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知樣〉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CENTER]〈知樣〉[/CENTER]
[CENTER]—洛夫,「一切靜止,唯眸子在眼瞼後面移動遠離我們胸中毒性很強的鄉愁」[/CENTER]
[CENTER]
[/CENTER]
遂師旋而北面
向鄒衍悼念喃喃叨絮著彼位


頇顢兮童乩來穡稼茨裡作人客,
(我本底是一兮會計,伊講
親像底落詼諧,扮一齣笑科)才知影
來去自由兮郎永遠置厝遮


譌變成天子的遂大夫說老師
凱旋而歸後,開始在唐人街的郊外
砌別莊並且喃喃地說著雖然蜷曲的胚胎不明白母親的音節


隋土(我也惡野哭者)一首不會有人查勤的分行句子
宛如肉台上與初戀馬華女友訣別書


在野的人們都來
送行。刺青師
覺得你們全部都很像祭器不踰竟


捧斗的長孫緩緩地跪在戰無不克
的輓聯下方,服用鐵牛運功散就出運的阿明
叩讀著李白不知作於何時、何地


分行的句子
。就知道自己永遠是中國人了
在兩楹之間 ,在前代軍人黍離之後
也不懂的方言:初見其術,懼然顧化


攏總是家己郎。如果生命是從水中開始,繼任者是木
或者火?薪盡如烽火
台下趕赴的諸國望向
這片穿上沒有拉鍊的服飾就是古裝劇三妻四妾的焦土


遂人笑了笑,笑了笑


初草於
7/6/2017 8:13 AM
閱讀〈濯足〉後,好久好久才找到羊水裡。




http://mypaper.pchome.com.tw/iamwritten ... 1371484283
我認為這種寫法是新詩的一種方式,用典上很講究,但對一般百姓來說,應該是很難進入。


在野的人們都來
送行。刺青師
覺得你們全部都很像祭器不踰竟


這一段我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