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規則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林思彤麻吉ocoh

只有從有限的海誕生時
我們的赤裸才屬全然的赤裸
現在,穿上的一身秩序已經脫不下了
你以為脫下的,薄薄的埋在
癒合的鰓裂和岔開的鰭間
還有飽含氣體的肺裡
像一層曬乾的鹽或者刮不去的藻苔
鹽或藻苔之上,還有一層
鹽或藻苔
你就快要腐朽──
但你並沒有,只是成為礁石
累贅的老去,赤裸又不赤裸的
向海朝聖
/像一層曬乾的鹽或者刮不去的藻苔
鹽或藻苔之上,還有一層
鹽或藻苔/

順順的像一個圜圈很完整的故事:)

非白試讀,
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