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寫實/靈異-尋死奇談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麻吉林思彤ocoh林宇軒

00始

這故事發生在數年前,那時我剛過三十,一事無成,也正好沒了工作,女朋友也跟別人跑了。恰巧自己活得不如意的時候,朋友不是事業有成,便是結婚的,喜事不斷,心理覺得很不是滋味,卻又不想要再努力,不知為何就有想尋死的念頭。但或許是怕死,也可能壓根就不知道該怎麼做會比較快結束,便一直拖著。
有一日朋友邀約而北上,由於時間來得早,還沒到約定好的時間,本想要瞎逛,但商店幾乎都沒開,而我還是一直走著。大的巷子走過,轉進小的巷子,就像著魔似的,等我回過神來時,已經站在某個騎樓下。
我往上一瞧,是一塊破舊木板做成的招牌,也看不懂上面寫著什麼,招牌下的樓梯就像怪物張開的嘴,彷彿會將人吞噬,卻又吸引著我想要一探究竟。
我左顧右看,本想找個路人問話,可四下無人,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也還沒到。再看一眼那個樓梯,心想反正我也是一個尋死之人,哪有再怕死的。順著樓梯向下,起初覺得也沒什麼,就是黑了點,但越往下越覺得奇怪,這樓梯好像走不完似的,還開始出現一些怪味。就在我越來越覺得怪異時,已經到底層,昏紅的燈光從裡面滲出,本以為是什麼成人場所,仔細一瞧裡頭瓶瓶罐罐,就像是個賣藥的。
雖然是尋死,但也不可能一進去開口就說要自殺的藥,腦中想好一點對策後,伸手拉開那扇有些老舊的木製拉門,裡頭的怪味比外面濃烈不少,但卻又有些難以言喻,好似會上癮的成分。
顧店的是一個老人,他聽著老式收音機裡的廣播,見我近來瞧了一眼,隨口說道:「買啥?」
「我要那個很快就有效,效果很好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就像是一個剛買菸的年輕人,剛才想的東西一下就忘記,說得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嘿嘿,我們這裡的效果都不差。」老人乾笑兩聲,頓時讓店裡的氣氛恐怖了不少。
「那有沒有速效的,喝下去以後兩眼翻白,能上天的那種。」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直接說跟死有關的,反而是誇大其詞,還一邊揮舞著雙手比劃著。
「唉,年輕人就是年輕人,有當然有。」老人轉身從底下神秘兮兮的拿出了一個小盒子,並取出一盞小燈照在盒子上面,「這裡頭的東西保證能滿足你,不論是要上天,或是下地獄。」
「喔?這麼神奇,怎麼不讓我看一眼。」我心想他拿了盞燈就照外盒,說詞有些奇怪,感覺就像是騙人的。
「不,這可不行,你決定要買就要付錢,到家才能打開,這是本店的規矩。」老人說完就想要將盒子收起來,我連忙阻止他,說道:「好吧,那麼要多少?」
「嘿嘿,您在這裡簽個字,這貨就給你了。」
「簽字?」我看到老人指向的那本簿子,上頭都有些破損,裡面確實有不少人簽過,但在昏暗的燈光下,很難看清。
「是啊,簽上你的名字。」老人指了指一旁的毛筆與一個充滿怪味的顏料,這讓我想起一些恐怖故事裡出賣靈魂的片段。
「好吧,簽就簽。」我心裡想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便沒有多想就在簿子上簽下自己的名字。但就在提筆將字寫在簿子上時,我頓時覺得一陣暈眩,彷彿體內有什麼被抽取出來。
「多謝惠顧。」老人將盒子放在我的面前,並嚴肅地提醒道,「切勿告訴他人,商品一概不退還。」
我心想也不知道為何要搞得如此神秘,雖然剛才那一下確實嚇到我,但看著手中的盒子,既然都不用花錢,也是白賺的。從店裡離開後,順著原先的樓梯一直往上,從耳後傳來的是搖鈴的聲音,恍惚間彷彿聽見老人哼著歌。

「孤魂人間行,苦難獨坐飲;冥河漫漫依,來世何處去。」


01忘塵世

剛從藥店買來的盒子,放在背包裡沉甸甸的,感覺就像是有幾兩黃金。本想與友人討論起這事的經過,但想到老人的警告,話到嘴邊還是忍住沒說。結果那一日的邀約,幾乎沒談到什麼,到場的幾個好友已經一段時間未見,彼此都相談勝歡,唯獨我就像局外人般。
當晚相互告別時,一行人還特別擔心我,是不是有什麼煩心事,我笑著說沒事,心裡卻是很煩躁。他們本想續攤,卻被我給推辭了,藉口說是要趕車,但也只是想要逃離現場。
回到住宅時已是深夜,躺在床上卻輾轉難眠,以為自己入睡時,猛然看見天花板上有好幾雙眼睛看著自己。驚醒時,卻發現並非躺在床上,而是半坐在地板,手裡還抱著那買來的盒子。心理覺得發毛,但還是故作鎮定地打開燈,仔細端詳這發現見原來這盒子是木頭製的,在盒子中間還刻著「生死行」幾個字。打開盒子,裡頭的包裝是一層一層的,特別精緻,共有五瓶藥水放在裡面,每瓶藥劑都貼著一個標籤,第一瓶看似一般的水,中間三瓶則顏色鮮豔,最後那一瓶看似空氣卻又十分沉重。
由於沒有說明書,也不知道先從哪一瓶下手,就拿起那瓶看似水的,液體晃動之餘彷彿有什麼虛影在其中,卻又難以看清。拔開瓶塞,聞起來並沒有什麼異味。內心雖有些掙扎,但實際也沒什麼牽掛,憋著一口氣一飲而盡,說也神奇,藥水入口後身體彷彿變輕許多,大腦好像忘記了許多事物,思緒變得清晰起來,頓時就覺得睏。
半夢半醒間,好似穿梭在雲霧之間,沒有什麼是具體的,卻覺得自在。醒來時是朋友打來電話,他語重心長地說了幾句,但我只是避重就輕的要他無須想太多,雖然對方有易相助,但自己也覺得面子上總說不過去。掛斷後才發現僅只是過數個小時,卻又像是一生中睡的最好的一次。
或許是藥效還在的關係,走起路來都像是飄著般,特別的輕盈,別說尋死倒像是重生一樣。不過實際走在外面,才逐漸感覺到異樣,有很多原先記得起來的,熟悉的事物都變得陌生,就連一些經常去的店裡,能喊出名字的老闆或是服務生也都不記得了。
這種異樣感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顯著,有幾個瞬間,我突然想不起來自己是誰,又為何在外面。身體中彷彿有兩個看不見的自己,一個驚恐慌張的想要想起來忘記的,另一個則是輕鬆自在的享受這個當下。咖啡店裡的咖啡香、磨咖啡豆的聲音,或是客人們的交談聲,這些看似常見,但此時此刻間卻像是一場動聽的交響樂般,每一件事情都是吸引人的。那麼記不起來那些忘記的又有什麼關係,就算忘了自己也無所謂。
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咖啡店已經打烊了,老闆輕聲呼喚我的時候,我這才注意到眼前放一盤熱騰騰的義大利麵,他說:「不急,吃完再走吧。」我試著想起他的名字,與我們之間的關係,但這些我都想不起來,無奈之下我只好向對方微笑著,並點了點頭。
雖然免費吃了一餐,但內心裡卻又有一些罪惡感,覺得自己本應該尋死的,卻又貪婪的享受著他人給的好處。回到住處後抱著馬桶催吐,無形的噁心感刺激著我,不論是反覆吐了幾次都不足夠。
就在此時一個畫面從眼前閃過,出現的是年幼的自己,還有父親高大的身影,他說道:「你是個男孩,哭什麼,不許哭,自己想辦法。」
緊接著畫面一閃,出現了一個教室,班上的同學都圍繞著一個男孩,只因為他一個人在玩剪紙,接著有人說道:「你們看他玩著女生玩的剪紙,超奇怪的,肯定是心理有問題。」,隨即我被從人群中推了出來,又有人說道:「他們兩個經常一起玩,肯定有不正常的關係。」與此同時,同學們開始大笑,互相丟東西,我內心非常害怕,卻沒有反抗。接連的畫面還有很多,我無法控制只能放聲大叫著,彷彿不論我怎麼逃避,這些遺忘的過去終究會找到我。

02遭奇遇

等意識到自己將其他的藥劑都一飲而盡時,我根本沒注意到危險或可能的副作用。很快身體就感覺到不適,出現劇烈的絞痛,我覺得自己就像是一條被任意扭轉的布,有時又覺得自己像是被撕裂開來。每當我因為某種疼痛失去意識,又會有新的劇痛襲來。伴隨強烈的不適感後,我注意到有什麼觸碰了我。
「嘿,還好嗎?」
我一邊循著聲音的方向看去,一邊想讓自己的意識清醒過來,這才發現與我對話的是一隻穿著西裝的黑貓,這讓我大喊道:「一隻會說話的貓!」
「哈哈,我是一隻貓,而你也是。」
「我是一隻貓?」我慌張的摸著自己全身的毛,但又想不起來自己是誰。
「喔,別擔心,剛到這裡的時候總會有些不適。你可以稱呼我為傑克,我是這裡最聰明的貓,歡迎你來到這裡,我的朋友。」傑克輕快地說道,並樂於向我介紹這個地方。
「這裡並不大,位在裡面的就是女主人的房間,她是一個忙碌的上班族,總是需要加班。再來是浴室,你看這裡已經擺了一個新的貓砂盆,記得別搞得到處都是。客廳裡你可以自由走動,但沙發是我專屬的,這是我們的約定。最後這裡還有一個陽台,快上來吧。」傑克很輕鬆就跳上公寓的陽台,我卻顯得很笨拙似的,失敗了幾次。
順著陽台看出去的是夜晚的城市,熟悉卻又感到陌生。
「過去我在這個城市裡流浪,還曾經是某個街道裡的老大,我們還為了食物跟其他的流浪動物爭奪地盤。但這些都是往事,你只要知道城市比你想像中的要危險得多,以及陽台的窗戶是可以很輕鬆開啟的,白天你可以出去,只要記得在女主人回來之前回到這個地方就好。」傑克示範如何開啟陽台的窗戶,看他做的好像很容易,我自己卻試了好幾次都沒打開。
介紹完環境後,傑克又一邊示範如何讓自己成為一個受主人寵愛的貓,像是適時地撒嬌、有時候也要假裝鬧脾氣,並要學會不同的叫聲,好吸引對方的注意。
我本來以為這些會很容易,但實際上要當一隻討喜的貓,遠比自己想像中要難得多。女主人通常到很晚才回來,有時她根本沒時間跟我們互動,倒在床上就睡了,有時她也顯得很焦慮,不時的會尖叫或摔東西。偶爾她會與我們對話,聊著對生活的不滿或是其他。
傑克通常會在白天時從窗台溜出去,他總能自在地在大樓間穿梭,並對每一家的貓都相當熟悉。據他還說就在離公寓不遠的小巷裡有一個專門的酒吧,除了貓還有許多動物都會去那裡。
有時候我們也會嘗試討論起人類,或是我遺忘的過去。我們不明白的有很多,但那些對傑克來說都無所謂,他覺得只要有一個能棲身的地方就足夠,更不用說有吃不完的飼料與貓罐頭。
傑克還知道很多城市裡的故事,不論是他親身經歷,或是其他貓咪們的遭遇。對他而言我就像是一個沒怎麼見過世面的家貓,當然他也強調這並非什麼壞事,很多家貓都在房間裡渡過一生。雖然也有的並非那麼幸運,能一直在一個家裡永遠待下去,或是遇到一個好主人。

03通天命

半夢半醒間,我睜開了雙眼,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片遼闊的宇宙,星光閃爍、變化萬千。試著思考自己生處何方,自己是誰時,出現了一些陌生的名子與回憶。
「你睡著了。」芳潔輕聲說道,她有一個俏麗的短髮,以及一件粉色的連身裙。她是我的女兒,至少腦中是這樣告訴我的。
「喔,我想我做了一個有關貓的夢。」我說道,但覺得自己忘記更之前的事情,還有許多,有些不正常的地方,卻說不出來是哪裡不正常。
「那不是夢。」芳潔顯得有些不開心,她舉起手上的故事書說道,「我們剛說過這個故事,關於貓與人相處的,我們還討論過要是成為貓會發生什麼。」
「是嗎。」我眨了眨眼,好像有這麼一回事,卻又不是那麼真實,「我們要去哪裡呢?」
「去奶奶家!」芳潔說道,她也同時捏了我的手臂,「你該不會說你又忘了?我們要幫她慶生。」
「喔,我可能真的是有些健忘。我們這是在列車上面,且是在宇宙裡?」
「是啊,宇宙列車。穿越數個星系,將我們連繫再一起!」芳潔還刻意學著列車文宣上的標語,並將一台平板電腦放到我的眼前,「你看這裡是我們家所在的星系,這一條細長的就是我們搭的列車;這一個亮閃閃,看上去很像一隻小熊的則是奶奶家所在的地方,隔了兩三個星系,很遠是吧?」
顯示在螢幕上的地圖,還繪製許多孩子的塗鴉與想像,不同的星系與星球都有著各自的名字。我不確定我是否去過這些地方,不過我的內心裡知道有一個地方我絕對不會忘記。
「那麼地球呢,太陽系又在哪裡?」我向芳潔提出自己的疑問,一邊又用手指滑動著螢幕,試著找到那一個熟悉的星系。
「地球?太陽系?我不記得有這樣的地方。」
「沒有嗎?」我覺得有些失望,但卻又不想這麼快就放棄,「這有辦法搜索嗎?說不定這樣就能找到了。」
「當然可以。」芳潔的手指快速地在螢幕上滑動,並說道,「現在你試著說出一些關鍵字,這樣系統就能幫忙尋找。」
「太陽系、地球、北極星……」我試著從大腦中回憶那些可能的星球名稱,但又不確定在這個當下,這些星球與星系的名稱是否相同。系統隨即出現不少的資料,卻都不像是我記憶中所想像的。
「這些都不是嗎?」芳潔問道。
「不太一樣。」我搖了搖頭,「在銀河系裡有著太陽,那很像一個巨大的火球,在地球旁邊還有灰白色的月亮,而地球有一些水藍的海洋、綠色的森林。我記得有一個島嶼名為台灣,那看上去有點像一個地瓜。」順著腦中的記憶,我試著拼湊出一些,又想起了一些。
「那麼還有什麼呢?」
「喔,還有夜市,裡面擺了很多的小餐車、看板、桌椅還有滿滿的人潮;有擁擠的大樓、人潮、忙碌與喧囂;還有一些特殊的自然景觀,像是高山、海洋與湖泊。」當這些被零散的說出,我也試著想像在這個宇宙裡是否有相似的事物。
「真是有趣,我有一天也想要去這樣的星球旅行。」
「是啊,那樣可能很不錯,但前提是必須得要找到這個星球才行。」
「那將會是一場精采的冒險,就跟書裡提到的一樣。」
「肯定會令人難忘。」我笑著說道。

04斷恩怨

順著回憶四周像是出現了一條沒有盡頭的走道,剛才身處在宇宙的我在此時就像化為一個片段的影像。那些片段的畫面,可能是我的過去、未來,亦或是某個平行宇宙的自己,身處在這裡的我還沒意識到自己的死亡,以及這一切從何開始的。
我像是一個調皮的孩子,在這巨大的記憶迷宮中探險,有時看著不同的記憶,也有時能化成那個記憶裡的我,體驗完全不同的人生。但不論在這裡的哪一個我,好像都並非我內心所希望的,或更明確的說,是我靈魂所渴求的歸宿。有許多對我來說並非那麼真實,甚至難以想像會有這樣的可能。
本來我以為我會迷失在此,卻意外發現在眼前散落的玩具、一些回憶的片段,與熟悉的人影,這些似乎都在引導著我,讓我能找到歸去的方向。起初我走入一片沙灘,在那裡的我像是一個孩子,雙腳在冰冷的海水上奔跑,能聽見風吹過的聲響。
接著畫面一轉,來到一個廚房,在那裡她正準備著晚餐的食材,有香腸炒飯、控肉、煎魚與貢丸湯,都是我所喜歡的。但我很少稱讚她煮的料理,我們之間總有不同的爭執,更多的時候我會將自己反鎖在房間裡,寧願半夜偷去廚房吃著泡麵,也不願吃她煮的菜。當我想要試著靠近她,呼喚她的名子時,眼前的影像卻突然消逝。
在這之後還有許多的片段,多半是快樂而充實的,但也有許多是我選擇遺忘,或不願意面對的過去。在這些一閃即逝的回憶最後,我見到那一個喝下藥水而死去的自己,看著自己的死亡是一種很難以言喻的感受。
這讓我想起曾親手埋葬過一隻剛出生不久的貓,牠是被遺棄的,裝在有些破舊的紙箱裡。最初發現牠的時候就已經相當虛弱,儘管想要將牠救活,最終我卻沒能挽留住牠的生命。凝視著那一個已經沒有靈魂的肉體,比起難過,更多的可能是孤獨,或是一種虛無。好似忙了半生,卻從未擁有過什麼。
在此時,我彷彿又聽見老人哼著歌,他是這樣唱的。

「夢裡探生死,輪迴千百渡;我尋我自己,萬事已成空。」

05牽亡魂

我沒有在那裡待得太久,我聽見有人搖鈴的聲音,便像是被吸引一般,自動地朝那裡去。隨即我所見到的就不是熟悉的城市,而是有許多孤魂所在的地方,他們也同樣的被鈴聲所吸引,人數很多就像是一條無盡的河。在這裡有滿多看起來都像是意外死的,有的死相很淒慘,有的則是斷手斷腳的。偶爾也會有哭聲從上方傳來,那就像是對某個逝去之人的呼喚、不捨,聲音忽遠忽近,讓人感到悲傷與惆悵。
「嘿,你!」有個聲音從我後方傳了過來。
「我?」我轉身看向他,那是一個陌生的中年男性。
「對,就是你,你也是自殺的嗎?」
「不,一場意外?」我也不確定,但我並不想要將這算是一種自殺。
「哈哈,我也是,我不小心喝得太多了。唉,我是說我好不容易賺了點錢,想要慶祝一下,結果喝過頭心臟病發。人生就是有許多難以預料的,對吧?」
「那還滿不幸的。」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是隨口說道。
「就是啊。」他深吸了一口氣,看起來像是想說什麼,卻又忍住沒說,「抱歉、抱歉,我死得太突然,都還沒來得及跟別人道別,就只是想找人說話。你不建議我陪你一同而行吧?」
「嗯,沒事的。」
「謝謝,你可以稱呼我為阿銘。我本來以為這裡會比我想像中的要恐怖的多,像是有什麼牛頭馬面、黑白無常。但現在放眼望去,這裡比我想像中要空曠的多。你覺得我們真的死了嗎?而這又會通向哪裡呢?」
「我不知道。」我搖了搖頭,這對我來說並不真實。
「唉,我想也是。我在想要是運氣好,說不定會有重生的機會,畢竟我也沒做錯什麼,只是比平常多喝幾杯。」阿銘長嘆了一口氣,我覺得自己並沒有那一種牽掛,不論是有什麼未完成,或是不得不做的。雖然有些事情令人不捨,但也並非絕對。
我們往前走了一段,這裡開始有一些變化,像是有人尋找自己失去之物、也有希望幫忙求情的,在人群的兩側也開始出現停留的人,他們看似在等待什麼,也有些只是茫然地望著前方。在那前面的有一條很寬廣的河,上面有許多小船,小船駛向一坐巨大的橋。而在靠近岸邊的地方便是隊伍的盡頭,許多人像是經過某個關卡似的,被依序分類。
「看來已經到最後,謝謝你陪我走這一段。」阿銘笑著說道,雖然在這之前他並不希望死亡,但現在卻相當乾脆的接受。
「你沒有打算回去了嗎?」
「其實也沒有什麼好牽掛的,比起那筆錢,我失去的太多,而且這輩子沒花完的,說不定下輩子還能用呢。」阿銘一邊說著,一邊摸著自己的口袋,並從中拿出了一個竹蜻蜓,「嘿,知道這是什麼嗎?這是竹蜻蜓,是我那個年代的玩具,就送給你吧。畢竟你看上去還年輕,來這裡還太早了。」
當阿銘將竹蜻蜓交給我時,我彷彿能看見他追逐竹蜻蜓自在奔跑的身影,那放在我的手中顯得特別的沉重。
「謝謝,但我想比起送給我,它應該有更好的歸處。」我轉動起竹蜻蜓,讓它從我的手掌裡飛出去,當它飛得高的時候,我想很多人都看見了。雖然有些虛幻,卻又真實存在,我們曾嚮往卻始終沒能如願的。
阿銘最後與我道別時露出了微笑,我不確定那代表什麼,也或許我們還會再見面,以不同樣的身分。

06生死行

當我來到人群的最前方時,那裡很像是一個檢查站,會有人核對你的身分,與一些相關的詢問。但我並沒有像前面的人一樣被帶往河邊,而是被叫到一旁等候。這裡負責辦事的人都滿親切的,也沒有像鬼怪的那種外型,身穿整齊的黑色制服,面部則是用黑紗遮著,無法看清裡面的樣貌。
沒過多久便有人輕喚我的名字,她也穿著相同的制服,並對我說道:「我是你的引路人。」
「那麼我們要去哪裡呢?」
「你的旅程已經結束,我是來帶你回去的。」引路人輕快地說道。
「回去?我不是已經死了嗎?」
「這只是暫時的,生死行是一種關於生死的入門體驗,一共有五個階段,從忘塵世開始,到牽亡魂結束。這些在盒子內的說明書裡都有寫到。」
「我一直以為這都是真實的。既然這是一個體驗,那麼是一般人都有機會嗎?」
「不,並非每人都有,也各有不同。」
「那如果這裡是死後的世界,為何與我所知道的不同呢?像是地獄或天堂,或一些鬼怪與天使。」
「死後的世界比較像是一面鏡子,它能顯示出人內心的自己。當然如果要去你所說的地方,就必須滿足更多條件才行。」
「我還有許多不明白的地方。」我有很多想問的,卻不知道從何開始,也不清楚這樣的體驗具有什麼意義。
「不需要煩惱太多,你可以當成這是一個珍惜生命的經驗,或在之後更多的時間去思考這些。但我無法告訴你為何會發生這些,你也可以將它當成生命的一個環節。」
「那麼我如果不選擇回去,或是說其他人有做了別的選擇嗎?」
「嗯,這是一個難題。你可以選擇留下,就像你在人群旁邊看到那些在等著的人一樣,但我不建議你這麼做。因為我無法保證你是否能等到想要等的,而在這裡的時間過得相當緩慢,甚至沒有時間的概念,可以說是非常漫長。」引路人放慢了語氣,略為嚴肅地說道,「另外也沒有提早輪迴,或其他選擇,如果你做出決定,是不能反悔的。」
「放心好了,我並沒有要留下。」我回答道,只是不確定自己該前進的方向,「但在離開前妳能帶我到這附近參觀嗎?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服務。」我提出了有些貪心的想法。
「喔,你還真是一個奇怪的人,我是可以帶你四處看看,但這裡可沒什麼有意思的東西,而且我也不能保證你能記得多少。」
「沒關係的,就帶我隨便走走吧。」
隨後引路人便一路帶我從沿著彼岸,到能展望整個三途川與奈何橋的地方,她也向我說了一些相關的趣聞。但有些話她仍然沒有說的太多,彷彿死後的世界裡有很多秘密。我們還在一張看似空的桌子,吃了豐盛的最後一餐,只要我想得到的美食都能出現在桌子上。
等回過神來時,我才意識到自己回到數天前,北上的那一班公車裡,彷彿迷失在城市、走進奇怪的藥店這一切的經過都只是一場夢。我整理好思緒,在這之後與朋友們談起這場生死行。也透過這次的遭遇,我們討論彼此這幾年來個自在感情、事業等各方面遇到的難題。
那確實是一個難忘的一日,我們討論到彼此都曾有想死的念頭,如何去面對明日不確定的未來。這些談話的內容,若沒有以這個生死行為出發,或許仍都會藏在彼此的內心,成為我們必須背負的重擔。這當中包含他人的期待、符合社會價值、刻板印象等,都曾一度讓我們喘不過氣來。
即便是到了今天,我仍會想起這段往事,也有時我試著想從那些複雜的巷弄中尋找到那間藥店。行走在巷弄時,彷彿還能聽得見老人哼著歌的聲音。

「人生何所歸,生死為何物;今已成過去,我思故我在。」
演繹可能生命的旅程
以文學
警示著生命可貴

問好
跳舞鯨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