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真愛BOOK - 65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還有,葉芷萌,可以麻煩你稍停了嗎?妳故意找麻煩心裡很得意嗎?」雨勤問完話後還沒讓葉芷萌有機會說話時又繼續說:「妳是因為我跟雅琪能力比妳好所以才故意找麻煩嗎?還是妳覺得我們兩個沒有給過妳好臉色?妳自己捫心自問,我和雅琪害過妳嗎?有主動找過妳麻煩嗎?有吃的、喝的,沒有算上妳一份,故意把妳晾一旁嗎?」

  「妳們心裡有想過。」葉芷萌馬上反駁。

  「我們做過了嗎?」雅琪立馬駁回。

  眼看著兩個人又要吵起來,雨勤連忙在拍桌幾聲。「夠了夠了,真的夠了,我累了,當然不是因為工作,但我真的累了,我腦子裡己經卡一堆事想不出來了,我不想要在工作上也這樣,而且我這工作還真沒必要這樣。」

  「關我什麼事。」葉芷萌依然自己自的不理人,但囂張的態度緩和了不少。

  「就關妳的事,講白點,妳不必這樣挖空心思找麻煩,基層員工的抗壓性比妳想像的強,要是這樣就不想工作,我們早早就被妳給搞走了,所以妳真的可以停止這種無謂的找碴。」雨勤說。

  「就是,每個人都要生活,為了生活,可以忍就忍,所以妳現在搞不走我們,以後也搞不走,別以為妳搞走了林組長就得意了起來,她的身份跟我們不一樣,要對抗上頭還得顧著我們,我們可不是,我們就只是底線員工,只要做好上頭交待下來的事就好,所以別以為妳用在林組長身上那一套對我們也管用。」雅琪接著說。

  「所以妳真的沒有必要在這樣這麼的針對我們。」雨勤再說。

  「我們可以概往不究,但從現在開始,能不能不要在搞這麼一堆事了?」雅琪也接著再說。

  被雨勤和雅琪這樣攤牌,葉芷萌有點招架不住,她本來以為她們又會抱怨,又會跟她吵鬧,然後又會鬧到張經理來處理這整件事,然後又是她會被訓話,但現在這樣看來,雨勤和雅琪好像想直接跟她對著幹,意思就是,她們不會在忍讓了,即便張經理來了也沒有用,她們打算直接跟她戰到底。

  「反正…反正先去上課在說。」葉芷萌頓時也不知道怎麼回話,丟下這句話後就離開辦公室了。

  看見葉芷萌離開後,雅琪才恢復過來,無力的說:「我們居然跟葉芷萌攤牌了。」

  「是啊!但我真的是累了,這樣搞下去,我每一天都會有消化不完的負面情緒,總有一天一定會跟她大打出手。」雨勤撓了撓頭,無奈的說著。

  「嗯,我賭妳贏。」

  「蛤?」

  翌日,快下班時。

  「雨勤,妳手頭上那邊還來的及嗎?」雅琪問。

  「可以,等一下就好。」雨勤頭也沒抬的回答著。

  「嗯,知道了,那今天妳早早回家吧!明天不是要去台北嗎?今天就要搭夜車上去吧!」

  「是啊…搭高鐵,不然時間來不及。」

  「好燒錢啊!」雅琪想到那一趟來回車程就要出去三張小朋友,心實在有夠痛。

  雖然是公司課程,但這車馬費嘛~~絕對不會這麼多的,頂多補貼幾百塊而己。

  「好了,都給妳。」雨勤將手頭上最後一份工作趕給了雅琪,然後快速的收拾東西,準備趕搭高鐵。「先走啦!拜拜。」

  「路上小心啊!」雅琪對著頭也不回的雨勤說著。

  五點半。

  雨勤看了看時間,總局那邊的郵局還沒關,還可以寄信件,於是雨勤先衝郵局。

  現在她根本不管坐車燒不燒錢,她想遠離這個地方,就算只有兩個禮拜也好,還有就是她現在要寄的東西,她也希望這禮物可以盡快的離開她的身邊,回到原本主人的手上。

  到了郵局後,雨勤簡直看傻了,還真是…排了好長的隊伍,不過這禮物,是該物歸原主了。

  「請問…是江小姐嗎?」

  身後突然有一道聲音響起,雨勤往後一看。

  「妳是…徐景咸的秘書?」
 
  「是的,妳好,江小姐這麼晚了還來寄東西呀!」

  「是啊…」雨勤心跳很快,但隨即她想,這東西包成這樣,也不會知道是寄給誰的吧!

  只是雨勤還是太小看徐總的秘書了,那過目不忘的本領,就算在當下只是輕輕的掃過一眼,也能記得大概的樣子。

  「真辛苦。」秘書笑著說。

  雨勤看了之後有點臉紅,她覺得徐景咸的秘書真的很厲害,那笑容就是百分百的官方似笑容,不失禮貌,但也僅止於此,不過…她笑的真的很漂亮啊~~~

  身為女生的她都快心動了,什麼叫大方,什麼叫美麗,這種聰明加智慧集於一身的女生,真的是…極品啊!!!

  徐景咸眼是瞎了嗎?這麼漂亮的美女時常晾在辦公室旁,一點都不會心動嗎?

  「下一位…」

  雨勤聽到櫃台人員喊下一位時才知道自己剛剛又亂七八糟想了一堆不該想的事了,好在有馬上回神,不然就丟臉了。

  雨勤將包裏放在秤子上,心想這位大哥動作能快一點,因為她後面排的是徐景咸的秘書啊!感覺這東西寄到徐景咸手上,馬上就會知道是誰寄的了,雖然她沒有寫上寄件人。

  「普掛嗎?」

  「是。」

  「電話?」

  「哦!09xx-xxxxxx。」

  「嗯,嗯?小姐,妳寄件人沒有寫哦!」

  「呃…」雨勤快要飆出來了,雖然如此,她還是冷靜的拿著包裏往旁邊站去。「哦!忘了,我寫一下。」

  雨勤在內心大喊著:我就是不想寫寄件人啊~~~~~~~~~~~~~~~

  於是雨勤等啊等,拖啊拖的,終於…徐景咸的秘書寄好信件了,離開時還笑著跟她打了聲招呼。

  不久後,雨勤也離開郵局,沒有將包裏寄出去,她想!反正誰寄都一樣,那就到台北的時候在寄過來吧!也不會遇到熟人,最重要的是還要換一下包裝,以免他的秘書認出來。

  回到家後雨勤匆忙的洗了個澡,然後請家人載她去高鐵站後,連夜上台北了。

  接著,台北兩個禮拜的新生活,開始了…

  開始忙碌了。

  忙碌到沒時間了。

  卻還是可以,可以想起徐景咸。

  雨勤在一開始接觸到陌生的工作時,真的是一度連睡覺的時間都不夠,什麼都要趕、什麼都要記、什麼錯都不能有,這邊的工作步調比原本自己的工作還要快,差點讓她招架不住。

  不過還好,幾天下來之後,一切都上手了。
為了生活
底層人士的忍耐力是無可估計的
逆境會使人自強
安穩會使人懶散
雨勤和雅琪兩人自強不息
想必也是有經歷、有努力過的人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