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紀念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馮瑀珊麻吉ocoh

生命終於懂得雨過天青
即使雨下得又快又急

一陣鑼鼓把街道的空隙填滿
車流量有一定的計算方式
太多是累贅,太少是一種侮辱?
天曉得夜晚與白天誰才是這顆地球上
最公平的老大

車行是前進之必須
緩緩把什麼東西帶出去
鮮花還微微吐著常人無法察覺的心酸
像遇見一部電影的拍攝現場
畫面總是經過最後的剪接

車子裡除了人,還有一股
紛亂的五四三
野草開始抬頭觀望
並搖頭表示歡迎

各式車陣停妥後,也把僅存的
一塊淨土送進黑洞中
唸唸有詞的人嘴裡銜著音浪
像是要把什麼秘密召回

終於見證了疼痛之不可抵禦
偌干年後,我
用母親燙金的名字
把風雪帶回
/生命終於懂得雨過天青
即使雨下得又快又急/

/終於見證了疼痛之不可抵禦
偌干年後,我
用母親燙金的名字
把風雪帶回 /

車行中帶進煩囂的生活面貌與生命中的情節流轉的不可逆,開頭與結尾的段落都是佳句,不愧為前輩優寫手,至少有十年沒看你進來寫詩了,歡迎常來。

問好子珩



綠豆
謝綠豆兄讀詩
哈哈哈
許久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