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賣春(5)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5、

吿別了美人香閨,杜承湮在緩降的電梯裡,想著離開前,晨昕說的話:「記得我問過你,我賣的是什麼嗎?」

那是一年半前,二人初次相遇。

那晚,一場酒宴之後,杜承湮醒來時,已躺在昏暗房間的大床上。他睜開醉意的雙眼,才發現房間的梳妝台旁有著一位長髮女子。

他無力地問著:「妳是誰?我在哪裡?」

女子沒有回身,淡淡地回答:「二個男人把你抬進來,這裡是⋯⋯舒壓館。」

終於搞清楚狀況,杜承湮慢慢起身,望著長髮女子,央求著:「可以給我一杯水嗎?」

「嗯,等我。」

不一會,一杯溫熱的水來到杜承湮面前,他伸手取過,卻發現女子的手微微顫抖。

「舒壓館⋯⋯有什麼服務?」

「沒有S。」

長髮女子不正面回答,卻給了限制的答案,杜承湮好奇心一起,追問著:「消費怎麼算?」

「有人付了。」

沒想到又是相同模式的回答,杜承湮微微一笑,仔細瞧看著她,眼前是位嬌美迷人的女子,身形纖細,楚楚動人,然而故作姿態的笑容,實在毀了杜承湮心中的美女形象。

在心中盤算了一會,杜承湮笑虐著問:「總有升等服務吧?」

「已經付了,我不收費了,要開始了嗎?」她依舊回答的不留餘地。

杜承湮點了點頭,慢慢趴躺在床上,口中卻繼續調戲:「可惜了,以為妳什麼都賣,該不會第一天上班吧?」

話一說完,卻沒有任何回應。杜承湮撇過頭來,只見長髮女子收起陪笑的臉,雙眼直盯著他說:「那你以為我賣的是什麼?」

「嗯⋯⋯談吐不錯、身材很好、美麗迷人。真不考慮多賣⋯⋯」長髮女子打斷他的油腔滑調,一字一字慢慢地說,「我賣的是對男人的信任!」

簡單又堅決的一句話,杜承湮在心中猛然一震,不禁喃喃自語:「每一次,都讓妳對男人失去信任⋯⋯」

杜承湮趕緊跳起身來,正襟危坐,歉聲說:「抱歉,我逗妳的。妳也知道我莫名奇妙來到這裡,剛剛只是好奇,想看看妳的反應,沒想到似乎惹怒了妳。妳這句話讓我敬佩,我沒有要同情妳,但今天就讓我買掉妳所有的時間,而妳什麼都不用做。」

長髮女子怔在一旁,看著眼前的陌生男子,一臉糾結又哀求的表情,忍不住一笑:「我沒生氣,不過,我們就這樣大眼瞪小眼嗎?」

「的確是啊。妳的眼睛深邃的太不科學,我又剛好單眼皮小眼,被妳突破盲點了。」

在杜承湮的逗笑語言下,長髮女子終於放下心中的壓抑,給了他一個柔美的笑容。杜承湮瞧的癡了,才驚覺眼前的女孩,實在是難得一見的氣質美女。

「妳好,我叫杜承湮。」

「我是晨昕,謝謝你沒有給我同情。」

「我知道,妳完全不需要。」

回憶往事的過程,杜承湮正駕車趕往青草妹的位置。他並不著急,卻在心裡想著晨昕:「快二年了,既不讓我追,也不接受我的好意,完全就是靠她自己。而我,卻怎樣也猜不到她需要這筆錢的用意⋯⋯哈,今天說這句話,擺明著在吃青草妹的醋,是在暗示我什麼嗎?」思緒胡亂翩飛,眼前一個閃燈,目的地已悄悄抵達。

杜承湮下了車,是一個流動夜市的街巷,還沒找到青草妹,卻先看見了老朋友。一位便衣警察,正緩緩走向杜承湮。

「小杜,那個女孩就是你提過的青草妹?」說話的便衣叫做李全生,是杜承湮的高中同學。

「是啊,她沒事吧?」

「要不是聽你提過這檔事,今天跟你求救的人,應該是我。她沒事,我安排人送她回家了。」

杜承湮心下稍安,看了看前方,隨即點了根菸遞給李全生,同時問著:「那是賣滷味的老胡?」

「是啊,你又想偷情報了?」

「哈哈,老同學了,你明白我是跟你交易。老胡的狀況,一模一樣嗎?」

「三個月來第三起了,上頭壓力很大,我們卻毫無頭緒。我知道你的能耐,這你拿去。」李全生將手中之物交給杜承湮,低聲說著,「我們有我們的規矩,你有你的偏門,記得給我消息。」

李全生離開之後,杜承湮瞧了一眼手中的鑰匙,臉上微微一驚:「這個符號⋯⋯」不多細想,隨即上車,直往青草妹的住所。

十分鐘後,來到青草妹居住的透天厝。推開半掩的大門,杜承湮走進前庭的青草園。前庭裡始終飄著淡淡的青草香,一旁的圍牆角落,擺放著青草妹的飲料推車,推車上寫著「幸福綠光」,這是她的店名,也是她用青草茶傳遞幸福的概念。

再往裡看,一片「田」字型的花崗岩走道,四個區域種植著四種不同的青草茶原料,分別是:黃花蜜菜、鬼針草、鳳尾草、王爺葵。除了黃花蜜菜,其餘三種均是偏苦的原料,但青草妹的青草茶卻不見苦澀。除了四種青草搭配的比例,獨特的炭火熬煮過程,最重要的就是幾株盛開在左邊牆角下的紅色花朵─「扶桑花」。

若是往常,天還未亮,熬煮的青草香便會飄散在迷濛的天際。青草妹會拿著玻璃杯,來到扶桑花下,蹲低身子,將花朵裡的露水滴入玻璃杯。接著開始採集花蜜,等到玻璃杯已是七分滿,再從口袋裡拿出一小包夾鏈袋,裡面裝的是搗碎的薄荷花粉,將薄荷花粉倒入玻璃杯中,一陣攪拌。最後拿出裁好的保鮮膜,將杯口封住,來到大門前,在圍牆上安置好玻璃杯,等待日光的照射,這就是幸福綠光的獨家配方。

杜承湮發怔地站在青草園,心中卻藏著深深的愧疚。忽然,他拉回心神,低聲說著:「你怎麼會來這裏?」

只見他身後走出一位平頭男子,來到他身旁,並肩說著:「她的情況開始失控了。」

「有多糟?」

「她說了一個你最不想聽到的名字。」

杜承湮轉頭驚望著平頭男:「陳若詩⋯⋯」

夜幕越沉,青草香越是濃烈。一個美麗的女生名字,卻讓杜承湮眉頭深鎖,緊閉著雙眼。
充滿現代感的武俠氣氛
增添推理詭譎的風格
似乎遊走在科學和神祕間

問好
跳舞鯨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