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古城綺夢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古城牆聳立在綺儀眼前,讓她目瞪口呆的說不出話來,是牆的雄偉氣勢還是古老又沉重的歷史,實在說不上來,她直覺到一股腐敗的氣息,令人作嘔想吐。這是綺儀的首度自由行,跟著筱涵、美華,一行三人的自助旅行。她們不想跟團,出發前就從網站google了半天,查清楚這古城的歷史、遊玩的景點、該品味的道地美食,钜細靡遺的搜尋,也做了一些筆記。從一下飛機將行李推進了四星級的酒店,匆忙登記入房置物後,就趕緊出門在櫃台的公關處拿了張簡易版的地圖,配搭觀光小抄,這是自助旅者該有的基本配備。DIY的一切自己來,行程由三人協商,旅費由三人分攤。一來就天空灰濛濛的,風雨欲來的悶,像是進三溫暖,沒有烈日但空氣凍結的毫不流動,汗像從體內蒸出來似的,人被放在蒸籠上,待熟。旅遊有時也像是酷刑,要適應當地的風土民情和氣候。自助旅程的表上列著第一站是古城,三人既興奮又期待的,一路嘻嘻哈哈的邊打邊鬧到了東城門口,資料上說明每個古蹟點的遊客服務中心都應該有政府配置的導覽員。
「儀,妳會不會看地圖啊!這座城牆看來很奇特,古城分為東西南北四個城門,我們到底走到哪邊?走錯了就找不到那座雁塔,反而走到傳說中會讓人迷路的鬼城門就糟了。」美華感受到城牆帶來的氛圍開始想像。「沒事啦!我們往東不會走到西啊!西邊才會連結鬼城門,往西域極樂世界,不屬於生人進入的領域。」綺儀用專業導覽語氣說話。「嗯!我剛剛從酒店出來前問了公關,她說出酒店往右步行約500公尺就到了東城門,應該沒錯啦!我們走不久就到了。前面有遊客服務中心,我們去問問就知道,順便申請個導覽,不然逛來逛去只能看到斑駁的城牆,就真得要鬼打牆了。」筱涵理性的分析,跨步朝遊客中心前進,只是邊走邊覺得奇怪,心想這城門的遊客還真稀少,是不是時間太晚,城門要關閉了。「我都沒看到觀光客,是不是今天沒開放?還是快要關閉了?我們下飛機時已經三點,現在約四點,如果城門五點關,我們肯定來不及。」美華邊跟上邊焦躁的說。「好啦!導覽圖上又沒說明開放及關閉的時間,反正到此一遊,離酒店又不遠,碰碰運氣好了。」綺儀用平穩的語氣安撫兩位同伴。走近遊客中心,燈還亮著,裏面看得到還有三三兩兩的遊客正在詢問,看來似乎還不算太晚,三人心放下了一半。綺儀推開遊客中心的大門,上面標示著「推」這字,就觀光點來說,這樣的設施算老舊了。「哇!超冷的,像走進冰庫般和著濃厚的霉味,十分嗆鼻。走在裏面像進入地底,跟外面溫差之大。」一行人不自主打了個冷顫。「才剛到,一切要隨遇而安啦!我去問問櫃台小姐,看我們要如何買票及申請導覽,希望不會太晚。」還是筱涵來的冷靜。「小姐,請問這是東城門嗎?我們想進去參觀,在哪買門票?我們還想申請導覽。還有請問開放到幾點?」筱涵連珠炮的詢問。「小姐您好,歡迎妳們來到東城門,城門可以自由進出,不用票的,開放時間到晚上10點。解說員的部份需要您押證件申請,解說時間為半小時,要麻煩您填一下申請表格。」身穿深藍色連身制服帶著親切笑容說明,字正腔圓的。「太好了,我們第一次自助旅行,下飛機時間有點晚,又不知道城門關閉時間。這樣看來,我們可以悠閒的逛,表格填寫可以用繁體字嗎?」綺儀這小領隊接下櫃台小姐遞上的表格,開始自顧自的填寫起來。「行啦!您隨意,只是要確認遊客的身份、國籍,有留您的證件可以核對就行。」櫃台小姐笑著回答,讓人安心又舒服。
當她拿起綺儀的證件核對的同時,在她身後出現了一位酷似女版兵馬俑有著黝黑膚色的女性,綺儀猜著這位大概是分派解說的導覽員。「妳們好,我叫劉夢雲,叫我夢夢就好,是負責幫諸位解說的,沿途會帶著大夥繞東城門,分三站來說明,共半小時結束。中間請不要急著拍照,解說的時間是有限制的,等我解說完,諸位再依個人興趣找據點拍照。」解說員一開口就是抑揚頓挫的標準話,十分悅耳,聲量也夠,看來天生該是吃這行飯,尤其是長像,有如秦人的活化石。「好的。我們就趕緊走,我想趁天還沒黑,看看白天、晚上不同的景觀。」美華就是天性性急,解說員才出現,她就急著要進城門。一行人隨著解說員夢夢的腳步,進了城門內,一踏進去,才發現裏面視野遼闊,一眼望去,領域相當廣大。夢夢說第一站要由古井內的階梯下到地窖參觀,再由地下通道上城牆的平台,站在至高點上觀賞整座古城。沿途夢夢告訴她們者城門的防禦作用,古井有如防空洞,當城門被攻破時,人們可以由井口走階梯到西城門出去。「所以我們等一下會上西城門嗎?」筱涵聽到西城門,愣了一下問。「不會。東西城門是透過這古城地道連接的,但我們只會上東城門平台,不會去西城門。目前西城門那區有太多傳言,所以上級命令暫不開放。等一會兒,妳們要緊跟著我走,如果沒跟上迷了路,不小心到了西城門的通道,那就不好了。倒不是有什麼稀奇古怪的事啦!只是沒人管理的古城門,萬一有些落石或一不小心跌倒,傷了總不是件好事。」夢夢似乎在東西城門這事上有隱情,不方便跟觀光客說明。是政治爭議嗎?還是年久失修,不方便給人參觀,這引發了綺儀的好奇心。在夢夢的引領下,來到古井旁,這是一口不起眼的老井,井探下去一片漆黑,不知有多深,而且井口甚小,高大的人要進入,恐怕要斟酌斟酌。夢夢一腳跨踩進去,露出地面的井身不高,很容易進去,三人只見她在漆黑中走到了底,打開手電筒,讓她們瞧見她所站的位置才放了心,跟著一個個順著古井階梯走下去,小心奕奕的走,看見每塊磚都刻著名字,應該是工匠窯燒自己的名字以示負責。下到了夢夢所在的位置,才看見井中別有洞天,一條條羊腸小徑,不知通往哪裏?若不跟緊些是很容易迷路。「諸位,這就是用來躲避敵軍的古井,井內猶如一座地下城,通往不同作用的生活區域,當然糧區是重點,也鑿了地下水,平日從井口,繩子得垂降長些,才能到下一層提水,這井還是有傳統的汲水功能的。」夢夢邊走邊說,指向不同的小路。好奇的綺儀跟在最後,左顧右盼想發現夢夢玄外之音,不可言喻的祕密。「該不會這井藏有軍用基地或國家寶藏類的吧!」她在心底盤算著,若有適當時機要脫隊小探險一下。想著想著眼前的各個通道明亮了起來,也不需要用手電筒,原來前半段是井的偽裝,後半段就是地下城的存在。這下整個心情也跟著明朗起來,大家鬆懈地到每個通路口探頭看看,夢夢說只要別走得太深,每個通路都可以去探探,唯獨其中通往西城門的通路不要進去。「但說實在,至於哪個通路是往西城門去,到現在還是個謎,請諸位跟著我,別亂走就是了。」夢夢皺起眉,這事似乎困擾著她,在她導覽的過程裏應該曾有人不遵守規定,到處亂逛。像綺儀自己就在心底不斷掙扎,想脫隊演出。是性格使然,這次自助不跟團也是她發起的,但到了人生地不熟的環境還是有風險,冒然行事會惹禍上身,不知不覺已經落隊在後,但光線充足到遠遠地就能看到她們的行蹤。只是說時遲那時快,突然間通道的燈全滅了,完全黑暗。因為跟夢夢的導覽位置有些距離,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下,綺儀開始慌了起來,一時之間動彈不得,只能呆站在原地等夢夢發現回頭來找自己。就在害怕在原地等候時,欣喜的看見前方通道有亮光出現,綺儀心想可能是她們回頭來找自己了,充滿期盼。隨著燈源越來越靠近,漸漸看到古怪的景象,倒抽了一口空氣,而隨著那提燈人的出現,整個通道亮了起來,但也越發冰冷。不可置信的是眼前的提燈人,整身紅色唐朝裝扮,低胸高腰服裝,長髮垂肩的辮子,豐腴的身型和高大的髮髻,看來像個少女,有著精緻的五官和雪白的皮膚,臉上標準的唐妝,只是鮮紅色花鈿鑲在眼角,如淚般垂下,只見她開始動唇說話。「這位看倌,您似乎迷路了,再往下走就到了這古城的皮影宮,那是塊生人勿闖的禁地。但這下可好,您不知怎麼走到這兒,又無法回頭。這是西城門的入口,我是唐玄宗派守在此的宮女翠兒,專門掌管西城門的進出,過往也曾有幾位迷路的看倌,都是我幫他們照明引路的。」說話的宮女帶有一些口音,讓綺儀聽得一愣一愣的,不甚清楚。「您別發愣看著我,我所能做的,也只能給您引路到皮影宮的門口,因為不管要上西城門或回到東城門都是要經過皮影宮。」翠兒邊說邊皺眉,那表情就像夢夢一樣,似乎又有些難言之隱。「妳好,我是外來的遊客,跟著解說員來到這裡,但卻跟她們分開,走失了,能不能幫我找到她們呢?」綺儀抱著一線希望問著翠兒。「唉!這忙我恐怕幫不上,前面解說過您要先經過皮影宮,才能上到城門平台,由高處眺望找人啊!」翠兒被一問眉鎖的更緊,看來是綺儀做了過份的要求,那是她能力所不及的事。「那我該如何通過皮影宮上平台呢?」綺儀恢復理性地追問著。「您必須先喝下我手邊的月光酒,讓自己變成皮影人進宮,然後找到居易先生,要說清楚的是這月光杯盛的是變身酒,而居易先生也不是個人,說穿了他是枝會說話的毛筆,在皮影宮裏幫皇上作詩選妃的。皮影宮裏有皇上、皇后、貴妃和臣民,他們最愛看戲,聽故事。要通過皮影宮上去,需要會寫詩,向居易先生報名經由皇上篩選,選上才有機會出宮,是皇上欽賜的出宮機會。去人間世界見識見識,當然出了宮也不能以皮影人的樣貌,而是服下回魂丹,有人形的軀體才能接觸古城民。」翠兒熟練不遲疑的解說,一邊提燈引著綺儀向前走。「那請問一下,易居先生和白居易詩人有什麼關係?他是唐朝有名的詩人,我最欣賞那首長恨歌,妳不是唐玄宗派守城門的宮女,應該聽過他的名字。」綺儀好奇地追根究底。「看倌您猜對了,居易先生就是白居易大人御用的毛筆,是我們皇上所賜的,白大人長期用居易先生來寫詩,久了這筆就成了有靈的先生,可以自己做詩填詞。而皮影宮也因為居易先生的來到,皇上下令演出長恨歌的戲碼,供選妃者觀看。或許您此去就有緣可以看見,我只是奉旨的宮女,不得進到皮影宮,這下眼前快到了。我必須離開,恕不能奉陪。」翠兒在距離宮門100公尺處轉身要走。綺儀看著她轉身,隨著她越走越遠,光線也薄弱了起來,她便趁機一口飲下月光酒。一開始感到胸口灼熱,然後全身冰冷,整個人透明只留有關節,最可怕的是人是扁平沒厚度的。她用著握拳的手推開正紅色宮門,門沒鎖亦無人看顧。一進入裏面像白天一樣明亮刺眼,綺儀睜眼看見四周圍著城牆的宮,也看清楚自己的手腳,像是可以拆解更換般的完全透明。而宮中很多像她一樣的皮影人,在市集裏穿梭,任誰也沒發現她有異狀。
「快啊!今天有長恨歌的演出,還有居易先生來募詩,如果被選中,皇上會親賜出宮的機會,回來就被選入宮內伺候皇上,如果皇上喜歡就會封為貴妃,飛上枝頭當鳳凰。」吵雜的人聲中,她隱約聽到這樣的談話內容。是一對交頭接耳,竊竊私語的少女,其中一名看似較年長著說的。「好啊!要去搶個好位置觀看,但要先報名獻詩才行,這我們行嗎?」另一名年幼些的少女存疑的問著。「詩?還不容易嗎?那麼多唐詩可以抄寫,找一首沒沒無聞的就行。」年長些的少女自恃聰明的說。綺儀聽著她們說,跟在她們後面到了城門下,眾人群聚的地方,有處書寫著圖騰式的文字,好像是報名處。她一股腦地向前擠過去,只見報名處前樹立著一枝高大的筆,一枝有臉帶髮像是倒立的筆,他應該就是翠兒說的居易先生。「先生,我想報名。」綺儀走到毛筆先生跟前篤定的說。「哦!小姑娘,妳看來年紀很輕,能武文弄墨嗎?報名需要獻詩的。」居易先生狐疑地看著綺儀。「能,詩自在我心,居易先生的長恨歌很有名,我很是崇拜。」綺儀想對居易先生多點讚,或許能贏些好感。「也是,長恨歌描述的不朽愛情故事,是很得少女的喜愛,如果妳能做詩也能進場觀看長恨歌的演出。」居易先生笑了笑,順了一下頂上的筆毛。「甚好,小姑娘若有所感也能獻詩一首,我好幫妳報名。妳這就現場吟唱出來,我幫妳書寫。」居易先上說著就翻了一個跟斗,用筆尖在紙上比劃。綺儀有著文青能耐,只見她口中唸唸有詞,居易先生聽了便寫了下來:
古城祭
堆疊的城磚在哭喊
我有我的名
但無人知曉
曾經那萬人崇敬的尊貴
曾經那絕世的美人
你所聽聞的一切
我都歷歷在目
只是你所聞卻不是我所見
不該頌揚這城的虛華
是該哀愁
愁見千秋萬代下
歌舞昇平的慶典中
仍掩不住相戀的離分
生與生的相依
追憶似水年華的苦澀
隨著宮燈初亮
與抬頭仰望的明月
相映照出
戀人們的淚光閃閃
窺見頸上華麗的玉珠
在纖纖手中串起又灑落


「這詩看來意境甚好,唯格式不合啊!不好用來報名。」居易先生邊書寫邊讀出其中意涵,但對形式有意見。「居易先生請您先收下就是了,若皇上覺得有趣,總比一陳不變的方式好。」綺儀哀求著。「這倒也是,皇上一直說看膩那八股的格式,一堆詩了無新意像是抄來似的。那我就先收下,等皇上定鐸了。」居易先生待墨乾就收下這詩堆在如山似的詩作上。在談話間,綺儀後面又排了一長串人潮。「妳就先請了,我還要讓等候的人報名。」居易又翻了跟斗,筆墨染黑了頭上蒼白的筆毛,看來年輕多了。綺儀順著居易先生指出方向,順著前面的人潮走去,就聽見不凡的弦樂聲,唱奏著長恨歌的詩詞:
漢皇重色思傾國,
禦宇多年求不得。
楊家有女初長成,
養在深閨人未識。
天生麗質難自棄,
一朝選在君王側。
回眸一笑百媚生,
六宮粉黛無顏色。
………
好像入野台戲場般,漆黑的夜裏,架了個白色布幕,幕後點燈,然後皮影人後台準備出場。這好笑,皮影人自己真實演出皮影戲。綺儀邊笑著,伸出手看到自己也成了皮影人,當下僵住了,再也開心不起來。綺儀第一次觀看皮影戲,卻是不用人來操作,由皮影人自己演出,真人大小的一比一,其間可以窺見後台,他們隨著角色換上不同的手腳,好生奇怪,好像換戲服那麼簡單。戲到了尾聲時,樂聲突然停止,身著宮廷官服的男子走到舞台中央,攤開了卷子宣讀:
「皇帝詔曰,宣儀佳人接旨,詩名題為古城祭,特選為出宮優選。」綺儀不敢置信的衝到前面跪下領旨。「謝皇上。」她只能模仿古裝戲的台詞。隨後著官服的男子向前一鞠躬,遞了聖旨給綺儀。「可喜可賀,小姑娘可出宮一遊,後選入宮伺候皇上,後續待居易先生解說帶領。」「差使大人說的是,小姑娘請隨我來,出宮前我有話要說,妳出宮前必須服下回魂丹,換回肉身,才能與外界接觸。因為在變身過程中,妳雙腳尚不能著地,要搭乘牆磚老人的轎子,讓他戴妳上階梯,越過城牆出宮,出宮的時刻為三天,若未能及時回宮,就會落得魂飛魄散,這點請妳勿必牢記。」居易先生用沉重的語氣仔細解說著,並伸出手將藥丹拿給綺儀。她雙手領來,毫不遲疑的吞了下去。這坦率的舉動嚇了居易先生一跳,只苦笑搖頭。「好!好!妳下了決心就好。我帶妳去搭轎」居易先生往前走到一棵大榕樹下,站著一個佝僂老人,那老人也長得怪,頭像方塊,滿臉紅通,身上掛著名牌,寫著王公孫,好像是綺儀進城時磚上刻的名。只見他雖佝僂但雙腿健壯,背著小轎,見到綺儀便跪下,請她坐上。藥丹才服下不久,綺儀身體也起了變化,下辦身感覺有些重量,漸漸恢復原來的樣子,只是上半身還透明著。她攀坐了上去,雙手抓緊了左右握把,心想終於得救能走出這城,要趕急著去找筱涵、美華她們。她們肯定焦急的很,搞不好以為自己被綁架,報警去了。待她一坐上去,城磚老人扛起轎子,背駝的更兇,臉變得更紅,然後用他健壯的腿爬上90度的階梯,十分驚險。但一心只想離開的綺儀突然克服了懼高的恐懼,只依附著那轎子的律動,閉上眼隨著老人的步伐晃動。
「綺儀!綺儀!」她聽見耳邊響起了熟悉的聲音,是筱涵在喚她,用雙手抓著她搖晃,冷不防被大力一拍,嚇了一跳像是從轎上往下掉,睜開眼才發現自己躺在飯店房間的沙發上,手上拿著攤開的遊覽手冊。美華在一旁,不悅的朝她說話:「妳怎麼才一回功夫就睡著了,還說妳要研究一下行程。我們才下去飯店公關處詢問一下有沒有地圖,一回房就見妳沉睡在沙發上。快起來,我們還有時間別浪費了,要趕去東城門,我問過飯店公關,他說還可以伸請導覽。」綺儀看著她們的表情,才知道方才做了個夢,但夢裏的餘悸猶存。「東城門啊!我讀了手冊,沒什麼好看的!我們換個地方去逛吧!」綺儀邊說邊吞了口口水,想替自己壓壓驚。耳邊隱約聽到居易先生說:「小姑娘快回來,快回來。」
以穿越時空的敘述技巧
作夢一座古城的歷史
讓讀者得以一窺古城的地理與人文資訊
頗有意趣

問好
跳舞鯨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