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噢,你也在這裡嗎?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窗外細細落下的雨滴敲打著玻璃窗,我離開已被哭聲淹沒的禮堂,試著忽視袖纏黑布的眾人。
低著頭,我死盯著腳上墨色底繡著淡黃色桂花的圓頭布鞋,在試著給自己喘息的呼吸裡,我聽見,每當下雨時他看著我說,
「阿甜,我想在雨中看見妳穿我為妳挑的鞋,喜歡素雅的桂花映著妳清麗的臉。」他那時總會露出男孩般的羞澀面容,怯怯而歡欣的,帶著酒窩小小微笑著。
我想,這是我能給他在充滿重擔和壓力下,唯一的力量了吧。
沒發現布鞋已被濺起的水浸了一半濕,我自徑的向前,盡力吸著雨中大稻埕的味道,試圖逼自己吸滿仍僅存的那點,他的味道。
「碰﹗」微微的疼痛打醒我昏沉的腦袋。
「小姐,你還好嗎?」眼前,似乎是壯碩身材的男子輕聲的問道。
「我沒事。」搖晃一下身子,我不禮貌的還未看清對方面孔,便迅速回應並狼狽的轉身離開。
清醒了腦袋,我終於抬起頭,〝蓬萊閣〞三字突映眼簾。
「這是……」看著熟悉的磚紅色建築,心裡不得抽搐了一下。
這是以往的東薈芳啊!那曾經繁華的大酒樓,承載著無數歡笑和血淚,承載著強烈的捍衛祖國的民族意識。
眼前站了一位年近二十初歲,看似慧黠而甜美的女子,淺淺的微笑著。
我慢慢走近,她的臉龐逐漸清晰,在還未看清她時,遠方傳來熟悉的呼喚。
  我驚訝的趕緊將目光投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遠遠的,是他模糊的身影,我內心又激起一陣狂喜,卻沒有移動腳步。
  我屏著氣,深怕混攪了空氣中他的氣息。
  不敢向前的,我看著那女子歡悅的迎向他,他用著以往我跟他牽手的方式,輕輕牽起那女子的手。
  還記得,以前我常對他說,喜歡十指交扣著牽手,好似與他之間不會留有空隙,永遠連在一起般。
  「是嗎?我知道了。」他會搔搔我的頭,然後習慣性捏捏我的臉頰,寵溺的笑著看我。
  而那以往的身影,就盡在眼前。
  我看著他們相互倚著漸漸走遠,卻不想出聲或向前,只是仍看著,那令我幾乎流下淚的背影。
  忽然間地,眼前閃過那雙墨色帶著淡黃色桂花的圓頭布鞋,在那女子腳上。
  還來不及思考為何能看她的雙腳看得如此清晰,
「阿甜,阿甜!」有人大聲喚著我的名字。



  身子被晃的痠痛,混沌的找回意識,我試著睜開微微腫脹而沉重的眼皮,眼前是我最好的朋友阿盛。
  「原來……那是我嗎?」我口齒不清的胡言亂語著。
  「啥?在說甚麼妳?」阿盛一臉疑惑的盯著我。
  還沉浸在那放不掉的感受裡,我沒說話,只是發著呆。
  「唉!妳醒了沒,別嚇死人了,剛才叫都叫不醒,我還以為……」阿盛充滿擔憂的問我。
  我抬起昏沉的頭,對他撐起臉頰,努力表現最好的狀態。
  「妳還是別笑了,比哭還難看,拜託。」見到我這般模樣,阿盛一股假裝的嫌惡的,用手輕拍了幾下我的頭頂,試著對我開著小玩笑。
  「嗯,我知道。但我想笑著,因為他喜歡看。」向後靠了靠,閉上眼,沉沉呼吸,我點了點頭,又想著撐起笑容。聽了我的話,阿盛更不知如何接下去說了。
  「你來找我嗎?」我疑惑著似乎沒有跟他約定何事。
  「沒甚麼事,只是想跟你談談一些事。」他欲言又止,又是怕我一口回絕的樣子。
  我一眼就看穿他那單純的心思,在心裡又嘆了口不知嘆過多少回的氣。
  我盯著他,看他不好意思卻還充滿希望的眼神。
  「妳真的……不再認真的考慮考慮?我……,他都不在了。」他終究又說了出來。
  「阿盛,我說過,我是不會改變的。如果我遇到了比渭水更偉大的人,我就馬上改嫁。」我仍然同上次那般堅定的口吻回答他,更清晰明瞭的坦言,然後再次接受他鬆垮下來的雙肩和寞落的姿態。
  「嗯,那,我……我明天就照約定的時間來,幫妳拿東西,陪妳一起去慈雲寺。」
  阿盛終究放棄了,這次他不像以往,咧著嘴笑,開心地給予擁抱,而是沒再多說,放下我愛吃的櫻花豆糕,慢步離開我的視線。
  我伸手拿起眼前被碎花布裹著的櫻花豆糕,我知道,每一次的碎花布,都是阿盛為我挑選後,仔細包裹起來的,他知道,因為我喜歡帶有桂花的東西。
  放下豆糕,我站了起來,走向房間。
  「明天。」,我突然想起剛才阿盛說的話。
  「是啊!明天我就能輕鬆點了嗎?」聳聳肩,看著眼前的鏡子,嘲笑自己自問自答。
  晃晃腦袋,悠悠著手整理起房間的一事一物,我拉開每一個抽屜,想一次倒個精光,掃開一切。
  目光觸及了衣櫃最底層抽屜的角落,露出那淡黃色桂花圖樣木盒的一角。
  盯了它一會,我伸手翻起還色彩依舊的木盒子,轉開鎖頭,木盒「咿呀—」了一聲。
  最上層的,是一大包鵝黃色信封。我打開信封,是他的日記。



  當年他因為發動台灣議會設置請願活動,積極成立「台灣議會期成同盟」,不見容於台灣總督府,在1924年被判刑入獄64天,1925年又判刑四個月,兩次入獄共144天。
  我清楚記得他每一個日子。
  他常說,「台灣,是患了知識營養不良症的患者,需要被醫治。」
  我都笑他,好好的醫生不當,何苦把自己累得半死。
  他總是看著我微笑著不語。我知道,我知道他一生追慕孫中山先生,知道他的理想,但我依然每次笑他。
  我心疼他。
  那時,他在獄中,我們時常信件往返,我每週都準備一些書籍和燙得整齊舒適的衣服,順便打點我們其他也是在獄中同志的物品,一并寄給他。
  幾個月的日子,我無不替他擔心。
  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告訴我,那次“治警事件”正好給予他靜下心來進修政治理論知識的機會。他還戲稱坐牢為“遊日本早稻田大學”。
  「官府召我以拘留,獄吏假我以時間,入獄乃像入學,讀破了一部政治經濟講義,飽充平生的願望。」他這麼說。
  他在監獄裡,真是飽食了“獄裏的精神食物”啊!
  憶起他意氣風發的志氣模樣,我忍不住笑了一聲。
  回身坐在床沿,這時才發覺,天色暗了。放下木盒子,我起身拉了拉書桌前的檯燈開關,暖黃色的光照亮了房間的一角。
  坐回床邊,我翻開日記,一頁一頁。
十二月二十六日 水曜日 晴暖

上午獄醫李明宗君到這裡,對未決囚施行種痘子。接得愛妻的信錄下:
「早起接到你的信一封,事事都知道了,你以外十三人的內外衣,已經寄入去了,請你免介意,你在內時,是靜養的好的機會,保守自己的身軀,以外的事請暫放心,這是我所希望的,你請。我親手寫的。    阿甜」

十二月三十一日 月曜日 晴寒

……我不曉帶我的愛妻的寫真來這裡賞玩,很是可惜,幸得腦裡明明白白,還有印刻我妻影像,所以時時在腦裡,看得明白,聊可自慰的。

一月十日 木曜日

  接彰化楊慈普君和我弟的年賀狀,又接我妻的信問我有平安沒有,夜來牆外農事做戲,我就在獄裡聽戲,很有趣味。

一月十三日 土曜日
……
  翻得我眼睛刺痛,鼻腔抽搐。拍拍雙頰,我試著收起剛才不經意的眼淚,倒進床鋪。
  即使是看了多遍了,那字裡行間,仍透著他筆觸的溫暖,每一天,都不忘告訴我他的思念。像股力量,川流不息在我身上每個毛細孔。
  於千萬人中,遇一可依賴之人;於期百年之中,遇一可託付之人,是幸矣!


  窗簾下,跟木窗間的縫隙,透出淡藍色的微光,院裡,鳥兒的叫又漸聲漸近的,把清晨帶進昏亂意志的房裡。我起身將最後一點行李收拾,闔上昨晚打開的回憶,收進衣櫃。
  「叮鈴!叮鈴!」我聽見阿盛的黃包車上鈴鐺聲靠近。
  包袱裡,是那雙墨色底繡著淡黃色桂花的圓頭布鞋。
  我閉上眼,從胸腔大大深吸了口氣,吸回鼻酸,吸滿最後一次,他的味道。
  比以往都精神的,我轉身,面向屋子。
  「渭水,我這一生遇見你,並不後悔。」
  我輕聲,像對他說。
  當有天我們都回來,我想那也沒別的話可說,
  惟有輕輕的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就已足夠。

  「唧——砰!」拉手關起朱紅色大門。
  我睜開眼。


  在開始忙碌的大稻埕街上。
  雜貨店裡,收音機開始喀拉喀拉運轉,響起旋律
  世界恬靜下來時
  就是人們的思念傾出時……
文章讀起來有種早年文學的韻味,能夠看見歷史的軌跡也能夠看見純樸的人們,好像在看百年前的近代歷史片一般。
謝謝~
「世界恬靜下來時
就是人們的思念傾出時……」
文末的意境引起共鳴
總結出全文默默思念的主題
能夠有這麼懷念的一個人
曾經有過一些難忘的片段
亦是福氣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