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我的初戀男孩(二)重逢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我從沒見過媽媽幸福快樂的笑容。很小的時候我當過人球,她不是把我丟給住高雄的舅舅家幾天,就是放在住台北的阿姨家幾天,最常是住爺奶家卻要我一人獨自在隔壁的姨婆家吃飯。就這樣,那時候的我從害怕得狂哭到一樣害怕但早已哭不出來。
姨婆家有個男人臉上有個恐怖的黑洞,一個眼睛不見了,他都隔著一個大圓桌坐在我對面吃飯。我不敢看他,只記得趕快吃一吃好離開,因為除了怕他,在這裡吃飯的其他人都面無表情,氣氛好沉悶。我一直都納悶,我所見過的親戚長輩他們為什麼都不快樂?
只有我大姊好像是快樂的,因為她會對我笑,尤其她和我們一起玩時會開心的呵呵笑。
我從沒聽過鬧鐘響,每天清晨總是大姊用溫柔的嗓音叫喚我:
「小麗,起床了,小麗...。」
我揉揉眼睛,很快爬起,從不賴床,精神飽滿。這也許是跟著大姊早睡的好處。
她總會在我身後馬上將被子睡墊折疊好,移放在牆角邊。
一鍋熱騰騰的白稀飯,幾碟大姊炒的簡易小菜,像自家種的番茄加入蔥蛋,麵筋罐頭的也能被她炒得別有另一番風味。昨晚的幾許剩菜經過她的巧手都變得豐盛美味。
「小麗是高中生了耶,吾家有女初長成,很快就可以出嫁了。呵呵呵~」大姊常拿我尋開心。
「妳老是胡言亂語的,嘖,真是沒有做大姊的風範。」爺爺唸她。
「哪屋黑白講,我講這樣也沒錯啊,時間在過是很快地,哈哈哈~」她常這樣自嗨。
有大姊在,總是會有她的笑聲陪伴我,也只有她會這樣跟我說笑。
而我,不知是在小時候就被他們大人傳染了不快樂病似的,很難快樂的笑,話也很少。
這天是風和日麗的開學日,終於結束了漫長無聊的夏日暑假。
時間還很早,我又流連在大姊的書架前,最喜歡的書是一本大漫畫「在風雨中成長」,四個兄弟姊妹的雙親在戰亂中死去,他們跟著難民來到鄰國艱難求生存的故事。我已不知看過多少遍了,還是想看,看不膩,看了心裡好哀傷,最後大哥死了,二哥被彈火炸成痲子臉,三姊病死了,四妹被好心夫婦收養了。大姊說這本漫畫是一個朋友送給她的。
書架上有幾本筆記本是在我讀小學時大姊自繪自編的童話故事,我現在偶爾還會拿起來翻翻。
她的想像力很豐富,總是能在睡前跟我講她信手捻來的亂編故事,不過開頭都一樣。「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
記得小學時我也曾快樂過,就是齊家兄妹搬來當鄰居時,大姊開始號召鄰居小孩來跟我一起玩,那時候我就常露出笑容,因為笑得最大聲說話最大聲的是大姊,大家似乎都被她感染了快樂。
大姊催我了,於是把書放回書架上,然後我看到住隔著一條馬路對面的陳啟明踩著腳踏車過來。大姊走過去跟他說話,他露出有些靦腆的笑容,從他們兩人的對話中很快就知道──陳啟明想載我去學校。
「不用,不用,我不放心,你妹不是也要坐火車,她們兩個人可以一起坐。」大姊這樣說。
我本來想騎腳踏車的,家人卻要我坐火車(區間列車)。他們說我方向感不好,又老把紅綠燈當裝飾品,所以要我還是別騎車好讓他們可以安心點。
陳啟明搔搔頭,沒辦法,無法通過我大姊這關,就什麼都別說了。
他還是像保鑣似的一路護送我和他妹妹到火車站,五分鐘,邊走邊和我聊了一會兒,才離開。
在暑假期間大姊就帶我來參觀過,還幫我找到教室的位置。在布告欄裡知道了陳曉慧在隔壁班,可惜還是一樣沒能同班,不過國中最要好的同學蘇玲玲又能相黏在一起了,也算幸運的。
然而,還有更幸運的,一個意外的驚喜,我在教室裡看到長得亭亭玉立的齊美珍,記憶中熟悉的甜美笑容。突然不見,現在又突然出現,腦子有段時間無法正常運作使我有些傻愣地盯著她。
教室裡已經有一些人了,陌生的面孔,男同學女同學,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而我想要找靠窗的座位,就這樣發現了齊美珍。
「妳...妳是...妳還記得我嗎?」我應該不會認錯人吧...
她露出甜笑點頭。「嗯,當然記得。」我鬆了口氣,隨之欣喜不已。
這就像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久別重逢真的很令人高興,而且...,我承認我高興得另一個原因是可以再與她哥哥聯繫,我們可以再一起度過快樂的時光,好懷念啊!這時我的腦子裡已經充滿她哥哥小時候帥氣可愛的模樣了,心裡真是好期待。
我迫不急待地想跟她敘舊,有好多好多疑問和好多好多話想說。
「我聽我大姊說了...,你們現在還是住奶奶家嗎?那...妳哥哥也是讀這裡?」想知道更多關於她哥哥的事情,一顆心七上八下。
我沒聽清楚她說什麼,因為蘇玲玲已經不甘寂寞地開始在我耳邊聒噪,好吵。
「喂?喂──,喂喂。」她站在我身旁,三番兩次歪著頭擋在美珍前面,擋住我的視線。
「等下,玲玲別鬧,等下再跟妳說話。」我微皺起眉。
「喜新厭舊,交了個漂亮的新朋友就不理我了,哼!」說完走開,她又鬧小孩子脾氣了。
是要繼續跟美珍聊,還是要先去安撫玲玲呢?我猶豫著。
「沒關係,妳先去找她吧。」美珍微笑著說。
「我從沒見過媽媽幸福快樂的笑容。」
「那時候的我從害怕得狂哭到一樣害怕但早已 哭不出來。」
這屬於主角的童年陰影吧
而且似乎造成了傷害

文中姊妹間的互動洋溢著溫情
兩人個性絕然不同
卻影響著彼此的成長

重遇齊美珍一幕
描寫出主角的緊張情緒
處理得不錯的

回憶總是被美化的
過度懷念過去會變成沉溺
而能否回到從前也是一個疑問
讓過去保留在回憶之中
可能是個更合適的處理方法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