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燈光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王蘭把丈夫送上了飛機,沒有立即離開。王蘭有點依依不捨了,也有點後悔了……但怎麼會是後悔了呢?該怎麼去形容才準確呢?難道是後悔了此情此景的出現嗎?還是……後悔時間過得忒快了呢?這些疑問似乎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就是她心裏頭忽然難受極了,這就使得她頃刻便想到了後悔這個詞……王蘭的心裏面因此也有點慌亂了,現在,王蘭基本上可以肯定丈夫是那麼深愛著她的,但她的愛也毫不示弱啊!她其實也是那麼地深愛著丈夫啊……這些,王蘭此刻都能完全感覺得到了,但昨天晚上,她還抱怨丈夫對她的愛遠遠不夠她所付出的強烈呢,因此就有點不公平和受了委屈的感覺了……王蘭不是沒想過的,男人與女人在對待愛情的時候不可能是完全均等的,男人的沉思默想是要多過於女人的,男女有別啊!如今隔著巨大的玻璃牆,望著丈夫所登上的那架飛機已經開始緩緩地移動,即將沖向藍天的時候,王蘭就有點空空蕩蕩的失落感。自責又有什麼用了呢?丈夫這一去要三年後才能回國,三年之後,王蘭才能拉著丈夫的手,才能摸著丈夫的臉,才能緊緊地被他摟著,才能面對面地說著話……然後感覺他實實在在的存在。
走出了機場大樓,把汽車從地下停車場開了出來,王蘭就不知道該把汽車開向哪個方向了?
出了郊區,來到了開向市區的一條主幹道,來來往往的車輛才多了起來,夜色即將來臨,道路上車水馬龍的發動機轟鳴聲,漸漸地響徹雲霄了……
王蘭拿出了手機,但她遲疑之後才撥通了媽媽的電話。
媽媽先開口,她說,蘭蘭,你有什麼事情啊?
王蘭一怔之後說,我想回來住幾天。
媽媽說,你沒事吧?
王蘭說,沒有。
媽媽說,你一個人?
王蘭說,是的,剛剛把孫樂送上了飛機,我回去也只是一個人,我想回家來住幾天,陪陪你。
媽媽說,孫樂去哪兒了?
王蘭說,他出國了,要三年後回來。
媽媽沒有吭聲,可能是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吧。
王蘭又說,他是公司派遣出國的,上個月就定下來的事情。
媽媽有點責怪王蘭的意思,但媽媽隨後解釋說剛剛被王蘭說的話嚇到了,還以為她跟孫樂之間出了什麼大狀況呢,既然風平浪靜,王蘭一個人呆在那兒有點不舒服,那麼就回家來吧!媽媽的話意思大概就是這個,但絮絮叨叨繞來繞去說了一大通。
王蘭說,媽媽,我想今天晚上就回家來,我開車,大概半夜的時候就會到家了。
媽媽立即同意了。如果王蘭任性起來,媽媽是沒有辦法的,不過媽媽也是一個人住,女兒能夠回來,正好可以有個搭伴說話的人。
如果請假兩天,剛好搭上了週末的兩天,就有了四天的時間,四天時間是很充裕的。媽媽在聽見王蘭電話裏的計算,心裏面就一陣不由自主的喜悅了,但媽媽還是希望王蘭先把假請到了再說,如果明天請到假就明天回家。
王蘭說,不嘛,我今天晚上就想回家來,我打個電話就能請到假,媽媽,就這麼說定了……
請假的事情對王蘭來說,很簡單,也非常容易辦到,反正她都不想在那工作了,如果她真的請不到假,王蘭照例不會去上班,這樣,她就能多陪一陪媽媽了,她想呆在灣裏那兒多久就多久,呆膩了再說。
王蘭請到了兩天的假,很簡單,她的上司幾乎沒問王蘭究竟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就同意了王蘭的請假,只要記得下個禮拜一來上班就行。王蘭一邊開著車,一邊聽著車窗外面的道路上轟鳴而來的呼嘯聲,漸漸地,就有點打不起精神來。
王蘭開車穿越市區的時候,沒有改變這個偶然產生的主意,並不覺得這個臨時起意就是個任性的衝動。汽車在她住的社區圍牆外面繞行時,王蘭抬眼看了看那幾幢建築物,王蘭的家是最後面那幢的四樓一戶,現在,臥室的窗戶和陽臺都能看見了。王蘭清楚幾扇窗戶都緊閉著,清楚緊閉的窗戶裏面都是怎樣的擺設,知道客廳沙發上的薄羊毛毯仍然放在那兒,並且毯子的一個角還耷拉在了潔白瓷磚的地面上……
王蘭開著車,在暮色中駛離了這個城市,漸漸地,漆黑的路面上都是駛來往去的車燈了。
道路還算平坦,幾分鐘之後王蘭就把汽車開離了國道,駛向了岔口的一條沙土路。汽車爬坡之後,就行進在了一座大山的腰際上,這條環繞著山體而行的沙土路,最終伸向另一座大山的腳下,然後穿過幾道隘口一樣的峽谷,便進入到另一片地面,那是一片廣袤的原野,那兒田畝交錯縱橫好幾公里,附近有幾座村莊,坐落在遠遠的池塘或小樹林的後面,路面在那兒將變得坑坑窪窪,不過,這條起起伏伏的鄉間道路的盡頭就是一個規模像小縣城的鎮子,並且那兒王蘭太熟悉了,在她二十歲之前,幾乎踏遍了小鎮的每一個角落,以及四周郊區的每一個小土坡小池塘小林子……
王蘭腦子裏除了想著這些,想著怎樣跟媽媽好好地生活的日子,也想著孫樂,想著昨天的一些事情……
昨天的那些事情,就歷歷在目了。
……
而搭車的這個小夥,也讓王蘭心裏面勾起了對一些往事的想念,因為這個小夥子的側臉很像孫樂,這個側臉因此就使得王蘭浮想聯翩了。
在王蘭的汽車駛出市區仍然在明亮的路燈下的道路上往前開著的時候,汽車的前方五十米開外,有個人打著手勢想搭車,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的時候,王蘭改變了主意,所以她沒有一個急踩油門地甩下這個想搭車的小夥子,而是情不自禁地踩穩了刹車,但汽車沒有熄火,發動機的聲音微微地響著……
汽車的窗戶仍然是敞開著的,搭車的小夥子彎著腰,一副笑臉地說,這個時間段沒有班車去灣裏,希望您能讓我搭車,我願意出雙倍的車錢!
王蘭說,這不是什麼錢不錢的問題,我主要考慮你說的話是不是真話?
小夥子很機靈,立即掏出他的身份證,並且遞給了王蘭。小夥子說,下車的時候我再拿回我的身份證。小夥子說完看了看路的遠方,道路兩旁的路燈一直延伸到了百米外的路口處,天空灰暗,有幾顆星星在遙遠地閃耀著。從側面看,小夥子與孫樂就非常相像了,區別只是細微的。
在車上,小夥子一直沒敢搭話,他的行李箱和他都在後座緘默著,小夥子的左手緊緊拉著他的拖杆箱的把手,右手牢牢地抓著窗戶旁邊的扶手。汽車行駛在了坑坑窪窪的路上時,他和他的行李箱都顛簸得東倒西歪,但行李箱仍然牢牢的沒有掙脫出他的手。王蘭是不會主動搭訕的,但偶爾會從她頭頂上的反光鏡去瞥他一眼。王蘭沒有去特意記他的名字,雖然他的身份證就放在眼前的臺子上,旁邊是王蘭的一張寫有電話號碼的硬紙片……從反光鏡看,小夥子長得就比孫樂更為英俊一些,從心裏面講,王蘭更會喜歡這個剃著圓寸的小夥子的臉,而孫樂是三七分的長頭髮,暗黃的發質,有時候看上去是暗灰色……小夥子穿著一身休閒裝的暗花圖案的夾克衫,記得他在攔車的時候,他的牛仔褲就把他的個頭拉長了一些,像個放假回家的大學生。
在大學裏,王蘭和孫樂不是個同年級同系的同學,孫樂是學長,高王蘭兩屆。在寢室裏,王蘭是第一個交上了男朋友的,當然不全是孫樂的主動,不過讓王蘭沒有想到的就是最終嫁給了他孫樂,王蘭其實有個心理準備,初戀能夠修煉成功的往往鳳毛麟角。實際上這段感情算不算得上初戀,王蘭還拿捏不准,因為在讀高中的時候,有一個社會上的年輕人,就死死地糾纏著王蘭,死皮賴臉地追求王蘭,並且想著各種各樣的辦法使得王蘭覺得生活浪漫,而王蘭一點不覺得有什麼浪漫,她曾經暗暗地告訴自己,如果順其自然,兩個人如果有緣分的話,她還是不介意的,不過那次在賓館的一個房間裏,王蘭有點後悔了,所以她就一直以來對那件草率的事情耿耿於懷,冷淡了一些日子之後,那小子果然知難而退了。對於孫樂,王蘭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在學校裏孫樂就有成熟男人的影子,做事他懂得分寸,因此王蘭只好主動了一回,她事後還擔心這個優秀的學長,最終會成為了別人嘴巴裏的肥肉呢……王蘭和孫樂處了一段時間之後,便知道了孫樂就是個靠譜的人,所以王蘭一心一意地粘上了這個老實的男人,全心全意去愛著他了。
孫樂出國的前一天,王蘭還計畫好了呢,因為國慶日長假馬上就要到了嘛,她想去大西北看看,然後再看看大草原,別像五一長假的那樣,在家裏就追看著韓劇了,五一長假的時候是出了個變化,孫樂升職了,因此他就不想白白浪費了這一星期的大好時間,孫樂要把公司裏的一大堆辦公檔拿回了家,他必須充電,他不想在新的職位上站不住腳。王蘭能不高興嗎,孫樂的升職不也提升了她的地位了嗎,所以,情意綿綿的韓劇就死死地勾住了王蘭的心,除了欷歔,除了有點淡淡的失落,她並不覺得有什麼堵得慌的。孫樂已經同意了王蘭那個國慶日長假的計畫,他也想看看遼闊的大西北,感受一番風吹草低見牛羊的蒼茫意蘊……
孫樂昨天回家的時候,手裏面捧著了一大束鮮花,是新鮮的玫瑰花。孫樂是個白領,平常就西裝革履的,所以他手捧著鮮花站在了開了門的王蘭面前的時候,那副靦腆的樣子,就像個心謀不軌的新郎官,王蘭鼻子一酸了,她真的想一把就撲入孫樂的懷裏去。但王蘭把孫樂手裏面的鮮花接過來的時候,孫樂說了一聲親愛的,然後就在她一怔時把手伸了過來,緊緊地摟著了王蘭的腰,現在想想,王蘭也都覺得如同個很不可思議的遊戲,仿佛他倆才剛剛認識,剛剛談戀愛似的……
所以,汽車駛出了一片坑坑窪窪的路,朝著山坡上爬去的時候,王蘭就摁下了汽車音響的鍵,雖然是一首並不好聽的歌,但並沒有影響到王蘭的心情。
小夥子的手機突兀地響了起來,然後他小心翼翼接通了電話說,媽媽,我已經上車了,是搭了一個好心人的順風車。然後小夥子沒有說話,認真聽著電話,時不時地哦著應幾聲,電話打完之後,他把手機放回了兜裏,他的手機是個非智慧的手機,用這種老掉牙舊手機的,只給人一個落魄不堪的形象。
王蘭不想搭理這個搭車的人,所以王蘭跟他一樣都靜靜地聽著汽車音響的歌聲。汽車的外面是黑漆漆的山路,汽車已經行駛在了一座大山的腰際上,這條公路,就像一根在空中飛舞著的飄帶,一條看得見的絲綢一般的曲線,波濤一樣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雖然王蘭是知道孫樂有出國這檔子事情的,但孫樂一直守口如瓶,等他興沖沖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王蘭的時候,那種突兀感就差點兒把王蘭擊倒了,一怔之後,王蘭就感覺不到孫樂的熱情了,在王蘭的內心裏,是有一股衝動的,她並沒有配合著孫樂的熱情,她反而冷冰冰地說,孫樂,你是明天的飛機嗎?
孫樂說,是的,你看飛機票我已經拿到手了,親愛的,你知道嗎,這半個月來,我一直在糾結著這件事情,你別介意,我的意思是說之前我出國的事情並沒有完全定下來,具體日期並沒有定在哪天。但我猜可能會在年底的,公司老闆說過一句話,他說,年底之前你必須出國……
在孫樂歇了一口氣的時候,王蘭就說,你早知道了事情的眉目,可是你卻守口如瓶,我是你的妻子啊?
孫樂嬉皮笑臉地說,我擔心事情會變化了,早說出來但並非如此,就尷尬了。
王蘭撅嘴說,你不要把我忘了就成,我擔心的就只是這個了……
孫樂笑了笑,說,我今天特地買了玫瑰花,就是想今晚上隆重一下,因為三年的時間是極其漫長的。
王蘭說,好吧,不過我覺得現在時間還早,我們出去吃點什麼,就像情侶一樣,然後我們回來就好好隆重一下……睡個好覺。
……王蘭倒吸了一口冷氣,像個煙癮極大的人那樣,在找不到香煙或者找不到打火機的時候,就莫名其妙地想發一發怒氣,但王蘭在努力地克制著,只能心潮起伏地控制住,然後把冷冰冰的空氣咽入了肚子裏。
頭頂上的反光鏡正印著她身後坐著的小夥子的目光,他似乎高高在上地打量著她,他那冷峻的表情就在王蘭的頭頂上掛著,這讓她有點生氣了,後悔讓他搭她的車了。
王蘭看見了小夥子一臉的不安,就想了想然後問他,你是打工……回家的吧?
小夥子說,是的,剛剛從廣東回來,下了火車,但去灣裏的班車沒有了……
王蘭沒有吭聲,車燈照亮處停了不少車輛,有不少車都堵在了那兒。王蘭關掉了音響,把駕駛室的窗戶打開了,車速已經減慢了,後視鏡顯示,已經有好幾輛車正緊緊地跟在了王蘭的汽車後面。
把汽車停住後,王蘭說,前面的路段估計是出了交通事故。這時,小夥子說,我下車看看吧。他說完就下了車。他然後就走到了車燈前,把衣領提了提,這個動作很瀟灑,這個動作孫樂也做過,並且那天的情景王蘭還記憶猶新,是孫樂畢業前的那學期的一天,那天的冷風跟現在吹進來的冷風一樣凜冽,刺骨,王蘭的頭上正裹著一條絲巾,而孫樂穿的是一件大號的風衣,他把兩個領子都提上來,就遮住了大半張臉……他倆從火車站跟隨著三三兩兩的人群走進了月臺,月臺上的風很大,很急速,因此月臺上的燈光弱不禁風,但王蘭的心裏頭一陣暖……孫樂當時牽著她的手,然後,兩個人都跑了起來,他倆搭的這趟火車是去省城的,不言而喻,這個週末在省城度過了,那兩天匆匆忙忙,都去了哪兒,去哪兒玩了?王蘭現在真的記不太清了,因為她跟孫樂在一起的愉快時光真的太多了,有很多地方,都留下了他倆的足跡和兩個人的歡聲笑語。王蘭記得清清楚楚的就是搭乘的那趟夜車去省城,上車的乘客並不多,頂多十幾個,當然還得把他倆計算在內……就在孫樂和王蘭忽然奔跑的時候,進站的那趟綠皮火車也開了過來,綠皮火車要比他倆跑得稍稍快一些,但他倆一點不覺得自己慢,最後,進站的綠皮火車果然在慢慢地往後面退著,再然後,綠皮火車也停住了,當然,他倆已經信心滿滿地等待著列車員把車門打開……
王蘭瞥了一眼小夥子的身份證,但沒有把它拿過來,她是想看一看的,想知道他的名字是什麼,想知道他的身份證上的家庭住址是在哪兒。她還是把手縮了回來,然後就怔怔看著車燈前影影綽綽裏走過來那個人影,在汽車的大燈前面,這個小夥子跑了過來,之後他在駕駛室的窗戶探著頭說,有一輛卡車撞上了一塊巨大的石頭,卡車可能被撞壞了,卡車司機上了120急救車不知道怎麼樣了,他們正在清理路障,只要把卡車拖走,前面的被堵車輛就可以立即通行了。
小夥子坐進汽車的後座時,王蘭看見那些影影綽綽的人挪動了,他們慢慢地回到了各自的汽車裏,估計沒一會兒就可以通行了,但半個小時之後,前面的車輛才開始動了起來。王蘭發動了汽車,也跟著緩慢地向前移動著,這條山腰上的路面上顯得很熱鬧,車鳴聲此起彼伏,一道道雪亮的燈光向著夜色的深處行進著。
有幾個交警在指揮著通行的車輛,路面已經被清理乾淨了,看不出有撞車的痕跡,之後這些長龍一般的車輛,就漸漸地拉開了距離,呼嘯著,在幾座連綿不絕的大山腰際的這條蜿蜒向前的盤山公路上駛入了濃墨一般的夜色裏。
汽車駛入了隘口,然後,汽車出了最後一個隘口並且駛入了一條岔路,王蘭瞥了一眼汽車上顯示的時間,已經過了夜裏的11點鐘,可是,距離小鎮還有60公里的路程呢。
王蘭的汽車出現了異常,她試了幾次,仍然掛不上檔,她在下坡道的時候,把檔位調到了空擋位,想借著下坡道的便利,省點兒汽油,這個坡道很長,汽車的確像個滑滑梯上的小孩子,一路歡快地滑行著。王蘭一臉的得意,就在慣性和勢能當中,保持著不弱的前進速度,但王蘭想調上檔位的時候,感覺心裏面也是一陣空落落的,汽車的檔位就在不經意之中消失了,杳無蹤跡了,王蘭焦急萬分起來,就在汽車紋絲不動的時候,發動機的轟鳴聲就像個大騙子,以為仍然全速行駛著呢,實際上這個鐵傢伙仍然原地不動。
王蘭又試了一次,仍然掛不上檔位,王蘭不敢熄了火,害怕熄了火之後,就連火也打不著了。
小夥子說,是掛不上檔了吧?
王蘭洩氣地說,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一路上還好好的呢……
兩個人下了車,都束手無策。
附近黑燈瞎火的,不知道是到了哪兒?
小夥子也不熟悉這個路段,同樣一籌莫展的,同樣的神色沮喪,借著汽車的大燈,眼前的這條黃土路坑坑窪窪,但看不清楚路的前方有沒有村莊,有沒有人家?這是個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的夜晚,就像到了一個無人區。
王蘭回頭,就看見小夥子拿出了他的手機,聽不清楚他對著手機說了一些什麼,過了一會兒,小夥子走了過來,然後他對王蘭說,我剛剛給灣裏鎮的一個修車店打了電話,一個修車師傅估計是去借車去了,借到了車他們就會趕過來的。
王蘭說,你認識他們?
小夥子說,我以前在修車店做過事,跟那個老闆比較熟,剛剛接電話的修車師傅我不認識,但我說了老闆的名字,他立刻答應了……
王蘭說,要不你先看看,檢查一下,說不準你現在就能把車修好呢!
小夥子笑了笑,說,我還不會修汽車,我以前只勉強修過摩托,不然我也不會去廣東打工啊……我不想在修車店裏瞎混,所以跟那個老闆說我還是去廣東打工算了,那個老闆開始有點不高興,畢竟是從小玩到大的夥伴,那老闆跟他叔叔學過修汽車,也去技校讀了幾年,灣裏鎮有兩個修車店,一個是他叔叔開的,另一個就是他家開的,所以我學修汽車在灣裏鎮是沒有大前途的,打工還可以見見世面,就算掙不了幾個錢,我也願意去而不願意濫竽充數地瞎混。
不知道要等多久,王蘭說,外面太冷了,我們進車裏坐吧。
王蘭想打個電話給媽媽,但想了想,就打消了念頭。
小夥子正在打電話,是打給他媽媽的,小夥子說,我還在路上,搭的是便車,現在車子出了點故障,等修車師傅來呢,你別等我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家……小夥子掛了電話,就笑著對王蘭說,我打個電話去催催,看看他們什麼時候能到……
小夥子掛了電話,就說,他們剛剛出來。
王蘭說,希望他們能夠早點到這兒……
小夥子說,是的,希望他們早點兒來。
汽車外面的夜色靜悄悄的,黑漆漆的讓人不安。
這時,王蘭拿起了小夥子的身份證,但她連看也不看,她其實很想看看,又不想這樣不禮貌,所以她就立即把身份證遞了過去,王蘭說,你把身份證趕緊收好吧,我怕到時候匆匆忙忙的就忘記了。
小夥子接過了身份證,把身份證放入內衣兜裏,然後他說,你也是灣裏鎮的吧?
王蘭點點頭,說,我媽媽還在灣裏住,我這次去看她,然後住一段時間。
小夥子哦了一聲說,我是休假,所以在家呆一個星期,然後再去廣東。
王蘭說,廣東哪兒?
小夥子說,廣州市。
王蘭哦了一聲說,我還猜你是去東莞呢!
小夥子笑了笑說,東莞打工的人最多,我是在酒店做事,廣州市的一家四星級酒店。
王蘭哦了一聲說,是幹什麼呢?
小夥子笑了笑說,之前做服務員,之後接著當了幾個月的門童,最近換了一個崗位,在KTV打碟。
王蘭沒聽懂,但小夥子解釋了之後,王蘭才似懂非懂了。這時候小夥子就說,我最喜歡現在的這個工作了,喜歡幹跟音樂有關的事情。
王蘭笑了笑,沒有吭聲,但她把汽車的音響打開了,是個美國佬唱的歌曲,不過這個美國佬孫樂比較喜歡,他下載了不少這個美國佬的歌曲……嗓音有點粗糙,有點滄桑,有點悲涼,有點不服輸的堅韌,聽久了是不會膩的,但王蘭仍然不怎麼愛聽,她喜歡聽鋼琴曲,聽薩克斯,聽小提琴獨奏的梁祝……而孫樂卻喜歡聽搖滾,也喜歡民謠之類的,比如現在就在歌唱著的這個美國佬……
小夥子說,鮑勃•狄倫是個非常了不起的歌手!
王蘭說,是現在唱歌的這個美國佬嗎?
小夥子說,是的,就是他啊,他的歌你聽了就會安安靜靜,這個世界就變得乾乾淨淨的了。
王蘭聽了一會兒音樂就說,可能是英文的吧,就不覺得怎麼很好聽……
小夥子說,是的,如果熟悉歌詞,再努力聽幾遍,就會找到那種感覺了,他是個創作型的歌手,作曲,作詞,他作的歌詞,都像一首詩……
王蘭說,你會唱歌嗎?
小夥子說,會一點點。他說完就和著音響的鮑勃•狄倫的唱腔,輕輕地哼唱了起來……
王蘭忽然不知道是怎麼了,就在聽著小夥子哼唱的時候,腦子裏便忽然出現了昨天晚上的一些情景。
王蘭很想把手搭在孫樂的胳膊上,不過他們在一個餐廳吃了一點燒烤,時間過得非常快,眨眼間就夜裏的11點鐘了,但街道上的行人不少,臨街的鋪子大都打烊了,路燈依然亮燦燦的,街道上仍然燈火通明,根本察覺不到已經到了深夜了。
一路上,王蘭都在克制住心情,她內心裏已經有點不能自已了,很想旁若無人地大聲喊一聲,很想旁若無人地跟孫樂接個吻,就像在談戀愛時卿卿我我甜甜蜜蜜似的。但孫樂的興頭是在他的即將出國事情上,他說他越來越覺得這個機會太難得了,並且也認為他這輩子非常幸運,這種好事情不是人人都碰得著的,之後,孫樂興致勃勃地說了一些他在公司裏的事情,他有預感,如果三年之後,他最大的可能性是會留在美國的,假如這種假如假設是正確的,他會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三年的學習當中,然後就任憑著他的能力和才幹,在美國的公司留下來,他因此信心滿滿的,躊躇滿懷,所以他壓根兒沒有察覺到王蘭的臉色,他倒是認真地看了看王蘭,但他說,假設真的在美國落腳了,我立即把你接過來,然後我們就把家安在了那兒……
他倆回到家的時候已經過了午夜的0點,一進家門,王蘭就拿起了她的內衣內褲,走進了衛生間準備洗個澡。孫樂說,我要檢查行李箱,看看護照什麼的,別到時候忘這忘那了,他等王蘭進了衛生間的時候,就走到臥室裏把他的行李箱打開,然後一一檢查。直到王蘭洗完澡出來,孫樂仍然在找什麼東西,他在書房裏聽見了王蘭的呼喚,就拿著幾張歌碟出來,王蘭知道孫樂只聽英文歌曲,卻不知道他手上拿著的歌碟是誰的專輯。
也許,就是現在正在汽車音響裏深情唱著的這個老兄,也許不是……
小夥子漸漸唱的入迷了,幾乎要快了半個拍子,但沒有跑音,就感覺他是在領著鮑勃•狄倫在演唱。
一首歌很快就唱完了,停頓了十秒鐘吧,另一首歌又出現了,小夥子的樣子顯得很專注,忘情了似的,他非常準確地把唱詞唱了出來,不過,這次小夥子沒有搶拍子,他的和音很到位,以至於王蘭忽然分不清楚哪是鮑勃•狄倫的嗓音,哪是小夥子的嗓音。
……王蘭說,現在有很多選秀類的節目,你可以去試試,說不準你哪天就成了個大明星了。
小夥子說,去年我試過了一次,連初圍都沒有進入,實際上比我有才華的人多得多。
王蘭笑了笑,說,我剛剛聽你唱的時候,就覺得你是很了不起的。
小夥子也笑了笑,但他說,你誇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說真的,我不覺得我有什麼了不起的,記得還在修車店的時候,我連一些起碼的東西也學不會,我勉強會修個摩托,但一點不長進,還好那個老闆對我挺賞識的,沒有轟我走人,但我有自知之明,當然我也有個私心,就是……想見識見識一下這個大世界,我不想一輩子就窩在了灣裏,之前還不瞞你笑話呢,二十歲的人時還沒有走出灣裏小鎮,還不知道另一座城市、另另另一座城市是個什麼樣子呢?
王蘭這時想到了孫樂,她覺得小夥子在這一點上,跟孫樂是完全相似的。不過,王蘭是不喜歡這種野心勃勃的,不喜歡孫樂這種所謂的雄心鬥志,這樣這種人立即就變得陌生了,便不再是談戀愛時的孫樂了,不是結婚之後兩個人耳鬢廝磨時候的孫樂了,孫樂整個人忽然變得冷冰冰的了,忽然就讓王蘭喪失了所有的興致,就在昨天晚上,王蘭洗了澡出來,把孫樂從書房裏叫了出來的時候,王蘭看見孫樂的雙手都拿著了書,每只手拿了三四本,匆匆忙忙地跑出來之後,孫樂說,你先上床吧,我還在找書,我剛剛翻遍了書櫃,等我再找一遍。說完,孫樂就回到了書房。王蘭不知道孫樂是在什麼時候擠到了身邊的,王蘭昏昏沉沉的,但孫樂興致勃勃,他已經洗完了澡並且換上了睡衣,他的頭髮沒有擦幹,有點濕。孫樂說,我們親熱一下吧。他說完就把嘴巴湊了過來,但王蘭拒絕了,即便是說好了的事情,她的確沒有了一點兒興致了,就想好好的睡個囫圇覺。孫樂很靦腆的樣子,然後就有點無奈,王蘭很快睡著了,她是被孫樂搖醒的,孫樂已經做好了早餐,並且把他的行李都放在了客廳。
在吃著早餐的時候,王蘭說,要不吃了早餐之後我們回裏屋去……孫樂搖搖頭,說,怕時間不夠了。王蘭點點頭,然後她說,昨晚上我是真的困了,渾身沒勁,就想睡覺。孫樂說,知道,你昨晚上的臉色很難看,一副沒精打采沒睡醒的樣子。王蘭說,等我把我的護照辦好了,我就立即飛到美國去找你……孫樂點點頭,然後看著王蘭,孫樂沒有吭聲,所以王蘭又說,只要是符合簽證要求的,我都不會放棄,我每次都不會落下,每次都會去美國的。
王蘭看著小夥子的側臉,他這個側臉簡直就是孫樂的,這個側臉就頓時讓王蘭感到了一陣不安,她的心忽然突突突地猛烈跳動起來,她還感覺到了她的內心忽然就有了一種需求,但他不是孫樂,如果是的話,王蘭此刻肯定會迫不及待地撲過去,然後躺在他的懷抱裏,然後去吻,去緊擁,去做愛……小夥子說,修車的人怎麼還沒來呢?王蘭一怔說,呃,他們怎麼還沒來啊!
但王蘭一說完,遠處就突然閃起來一道燈光,汽車裏很安靜,汽車外面的夜色同樣很安靜,雲層變得稀薄了,這原來是個月朗星稀的夜空啊……鮑勃•狄倫依然在深情地歌唱著,此刻他已經在唱那首《我終將獲得解放》了,燈光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了,並且變得明亮起來,隨即,那道燈光雪亮又筆直地照亮了王蘭的眼睛……
失落
藉由場景、事件和人物
環環相扣
文章所想表達的心理失落

問好
跳舞鯨魚
音樂、陌生人、旅程
串聯成一段已婚女子的心路歷程
每個人都要對得住自己的人生
但當認定了終身伴侶後
人生便不再只限於自己一人
甚至是渴望的成長和發展
也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因此現代男女的離合
不單是純粹的喜歡、不喜歡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