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圍城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回想一夜奮勇
敵軍仍如潮水般襲來的清晨
方才頓悟
自己竟是這樣
易怒的雄性。

如今,鮭魚
終已離去了。
黑熊疲憊地坐在新月昇起的水邊
任傷口在肩上
與靈魂一同作痛。

記憶裡,城是座困頓的古都
弦歌繚繞
不識亡國恨的歌者們
圍著侵略者舞唱著
他們熱愛心中想妄激昂且洶湧的美麗
更勝過和平。

不知道,鮭魚
還會不會回來?黑熊最後卸下了
自己的爪。

遠遠的陣地裡
仍發出火光
至今牠仍會想起新月如潮水襲來
而自己卻手足無措的
那個夜晚。

------------------------------------
錢鍾書有小說《圍城》,但本文與之無關。
將看似無關的兩者作了精彩的連結,讀來有清新的哀輓而又有趣味。
黑熊、黑熊的爪子與鮭魚是極具關鍵的象徵、譬喻修辭,意象鮮明,恰如其分。
黑熊台灣
黑熊的爪子是安內攘外的利刃。
鮭魚可解讀為利之所在,生之所依

問好詩友


綠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