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短篇】賽車少女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圖檔

短篇《賽車少女》

ocoh說:「送給眼淺的你,一份簡單的禮物。」

【錄像】
  沒開燈的房間,長髮少女正重複觀看一段賽車錄像。閃光刺痛她的眼睛,她疲累得快要從辦公椅倒下來。
  那是五年前的片段,主角是位叱吒一時的車手,他所駕駛的紅色戰車所向披靡。賽事進入最後階段,紅車一直領前,繼續加速,不給對手任何超前的機會。
  錄像所見,眼神堅定的他正朝著終點進發,作賽態度始終如一。他四十來歲,是名老車手了,體力大不如前,快要應付不到賽車運動,已有退出車壇的打算。
  風馳電掣,終點在望,只要順利走過迎面的急彎,他便能為半生的事業劃下完美的句號……
  一切來得突然,螢幕中的畫面呆住了,少女急急按下遙控器上的暫停鍵,她的眼淚悄然落下,不忍心繼續看下去。她無聲地哭泣,她討厭給人察覺到軟弱的一面,只想找個無人之境乾脆躲起來。

【意外】
  錄像中的主角不是別人,而是少女的父親。他是一位傳奇車手,駕駛技術出眾,手段靈活多變,車速快如閃電,在新人時期已經獲得「閃電王」的外號。
  錄像記錄了他的最後一場賽事:活塞盃。場內觀眾已經預早慶祝閃電王再度成為冠軍,可惜在最後的彎角卻發生了觸目驚心的一幕。紅色戰車突然失控,車子偏離賽道,並翻了好幾個圈。車手奮力阻止悲劇發生,但車子不聽使喚,車子隨後落在草坡的一個看台上。車手陷入昏迷,立即送院進行搶救,同時意外導致三名觀察死亡,以及多人受傷。
  後來,經歷了漫長而艱苦的治療,閃電王身上的傷勢已無大礙,但他選擇以沉默的方式退出車壇,甚少與外界接觸,跟妻子過著隱世的生活。

【邀請】
  一段時間過去,少女始能平服下來,她離開了黑暗的房間。她先抹去臉上的淚痕,整理好額上的劉海,免得給人察覺她有多狼狽。實際上,這裡是一家公司的辦公室,由於正值週末,不會有人回來工作,所以她的擔心是多餘的。
  離開大廈後,她走到人來人往的街上,不自覺的咬住嘴唇,只剩下一副茫然若失的表情,雙眼的焦點也找不回來。對於未來,她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迷失了方向。
  此時,她的手機收到了一個短信,是來自職業車隊的領隊。他清楚少女極具賽車天分,若然得到專業訓練,很有可能成為職業車手,甚至會是賽車界的明日之星。
  簡而言之,這是一個帶有催促意思的短信,車隊需要少女儘快作出決定,遲遲不答覆的話,便會錯失成為車手的機會。

【猶豫】
  讀過短信,她的眼淚幾乎又要湧出來,因為她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清楚自己的心意。她既喜歡賽車,卻又不得不抗拒賽車,矛盾非常,一切只因父親。父親因賽車成名,甚至成為了她眼中最值得尊敬的男人,她的啟蒙老師,以及唯一的偶像;一場意外卻摧毀了父親的尊嚴,他不但輸了比賽,也害死了三名觀眾,他把責任歸咎於自己身上,黯然離開車壇。
  對於剛收到的短信,少女索性「已讀不回」,她實在不曉得該怎樣回應。
  走啊走,她不知何故的在餅店前停步,或是櫥窗裡精緻的蛋糕使她想起母親,只因母親製作的蛋糕有口皆碑,堪稱專業水平。
  少女立即打電話回家,接聽的人是母親。兩人閒話家常,各自說了一下生活近況,但這化解不了少女內心的纏結。母親問她想不想要跟父親聊聊,少女想了想還是算了,她也不曉得該跟父親說些什麼。
  通話結束,少女往停車場取回座駕。那是一輛紅色的迷你車,乍看起跟父親的紅色戰車有幾分相似,而這迷你車原來的主人也就是她的父親,只是後來讓予女兒代步。
  她在駕駛席上,先看了手機一眼,竟對螢幕上的日期有所印象。4月24日,這不就是當年活塞盃舉行的日子?她忽然有了一個念頭,不如開車到曾經舉辦活塞盃的鄰近城市走一趟,說不定能帶來一些指引。
  即使心神恍惚,少女仍然親自開車,沒有啟動自動駕駛功能。她對自己的駕駛技術實然充滿信心,只要握著方向盤,整個人脫胎換骨,很能駕馭這匹紅色小野馬。
  她在駕駛方面的天賦,很有可能是遺傳自車手父親。這些年以來,兩父女一直有著聊不完的話題,駕駛和賽車是兩人的共同語言,有時候母親也插不進話來。
  母親常常帶她到賽車場欣賞賽事,在觀眾席上替父親吶喊助威,她多次目睹父親奪冠,賽車場充滿了昔日感動的回憶。父親在台上領取獎盃,帶著興奮的表情振臂高呼,場面好不威風。這些美妙的畫面歷歷在目,她隨時都能回想起來。
  父親是少女多年來唯一的偶像,也使得她對賽車運動有所憧憬。對她而言,成為車手是個遙遠的夢想,實在不容易達成。父親早已走過車手之路,成就不凡,能否延續他的光輝歷史,少女想也不敢想。父親的背影太巨大了,為她帶來不少壓力。
  意外發生後,父女關係不如以往般親密,父親內心充滿了自責,變得沉默寡言。賽車曾經是他們的關鍵字,後來卻變成了家中的禁忌,沒有人會說起賽車了。
  剛滿十八歲,少女便離開老家,到外面展開獨立的新生活,進一步減少跟父母的接觸。就算是通電話,說話的人大多也是母親,父親總是在逃避著什麼似的。
  少女一直參與業餘的賽車活動,也有進行適當的訓練,但她不曾把這些事告訴父母,她害怕這會觸及父親的傷痛,也擔心父親會迫令她放棄賽車。
  自從贏得一些業餘賽事的冠軍,少女出色的表現受到職業車隊的關注,認為是時候領她進入職業賽車的領域。少女不敢貿然把此事告知父母,她想象不到父親得知此事後的反應,他可能會激動地反對,也可能一言不發,把一切藏在心裡。
  即使賽車是她從小到大的夢想,她也不可能不顧及父親的感受。

【紀念碑】
  三小時後,少女到達當年活塞盃的決賽場地,也是該地有名的國際賽車場。意外發生後,活塞盃的主辦單位決定不再使用該場地,而是另覓場地舉行往後的賽事,免得勾起死者家屬有關慘劇的回憶。
  賽車場旁邊設有一個小公園,昔日父親在賽道上練習,母親便會帶女兒到公園跑跑跳跳,消耗小孩無盡的精力。少女當然記得這個地方,既然勾起了回憶,她很自然想在裡面緬懷過去。有些事物改變了,有些卻被保留下來,大致上公園的面貌沒有產生出顯著的變化,帶給少女同樣的親切感。走到公園的盡頭,有一改變卻使她不得不停下腳步。
  那邊矗立著一座方形紀念碑,記錄著五年前賽車場上所發生的意外,事件造成3死17傷,碑上列出了一眾死傷者的名字,記載著一段哀傷的歷史。除此之外,碑文也記錄了另一憾事「令人惋惜的是,傳奇車手閃電王無法完成賽事,從此退出車壇」。如此一句話,少女才明白到賽車界對父親仍然抱有敬意,沒有因意外而否定其成就。

【賽車迷】
  少女不自覺地讀出碑文,重複又重複,她沒注意到淚水再次不爭氣地落下,她向來眼淺,內心有著豐富細膩的情感。更沒有注意到的是,紀念碑前有著另一個人,一位身穿藍色風衣的男子,他的目光同樣集中在紀念碑之上,他之所以前來這不起眼的小公園,因為他也有屬於他的往事。
  男子輕輕揮手,是為了向少女打招呼,少女沒有回望,只是含蓄地點頭。男子稍微觀察了少女的容貌,他心裡有數,對她的身份有了一定的把握。
  除兩人外,公園寂靜無人,男子開始說起自己的故事。他特意前來,是為了紀念一位好朋友,那人正是當年意外的其中一名死者。那人是狂熱賽車迷,常常往各地觀看賽事,以行動支持自己喜愛的車手。而閃電王也是他最常談論和最為欣賞的車手,可算是他最具分量的偶像。

【玩笑】
  少女聽到這部分,忍住淚水,故作冷漠的說了一句「他的偶像偏偏害死了他」。
  男子搖頭,先是苦笑了一下。然後以「你有所不知」作為開頭,繼續說起朋友的故事,他們當初也認為車手需要為意外負上最大責任,認定是他求勝心切,過度消耗戰車輪胎,才造成車子失控,釀成不可挽救的慘劇。
  事發一年後,死者親屬收到了主辦單位的獨立調查報告,悉知問題是出現在賽車設計和賽道安全兩方面,車手在駕駛上並無失誤,不能把責任歸咎於他。男子又說,若然死去的朋友得知閃電王黯然引退,從此絕跡賽車場,他肯定會覺得非常可惜。
  這消息震撼了少女,她不曾聽說什麼獨立調查報告,更不曉得父親也是其中一名無辜的受害者,他值得擁有一個圓滿的結局,但命運卻跟他開了很大的玩笑。
  男子作了簡單的道別便先行離去,兩人萍水相逢,但他大概猜得出少女的身份,她的輪廓和大鼻子確有其父親的影子。無論如何,少女的眼淚提醒他必須說出自己所知道的真相,以還車手的清白。

【身影】
  少女沒有馬上離開公園,她沉思了好一會兒,內心的憂慮消退了不少。她恨不得立即開車回家,把男子的話轉告父親,希望他能夠走出自責的陰霾。她的腳步輕快起來,跑跑跳跳的,如同回到了孩提年代。
  公園入口處有著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人高大健壯,穿起恤衫西褲,很有氣勢和威嚴。那是她熟悉的父親,也是近年少有溝通的父親,沒料到會在這個曾經發生慘劇的賽車場遇見他,何況少女也沒有把行蹤告訴母親,她對此稍感疑惑。
  昔日的傳奇車手,如今是個年屆五十、頭髮稀疏的老頭子,也是眼前這位迷失少女的父親。他展開雙臂,擁抱向來眼淺又喜歡裝作堅強的女兒。好久沒有這麼溫馨的場面了,他倆暫且閉起嘴巴,讓一切盡在不言中,讓壓抑了好幾年的親情氾濫起來。暖暖的陽光照在他們身上,微風也驟然變得溫柔可愛,合力擔任最理想的陪襯。

【坦言】
  父親牽著女兒的手一起步入賽車場,在觀眾席上找了個位置坐下休息。賽道上正進行車隊練習,風馳電掣,賽車的速度感使人熱血沸騰,禁不住要緬懷舊日的美好時光。
  女兒把事情始末一五一十說了一遍,包括她的賽車夢:近年暗中參與業餘的賽車活動,近日受到職業車隊的邀請,有望成為職業車手等等。還有她內心的矛盾和不安,擔心自己參與賽車一事會遭到父親強烈反對,父親偉大的成就也形成一種無形的壓力,使她頓失自信,患得患失,對前途充滿畏懼。
  聽過女兒的坦白直言,父親深深的呼出一口氣,慢慢道出了內心的感受。他早前得知那份獨立調查報告的內容,明白意外的成因複雜,涉及很多因素,責任不在他一人,自信最終必能擺脫內疚感的控制。因此,他不會反對女兒以成為職業車手為目標,也不希望她給自己過大的壓力。
  父母養育她成人,給她溫暖和諧的家庭,在能力範圍內能夠支持的便全力支持,給她最大的自由度發揮所長。他們可以做的都已經盡力做了,未來的路要怎樣走,就得看她怎樣把握機會。即使閃電王是位赫赫有名的傳奇車手,即使女兒能夠繼承其天賦才能,也得靠自己的雙手創造未來,父親對此很有期待。
  聽過父親的一番感言,少女即淚如雨下,這可真符合她的一貫作風。關於車隊的邀請,她已能給對方一個肯定的回覆。或者這一次來到賽車場,在紀念碑前得知當年意外的真相,這說不定就是緣分,也是個契機促使她鼓起離開安舒圈的勇氣,認真考慮怎樣開創屬於自己的人生。不再只是閃電王的女兒,不再躲藏於父親的影子底下,她也配上一個教人難忘的車壇外號。
  兩父女再次牽手,離開這個夾雜著複雜記憶的賽車場,她不再猶豫不決,現在倒是流露出對未來充滿盼望的眼神,期待新挑戰的到來。
  在取車前,她好奇一問,究竟父親是怎樣猜到她的行蹤。父親笑而不語,女兒再三追問,他只拋出一句「因為我是你的爸爸嘛」。
  她紅著臉說:「哎呀,你要告訴我啊!」
如劇本般的短篇小說
簡潔了鋪陳
而深刻著情緒轉折

問好
跳舞鯨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