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賣春(33)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原創小說》賣春

33、

隨著魚販的腳步,四人來到一間房舍,門口春聯寫著:「三光四詩七星斗,寶月如鉤問離愁。」杜承湮咀嚼詩意,若有所思,抬頭望向橫批,寫著四個大字:「獨上西樓」。

這時,晨昕在杜承湮耳邊低聲說著:「我在休更時,見過西樓⋯⋯」

杜承湮心中有數,點了點頭,隨魚販進到屋內。屋內寂靜無人,一桌四椅,茶水杯盤,彷彿早已備妥等待他們四人。

魚販退到門口,躬身拜別:「引君至此,老身告退。」

杜承湮環顧四周,簡單的擺設,牆上的一幅畫特別顯眼。他走近一看,是幅山水畫,朝露垂葉,卻是滿天星辰。沒有落款,畫上有著一首詩。

杜承湮唸著:「荻花秋,瀟湘夜,橘洲佳景如屏畫。碧煙中,明月下,小艇垂綸初罷。水爲鄉,篷作舍,魚羹稻飯常餐也。酒盈杯,書滿架,名利不將心掛。」

杜承湮對古詩並不熟稔,望向晨昕,晨昕走到他身邊,輕聲說:「五代李珣的作品,有著思慕亡國的情懷。倒是奇怪,剛剛上聯取自蘇東坡的三光日月星,四詩風雅頌,七星斗卻是令人難解。而下聯與橫批的獨上西樓,應該在寫李後主,又是一亡國情懷⋯⋯」晨昕呆望著承湮,卻見他微微一笑,「謝謝妳,我懂了。」

這時,內裏走出一名長鬚老人,開口便問:「拙畫如斯,何以觀之?」

四人同身長揖,杜承湮回答著:「畫上繁星無日無月,滿滿相思愁。」

「哈哈,老朽木人離,敢問相思在何時?」

「明朝。」意取明日,杜承湮卻是一語雙關。

「嗯⋯⋯愁又何解?」

「七取星斗,我想是離愁依依。」

「為誰而離?」

杜承湮遲疑了一下,閉上眼睛,右手摀著左胸,默然不語。

「何故?」

「屏心而無言。」

木人離臉上突現喜悅,上前握住杜承湮,說著:「請隨我來。」

「我與師妹同行。」

木人離仔細看著晨昕,忽然微微一笑:「我明白了,就請二位隨我入內。」接著轉頭對著張梁二人說,「茶水淡薄,請隨意。」

張造陽明白意思,倒了杯水,笑說:「杜兄弟且忙師命,我倆在此休歇片刻。」

杜承湮點了點頭,隨即拉著晨昕,隨著木人離進入後方通道。二人走了一段時間,已不見木人離身影,晨昕問起剛剛對答的過程,承湮解釋著:「妳不明白的七星斗,我想是七下西洋。」

晨昕啊了一聲:「藏頭詩,三寶!」

「是的。」

晨昕再問:「屏心而無言指的是林屏心?」

「嗯,雖然我不是很確定,但林屏心肯定活很久了⋯⋯」

晨昕吃驚著:「這⋯⋯好幾百年了!」

「所以我也無言,畢竟這一切太過奇幻,幸好有妳在,妳休更的資訊,或許是一個關鍵。」

「我在西樓等待一個人出現。」

杜承湮問著:「知道是誰嗎?」

「奴家不知。不過⋯⋯」晨昕停下話語,嘆了一聲,「剛剛他看我的眼神,有種熟悉的感覺,可是我又想不起來曾經見過他。」

杜承湮突然問著:「還記得妳第一次鏡迴遇見的老人嗎?」

「朱允炆。」

杜承湮一語點破:「木人離不正是朱!」

「啊!的確是朱,難道這一切有所關聯?」

杜承湮搖頭說:「我只是猜測,先這樣吧,這通道越來越暗,我們走出去再說。」

二人牽手走著,盡頭好似遙遠,卻在一個念頭之間,一點光芒出現在眼前,慢慢擴大,再幾步,豁然開朗。陣陣鳥鳴,水流涔涔,四處青草飄香而來。晨昕怔了一下,疑惑著:「這是我第一次鏡迴的地方?」

「難道剛剛的通道是空間隧道?」杜承湮隨意猜測,越來越多難解的奇幻旅程,正等待他們往前探索。

舊地重遊,晨昕很快來到村莊,但不同的是,多了許多人。

晨昕上前喊著:「張大叔、李大叔!」鏡迴裡的張橋、李小斐乍現眼前,晨昕開心之餘,完全沒注意當前的局勢。杜承湮早看出不對勁,晨昕所喚二人正深陷包圍,趕緊拉住晨昕,說,「他們被包圍了,我們再打一架吧。」

「好!」

如杜承湮所料,張橋、李小斐深陷十人包圍,雙方雖按兵不動,卻已劍拔駑張。二人從旁竄出,立刻驚動包圍之勢,十名惡人吆喝合攻,同時,張橋的魚竿瞬間橫掃揮出,李小斐單刀在手,身形若魚滑溜,刀影縱橫在三名惡人之間。但聽李小斐笑聲連連:「晨姑娘這回帶幫手來,可是不夠刺激了!」

四人一展武學,晨昕的曲詩三韻在承湮的星移帶動下更有自信,搭配星刃筆的突襲,二人面對四惡合攻,絲毫不見劣勢。

激鬥一刻之後,十惡漸露敗象,亦戰亦退,張橋一招踏水尋蹤,魚竿迴旋橫掃而出,砂石走飛,十惡再退數步,張橋凜立大喝:「還不走,逼老子殺人嗎?」

十惡各個負傷,眼見四人武藝高強,不敢再鬥,悶哼一聲,轉身逃去。

晨昕笑嘻嘻地來到張橋面前,說著:「沒想到又回到這裡,老爺子還好嗎?」

張橋卻是斜眼打量著杜承湮,接著將魚竿插入土中,雙手成指,問著:「你這指法我前所未見,來來來,我們比劃比劃!」不給杜承湮猶豫的空間,張橋將竿法融入雙手指間,如大鵬展翅,翩飛而來。

雖說比劃,杜承湮絲毫不敢鬆懈,星移在前,筆刃暗藏,二人快速交手,瞬間已來回三十回合。張橋大笑一聲,身形疾退。接著一道白光綿綿而至,李小斐單刀猛攻杜承湮下三路,勢要阻斷他詭異的星移腳步。

杜承湮剛退張橋,又逢身法滑溜怪異的刀招,瞬間不知如何應對,步步驚心,只好跑給刀追。卻聽李小斐笑聲著:「臭小子不濟事,一路退,這天上繁星眾多,晨姑娘眼光可得選好點。」

晨昕嘻嘻一笑,卻見杜承湮若有所思,腳法突然改變,連踏七步,手上星刃連變七招,李小斐的撒網魚刃被一一擊破,二人對掌一拍,各自往後退了三步。

杜承湮趕緊彎身一躬:「晚輩杜承湮,多謝前輩指點!」

李小斐上前將他扶起,笑說:「你天資聰穎,一點即通,可別怠惰了。」

杜承湮大喘著氣,這是他從沒想過的境界,原來將星移步伐融入星刃筆法,才是真正的星象師武學。

「來吧,我們先吃魚,再帶妳去見老爺子。」張橋拉過晨昕,往一旁的木屋前行。

杜承湮跟在後頭,看著海島的春色美景,在心裡思付著:「一切慢慢串連起來,但為何我心中隱隱不安?」思考的越多,明白的越多,杜承湮越感到自己的渺小與無知,在命運的擺弄下,只能亦步亦趨。

-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
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環境描述增加故事線索
對話語氣透露著謎團祕密
情緒營造懸疑氛圍
令人期待後續

問好
跳舞鯨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