑的閱讀逸趣
見文末
似有空間與時間
深入延伸設計
期待後續

問好
跳舞鯨魚
謝謝板主支持

鳳含煙的確是我想像之外的人物,雖然並未刻意製造人物的謎,但我自己確實幾乎猜不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