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還存在的星球與我們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麻吉馮瑀珊ocoh

 我本來還在想要怎麼跟托塔斯談談他之後的計畫與想法,這本身並不容易,我並非真的了解他,也不知道在他這個年齡的孩子喜歡談些什麼,又不該說些什麼。我不想讓自己成為一個愛發牢騷的老人,我寧願多保持一些距離。當托塔斯主動向我提起時,我感到有些驚訝,那或許是因為我自己在那個年紀裡並沒有太多的想法。
 那一天我帶著托塔斯去看校園級的棒球比賽,那場球賽裡觀眾沒有太多,多數都是來幫忙自己球隊加油的學生,每當球擊出的時候一旁的應援團都會發出熱烈的加油聲。
 宇宙棒球的比賽其實跟早期的棒球比賽差不多,但場地更大,每個壘包的距離更遠,每個選手腳上都會穿著有快速推進裝置的鞋子,來輔助自己跑壘或是接球。當打者擊出球,開始向一壘衝刺時,他就會成為球場上像是流星般的存在。當然快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要再多跑一壘,或是需要改變速度配合球場的情況下。
 另外還有比較特別的就是在空中會有兩個接球員,在規定上是只能在外野的上方。通常這兩人的發揮都會左右比賽的局勢,因為他們除了要判斷球飛的高度外,指揮地面上的人接球,或是掌控球場等都非常重要。如果配合不好有時還會撞在一起,要是不幸墜落或衝撞地面,傷害都是很大的。孩子們通常都希望成為那兩名空中的飛行接球員,因為那不光只是球場上注目的焦點,他們也很常飛到觀眾席上跟觀眾互動。
 我自己是孩子的時候,反而是比較想成為球場上的緩衝手,他們多數的時候都要拿著一個巨大的護墊,站在每個壘包後方,輔助跑者緩衝或是轉向等的工作,還有一些會在外野場的後方,負責對空的支援。由於他們只能接住人而非球,經常會被人認為是球場上不太重要的角色。
 除了景仰的選手外,孩子們都想要擁有一雙屬於自己的跑鞋,讓自己就彷彿球場上的選手一樣厲害。我記得孩子的時候,父親也給我買過一雙,我穿了很久,直到金屬的鞋底都磨平了,我還是捨不得丟掉。
 托塔斯很少提過他喜歡的球隊或是運動,或許是因為他的父母並不希望他有這些喜好。有時候我搞不太清楚現在教育的目的,或是從學校裡面到底能學到些什麼,多數的時只是將很多資料輸輸入到大腦,再在考卷上填上一些答案。那些年我記過的東西,最後用到的不多,幾乎都忘得想不起來。
 當托塔斯凝視著飛向空中的球,他試著詢問我關於與妻子認識時的事情,如何規劃自己的未來與人生。我很難直接的告訴他我很少想過那些,畢竟在我的那個年代裡,很多事情都是被規劃好的,就像是系統與程式一樣,遵循著某種規則與約束。
我說了點謊,說自己在孩子的時候是有著夢想的:「我希望成為一個在不同星系旅行的人。」我想每個孩子都會有這樣的憧憬吧,當眺望遠方星空的時候,總想離開這裡,到很遠的地方去。儘管我一點都想不起來,自己曾經是否也有這樣的記憶。
 「可是你不應該是熱愛讀書,才有辦法寫作的嗎?」托塔斯懷疑的說道。
 「很多人都這樣說,但我其實並不愛閱讀,真要說我只是比較叛逆吧。」我笑著說道,妻子逝去後我就像是想要抵抗些什麼,讓自己顯得不那麼受人喜愛。
 「我一直以為你是非常聰明的,至少家人也是這樣認為的,所以他們才會希望你教我些東西。」托塔斯顯得有些無奈。
 「我看起來聰明嗎。」我問道。
 「不,一點也不。」托塔斯說道,「但像你這樣的人總會有什麼天賦,那肯定會是我缺少的某些東西。」
 「說不定有?」我看著在球場上奔跑的選手,我想起潘達利與羅爾曼都說過,『因為我比其他人都還希望活著』,這是個非常矛盾的話,就算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但也因為如此,我才能夠寫完那本作品,「你覺得身為一個作家需要什麼樣的天賦呢?
 「這太難了。」托塔斯搖了搖頭,「要很會寫吧,還要有很多特別的想法。最近我在班上經常會去觀察那些我很少注意的同學,他們好像都有自己的計畫,我發現自己還滿忌妒他們的。」托塔斯停頓了一下,「你覺得我應該跟他們交朋友嗎?」
 「如果你想,可以試試看。不過我不怎麼喜歡交朋友,那對我來說太麻煩了。」我說道,我沒有刻意的說出正確的話,只是說出符合我自己個性的,「你有想好自己要做什麼了嗎?」
 「還沒有,我在多德朗那邊的工作存了一些錢,或許有一天我會用到它。」托塔斯有些猶豫的說道。
 「至少你現在開始做一些準備了。」我看著空中接球手做出一個極速的下衝,他直直的衝入緩衝手的軟墊裡,當全場都在擔心他的安危時,他伸出自己的捕手球套,成功的接住那個可能會成為全壘打的球。全場發出劇烈的歡呼,儘管觀眾不是特別的多,我還是能感受到球場的震動,「我想你可以試著跟其他人討論你的想法,像是跟你不常往來的那些朋友、多德朗,或是其它對你而言有幫助的人。」
 「嗯,我會再想一想的」托塔斯說道。賽局快結束了,雙方的點差只有一分,陷入膠著。可能是因為並非職業球賽的原因,在選手的表現上都可以看得出一些緊張與缺點,當彼此都陷入困境後,哪隊能先掌握比賽的節奏,穩住腳步,便有可能拿下致勝的關鍵。
 「最近我還是會夢到我的朋友。」托塔斯緩慢而小心的說道,「你是怎麼度過那一段日子的呢。」在之前托塔斯像我提到朋友的逝去,我便意識到我遲早都必須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已經很久沒有這麼被人問過,那已經是好幾年前新作剛出時,不停會問起的。在我的大腦裡瞬間閃過很多的想法,但那些都不適合說給托塔斯,有的顯得太過於沉重,有的則聽起來像是說教。
 「他們走了,而我們仍然活著。」我簡短的說道,因為我並不覺得會變得更好或是有所改變。雖然隨著時間彷彿一切都會淡去,卻又不是那麼簡單的。托塔斯沒有回答我的話,他就像是在思考著,關於朋友的逝去,自己的將來,或是其他的煩惱。
 球賽一度被追平,進入了令人煎熬的延長賽,空中的接球手開始產生不安定的擺盪,觀眾的加油聲也沒有開始的那麼響亮。當比賽隨著局數的增加,彷彿一切都靜止下來,誰也不知道是否就在下一秒分出勝負。最後當那關鍵的一球被打出時,誰也沒有預料到那一個短打,就在防守方才正要反應時,位於三壘的跑者早已經衝向一壘。
 儘管我們坐在勝利的一方,但我與托塔斯都沒有替這份勝利產生多大的反應。我們隨著人潮散去,回到我們來時的地方。
球場上的勝負和位置都暗喻著人生境況
散場之後的生活其實沒有任何勝負
對話和賽局並行之間
似乎進行了一段不為人知的心靈旅程

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