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轉世投胎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麻吉馮瑀珊ocoh

將要到銀行兌獎前,他忍不住再掏出彩券來看……這舉措至少重複幾十次了,但每一次都讓他興奮莫名。
「這叫做城牆都擋不住的運氣」
他超興奮的回想當初簽上這個號碼的迂迴曲折真不讓電影情節專美於前,甚至到最後一刻都仍有變數。

「但一切塵埃落定 ,現在彩券就要前往兌換了,該我的就是我的,閻王老子也搶不走了」。他禁不住欣慰不已的自言自語。

忽然一陣又強又猛的陣風刮來,他大吃一驚,一失手竟讓刮走了彩券,那感覺簡直像被歹徒猝然奪走似地。他奮不顧身,緊追隨車流旋風飄動如蝴蝶飛舞的彩券,一邊啊啊大叫,一邊兩手瘋狂的亂抓。
險象環生裡,終於在被急馳的汽車把他撞倒前他抓住了彩券~在倒地的剎那手掌又鬆開了。

在地府他泣述自己唾手可得的幸福瞬間掉入地獄,而自己又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聲嘶力竭的哭喊他死得好冤屈,擾得判官有點招架不住。勸說:
「拜託別再叫喊那撞天冤了……我讓你看看彩券你兌現後的結果,看你心服不心服。」

陰判同情的安慰他。特地讓他看到一家子因為憑空飛來意外之財之後,弄得烏煙瘴氣、各懷鬼胎地互相爭吵,當父親的倒好像做壞事一樣 成為眾矢之的,窩囊透頂。凡得知內情的親友一邊嘲笑他們一邊盈門強索、鄰居也時時覬覦、也有強徒登門耍狠,竟然必須東藏西躲受罪,家無寧日。

最後他喜愛的小兒子都忍不住悲戚的哀號:「既然天下無情,咱無福消受這個被詛咒的財富,不如全家一起走!」

「領走彩金的後果就是你看到的,命中註定兩種結局對你都很不公平。眼前至少犧牲你但保住妻兒的性命和幸福,這是造化啊!」陰判語重心長的說。

他默不作聲了好久,判官認為他應該想通可以死心,可以平靜的接受事實了。忽然他又咆哮起來、一忽兒又歇斯底里的嚎哭不停,因為自己憑空丟一條性命,而撿到他彩券的人卻可以安享原屬於他的財富,他心裡是怎麼也不能平復的。
「我一定要知道那“幸運兒”的結局,判官你就好心好到底吧!」

拗不過哀哀苦求 ,也為了息事寧“鬼”讓審判能持續下去,判官嘆了一口氣 ,又讓他看了另一個故事。
畫面一樣是他家,他快速的看完十幾年的經過,妻子和三個孩子過著很優裕的生活,房子也換得更大更舒適,一家人和樂融融 ,然後孩子陸續成家,母親歡喜祝福 、給了大筆金錢讓孩子創立事業,完全感覺不到失去一位重要家人的悲戚……

「彩券,如你所說的,城牆都擋不住 ,家人也不知道你有買 ,一度也曾經遺失 ,但最後該他們的還是他們的 ,沒有流入外人田。你的家人都可以平安舒適的過完一生,你也有了孫兒孫女、各自男婚女嫁……你可以安心可以得到安慰了吧?」判官和氣的說。

「可是為什麼他們不會遇到我所遇到的?沒有人找碴,彼此沒有爭執不和睦?」他感到太委屈、太命苦了,不過既然沒有這個命,他扁扁嘴唇,聳聳肩、吸一下鼻子後也認了。就當做前世未修吧?

判官忙著,前因後果宿命預知盤還在一幕一幕的播著若干年後,他下意識的對一個青年特別有感覺,不免認真的端詳了又端詳。越看越熟悉的長相會是誰呢?他對塵世的人已經沒多少概念了。

當判官抬起頭來,以熟人、半個好友的鬆懈狀和他隨口提了一下他的近況時,兩人四目相接他整個的呆住了……

「也算有緣吧?我們在陰曹地府也算是個朋友了~如果你不反對的話。」
他繼續說:
「順便讓你分享我的喜悅,不久我將會轉世投胎去了,那戶人家好像條件還頂好的!哈哈…」
命運的玄秒讓人無法猜透
即使人類機關算盡
總會遇上所謂的意外
並存在一定的變數
「迂迴曲折真不讓電影情節專美於前」
這生動的短篇沒有套入籠統的道理
倒營造出趣劇般的氣氛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