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那晚,一分為二的刀子

版主: 謝予騰跳舞鯨魚麻吉林思彤ocoh林宇軒

  「我記得我投胎的時候,」他很認真地說:「閻王在我面前丟出了兩道門,很兇地對我說:『選一道,男生或女生。』我仔細看了看門上面,真的有『男生』和『女生』兩個斗大的門牌」

  「所以,你選擇了男生?」他是男生沒錯。

  「沒有呀,我走到男生那道門前面,正想開口問閻王有沒有第三道門可以選,或是可以選70%的男生30%的女生,或是65%的男生35%的女生,然後就被閻王一腳踢向男生的門。」他哀怨地說。

  「掉下人間的時候,還依稀可以聽到閻王怒喊:『就讓你二選一,你就只能二選一。』」

  雖然我很不相信他說他擁有投胎前的記憶,不過迫於無奈,我也只能坐在這邊聽他廢話。

  「然後就是五歲的時候我爸媽吵架那天。」他開始玩弄手指,好像很不安的樣子。

  「家裡碗盤能破的都破了,我爸站在門口準備離開,我坐在地上看著眼睛火紅的媽媽。」他抬頭看向天花板,好像很痛苦地在回憶當時的情景。「我媽伸長擦著鮮紅色指甲油的食指指著我大罵:『看什麼?你自己選一個!選你爸就跟他一起滾出家門!』」

  他換了一個坐姿,把雙腳交疊在一起,說:「我當時的小腦袋還在播放各種兩全其美,兩邊都選,或是有什麼其他方法。然後,」他大呼了一口氣,「她說:『跟你爸一起滾出我家!你們都一個樣!吃裡扒外!!』」

  世界上真的是有各式各樣的家長,但想法好像卻十分僵化。

  「然後我媽就把我丟出去,碰地用力關上門。當時的我十分不能理解,難道兩個都想選是一種錯誤嗎?」

  我突然想起小孩子才選擇的梗,很用力才忍住不笑出來。

  我想,我有必要說明一下我必須在這邊聽他說廢話的原因,剛剛我右手上的美工刀剛貼上左手腕,準備劃下時,突然一股力量將我的靈魂拉了出來,是真的拉了出來。然後我就看見他坐在房間門口地板,愣愣地看著我,像是看著流浪狗在隨地他家門口大便一樣。就當我下定決心,選擇死逃避生的時候,我實際上的身體凝結在那一刻,而我一點也沒辦法,對於移動我的身體去執行我的決心這件事。

「你是誰?」雖然我覺得這樣問很多餘,但好像不問不行。

  「你就兩條路可以選嗎?擁抱死亡,跟逃避生存?」他眼睛眨都沒眨,勁直地問我。

「我有其他選擇嗎?」我發現我靈魂的右手也拿著什麼似地貼在左手腕,非常尷尬。

「呃…好像沒有,又好像有,不過這就是一個二分法的世界,你要說就兩個選擇好像也是相當正確的。」我聽得一頭霧水,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好像要聽他長篇大論一番,我才能繼續我原本的動作。於是,就有了閻王丟出兩道門的開始。

「然後我就跟著我爸一起生活了。」他繼續說。「然後有天,在上歷史課的時候,老師剛好講到二戰過後,世界上民主與共產兩大派系抗衡造成的各種慘劇。我舉手問老師:『難道就沒有一個折衷的方式,或是人民自己選擇,讓這些悲劇少一點嗎?』歷史老師睜大眼睜瞪著我,好像我問了什麼罪大惡極的問題。」

歷史課有上這段嗎?我記得課本都是很快地幾行字帶過,然後歌頌式地說明了誰誰誰做了什麼,毀滅式地評判了誰誰誰做了什麼。還是我都在睡覺?

「老師當著全班面前指著我怒吼,問我以為我現在舒適的生活是怎麼來的,全部都是誰誰誰做了什麼努力,途中又遇到誰誰誰破壞了什麼,天花亂墜地噴了一堆後,把我趕出教室。」他不以為意地說著這一切,我則偷偷回憶一下我的歷史老師到底上了什麼。「老師對我說,想當『成功的人』,那就好好上課,想當『失敗的人』就繼續站在那邊。」

「我站在教室外面,那道門就像是一道隔堵,相同意見或沒發表意見的,安穩地坐在裡面,門外面是什麼都不重要。至於那個相同意見或不同意見,內容是什麼就更不重要了,反正你不是支持,就是反對。然後如果你不是成功的人,就是失敗的人」

其實一開始我一直以為他會積極地勸說我人生多美好,要我深呼吸然後停止做出傷害自己的事。一直到此時此刻,他就像地縛靈重複生前的種種事故一樣,自顧自地喃喃。

「當我越長越大,身邊的人事物就更加瘋狂起來了。」他閉上眼睛,他的話開始真正吸引了我的興趣。

「我開始發現聊天很難,我的家人、我的朋友、這個社會。我穿P牌的球鞋,被N牌的愛好者嫌棄幹嘛要穿這個垃圾;我的朋友因為薪水和上司鬧不合,我理性地提出我的意見,他說如果我當老闆一定也是資本主義下的慣老闆;看見情侶朋友吵架,我好言相勸,被男方質問我是不是擁護女權主義,又被女方質疑我只是父權主義下的產物自以為女性很弱所以才幫忙她。」我想起他投胎的時候還在猶豫要70%的男生30%的女生,還是65%的男生35%的女生。

「大家好像瘋子一樣。」他緩緩地說:「我在網路上對K黨縣長的政策提出我的質疑,被別人指著鼻子說是走狗;我在湖畔邊喝啤酒邊和朋友討論D黨能源政策是天馬行空,被生氣的朋友推到湖裡,爬起來的時候還被酒瓶敲了腦袋。」我漸漸覺得他有點可憐,但是不是有點牆頭草。

「對,後來就被其他人說我是牆頭草。」他彷彿探得了我的思緒,讓我有點嚇到。「那就好像,大家在爭論南北粽一樣,一部分的人喜歡北部粽,一部份的人喜歡南部粽,然後我舉手說兩個都喜歡,但兩個也都有我不喜歡的地方,結果就被抨擊到體無完膚,好像我犯了什麼戰爭罪,好像我遊走在邪惡軸心國跟同盟國兩邊獲利那樣。」又回到歷史課了嗎?我想。

「所以,」他抬頭盯著我,灼熱的眼神射穿了我的靈魂,真的靈魂。終於輪到我了嗎?他一彈指,我的眼前突然蹦出兩道門,一道黑色的門上面寫著大大的『死』,以及一道寫著『生』的白色的門。那好像那些玩賭性命的遊戲的電影場景,你必須思考「生門」是不是真的是生存下來,還是「死門」才是唯一活路,選錯門的話立刻會有一隻孟加拉虎從門後跳出來把你撕碎。

「很抱歉,給你的資訊量好像有點多了。但,我覺得不應該只給你這兩道門。」他又一次彈指,我的面前又蹦出了數扇門,像是任意門被打開那樣,裡面充斥著不同程度的渾沌,不同程度的生和不同程度的死。我一一窺探著門後,一邊思考關於他只能選擇或被迫選擇男生或女生、爸爸或媽媽、成功或失敗、P牌球鞋或A牌球鞋、K黨或D黨。我忽然對於當初自己所下的決定有點動搖。

「你不該跟眾人一樣,只有X跟O兩個選項,這個X跟O的定義還會隨著批改人的不同而變化。人生本該是個多選題。」這是他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然後他就消失了。

再回神,我發現我右手上拿著刀子,貼著左手腕,真正而具體、試圖將我的血管一分為二的刀子。原先的各道門也都消失無蹤,彷彿我一整晚的經歷不曾存在過一樣。我想起自己因為捍衛我所認為的理念而在網路上被霸凌,想起該選擇「生門」還是「死門」,哭得不能自己。
多元的世界更是精彩
也能啟發出更多的可能性
有趣的是
就如同循環一樣
世界越步向開放
同時又越變得封閉

oco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