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洛克西姆的過客-第二章、逐星之影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麻吉林思彤ocoh

第二章、逐星之影

賽蓮娜居住在數個星系外的星球,每隔一段時間,亞尼斯都會去拜訪,不過從結婚後她變有了不少變化,對他來說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從前那個安靜埋首在研究與計算中的女子,彷彿已消失不見,變得有點叛逆又心浮氣躁的女性。亞尼斯經常會想,這是不是他當初沒有祝福這場婚禮所導致的,但他仍然覺得並不會有太大的不同。
相比自己居住的星系來說,這裡是繁榮且熱鬧的,許多人造星系相連在一起,商店街區、金融大樓、各種虛擬影像投射的特殊景觀等。賽蓮娜就在其中一家公司工作,負責複雜的宇宙環境科學災害的計算。據賽蓮娜描述她獨自在一個樓層工作,她的大腦聯繫著該樓層所有伺服器與電腦,這些內容資料包含附近數個星系的變化,她必須準確找出可能產生環境災害的數據,或是具威脅可能的,做即時的反應與回報。對亞尼斯來說,他無法理解的太多,就像許多人認為的一樣。
不管來這裡多少次,他依然覺得這個地方很陌生。許多人排著隊,像運輸帶上的機械般,隱沒在不同門後。到處都有閃爍各種光芒的招牌,人與機械的喧鬧聲,縱橫交錯的高樓,與試著向他推銷東西的人們。有時他會覺得自己像是太久沒有更新的機械,一點也不知道這裡的人在思考一些什麼,追逐什麼事物。
若要說道熟悉的,那可能是赫米拉的電影或電視劇宣傳海報,在這裡赫米拉紅的程度,不是一種抽象的想法,而是一種人潮的指標。亞尼斯經常會看著那些排隊買票的人們,或是搶著購買某些周邊商品的人。從他們口中聽到各式各樣對妻子的描述與形容,那與印象中總是顯得平靜,偶爾又會露出傷感的她有很大的不同。亞尼斯也時常會坐在能看到海報的地方,配上一杯飲料,猜想著妻子所扮演的角色,另一個身分的她。
賽蓮娜經常會說這裡是宇宙的中心,許多事物最先都是從這裡開始的,包含流行的趨勢,高級的設備,有名氣的人等。所以許多人都想來這裡展現他們的能力,試著讓自己被他人所看見,與那些遠從其他星系來這裡試著學習,或對某些事物崇拜與迷戀的人。賽蓮娜都喜歡通稱他們為「逐星之影」的人,追逐可能看似伸手可觸,卻難以捉摸,終有一日亦會隨隕落的星一同消逝。

***

在宇宙生物的展區外,賽蓮娜已經先一步的到了,跟以往一樣她不會帶著自己的孩子與丈夫同行,並非有所顧忌,只是單純的想要享受一個人的時光。她剪了一頭短髮,色澤是鮮豔的紅,每一次電流經過髮絲都引人側面。在穿著上反而就比較樸素,賽蓮娜不喜歡花時間在打扮上,這點到目前也沒太大的改變。
「走吧,票我都買好了。」賽蓮娜說道,便往展區內走去。參觀這種展覽是她的興趣,喜歡未知與大腦程式無法解讀之事物,向來都是她好奇心所驅使的目標。這些展覽多半都不是展出真實的生物,而是投影出來的。亞尼斯不覺得在宇宙裡有這些生物的存在,至少年輕時他沒有遇到過。如果要用學校的說法,這便是一種感情刺激的裝置,透過外在所見的去刺激多種情感程式的連結,像影片、吃飯等都是一種。
當巨大發著藍光的半透明生物穿過他們身旁,亞蓮娜興奮的靠了上去,她好奇的轉動自己的雙眼,就跟孩子一樣。每一次的展覽都不太一樣,有時是以宇宙為主,有時是某個星球上的,有時可能是虛構出來的環境,就像故事或小說般有著不同題材,耐人尋味。
「感覺這幾天發生了很多事情。」亞尼斯說道。
「是嗎?」賽蓮娜回道,不過她的目光依然注視在不同的生物上。
「我去見了桑曼雅,還有關於赫米拉的事情。」
「嗯,也差不多是這個時候了。」賽蓮娜就像早已知道般點了點頭,「那麼她有說什麼嗎?」
「她說在畢業後就打算去旅行。」
「啊,我覺得母親肯定會氣壞的,你有告訴她了嗎?」
「還沒。」亞尼斯搖了搖頭,他不知道怎麼跟赫米拉解釋。
「我覺得她肯定到宇宙盡頭,都要把桑曼雅找回來的。」賽蓮娜輕快的笑了。
「那妳最近過得還好嗎?」亞尼斯覺得自己問起這個問題有些心虛,他的話語在說出口後去後,變成散亂的電波,消逝在長廊的盡頭。
「一點都不。」賽蓮娜說道,「但是到明年應該會在多一個孩子。」
「這是說妳已經有身孕了?第三個!」亞尼斯有些驚訝。
「是啊,第三個。不過那個人一點用都沒有,別說照顧孩子,連基本的家事都很懶,工作也找不到好的,每天我都會聽到別人的閒言閒語。」賽蓮娜平靜的說道,「我覺得你是對的,我應該在多思考一點,我能了解為什麼那一份研究,露麥西老師沒有給我高分了。」
賽蓮娜提到的是她在學校最後一年的事情,她在畢業之前整理出關於情感的程式代碼,文件足足多達好幾個教室,她甚至為此拿到了不少獎項,但露麥西老師並沒有給與她肯定。在那個當下賽蓮娜做出了一個誰也沒想到的選擇,她推辭掉許多更好的工作或研究邀請,並答應與她現在的丈夫交往,短短數個月就結婚。
「我很迷惘。」賽蓮娜說道,「這沒有一個規則與答案,我很希望這一切能跟你們一樣美好,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亞尼斯望著不同影像交疊長廊的盡頭,他沒有賽蓮娜那麼好的思考能力,如果要從他有限的大腦,找出一個正確的答案那恐怕很難。
「妳有仔細看過孩子們的身影嗎?」
「不是每天都會看到嗎。」
「不,我是說像這樣蹲下來,跟孩子差不多高,望向他們奔跑追逐的身影,很有趣的喔。」亞尼斯說道,他很喜歡那種彷彿宇宙在一瞬間變得巨大,自己的存在被縮小了的感覺。
「我不喜歡小孩,他們就像發著奇怪電波的機械。」賽蓮娜搖了搖頭,她向前跨出了數步,又將目光轉移到其他的宇宙生物上。
「說到這個,妳知道妳小的時候,都會跟桑曼雅一起發出奇怪的聲音,特博德還笑稱過那是死亡交響樂呢。」
「我才不會發出那種奇怪的聲音。」
「或許吧。」亞尼斯聳肩。「我打算辦一個特別的派對,可能會邀請很多人。」
「是為了桑曼雅嗎?」
「是啊,感覺會有很長一段時間見不到面了。」
「但我覺得母親肯定不會答應的。」
「如果她不答應我就會抓住她,對桑曼雅大喊,快跑!」亞尼斯故意擺出誇張動作。
「那樣感覺很蠢,但真的好嗎?她可是會一下就不見的喔,不論是去到宇宙那個地方都好。如果是她的話,應該能到達很遠,連我們都不知道的地方。」
「但那是她的選擇,如果她都這樣決定了,那我也沒什麼能留下她的方法。」
「感覺很差別待遇。」賽蓮娜回首注視著亞尼斯。
「妳恨我嗎?」
「當然,如果你阻止我與約康達結婚,那麼現在一切都不會發生了。」
「可是妳還是很愛約康達吧。」亞尼斯提起他的名字。
「那不是重點。」賽蓮娜並不想承認。
「那麼妳恨我吧。」亞尼斯說道,「反正我也不懂恨是什麼。」
賽蓮娜低著頭,她顫抖著,彷彿快哭出來一般,但她還是忍了下來。她緩慢的走到亞尼斯身邊,給了他一個擁抱。
「我才沒有恨你。」賽蓮娜說道
「是嗎?」
「嗯,那是當然的。但我還是很討厭小孩,或許一個人生活會更好些。」
「我知道。」
「我跟約康達相處的並不好,我甚至懷疑我們並沒有想像中的能夠理解對方。」
「或許你們還需要更多的時間認識彼此。」亞尼斯說道。
「還有母親每次來的時候都很煩。」
「畢竟你們很少見面,我想她很擔心妳。」
「一切是不能重新選擇的對吧。」賽蓮娜看像亞尼斯說道。
「我想勇敢的接受並面對這些,因為這是妳決定的。」
「那麼我知道了。」賽蓮娜說道,「看著小孩的身影,會像逐星之影一樣嗎?儘管知道有一天會分離。」
「有一點不同,我想就算分開了,還是聯繫在一起的。」
賽蓮娜停頓片刻才接著說道,「說的也是,那就這樣吧。」

***

亞尼斯望著飛船消逝的方向,他將思緒拉回到眼前,他覺得短時間內不用太擔心賽蓮娜的事情。畢竟她也不是孩子了,有很多事還是不用介入的太多,她能自己找到方法的。
順著人潮走著的方向,他與特博德約在不遠處見面,這裡只是一個飛船的停靠站。人潮不算多,都是往返各星系的商人或工作人士為主。星球上也就一個提供用餐的地方,與一個供短暫休息的膠囊旅館。
亞尼斯注意到特博德的時候,他就坐在餐廳內的落地窗旁,他看上去又比上一次見面成熟不少,絲毫不像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亞尼斯想起自己年輕的時候,不過那時沒有這麼風光,工作也不相同。
「嘿,見到你真好。」特博德爽朗的說著。
「還真是很久沒見了。」亞尼斯都快想不起來上次見面是什麼時候。
「去了不少地方,也發生不少事情,還是滿有意思的。」
「那麼桑曼雅的事情,你也在做準備了?」
「你去見她了嗎?」特博德顯得有些驚訝,「是啊,不過計畫早在很久之前就開始。我這個人沒什麼優點,但為她做這點事情還是能達成的。」
「赫米拉生氣起來可是很可怕的。」亞尼斯故意說道,其實他也沒怎麼看過生氣時樣子。
「別嚇我啊,我也勸過她,但她就是非常的堅持,就算沒有人幫忙也會去做。所以與其讓她一個人,倒不如幫她一把。」特博德苦笑了一下,「感覺我們家的女人幾乎都一種個性,一旦決定好的事情,就非得完成不可。」
「那麼如果是要舉辦一場派對呢?」亞尼斯提出有關羅達然的想法,以及如何邀請到與洛克西姆有關的人。
「那麼寄信或許是最好的方法,小屋通常都有相關的紀錄,把名字原始的程式代碼記錄下來,只要拜託郵寄的公司,就能寄送到所居住的星球。相比其他方法,會容易的多。」
「不過就算真的聯繫上,還缺少一個動機吧。」
「我覺得以桑曼雅畢業,就已經是一個足夠好的動機。更不用說當中有些人彼此認識,或認識你,或認識羅達然。就算都沒有這些,光是派對上的免費料理,酒水就夠吸引人了。」特博德顯得信心滿滿的說道,「相信我,大部分住在星球上的人,都希望可以有個理由離開自己的星球。只是自己無法說服自己,都要別人推他一把。」
「看來你很常這麼做呢。」
「只是工作的關係,有時候必須到一些星球上去拜訪,或是打聽一些事情。有些人見恨不得把自己一生都告訴你,有的則做出一些奇怪的行為。彷彿只要時間一長,大腦裡的程式就會失控般。」
「聽起來很有趣。」亞尼斯的腦中浮現出不少年輕時的回憶。
「我不覺得這是好事。」
「是嗎?」
「不過就算讓他們離開自己居住的星球,做一些平常不去做的事情,情況也不會變得更好。」特博德說道,「我們總不能隨意的讓一個星球脫離常軌對吧?那樣只會變得更糟。」
「的確。那麼你呢?」
「我應該沒辦法習慣吧。」特博德皺著眉頭,「要是變得像姐姐那樣,感覺就很不好。」
「以前那樣確實比較好。」
「我也是這麼想的,我一直都很羨慕她,能夠一瞬間解答出複雜的方程式,就算是艱深的難題,她也能輕鬆解決。」
「但現在這樣也不壞。」亞尼斯說道,「她能表達自己的想法,思考一些生活與情感的事情,這樣反而比較不讓人擔心。而且,她說明年會生下第三個孩子。」
「真讓人驚訝,每次看著她在對孩子與丈夫抱怨的時候,我都覺得這真的讓人想不透,或許這就是那兩人的相處方式吧。」特博德說完後兩人很有默契的安靜下來,似乎都想著相同的事情。餐廳外仍有些來過夜的旅客移動著,光影交疊,順著餐廳內變調的樂曲,彷彿再多的思緒,也不過只是如此。
「時間過的很快。」亞尼斯緩慢的說道。
「感覺就跟這個宇宙一樣,看似沒有變化,卻瞬息萬變。」
「是啊,我也該思考自己今後該做些什麼了。」亞尼斯站起身來,他覺得自己的身體不安分地發出反抗,好像在告訴他已經到了年紀似的。特博德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不過亞尼斯只是對他揮了揮手,「不用送了。」
亞尼斯推開餐廳的門,他向前走了數步,想起一些還想對特博德說的話。他停下腳步,望向遠方的星空,話又吞了回去。

***

再次來到洛克西姆的時候,星球上沒有來訪的過客,羅達然也還未到來。亞尼斯順著星球轉了一圈,並仔細地查看小屋內的擺飾,與不同人的留言。在他眼前現不少年輕時的回憶,就像模糊片段的影像般。亞尼斯躺握在長椅上,如今的他已經有能棲身的家庭,不用在到處流浪,有愛他的人,也有被他所愛的人。但他依然覺得,彷彿自己有某一個部分仍在宇宙裡漂泊,那就像一串不會消逝的電波般,承載了他的靈魂與過往。
當亞尼斯再次睜開眼時,他看到羅達然的身影,他正在檢查屋內的器具,發出各種聲響。
「我吵醒你了嗎?」羅達然問道。
「不,我只是在思考一些事情。」
「那看來是個不容易找出答案的難題。」
「或許是有年紀的關係,常會去想一些沒必要的問題。」
「我好像也會這樣。」羅達然說道,「對了,其實我跟我太太都很喜歡赫黛拉,我們也參加過不少與她有關的活動。所以她來到這個星球上,說起自己丈夫很喜歡這個星球,我還滿驚訝的。實際在見過你之後,也讓我對於一些事情的看法轉變不少。」羅達然說起關於妻子的事情,赫黛拉是她的藝名,亞尼斯很少會這麼稱呼她。
「很多人都這麼說過。」亞尼斯想起幾乎只要與妻子一同出去,就會引來非常多的問題,所以他們幾乎很少一起同行,除了一些重要的日子。尤其是在孩子們逐漸長大後,都彼此把重心放在他們身上。
「其實你還滿有名的,只要是赫黛拉的影迷,都會去猜想你的身分,儘管有時她有時也會透漏不少消息,但我們還是很難相信。」
「我們總是會忍不住猜想遠方的星球,卻都很難猜對。」
「沒錯,但這也是樂趣之一。」
「關於之前討論的事情,我有一個方法,但這方面還要請你幫忙。」亞尼斯向羅達然提出寫信,以及想替桑曼雅舉辦派對的事情。
「這樣或許可行,畢竟從學校畢業也算一件大事,我會幫忙把來訪者的名單準備好的。如果計畫順利,到時候的場面肯定非常壯觀。」羅達然邊說邊興奮的站了起來,他四處在屋內走動,顯得像孩子一般,「讓我想想,讀取這些資料應該不用花太多時間,稍微等一下我們就可以馬上出發。」
「現在嗎?」亞尼斯顯得有些驚訝。
「雖然不用這麼著急,但早點行動總是好的,你可以稍微想一下信件的內容。但我想把事情完整的告訴寄件公司,我想他們會幫忙處理的。」羅達然說著便開始朝向小屋的自動管理裝置走去。亞尼斯試著想了一下,若事情順利,就算有十幾個人願意參加也是相當的多,就算當中有他認識的人,但已經很久未聯繫,他自己覺得就算見到對方,也不見得能立刻說出名子。
雖然說整個計劃看似是為了桑曼亞所做,但亞尼斯覺得自己與羅達然的想法是一致的,他也希望能和一些認識的人見面。他覺得這說不定會是特別有意義的一天,因為他們不光只是聚在一起,而是有很多話題可以訴說。關於彼此的,或是其他星系所發生的事情,還有許多。
想到此亞尼斯覺得成功的機率又增加不少,若收到信件的人也能抱持相同的想法,那麼即便是相隔數個星系,也能再次見面。

***

負責寄件的公司像在宇宙裡的孤島,四周沒有其他的星球,即便進到建築內裡面也沒有半個客人。通常除了少數幾個重要的日子,像是結婚或喪禮時,會特別聯繫許久未見面的友人,才會拜託寄件公司來幫忙。
當他們走到櫃檯時,負責承辦的克德薩女士,正看著一旁螢幕中的電視劇。她顯得有些年紀了,從她金屬皮膚上的斑紋與些許的裂紋可看出,在聽到兩人的叫喚聲時,也沒有馬上反應過來。是羅達然按下一旁的服務鈴時,她才緩慢地抬起頭,對著兩人眨著雙眼。
「羅達然與亞尼斯先生,共邀請洛克西姆星有關的所有人嗎?」克德薩女士懷疑地看著眼前的兩個人,懷疑他們來到此的目的。
「是的。」羅達然說道。
「申請動機是參加女兒的畢業派對與聯繫老朋友,不是喪禮?」她緩慢地用指尖在金屬的單據上挪動著,儘管帶著眼鏡,文字上的影像似乎還是很難傳達到她的腦中。她一邊反覆看著文件,途中又好奇地看著兩人。
「沒錯,不是為了喪禮。」亞尼斯說道。
「好吧,請稍等。」克德薩站起身來,搖晃的朝後方走去。光是反覆的往來就花上不少時間,彷彿這當中有什麼不合理之處。
「該不會是不讓我們寄信吧?」亞尼斯顯得有些懷疑。
「嗯,也可能是資料內的人數太多的關係,我本來只是想要挑選一些可能性較大的名單,但還是覺得都寄出去的好。就算有多數的人已經逝去,這封信寄給他們的親人,也別有一番心意。」羅達然說道。
「不過如果真像是你所說,有一千人好了,那也是非常多的人數呢。要是這一千封信都能穿越不同星系,送達到每個人手上,光想就覺得神奇。」
「是啊,這讓我想起那些久未聯繫的朋友,也使我想在此時多寫幾封信給他們。」
「那麼你可以趁著這個機會。」
「雖然是這麼說,但寄給自己認識的人難免顯得有些尷尬不是嗎?你會有想要在聯繫上的人嗎?」
「我倒沒有認識關係特別好,又很久沒有聯繫的朋友。」對於亞尼斯來說,聯繫上自己的家人,反而是他比較想做的事情。但那已經是斷絕很久的關係,如今再次見面,恐怕也很難再把這段錯過的時光填補回來。
當兩人閒聊著,克德薩女士也終於把相關的資料都處理完畢,她把整理出來數大箱的信件推到一旁,並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現在仍能聯繫上的約八百名,許多資料仍有不完整的地方,實際聯繫上的人數可能不到一百。相關資料請在這裡填寫後,信件會在幾天內送達。」克德薩女士用平穩,且毫無情感的電子音重複說道。
「我想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羅達然依序地將需要填寫的表單都確認過一次後,便又再次向亞尼斯確認,「你還有想要寄信的對象嗎?」
「不,就這樣吧。」
「那就麻煩妳幫我們處理這些信件了。」羅達然向克德薩女士說道,她則是又再次核對資料後,並說道:「由於信件不保證一定能全數寄達,我們會在一定的時間內將信件銷毀,這樣沒有問題吧?」
「是的。」羅達然說道。
「那麼你們可以回去,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處理。」克德薩女士一邊將請勿打擾的小牌子放在櫃台上,一邊從數箱的信件中熟練地拿出幾疊,並開始依序地核對著。
亞尼斯在踏出寄件公司後,他向羅達然說道:「我現在反而有些緊張。」
「我也是,我想在收到回信之前,我恐怕很難睡得安穩。」羅達然笑著說道。
「要是我們聯繫上的不只是自己曾認識的人,或是克洛西姆的過客,而是這個星球本來的主人,不知道他會是怎麼樣的心情呢。」
「我想應該會驚訝大於憤怒吧,不過依照現有能公開的資料,星球至少也輾轉過不少的主人。它至今依然能吸引他人居住的動機,我想不單純只是有人居住與維護,肯定還有其他魅力吧。」
「這麼說也是。」亞尼斯很難想像,要是有一群人聚住在他的星球上,若是與這群人相見,不知道自己或是對方懷著怎樣的想法。
「不過現在不需要擔心這些,在信來之前,我們只要等待就好了。」
「那麼去小酌一杯如何,就算是我請客。」亞尼斯向羅達然提出邀約,要不是他提出的計畫,這一切到現在也不會這麼順利。
「真的嗎?那就不客氣了。」
從星球離開時,亞尼斯不經思考著這一切究竟是從何開始的,是妻子提到星球的事情嗎?還是自己本來就有這樣的念頭?或是一切都只是剛好。他反覆地在腦中計算著,不過程式本身並沒有給他一個正確的答案。最近順著洛克西姆與桑曼雅的事情,接二連三地回憶起許多,那些宛如遠方星空般閃耀在亞尼斯的眼前。不再只是將目光放在孩子與家庭身上,雙眼所能觸及的更加寬闊,也同時感到些許寂寞。
創新的故事
深刻的情感透過對話
交流在文字之中

拜讀
跳舞鯨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