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英雄(一)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無可避免,在夢中
又見到了妳。

曾被我們創造,今已塵封的傳說
訴說著英雄的姿態--
每每,當他手持利刃
挺身災難之前
妳的胸口便會捲起濤浪
綻放七色的彩花;
當深夜營火
照亮佈滿疤痕與疲憊的臉
妳只想安靜地化為巨大的母鳥
將冷雨擋在間歇不止
淒淒哀叫的風聲外。

而今都鏽了,無論刀劍
亦或信仰。
像一頭再也回不了原野的狼
用瞎了的右眼
望向籠外的月光。

被創造的傳說
再久一些,也就要
被歲月風化。

但還是
想再見到妳,可以的話
以夢裡,依然風發
意氣的模樣。
感覺有個深藏的故事在裡頭,「妳」的事蹟是個經長時間洗禮的傳說,比較不解的是「他」為何?
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