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耳語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麻吉馮瑀珊ocoh

耳語


奇怪的是,不論經過多久,人類還是喜愛碎嘴,即使大部分時候有害無益。

即將走進餐廳時,她猶豫了。
剎那間腦海中浮上的記憶片段,關於這間餐廳的都令人不快,當然,還有心頭湧上的矛盾情緒,在在使她退卻。

人們總愛說她聰明,這令她開心,但任何事物過與不及都不好,這就是為何她痛恨自己總是過分敏銳。而這份敏銳,致使她老是必須忍受看透卻不能說破的痛苦。

走進餐廳的一瞬間,她就知道該將視線看向何處。果不其然,她的眼神捕捉到櫃台兩個年輕女店員一眼瞧見她的訕笑。即使距離稍遠,耳朵聽不清的話語聲只要加上眼睛協助,便可讀出其中一位店員的唇語:「又是她!」然後兩人又是一陣訕笑。

深吸一口氣,一邊忍受著這種被人指指點點的不適,一邊暗自怨恨自己的過份敏銳為自己招致不悅。

放下包包後,舉起沉重的腳步,她走向櫃台點餐:「一杯多多綠,無糖、去冰。」再次果不其然,她瞧見兩個店員默契地互看一眼,訕笑,在她轉身的瞬間,以密語的聲量說:「又是多多綠。」

當然,她還是聽到了。

回到座位,她盡量保持鎮定,心中卻充滿羞惱,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店員對她指指點點了,她努力忍耐掩飾著對店員的憤怒。

過了沒多久,其中一位碎嘴的店員端上飲料,神情倒是畢恭畢敬:「您的多多綠。」

下一秒,杯子空了,多多綠倒在了店員的頭上。

看著店員呆愣的臉,她放下杯子起身,唇邊泛起一抹扭曲但滿足的微笑,對著店員說:「至少我正大光明表達我的不爽。」

店員愣了一下,而後彷彿聽懂她言外之意似的,露出羞愧的表情。另一位在櫃檯的店員看到這一幕趕緊拿著抹布衝過來,臉上卻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表情,默默的擦著桌子。

拿起包包,她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只是當天晚上,一支匿名上傳的影片,讓她瞬間成為爆料社團中網友攻擊的對象。
她的社群帳號被一群正義網友留言灌爆:

「你是不是有病?有病快去看醫生。」網友A說。
「最討厭奧客~~」網友B說。
「醜女萬惡,人不美心也不美。台灣最醜的風景是醜女。」網友C說。
「像你這麼可怕暴力的女人以後一定嫁不出去。」網友D說。
「服務業夠辛苦了,像你這種神經病奧客去死一死好了。」網友E說。
......
奇怪的是,一旦找到正義的理由,人們碎嘴就不再是偷偷摸摸的事,而是漫天蓋地而來,不但如此,謾罵批評不再針對事件本身,而是開始牽涉人身攻擊,說到最後,當事人彷彿只能成為人渣,再不就要一死謝罪。

她沒那麼笨,學著前輩們立馬關掉社群帳號,以沉默換時間,因為她知道,大眾沒多久就會找到新的箭靶,而重複的事件,也只會一再上演。
是耳語非耳語
假正義亂社會
唯人人自我想像耳


拜讀了
明明是短篇小說卻很有力道,故事暗喻當代社會的畸形輿論,人們藉著網路四處進行不負責任的言詞攻擊。
的確
大眾很快就會找到新的箭靶
意味著很多外界的言語都不用太在意
把時間花在更長遠 更有意義的事情上才對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