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貓咖啡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這款咖啡的表現方式似乎不完全是原豆的,倒像是歷經某個內在旅程,以時間相處過後,也許醱酵、停留,記憶排列日曬、水洗、蜜處理和半水洗,但舌尖只覺熟悉卻尚未辯識;倒像白毫烏龍,流洩在兀自寧靜的敘述裡。

一開始並沒有要點咖啡,但笑得很像熊的老闆已透露攻略:「先聞氣味、慢慢品嚐、放涼後更具滋味」,就衝著這話點了下去,看老闆笑著拍胸脯那種宰相肚裡能撐船完全很熊熊的氣勢,也就很入境隨俗的配合了。有人保證他的手沖能一波三折,真的難免也勾起貓的好奇心。

然後,所言非虛。

並不覺得相見恨晚,但的確很有徐志摩《偶然》「交會時互放的光亮」。第一折是茶味:敘事、述說、初見和會意。接著是第二折:質地與質地相遇,典麗的是技法很古老,並不破格,只是轉彎,如果記得劉鶚的《王小玉說書》,有個描述倒很貼切:起先是一個尖兒抛入天際,在最深的地方,尚能迴環轉折。

第三折卻難以描摹。不如說是烘雲托月。就像山抹微雲,指的卻是隻字未提的流淌日光。在不可道之處非常道地,放涼了,見山是山,只是山也深深了更多。

是那樣吧:地爐茶鼎烹活火,四壁圖書中有我之後,數點梅花天地心的恬然。而恬便是甜,只是束心的字眼已路過時間。旅曆者的履歷,天圓地方,內外俱好。後來熊熊老闆說這叫「麝香貓咖啡」,然後突然明白了:

是善悟聰穎的貓先行揀過吃下,再帶著到處跑,無怪乎喝起來那麼旅人的質地,而且是往內裡走去的。當果肉消化,原豆釋出,就像花粉變蜂蜜的內在質變,仍是碳水化合物,但已發生甜蜜的質變和變質。

當甜變恬,第一折走在舌上,第三折卻走在心上,而作為旅程中的第二折,沿路上會遇上怎樣的風景呢?




#熟男日常
#魯瓦路卡麝香貓咖啡
#放涼後滋味更多
雖未真實地品嚐到貓咖啡的馨香濃郁,卻也不自覺地陶醉在字裡行間,謝謝好文分享。

麻吉問好來特文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