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250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250)-

翌日近午時分,我與日本商友奥平君一起來到伊勢訪友。奥平君說伊勢多文人,目前要去探訪的朋友,正是一位如日中天的文史作家。因為作家近來正投入海女活動歷史之寫作,他知道奥平君的親戚有人是海女,所以電話邀請奧平來伊勢,幫他穿針引線介紹認識。

湊巧我人在東京逗留,因此便邀我同行藉以增長見識。我覺的機會難得,當然二話不說就陪著他遠走伊勢,一起探望在地的海女之家。出發日奧平開車載我沿著山勢,直奔至東伊勢作家的家裏接他同行。那位作家身材高瘦無肉,眼鏡後之小小雙眼,不時的射出銳利的光芒。

簡單介紹認識之後,原車繼續前進,終於來到有名的「海旅之家」。將車子寄放好,三人遂以步行至海灘邊的海女寮內,會見電話聯絡好受訪的海女們。她們共有七位,老中青皆有代表。我是外人不好参與其中,因此獨自一人散歩走向海灘。

距離海灘不遠處之海面上,瞧見多位海女正在潛水作業。海女群見到有外人在看她們,其中一位海女上岸問我何處來人?有何貴幹?於是我便將陪伴朋友來此,進行採訪海女之事和盤托出。

不知是我說明不夠詳細?還是我的日語太彆腳?那海女帶著似懂非懂的神色離開。回到海女群裏她不知說些啥麼?立刻引來一陣遙遠的指指點點,隨後她們紛紛潛海繼續其捕撈工作。

約模一個多小時經過,作家的訪問尚未結束。奧平君的煙癮發作,所以,走出海女寮外抽煙過癮。此時海面作業的海女們上岸休息,鶯鶯燕語打打鬧鬧。她們朝著另座海女寮走過去,奧平君叫住她們,並向她們買些海膽與螺貝類海產。

另外還有一隻斤把重的水章魚,他也一併將它買下來。然後由海女幫助生火,便在海灘附近燒烤起來。我們的燒烤進行著,兩三位海女在一旁協助我們,他們的年紀都不大,從她們口中獲得一些有關海女之養成,以及一些海女下海作業之禁忌。其中一位海女問我想不想下水試試運氣?

「下雨天打孩子,閒著總是閒著。」加上奧平君在一旁的搧風點火,於是我便跟著海女進入寮內,更換整套的潛水服裝。我自恃曾經有過浮潛的經驗,貿然的隨著海女下海潛水。

由於經驗不足驟然的深潛,肺腔受到海水擠壓差點透不過氣來。旁伴之海女教我一些深潛要領,慢慢我才領悟一些基本的技巧。我在海中有如倒吃甘蔗,動作越來越熟練捕撈也開始有些收穫了。

我幸運的抓到不少的海膽和螺貝,一隻倒楣的的小龍蝦也進入我的漁獲網袋內。幾次進出海水慢慢習慣,但因作家之採訪已經完畢,所以只好戀戀不捨的離開海水。旁伴之海女跟著出水上岸,當她脫去潛水服裝之後,我才發現她是七五高齡的老海女。

我與奧平君二人看個清楚,滿臉驚訝說不出話來。接著幾位海女也脫下潛水服裝,竟然全都是有些年紀的歐巴桑。她們最年輕的是六十二歲,最高年紀則有一位八十歲的老海女。奧平君問她這樣下海不會辛苦嗎?海女們回答說:「在家閒著沒事幹,那才會腰酸背痛呢。」

我們本待多問些問題,但是作家已頻頻呼喊要走人啦。我們只好將話題打住,遂與那些海女揮別互道珍重。送回作家之後,我們原車返回東京。這段路程還不算短,所以,兩人有充裕時間回味剛才的場景。

令人感覺不可思議的是那些高齡海女,她們的生活已經沒問題,難道她們得子女不擔心她的安全嗎?我們兩人一路上所談內容,幾乎全都是在海女問題上打轉。儘管今日疲勞得要命,我還是強打精神談論不休。車子已經進入東京矣,我們的話題依然還是不離海女哩。

我有一位日本商友姓名叫橫田川司,他今年六十九歲山形縣人。這位老兄與我,在德國「杜塞爾道夫'96」電子展上相識。他推銷的商品以精密儀器為主項,很喜歡參觀各種展覽,順便會在展場推銷自己的產品。上午開展時間他來我攤上徘徊甚久,我上前招呼他說隨便看看,因此我就没多理他。

觀展人潮稍退,我抓準機會去餐廳用午餐。無巧不成書,在餐廳裏我們又碰面啦。由於人多幾乎滿座,所以我邀他坐在同桌進用簡餐。等候餐點之時,兩人趁機聊開,這時我才知道他也喜歡集郵。於是兩人越談越麻吉,後來他還邀我展覽結束後,去日本一定要去看他。

三年後(1999),我人商旅到東京給他電話,他從山形開車到東京載我去他家。車抵橫田在佐賀的老家正好是晚餐時間,我就在他家與他家人共進晚餐。當天進餐氣氛和諧,夫婦倆殷勤勸酒並努力勸吃。不善於飲的我,為了禮節不得不陪喝幾杯。幸好清酒的酒精成分不高,喝幾杯尚不致於醉倒。

禮尚往來,我也借花獻佛的回敬夫婦幾杯。今晚的菜色甚豐,明蝦天婦羅及牛蒡和魚漿混炸品,炸得金黃脆酥口感奇佳。水煮章魚沾點橘醋味道不錯,壓軸的燒烤柳葉魚更不用說,條條肥腴多卵清甜新鮮,吃起來非常過癮。而飯後的甜點是我送的芒果青,冰過之後入口直涼透心。

晚餐結束之後,我與橫田先生在書房參觀他收集到的郵票。橫田夫人泡上綠茶待客,她在杯內加顆酸梅添水,自然又是另番風味。她問我吃不吃甜,我說越甜越好,因此,她特地在我杯內多給兩個方糖。

她就是那麼善體人意,難怪橫田先生視她為鎮家之寶,半點也不敢虧待她。酒醉飯飽之餘,我合什雙手向主人道謝。辭別返回飯店之前,我邀請他們到投宿的濱海別莊談事。

橫田夫人說她有事待辦,自動向橫田先生要求留守看家,之後她向我說聲抱歉。於是我和橫田先生坐上轎車,朝著投宿旅館直奔而去。這一晚我們談得很融洽,直到夜深橫恬才離開飯店回家。

翌日一整天的行程,仍由橫田先生用車載我。我們前去日本著名連續劇,主角阿信的故鄉拜訪。這部連續劇引入台灣之後,曾經造全省之轟動。當時我的日本生意正夯,在東京曾欣賞過片段,我也被連續劇的內容所吸引。

名人故鄉格外引人注目,之前常年多次商旅日本,有幾次想抽空前去阿信的山村故居參觀。奈何時間總是滿檔無法安排,直到今天總算找到機會如願以償,當時興奮之心情可想而知。

此次我在山形縣停留三天整,除了新找到幾個客戶之外,橫田夫婦熱心招待,並還帶著我到處走走瀏覽一番。有吃有看又有拿,一舉數得,且就將此所得,當做是我這次商旅之額外收穫吧! [待續]。
記述由海女到橫田家
處處都若桃花源感
寫來頗有誤入仙境般
令人回味的溫暖

問好
跳舞鯨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