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成年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終於可以棄絕心願
寧願它是一塊鉛
可以隨時沉落底部
無法實現也無所謂
實現了也無法改變它昔日的身價
重量也是一樣

與其把話說出口
更珍惜有話不說
只是收合於雙掌
陷進肉裡

理解在過渡的時間
由選擇所嚴密汰留下來的以及
無從後悔剔除的那些
學會只說一句並且明白
那是唯一能說的一句

想念的時候
不用看著那個人的雙眼
各自坐在對向列車起霧的窗前

偶爾剝皮露骨的爭吵
絆倒一樣的突發
對著手肘也破皮紅腫的你大吼:
「搞什麼,我也很痛!」
沒有什麼比此時的光火
更加明亮的時刻了
那艘早就進水的船
誰一站起身就翻覆
傷口會在彼此的看顧下癒合
痂還在
但不記得什麼絆倒了我們

可以安然越過所有人的秘密
通常都掉在口袋的破口
最裡層的襯布裡
假裝成一枚表面磨損的硬幣

需要有概念作為歸處
才能有恃無恐
拿著這根引線走到底之前
概念只是概念

看著誰走在眼前唯一的一條路上
背對著
不過問要走去哪裡也不問
會不會歸返
喜歡看著那雙眼睛望著前方的最深處卻說
只是要去疏通一處淤滿了泥沙的溝渠
可以聽懂那種微小又僝弱的謊言

保持身邊有可以維持一片任性的空白
捻熄四週所有急欲照亮他的光線
而活著的人
只是為了安住
自己的心
一個對生活利歷練夠深的人寫得一首詩,這樣的/成年/,並非單指年輕人的/成年/,也是生命中每個階段的成年。

問好不常見的舊詩友


綠豆
好詩!
欣賞了

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