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捎給愛麗絲的祝福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捎給愛麗絲的祝福』

  送走最後一位客人,我已感到有些疲累。就在這時候,不爭氣的肚子已經咕嚕咕嚕做響起來。辦公室職員都已外出吃午飯,清靜的辦公室內,肚子的咕嚕生更為明顯。於是披上外衣外出,走進熟悉的餐廳進用我的午餐。熟門熟路加上熟人,所以,領檯人將我引入VIP室等候。我脫下外衣放鬆心情,就在這時候一陣熟悉的「給愛麗絲」的旋律灌入耳內。

  我的思緒跟音樂旋律起伏,眼前逐漸浮出一幅畫像。那年秋天,經由同行普里辛沙的介紹,我與米蘭電子街的莎朗家族開始做生意。在當天的宴會上,主人沙朗抱著獨生女在餐桌上現寶。當時他已五十五歲,晚年得女意氣風發。此事彷如昨日剛發生,卻沒想到現在她要出嫁了。眼見小孩變大人,我又怎能不服老呢?旋律迴旋迅速,記憶也跟著壞速的湧現。

  印象深刻的是在她十五歲那年,她夥同朋友康妮、嘉思敏與蘇菲亞四人來遠東旅行。她因常聽爸爸說台灣有多好,尤其小吃多采多姿,所以,她們就把台灣排進她的旅程內。他們從義大利飛荷蘭阿姆斯特丹,轉機杜拜抵曼谷、仰光、吉隆坡、西貢一路玩到上海,然後再北上到北京而漢城東京。她們在東京逗留三天,來台前給我電話,所以抵達那天我與女兒去接機。

  才五年不見罷了,她已經長得婷婷玉立,見面差點就讓我認不出她來。而在台停留期間,我因事忙故將導遊任務交給特助阿清去安排。第一天我人還在台北,因此,抽空帶著她們在台北近郊走走。附近名勝景點全去看看,女孩子嘛逛百貨公司最愛,故爾還帶她們去瞎拼一場。百貨公司一趟走下來,等於是我半年運動量,年輕人無所謂,可是我老人家可就走得氣喘如牛矣。

  然而,因為她們的遊興正濃,當天下午又帶著她們殺向石門水庫、小人國和慈湖等地。當晚將她們安頓在芝麻酒店,我留下特助明日帶她們去日月潭與阿里山,兩天後再陪她們去花東。大概就是所謂的「近水樓臺」,愛麗絲竟與我的特助走得很近。故於花東行前,她一再的要求我准許特助陪她們就好。礙於客人為尊的老觀念,我終於點頭答應她的要求。

  這趟東方之旅結束,她們安抵義大利後沙朗給我電話。除了一再的致謝之外,並還要我多多照料那位特助。我嫌他多事而將此事告知她家人,他們都笑我是大傻瓜,連這點心思也不懂,原來此事已經擺明愛麗絲看上特助了,我卻矇然不知亂告狀。半年後我人在莫斯科,一通傳真得知他們訂婚。這突然而來的消息讓我感到困擾,沙朗這樣的舉動,簡直就是在挖我的牆腳嘛。

  不過看在生意的份上,我也懶得跟他計較,於是借用了朋友的傳真機發文向他們恭賀。不久遠東大空難發生,特助正好搭上那班死亡飛機。浩劫之後愛麗絲痛不欲生,而這段未成氣候的婚事就此擱淺。之後我兩度前去米蘭,愛麗絲的傷心已慢慢恢復正常。這會兒我接到沙朗的電話報喜,心內不禁感慨萬千。或許愛麗絲真的與台灣有緣,最後她還是嫁給了台灣郎。

  我深深記得,某次我在與她父女聊天之時,我曾大力向他們介紹幾個。當時我認識的幾個台灣商界精英。可是愛麗絲當我面推卻我的好意,雖然她笑容滿面的婉拒,但我知道她滿臉不屑一顧。這回他的對象我雖然不熟悉,但我相信日後在愛麗絲的引介下,我們會成為商場上的朋友。際此她大喜之日即將屆臨,謹以此文祝賀她們新婚愉快,白首偕老! 【完】
緣分真的是相當奇妙,也許早已註定好好,求或不求皆已定數...!

這篇 捎給愛麗絲的祝福,誠懇又很動人!

麻吉讀後有感~ 
[quote="麻吉"]緣分真的是相當奇妙,也許早已註定好好,求或不求皆已定數...!

這篇 捎給愛麗絲的祝福,誠懇又很動人!

麻吉讀後有感~ [/quote]



RE:謝謝光臨閱覽~
週末順心愉快!~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