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玫瑰百合》一之5心儀的女生坐到了旁邊

版主: 林宇軒謝予騰跳舞鯨魚麻吉林思彤ocoh

車上的同學多多少少都帶有一些興奮,家裏有親戚在城裏的同學甚至表現出帶著幾分傲慢的自信,對于農村的小孩子來說進城是件令人興奮的事,懂事後,對城市的新奇之外會多一份怯懦,在面對自信得有些傲慢的城裏人的時候。楊明敏跟大哥去過更遠的大城市,見識過城裏人的生活,她知道他們一樣會吵架,會因爲錢發愁,還會和單位同事間的勾心鬥角,左鄰右舍之間也會有攀比和嫉妒,他們的房子裏一樣雜亂而且狹小,以至于楊明敏以爲她接觸到的不是真正的城裏人。她沒有興奮,他們坐著客車去城裏是參加中考的,這可不是件能興奮起來的事,而是應該,忐忑,緊張。
同學們在車上的座位是按照學號排的,複習的最後一個星期同學們在教室裏的座位也是這樣排的,老師讓大家熟悉一下自己前後左右都是誰,因爲進了考場後也是這樣的座位次序,和平時一再强調努力學習不要存在僥幸心理不同,老師隱約表示了同學們要互相幫助的意思,這是靠不住的事情,風險太大,當然收穫也大,對有些同學來說意外多一兩分就可能上不同的學校,有不一樣的未來,讓楊明敏感到傷腦經的未來。
“來,同學們放鬆一下心情,該學好的早都學好了,沒學好的現在也沒機會了,現在最要緊的是放鬆心情,輕裝上陣,來來來,盧克芳,你來起頭,大家來唱會歌,我們意氣風發朝氣蓬勃鬥志昂揚,殺向中考的戰場!”
帶隊老師的動員詞說得很好,同學們興致一下就來了,楊明敏心情也開朗起來,文娛委員盧克芳坐她旁邊,她站起來剛要起頭,老師說:
“到前面來到前面來,今天你們就放開了開心一下。你要把同學們的興致調動起來。”
盧克芳到前面去了,她起頭唱起一首歌,她的聲音本來不大,但是後面有同學聲音大起來,她的聲音也高上去了,她聲音大了,其他同學的聲音更大起來,車厢裏熱熱鬧鬧,但是楊明敏想到一個詞,最後的歡愉,今天過後,明天就進考場了,這幾天過後,就要提心吊膽地等成績,有的同學就從此告別了學生生涯,成爲跟父母一樣的農民,有幾個同學是臨到中考却沒有來考試的,因爲沒必要花一筆參加考試的食宿車費用。
老師也跟盧克芳一起在前面領唱了,前面位置太小,坐在前面的黃雅莉起身到後面來。從她轉身楊明敏就看著她的眼睛,直到她到她旁邊坐下。
黃雅莉是城裏人,初三下學期才轉學過來,有的同學說她爸爸是當官的,被人舉報貪污被貶到鄉下來當幹部,有人說她爸爸去坐牢了,總之都不是好事,她爸爸也不是好人。
但是她……她跟同學都不一樣,乾淨,漂亮,而且懂事,就自己安安靜靜上課,下課,吃飯,休息,有禮貌,她在這裏跟誰都不熟,但是有事情要跟人說話的時候都很有禮貌,對老師同學都一樣有禮貌,沒架子,沒有見過她像城裏人那樣傲慢,特別是她的眼睛,仿佛有魔力一般,楊明敏總不由自主被吸引。
她第一次跟她靠這麽近,不由自主地慌亂起來,唱歌的時候揮動手臂怕會妨礙她,不動又顯得太拘束,眼睛裝作看前面,又不由自主向她那邊瞟。突然黃雅莉抓住她的手臂搖晃著,搖得她頭都暈了,坐在椅子上都感覺要暈倒似的,她慢慢轉過臉看著黃雅莉,她滿臉笑容看著前面唱著歌,直到這首歌的高潮部分唱完,她才鬆開她的手臂,直到這首歌唱完,她才注意到楊明敏在一旁發楞。
“對不起,我剛才,太高興了。”
“沒……沒關係。”
黃雅莉也覺得不好意思,臉微微紅了,見楊明敏說了沒關係,她也沒有再說話。盧克芳又起頭唱起了一首歌,車厢裏繼續熱鬧著,這時候的楊明敏更沒心思唱歌了,她不知道黃雅莉是什麽意思,她所感覺到的那些目光,是不是有針對性地投向她的,爲什麽她會對那樣的目光,有异樣的感覺。
又唱了幾首歌之後,汽車進入城區了,老師讓大家停下來,平靜一下,
“到了之後安頓下來,我們就去看考場,看完考場就吃晚飯,吃完飯就回寢室,早點躺下睡覺。”
“你就坐前面好了。”黃雅莉對走過來的盧克芳說,盧克芳看了看她和楊明敏,轉回身去前面坐了。
在市郊的位置,馬路兩邊是參差淩亂的房屋和田地,看起來比鄉下還淩亂,還隨意,鄉下一座房子,一條路,都有祖輩幾代人經營和打理的積累,楊明敏家和田芳家,田芳家比較特殊,和同村的周玉紅家,和隔壁的印和叔家,和親人二哥家,不看人,就是走近後那種氣氛都各不相同,這城市的房屋,參差錯落也各不相同,但是沒有那種長久經營的生活氛圍。
也許是她個人的感覺,對于住在這裏的人們來說,應該也是有各不相同的吧,也許比鄉下差异更大,他們可能走三五步,拐一個彎,聞到的就是不一樣的氣味,看到的就是不一樣的磚瓦,感受到的就是不一樣的氣息,她跟大哥去大城市裏玩的時候,就是住在那樣的一片區域裏。
那麽,有什麽分別呢,考上好學校,分配工作,到城市裏當工人,住比鄉下小得多的房子,跟同事爲了工資級別勾心鬥角……真的更好嗎,爲什麽大家都要想方設法過上那種生活呢,難道就沒有更好的生活了嗎……在想這些的時候,她的心一直在怦怦跳著,因爲她旁邊坐著黃雅莉。
“怎麽,是不是,對城市很失望?”
“啊?哦,嗯,不……”
黃雅莉笑了笑:“你緊張的樣子真可愛。”
哦,可愛,她這麽說。緊張,她知道她緊張。這可以看出來。那麽,她知道她爲什麽緊張嗎。她倒想問問她,自己爲什麽會緊張。
車開進了一家招待所,下車後同學們都在院子裏集合,老師分配好了男女房間,分批去房間裏把床鋪找好隨身物品放下,之後再到院子裏集合,之後老師要帶他們到招待所旁邊的中心小學裏找到各自的考場。
男同學們總是管不住自己,喧嘩打鬧,不知道他們有什麽好開心的,有什麽好興奮的,即使是開心興奮,就非得用打打鬧鬧來表達嗎,幼稚,或者他們是打打鬧鬧才開心,其實是沒心沒肺的。
找到床鋪後同學們先在床上坐一坐躺一躺,楊明敏放好了書包就出去到樓下去等著集合,在走廊上遇到後分配到房間的田芳。
“等我一會。”
“我到樓下去等,這裏太吵了。”她回答田芳的時候,發現田芳跟黃雅莉是同一個房間,心裏不由得,她慢慢走下樓,她想到一個詞,妒忌,是的,如果是別的同學她可能都沒感覺,可是田芳跟她是朋友,她的朋友都可以,她也理應可以,跟黃雅莉,嗨,黃雅莉跟她有什麽關係,田芳是朋友,黃雅莉連朋友都不是,幾乎沒有過來往,除了那些眼神,目光……
樓下有一個圓形水池,可能是做的噴泉,不過沒有噴水,也許已經壞了,也許是節約水電沒有開,她走過去,看池子裏面的水。
“你是在等人嗎?”
她聽到聲音,是黃雅莉,轉過身,她沒想到她這麽快就下來了,她看著她,她向她走過來:
“考試完後去我家玩吧。”
楊明敏沒反應過來,黃雅莉說完就走到別處去了,院子裏已經有一些其他同學下來了。
楊明敏無法弄清楚黃雅莉的邀請對她的考試有沒有産生影響,如果有,是讓她發揮得更好了,還是分心了,幾場考試下來,她對于考試的題目幾乎沒有什麽印象,却一直惦記著這個邀請,她家會是什麽樣的,她去她家兩個人做什麽,她的父母是什麽樣的,她的爸爸真的像同學們說的那樣……有時候,惦記得深了,她都不確定是不是真的,她真的有邀請她嗎,她邀請的是她嗎,當時旁邊有沒有別的同學,她是不是對別人說的……
考試結束,住在城裏的同學可以直接回家,在城裏有親戚的同學如果親戚來接可以去親戚家,其他同學一律跟學校的客車回到學校。楊明敏沒有勇氣去跟老師請假,而且,她也沒有見到黃雅莉,她可能一考完就被家人接回去了。
她有一種感覺,她可能再也見不到她了,從小學到初中,每一年,每一學期都有同學退學回家,那些同學都是附近村裏的,遠的也不過七八裏路,但是她從沒去過那些村子,以後也不會去,她也就再也不會見到那些曾經一起上課,一起玩,一起學認字,學算術,一起做游戲,一起唱歌的同學,那都是附近的同學,雖然離得遠,可是知道名字到那些村組打聽一下還是可以找到的,只是她不會去找,他們再也不會在一起上課了,他們的關係,也就只是小時候在一起上學而已……她要找黃雅莉的話,誰能認識她,她知道城市裏的人,隔一條馬路,隔一道墻,人們可能就相互不認識了,而她連黃雅莉家的大致方位都不知道。黃雅莉知道她住哪裏,雖然沒有到過她家,如果有心的話,到學校了就可以打聽到她的家就可以找到她,只是,她不知道黃雅莉是不是有心和她做朋友。


暑假應該是特別的,這是她人生中的一個坎,坎的兩邊是兩個不同的階段,但只是她自己這麽以爲,家裏人,村裏人,都不覺得她正在經歷這樣一個坎,在別人的眼裏,這就是一個放假在家可以幹活的暑假。
早上起來做好了飯去田裏喊家裏人回來吃,這算是對她年齡小的特殊照顧了,父母和大嫂要趁太陽猛烈起來之前儘量多幹點活。吃完早飯她跟家裏人一起在田裏插秧了,快中午的時候又回家做飯,這也是對她的照顧,比起一直保持彎腰的姿勢插秧,做飯是一種休息了。
勞累一天下來,她只想安安靜靜躺在床上,連想事情都不要想,如果能看會書就好了,放假了,沒有學習任務,不可能開著燈看書的。
大嫂不知道哪來的精力,到晚上還讓家裏不得安寧,“在家裏辦酒席吃吃喝喝就有時間,要插秧了就要出去做事了,哪裏快活到哪裏。”
這樣無端的話聽得多了,不過楊福昌還是申辯了幾句:“你這話說的,辦酒席的時候又沒到插秧的季節,這兩碼事,他剛好這時候有事要做了,他不去別人下次就不找他做了。”
“是是是,我不明事理,我不懂道理,再怎麽說,這家裏的活也要人幹的,他不管,我也不管了,哪個願意做哪個做。”
楊明敏累了一天,這時候被氣得睡也睡不著,大嫂不一定真的不幹活了,就算是真的不幹活,不幹就是了,這樣的話說出來,除了讓人厭煩就沒別的用處,她真的是怎麽讓人不舒服就要怎麽做。楊明敏沒有能力跟她計較,也就不必在這事上費心思,她要强迫自己不把這事放在心上,去想一些好一點的事情吧,黃雅莉,嗯,可她不會來的,自己又沒有辦法去找她,難道說,她們真的再也見不到了嗎,可是,她說:“考試完後去我家玩吧。”說得那麽真切,仿佛現在剛跟她說的那麽新鮮,那麽真切……
黃雅莉沒有來,田芳來了。鄉村的路上走過一個陌生人很容易被注意到,“這不是個學生嗎,你們放假了,你還要去學校?”有熱心的大媽問她。
“是放假了,我到我同學家裏去有事。”
“同學啊,哪個同學?”
“楊明敏。”
“楊明敏啊,楊福昌的姑娘?”
“她是一隊的,你還要往西走……”
好幾個人告訴她。田芳沒去過楊明敏家,但是知道她家在哪裏,到學校後再有三四裏路就到了,她向那些人道了謝,繼續往前走。到了一隊,又有人好奇了:
“這姑娘不是我們隊裏的,你到哪裏去啊,這麽熱的天?”
“我去楊明敏家。”
“敏敏家啊,她不在家的,他們都在田裏插秧。”
“哦,那我到他們家田裏去找她,她家田在哪裏呢?”
“就在前面,那兒,看,她跟她媽,都在那裏。”
田芳張大眼睛,遠遠近近的都是田,田裏都有人,她也不知道是哪裏,她道了謝,往人家指的方向走就是了。
楊明敏沒法像媽媽和大嫂那樣持續地彎著腰麻利地插秧,她時常直起身來緩解一下,不然腰都要僵硬了。她看到了遠處路上的一個女孩,不過她沒想到會是田芳來找她。再次直起身來的時候,田芳已經走得很近了,都可以看清她的臉了,“田芳。”她喊道,不過她沒動,她有點不相信,就算真的是田芳,誰知道她要去幹嘛?她到這裏來還能是去幹嘛的,她撇下手裏的秧苗從泥水裏拔著腿脚向田埂上走去。
田芳看見她了,叫了聲:“楊明敏!”向她跑來。
她們手拉手親親熱熱地笑著。
“你怎麽來了,你要去幹嘛?”
“還能幹嘛,來找你呀。”
“找我幹嘛?”
“玩唄。”
“我還在插秧呢,哪有時間玩哦。”
“那我跟你一起插秧。”田芳說著卷起了褲管,她沒有穿鞋,大熱天的,沒必要穿,省著點鞋。
“哪好意思大老遠來了讓你幹活呀。”
“快點幹完了就能玩了。”
新鳳客氣著:“哎呀呀姑娘,怎麽能讓你幫忙呢,還是孩子,敏敏,你也別插了,陪你同學去家裏喝口水。”
剩下的田不多了,今天是肯定可以插完的,不急這麽一會,楊明敏也想歇一會,但是大嫂……她這天早上還在說不下田幹活了,要會娘家去待幾天,“享享福”,但是吃過早飯,還是到田裏來了,新鳳和楊明敏都沒說話,一家幾口悶著頭忙了半天。楊福昌是一趟一趟從苗田裏把秧苗挑過來,看到芹香在田裏了,也沒說話。所以這時候,楊明敏是不敢藉口陪同學不幹活的。芹香嫂子抬眼看了幾次田芳,沒說話。
“你渴不渴,田埂上有從家裏帶來的茶,你喝一點。”
“好,是渴了。”
楊明敏給她倒水喝了,她還是要跟她一起下田。
“你別管了,在上面坐一會,我們家就這塊田了,很快就插完了。”
“沒事,我也跟著插,多少能幫點。”田芳說著就把秧苗拿一把在手裏了。
新鳳不高興了:“敏敏,懂事點,哪能讓你同學幹活的,你帶她去家裏。”
“沒事大媽,您別管了,快點幹完了,讓楊明敏到我家去玩幾天。”田芳說著開始插秧了。
“這怎麽當得起,不該呀不該……”
大嫂在田裏,楊明敏不想說話,田芳不知道:“聽說,分數已經出來了,有認識城裏的老師的,都可以問到分數了。”
“哦。”楊明敏想問她有沒有問到,想了還是單獨在一起的時候再說。
“你有沒有估計自己的分數?”
“沒有。”楊明敏回答,老師吩咐過,考試完了別對答案別估算分數,回家安安心心等成績。田芳這樣問,她自己應該是估算過了,楊明敏也沒有問。考試剛結束的時候,她滿腦子去黃雅莉家……她根本不記得考了些什麽,黃雅莉……變得模模糊糊朦朦朧朧,她那麽漂亮,那麽,精緻,跟滿身泥濘的她……後來這些天她倒是想起來一些題目了,但是她拿不准自己做得對不對,她要是知道對不對,當時不就都做對了嗎?反正拿不定主意,索性不去想了。
“我回家把題目都默寫出來,把自己的答案也寫出來,再對照書上找了答案,我覺得,我分數應該挺高的。”
“嘖嘖,這麽聰明的,有四五門課吧,那麽多題,還有答案,都能背下來,真實了不起,我們家敏敏就沒這聰明勁,也不知道考得怎麽樣。”大嫂搭話了。
“沒有沒有,楊明敏也能考好的,她平時成績就挺好的。”
“好不好,也就是在這麽個鄉下的學校,跟城裏那些學生一起,就上不了牌面了。”
田芳跟楊明敏是同學,朋友,可是對大嫂來說,自己是她家人,田芳是外人,她就這麽在外人面前說自己家人,楊明敏心裏又是委屈又是氣憤。
“同學,你家田裏,秧都插完了?”新鳳來給女兒解圍了。
“我家?我家沒有田的,我家就我和我媽,我媽身體不好,種不了田。”
楊明敏這才想起來,田芳家沒有種田的,她沒幹過插秧這些事,她看看她插的秧,真有些不像樣子。
“你看著,跟我學,來,我教你怎麽插下去。”
“你家就兩個人啊,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呢?”新鳳好奇。
“媽,你問這些……人家家裏……就她和她媽媽。”
新鳳也知道這確實不是個好話題,女兒阻止了也就不多問了。
楊福昌挑秧苗來了,“哎,這是誰家的姑娘?敏敏,你同學啊?”
“是的。”
楊福昌把秧苗往田中間甩過來:“你同學叫什麽名字?”
“大伯我叫田芳。”
“哦,田芳,老婆子,今天應該可以收個早工,等會回去了,晚上給田芳殺只鶏,人家大老遠過來,還幫著插秧,犒勞一下。”楊福昌的說話,隨著甩秧苗用力,在有些字上加重了語氣。
“應該的,辛苦姑娘了,走這麽遠來。”新鳳答應道。
楊福昌甩完了秧苗,挑著擔子又往苗田去了。
大約是覺察到楊明敏的沉默,田芳也沒有再說考試的事,楊明敏又教了她一會怎麽插秧,她插得算是有點樣子了。
“那個,你媽是不是叫田英?”大嫂忽然問道。
“是啊,你認識她?”
“不認識,她啊,誰還沒聽說過。”大嫂的語氣裏明顯帶著輕蔑了。
楊明敏聽著刺耳,但是她不敢頂撞,她如果頂嘴,大嫂會在田裏就鬧起來,全村人都會又一次看著他們一家人出醜。這家人……可真是醜,還有更醜的事,楊明敏又熱又羞又急,她想到有些事如果爸爸知道了會怎樣?他會去死的,烈日下她不禁冒出一身冷汗。
秧插完了,楊福昌挑完秧就去找人抽水,空出來的苗田要灌水泡著。新鳳去早稻田裏除草,大嫂磨蹭了一會也去了。楊明敏想要陪田芳,可是自己不好說,跟父母可以撒撒嬌,她似乎都沒有跟父母撒過嬌了,大嫂的白眼……大嫂的白眼不一定是針對誰,而是可能針對任何人,也可能不針對任何人,她就是那樣,對什麽都不滿意的樣子。當她知道田芳的媽媽是田英的時候,態度明顯變了,不過也許是楊明敏自己多心,即使田芳是普通人家的小孩,她也不會對她態度好的。
“我還是去除草了,你跟我一起去吧,晚上就不回去了。”
“不行,我媽沒人管的。我來是想接你去我家玩幾天的,她回來,我想讓家裏熱鬧點。我跟她說了今天要回去的。”
楊明敏想了一下:“走,我去跟我爸說,完了我們騎車去你家,騎車快一些。”
楊福昌也留田芳玩一天再走,“你大老遠走來,飯都不吃一頓,你著什麽急,現在放暑假了,玩一天,明天回去。”
“我不行,我要照顧我媽。”
“你這孩子,你媽又不是小孩子,用你照顧。”
“我媽有病。”
“哦,哦哦,好孩子,好姑娘,你們走,敏敏,家裏的事田裏的事不用你管了,你跟你同學去,玩幾天。”
旁邊德路在修抽水的柴油機,“這姑娘,懂事,敏敏的同學好。”
楊明敏管德路叫哥,德路鬍子拉碴,年齡比楊明祥還大,在他眼裏楊明敏就是小孩子。
楊明敏蹦蹦跳跳跟田芳回家,收拾了幾件衣服,田芳是光著脚走來的,楊明敏在地裏幹活也光著脚,可是要騎自行車,她的自行車脚踏有點打脚,她找來一雙舊鞋穿上,推起自行車,兩個人嘻嘻哈哈上路了。


天挨黑的時候她們到了,在一口大池塘的邊上有一所小房子,房子另一邊是一片竹林,竹林那邊是普通人家的房屋,普通人家的房屋有大有小,但是至少都有三間:堂屋和兩邊厢房。田芳帶她走近的就是那所只有一個門進的小房子,房子門口坐著一個女人。
“媽媽,天都要黑了,你還坐在這裏幹嘛,你做飯了沒有?”
“我看你還沒回來,在這等你。”
楊明敏說:“大媽您好。”
“有什麽好等的,這是我同學,楊明敏。”
“同學好,同學好。”
“來,我把車推進去,然後你跟我一起去做飯。”田芳招呼楊明敏進屋。
楊明敏跟在田芳後面進了屋,進門的地方擺著桌椅,桌椅後面是床,床那邊是窗戶,在窗戶旁有一扇門,開門過去後面還有一間是厨房,厨房旁邊就是菜地。
兩個女孩子去菜園摘菜,每戶人家都有菜園,池塘,每家的菜園形狀大小和種的菜都不一樣,田芳家的菜園也太小了點,而且種的菜,在夕陽下可以看出長得不好。
“接著。”田芳甩過來一根黃瓜。
楊明敏伸手接住,她想起田芳媽媽常年不在家,“這些菜,是你種的?”
“我種的菜季節都過了,現在這些媽媽回來後種的。”田芳說,“我主要是沒時間,一個星期回來打理一次,好多菜都曬死了。我要是天天在家裏,比她種的肯定要好。”
“你們兩個長點眼,別踩壞了。”田芳媽媽站在厨房門口說。
“還用踩?本來就亂七八糟的。”
田芳隨手摘了些辣椒,招呼楊明敏一起去洗菜,兩個朋友有說有笑地到回到厨房,一陣熱浪襲來,田芳媽媽已經生好了火,這時候屋外太陽落山了,雖然微風吹來的仍然是陣陣熱浪,但是讓人對凉爽有了期待,而一進厨房灶膛裏火焰的顔色和光亮就又讓人身上炎熱起來。
楊明敏跟田芳到灶臺上忙碌一會,她不熟悉油鹽醬醋鍋碗瓢盆的擺放,于是去灶前換田芳媽媽添柴火。
“大媽,我來吧,您去歇會。”
“不用,太熱了,你小姑娘哪受得了。”
“沒事,我在家裏做飯,炒菜添柴都是一個人。”
“媽,你去歇會,我們就行,我們還說說話。”
田芳媽媽放下草把,到前屋去了。
“哎,我看,沒什麽呀,挺正常……”
“呵呵,要怎樣啊,張牙舞爪的才不正常?火燒大一點,把鍋燒熱,我煎鶏蛋,煎得蓬蓬的。”
“沒必要的,我在家也就菜園裏的菜吃的,你家這麽……”
“窮是吧?嗨,我媽媽錢來的容易,伸伸手就有了,別過意不去的。”
“問題是,你家沒養鶏,鶏蛋來的也不容易吧。”楊明敏想到,她家平常沒有人,菜園裏的菜就靠天生長,鶏,猪那些是沒法養的。
“容易,你別操心。”田芳說著,把鶏蛋倒進鍋裏,鍋裏嗤地一陣響:“不要臉就容易。”
楊明敏聽她說得輕鬆,但總不是好聽的話,不知道該怎麽接話。
“我媽媽也是,我也是,不要臉,吃的喝的都容易。”
“你……不會……”楊明敏立即想到了很不好的事,她聽說過,她也見過……那種醜事。
“不會什麽?”田芳麻利地在灶臺上忙碌著,盛菜,洗鍋,放米,加水:“我家灶小,就一口鍋,炒完了菜才能煮飯。”她蓋上鍋蓋,到灶口跟楊明敏坐一起:“這裏對著火熱多了。”
“你就邊上待一會,沒必要兩個人在這裏烤。”
“那我來吧,你歇會。”
“我已經適應了,你別管。”
田芳也不堅持了,到旁邊倒了點水喝,遞給楊明敏一杯。
“我有個舅舅的。這小破房子,是舅舅想辦法給弄來的,後來他結婚了,就不怎麽管了,逢年過節都不來了。”
楊明敏想說,他們不來,你們可以去,想想還是不說了。
“我不管,實在沒辦法了,還是要去的,總不能活活餓死。”
“哦,你說的不要臉,就是這?我還以爲……”
“以爲什麽?哦,我知道了,你還……你想得够多的。”
楊明敏羞紅了臉,不過在熱騰騰的灶口看不出來。
“我媽媽有。有時候,有男人看上她了,她會跟別人睡。”
楊明敏聽著,又難堪,又難受。
田芳看看門那邊,靠近她一點:“她這次回來,就是懷孕了,她想辦法找人打了。”
楊明敏不肯相信:“不會……你怎麽知道……”
“她剛回來還挺好,隔了一個星期我再回家,她在床上躺著,臉色不好,她說是生病了,我看她沒發燒,沒咳嗽,沒流鼻涕,沒拉肚子,我猜不是病。我猜就是那種事。”
楊明敏看到她輕描淡寫的臉上眼泪流下來。
“她當初怎麽不把我打掉,把我打掉她不會這樣的。”
“你別瞎說了。別這樣說。”
“我猜是她那時候還小,也不懂,也不敢。”
“別,別這麽說,她那麽喜歡你。”
“我就那麽一猜,沒事,我知道她現在靠我活著呢,沒我她早死了。我也是,我也靠著她,沒她,我也……”
楊明敏不知道說什麽好,怔怔地看著火,都不覺得熱了,“你真苦。”
“哪有,我倒覺得沒啥。我看到她內褲上有血,不是月經,我更確定她是打胎了。我去鄰居家要了幾個鶏蛋給她吃,我平時都不去找鄰居的,自己怎麽樣都沒關係,她那樣,實在是要吃點有營養的。唉,有時候想想,要是生下來,我也有個弟弟妹妹了,也有個伴了。那是條命呢……”田芳的語氣裏有些哽咽:“不過呢,沒好的吃,沒人帶,過不好,還是她做的對。”
楊明敏幾個月前有的月經,這也是件害羞的事,從田芳嘴裏說出來,好像就沒什麽可羞的,好多女孩子覺得羞覺得耻的事,好多人覺得苦覺得難的事,在她這裏,都不算個什麽事了。
“你爸呢?你有沒有……你媽媽有沒有跟你,說過?”
田芳凑到鍋前聞了聞,看了看,“我沒爸爸。就算有一天,那個人站在我面前,我也不認識,我生來就沒有的。火小一點,別熄了就行,飯快好了。”
做好飯,她們端菜進去,前面屋子沒開燈。田芳說:“媽媽,今天我同學來,我們開一次燈吧。”
三個人坐在桌上吃飯了,電燈亮了,比不亮的時候是要亮一些,可是連菜碗裏的菜都看不清。楊明敏在昏暗中悄悄觀察著,就是很普通的一個女人,話可能少一點,沒有覺得什麽不正常的。她想自己是客人,田芳要她來就是讓家裏熱鬧點的,讓她媽媽開心點的,她搜腸刮肚想著說點話。
“等你考試成績下來了,我就走。”田芳媽媽忽然說。
“又說這個,我暑假都在家呢,你出去幹嘛?”田芳拿著把扇子,給自己,給楊明敏,也給她媽媽扇。這個時候前後面打開通著風沒那麽熱了,只是蚊子繞來繞去的。
“太上老君奉玉帝旨意,封我做了個游仙,我不能老在家裏的,我要去做功德,哪管得了你。”這句話顯示出田芳媽媽精神病的特點來了。
楊明敏聽著好笑,可是不敢笑。這也不該笑,但她還是笑了,她覺得,這樣或許能讓氣氛好一點。
“哈哈,就你,你做滿了功德又能怎樣?真當神仙?”
田芳媽媽把眼一瞪,“小孩子別胡說,神明褻瀆不得。我這是神仙册封的,開不得玩笑。”
“好好好,我的神仙老母,你早點成仙成佛,我也跟著升天。”
“仙是仙,佛是佛,你不要胡扯……”
楊明敏看著她們母女倆說話,不知道是該當認真的還是當玩笑,田芳是在笑話她媽媽,可是她媽媽一本正經的樣子,她亂說話怕會真的惹她生氣。一頓飯都是這樣,田芳笑嘻嘻的,她媽媽氣呼呼的,如果她媽媽也是在玩笑,如果她媽媽是在認真地說著正常的事,這是很和美的一幕景象,楊明敏覺得好多正常的母女都沒有相處得這麽融洽。
“你去洗碗,我來給你鋪個地鋪,今晚你睡地上。鍋裏有悶著水,你洗了碗就自己洗澡,我們出去走走,水給我們留點。”田芳吩咐她媽媽說,“來,你跟我把桌子抬邊上一點,我在這裏給她打地鋪。”
楊明敏把自己的自行車往墻邊挪了一下,抬桌子的時候說:“那床,三個人可以睡得下。擠一點沒關係。”
“這可是夏天,不擠都熱,擠著那還睡得著?”
她們把地方騰出來,田芳抱了一捆稻草鋪在地上,找了棉絮鋪上了。楊明敏看看罩著蚊帳的床,“有蚊子,怎麽辦?”
“沒事,別管她,幾隻蚊子對她來說算什麽。走,我們出去透透氣,等身上凉爽了再洗澡睡覺。”
來的時候楊明敏已經看到了,一樣的鄉村,不一樣的地貌和景物讓她有一種新鮮感,她喜歡這種自成一系的自然而隨意的景觀,跟她對城市的觀感不一樣,城市裏也處處顯露出隨意,但是缺乏這種自然的形態。
這時候已看不到什麽景象了,她想起城市,是想起城市裏的人,黃雅莉,她會有機會和她一起自然而隨意地徜徉在這鄉間嗎,如果不能,黃雅莉爲什麽會邀請她去家裏,她爲黃雅莉的眼睛著迷是她的事,難道黃雅莉對她也有……附近人家稻場上有乘凉的人說話的聲音,有責駡小孩子不聽話的聲音,田野裏有青蛙的叫聲,路邊草叢裏有螢火蟲飛過,田芳帶她出來,大約有什麽話要跟她說,她也有很多事情,想問田芳,她想知道,田芳過去是怎樣的,未來又該怎樣。
“你會捉泥鰍嗎?”田芳忽然問。
“不會。怎麽,你會嗎?”
“當然,想吃還不得會捉呀,你等著。”田芳匆匆跑回家去。
現在已經感覺不到熱了,田芳離開,楊明敏又想起黃雅莉來,如果她們不會有什麽的話,怎麽會相互都會被對方所吸引呢,是相互吸引,不是她一厢情願留意著黃雅莉的目光,而是黃雅莉也時常在看她……什麽時候才能再遇到那雙眼睛啊,黑黝黝的閃著亮光,像夜空裏的星星……
“咱們動作要快點,手電筒好像沒電池了。”田芳匆匆跑過來,“來,這個你背著。”她把一個魚簍遞給楊明敏。
楊明敏以爲田芳叫她出來會有些話要跟她說的,她跟在田芳後面向田間的田埂上走去,這段時間田裏的農活多,田埂都被踏平了,雜草也被踩的快沒了。
二哥也常常會在晚上去田裏捉泥鰍,去年夏天還把楊安立帶出去讓他打手電筒,不過楊明敏沒去過,楊安立長大之前楊明祥一個人出去捕魚撈蝦也不帶楊明敏的,因爲她是女孩。
楊明敏也不喜歡做這些,泥鰍又不好吃,不過對于田芳家來說,這也算是葷菜了,沒有父親哥哥,就只有她自己來動手了。
她想說點高興的事:“那個,你知道黃雅莉嗎?”
“她啊,城裏來的公主,美人,一堆男生把她當寶呢。怎麽,她欺負你了?”
“沒有……你……”
“噓,小聲點,你看,”田芳打開手電筒,往秧田中間一照,呼啦啦好多泥鰍朝有亮光的那一塊游去。田芳關掉手電筒:“來,這給你,魚簍給我,我先下去,到中間一點了,你把手電筒打開。”
田芳挽起褲管,輕輕踩進泥水裏,往中間走了幾步,楊明敏打開手電筒照在她周圍,一大群泥鰍沖到手電光下翻騰,田芳快速地把雙手伸進水裏捧起來一把泥鰍塞進魚簍。
“哇,好多,你真厲害!”
“別吵!手電打好!”
泥鰍逃開了一些,田芳靜靜地等了一會,再次迅速把雙手插進泥水裏捧起來。
“你插秧不行,捉泥鰍倒是真厲害!”楊明敏小聲說。
“我家也有田的,沒人種,荒在那裏。”田芳小聲回答,“把手電關了。”她往別處移動了一段,“再打開。”在這塊田裏換了兩三次位置之後,田芳上來了,“到下一塊田裏,讓你來試試。”
“好。”楊明敏看她捉的那麽輕鬆,也躍躍欲試。她跟在田芳後面,向下一塊田走去,“你家的田,多不多?”她其實好奇,她想起來,田芳和她媽媽都不是這個村的人,怎麽會有田。田芳以前跟她說過,專門找個沒人認識她們的村子來住的,省得別人嚼舌頭,可是這個心願落空了,很快村裏人就知道了她們的底細,該說的閑話一點都不少,不過田芳上初中了住校,她媽媽常年不在家,怎麽說也無所謂了。
“不多,是我姨婆家的田。”田芳說,“就是我媽的姨媽,我們現在住的房子,也是姨婆家的,她跟兒女去別的村了,我舅舅出面安排,把她家的房子和田轉給了我媽。”她從楊明敏手裏拿過手電筒,往一塊田中間照了照:“這塊田裏不多,我們換一塊。”她轉身的時候背簍裏的泥鰍嘩啦啦地鬧騰起來,她拍了拍魚簍:“別鬧,明天把你們全下鍋。”她一拍泥鰍鬧得更厲害了。“從小家裏就我和媽媽,都沒個男的進出,唉,真想知道男的是個什麽味。你想不想?”
“我家有,好幾個……”楊明敏回答,突然意識到她問的不是這意思,脫口而出:“不想!”
田芳噗哧笑了:“你緊張什麽,我又沒問你和肖長華是怎麽回事。”
“什麽?什麽肖長華,什麽意思?”楊明敏真的緊張了。
“沒什麽意思。那是武平?”
“你……你在說什麽?”楊明敏路都走不動了,她猜到可能同學背後傳一些她和男生的閑話:“你聽到別人說什麽了?我沒有……”
“走了走了,我知道你沒有,我聽到有人說,剛開始我還生氣,還替你辯解,後來就懶得理了,我聽到够多閑話了,越理會越麻煩。”
“哦。”楊明敏想起自己收到過一封,情書,不知道是誰寫的,她第一時間就扔了,也沒跟田芳說這件事。在丟掉那封……信之後,她有偷偷去看黃雅莉的筆迹,一點都不像。她其實想聊聊黃雅莉,可是,看起來田芳對她印象不太好。
“我也就那麽一說,男的有什麽好的,有什麽值得想的。”田芳又照了一下路邊的田裏,撲騰的泥鰍很多,“你下去。”
楊明敏來不及去想爲什麽要去核對黃雅莉的筆迹了,趕緊卷起褲管下田了,走了幾步停下來,她當時去對筆迹的是沒想原因,就想辦法怎麽合情合理又不露痕迹地看她的字了,田芳再次打開手電,呼啦啦一群群游到光下面。楊明敏學田芳那樣伸手一捧,手伸到水裏泥鰍就逃開了,捧起來幾條,手離開水面就劈劈啪啪往下掉,她捧起來後發現魚簍在田芳那裏。
“哈哈哈……”田芳笑著走下田讓她把剩下的泥鰍放進自己身上的魚簍裏,楊明敏手上只剩下一兩條了。兩個人嘻嘻哈哈地繼續捉。
“我媽其實很聰明的。”田芳說:“我小時候舅舅跟我說的,那時候他還挺好的,其實也算不上好的,他跟我媽是親姐弟,從小一起長大,感情總歸是有的,要說多好,也算不上多好,幫我媽弄到這裏的房子住,也不過是出面動動嘴皮子,他是一分錢沒花的,當然我還是感謝他的,他不動這嘴皮子,我們娘兒倆連個遮風避雨的地方都沒有。小時候他跟我說媽媽聰明,是要我好好讀書,後來我長大了,他就不希望我讀書了,我去年去他家,他說你還在讀書啊,你怎麽讀得進去啊。不過我還是感激他,在我小時候講我媽媽聰明,我媽媽是小學都沒上完的,我舅舅上小學,上中學,我媽把他的書拿來看,懂的比他還多,他上初三了,還要我媽媽給他講作業。我媽媽是真厲害。”
難怪田芳學習這麽好的,人那麽聰明的,原來有一個聰明的媽媽。楊明敏覺得,像田芳這樣的情况,她應該是小心翼翼地長大,長成一副怯怯懦懦的樣子的。
“她大概對讀過書的,有文化的人就毫無抵抗力,那些年隊裏來了幾個知青,大城市裏來的,讀了書的,有文化的,知識青年呢,不到半年,有一個就跑了,後來隊裏的人都猜是他把我媽媽搞……弄懷孕了,就跑了。我媽媽懷上的就是我,我那外公要趁我媽媽肚子大起來之前把她嫁掉,就給她找了個娶不上老婆的光棍。你知道我媽怎麽說的嗎?我給你學學:
“‘我嫁的時候呢,是心都死了的,沒指望啥好的,到了那家,晚上了,那人爬上床來,我還是受不了,那之前呢是心死了,那時候啊,是心裏只想死。我要是肚子裏沒你這貨,我就撞墻了。那傢伙,上來就七摸八摸,我要是肚子裏沒你這貨,我就砸死他了。說得好聽,我是人家明媒正娶的,我還是不敢怎麽樣的,只有認命了。誰知道,那傢伙,摸索半天,就只會在那摸索,我靈機一動,伸手一撈他下面,軟綿綿的毛毛蟲一樣,嘿嘿,我心裏都樂開花了,這下好了,沒有臭男人會欺負我了,我就安安心心在那家裏住下了,等著把你生下來……’知道我怎麽記得這麽熟嗎?她這次回來,又跟我講了一遍。”
楊明敏聽得滿臉通紅,她媽媽是不正常,可是對女兒是真好,怎麽會跟自己沒成年的女兒講那些?害得她也跟著聽了一遍。
“本來是可以過上好日子的,我媽說怪我,我要是在她肚子多待幾個月再出來,也就沒事了,誰知道嫁到人家家裏,不到五個月,就生出來了,一村子人,不止,幾個村子的人說閑話,不對,那不是閑話,是真話,那個男人就是個王八,我媽就是個蕩婦,哈哈哈,那男人自己什麽樣自己知道,他可能想過要留著這個女人,但別人不知道,連他父母可能都不知道,他那父母就開始打我媽媽,那家還有兩個出嫁的女兒,聽說大哥受這戴王八帽子的氣,也隔三差五回來起哄,有一次打狠了,我媽抱起我就跑,她說她本想回娘家的,雖然知道回去也沒個好,她也沒地方去,身上又疼心裏又難受又怕人看見,那眼泪止不住啊,還是讓人看見了,村裏人駡蕩婦婊子什麽背後駡當面也駡,不過見著打人還是有人要說兩句的,我媽不是傻瓜,一看,這是個辦法,再以後那家人一動手,特別是動傢伙打她的時候,她抱起我就往外跑,滿村嚷嚷,一村人都看笑話,哈哈哈,我媽是真聰明,村裏的幹部都上門來教育了,那家人再也不敢隨便動手打她了。說起來,我都要感謝那家人,他們教會了我媽怎麽活,我媽又教會了我。”
楊明敏大概明白田芳怎麽會成長成現在這種樣子,這種性格了。她覺得有點怪,這明明是一些很難受,很痛苦的事,怎麽聽著還挺開心的,田芳自己就笑起來好幾次。她們一起又到幾塊田裏捉了點泥鰍,不過這時候,她們的心思都不在捉泥鰍上來,魚簍裏泥鰍也已經不少了。
“後來我媽還是帶著我離開了,那家人明的不行,要來陰的。我媽說自從不要臉了,日子過得還可以,反正已經是婊子了,還要什麽臉?他們吃飯不叫她,她就自己吃,不做她吃的那份,她就自己做,她那時候給我喂奶呢,可不敢餓著我,她話也不多的,就自己該吃吃,該喝喝,該幹什麽幹什麽,家裏的家務農活都要做的,半年下來,跟那一家人相處得倒是好些了,那兩個小姑子去得也少了,就是這讓我媽多了個心眼,那兩個小姑子平常也沒見著多孝順父母多尊敬大哥,就那段時間駡蕩婦打婊子常回去,走的時候還帶走些東西,說是不能留給婊子。家裏不敢打鬧了,她們也就不去了。那次突然兩個一起回去了,我媽就想有什麽事,就偷聽,他們算計著把我賣了,讓那男的跟我媽再生一個。我媽聽著又好氣又好笑,再生一個,他們問過自己兒子沒有?哈哈毛毛蟲!把我給弄走了,他們連個野種都沒了。我媽沒捅破,那個男人對她沒怎樣,她要給人家留臉面的,他自己都沒給父母姊妹說,我媽當然不能說。不說破,就保不准那家人會對我做什麽,一個不留神,把我賣了,或者弄死了,我媽可受不了,她不敢在那家待下去了,帶我回她娘家了。
“我那外公是提著棍子沒讓進門就打出來了。我媽從進村就一幫無聊的人跟著去看熱鬧的,那外公就是看在自己面子的份上也不會讓我媽進門,我媽那一陣是真慘啊,娘家婆家都是一言不合就棍棒伺候,這倒罷了,連個立足之地都沒了。那時候我舅舅還沒結婚,我媽說她被外公嫁到別人家的時候,就兩個人跟著,一個是拉板車的人,一個是我舅舅,請了輛板車是因爲要帶上兩床被子陪嫁,舅舅把她送出村,他大概以爲從此就把姐姐送走了,所以依依不捨吧,誰知道那破姐姐又回來了,簡直是欺騙他的感情,呵呵,雖然如此,加上我那外婆授意,他悄悄把我媽帶到他要好的一個朋友家裏,算是過了一夜。這給了我媽一個提醒,第二天她抱著我,等到天挨黑的時候,到她小時候玩得好的一個朋友家去,進去就不走,她也不怎麽會說話,就在那待著,給我喂奶,說奶水不多了,她一天沒吃什麽東西了,人家無奈,拿了點飯給她吃,然後就叫她回去,她說那外公不讓她進門,婆家要弄死她女兒她不敢回去,也是真慘,說著就哭了,人家沒辦法騰張床讓她睡了,就那樣白天帶我到處晃,跟別人家要點吃的,晚上回那家睡覺,過了兩天人家早早就把門給關了。她那朋友隔著門對她說了句,都是一個隊裏的,我很同情你,但是我要臉面,我就是不要臉面,我也供不起你們。
“她抱著我到了隊裏另一個小時候要好的朋友家裏,人家看到她來就關了門。又找了一個,也關了門,再找下一家,天也晚了,不等她去人家就已經關門了。她也不管什麽朋友不朋友了,見誰家沒關門就去要吃的,求著讓過一夜,有人家給了她吃的,等她吃完就把她給拖出去了。那天晚上還是有好心人,之前對她關門的她的一個朋友,又出來在隊裏找到了她,把她帶回家了。她那個朋友跟她說了,這不是辦法,叫她要想點辦法,問她小孩的爸爸是不是跑掉的那個知青,如果是的話,叫她去找還駐在隊裏的那些知青,他們肯定有知道那個知青的地址的,叫她先去找到那個人。我媽聽了她的建議,隔天就去知青點了。
“那些知青也不是糊塗蛋,這種事怎麽會管呢,都是一問三不知,她去找了知青的領導,又去找大隊的幹部,都說不知道,一天沒結果,天黑了她又沒地方睡覺,就在知青點外面待著。總是有好心人呐,一個善良的男知青來把她帶進去,讓她到女知青的宿舍去過了一夜。隔天她又做同樣的事,找那些知青挨個問,再去找知青領導,再去找大隊幹部,總是有好心人呐,那個善良的男知青把她帶到了知青點裏,十幾個知青在那裏開會,同意把逃跑那個人的地址給她的舉手,說明理由,不同意的不舉手,說明理由。我跟你說,我覺得這倒是個處理事情的好辦法,正的反的先表態,再說明理由,正的把反的說服了,就按正的來,反的把正的說服了,就按反的來,這事嘛,不過就是個人情世故,講人情世故就該給地址讓我媽跟那個知青自己去解决,說不該給地址的都講不出個理由來,好多事都這樣,說起來有同意有反對都正常,往往是有一方的理由其實是上不了檯面的,比如我們在學校裏,那麽多女生都討厭黃雅莉,可是見到黃雅莉,個個都笑嘻嘻的,因爲她們討厭黃雅莉的理由站不住脚,不過是自己嫉妒……”
“哎呀,說你媽媽的事說得好好的,怎麽扯別的了?”楊明敏不想聽到黃雅莉跟這些事扯在一起,她覺得這是兩個世界的事。這個時候,她們已經沒有捉泥鰍了,沿著田埂走到了大路上。
“我媽媽的事啊,沒什麽好講的了,就那樣了,所以現在就這樣啊。”
“那她是要到了那個人的地址沒有?”
“要到了。”
“她去找了沒有?”
“找了。”
“怎麽樣呢?”
“很順利啊,守在那個人家附近,第一天就在那個人下班的時候見到他了。”田芳一屁股在一個土堆上坐下來,看來她還是有很多故事要講的。
楊明敏也坐下來:“他不要你們?”這話有點過分,不過按照田芳的叙述方式來,就該這樣說。
“他嚇壞了,看見我媽,跟見了鬼似的,慌裏慌張,路也看不清了,脚也走不穩了,跌跌撞撞,一會差點絆一跤,一會差點撞到墻上……”
“你寫作文呢,想像力這麽豐富,說的就跟你見到似的。”
“我就是見到了呀,我媽抱著我呢。”
“你才見鬼了呢,你見到你能記得啊?”
“你要不要聽,要聽就別打岔,剛才你不吭聲我講得好好的,這會怎麽這麽多屁話?”
“好了好了,你好好講,我說句不該說的,聽你講這些,慘事,我覺得挺開心的,你媽真厲害!”
“那是。你以爲我看見的?都是我媽給我講的,好多都是她的原話。知道她爲什麽給我講這些嗎?”
“我是該說屁話呢還是不說屁話?”
“爲了教育我。”
楊明敏也猜到了,田芳的媽媽把自己經歷的那些用嘻嘻哈哈的方式講給田芳聽,讓她不要在乎任何苦難,讓她不要臉,她現在就是這樣的,沒有成爲這樣經歷下應該成爲的一個唯唯諾諾小心翼翼戰戰兢兢的孩子。
“他躲開了,慌慌張張拐進巷子裏,我媽還聽到他關門的聲音,不過,我媽正在盤算著上哪去要點吃的,上哪去過夜的時候,他又出來了,沖我媽打了個手勢,就往遠處走去。我媽明白了,他不想在自己家門口見她。我媽跟著他走了很遠,估計是他覺得哪都不安全,一直走到天黑了,都不知道繞到什麽地方了,他才在一個僻靜的位置停下來。你知道我媽走過去,第一句話跟他說什麽嗎?”
“不知道。”這個楊明敏是真不知道,難道說“求求你,收留我們母女吧”,這樣說就太沒懸念,而且也毫無用處,但除此以外沒別的可說的。
“我媽第一句話就是:你身上有錢嗎。你知道我媽爲什麽一見面就要錢?”
“因爲你媽沒有錢啊。”
“我媽抱著我,一路要飯乞討,運氣好在人家裏借個宿,有時候睡荒廢的房子裏,有時候睡橋洞裏,有時候就躺在樹底下,她抱著我走了一個月才到那個城市,到了城市又花了兩天才找到那個地址,她已經沒奶了,她吃了東西也不能馬上就有奶出來,她就把要到的飯菜嚼了喂爛了到我嘴裏。”田芳沒有問問題,但是停下來了一會,然後繼續說:“我想過了,我那時候小,不懂事,不會嫌弃她的口水,等她老了,沒牙了,如果我也把東西嚼爛了喂她,她要嫌弃我口水髒的。我要給她買好吃的,不用嚼的,放到嘴裏就能化的東西給她吃。我不要等到她老,我要在她還能吃能喝能玩的時候,給她好吃的,好喝的,帶她到處去玩。”
楊明敏佩服她,但是這願望,談何容易,擺在眼前的,她要繼續上學的話,錢從哪裏來。
“那個人絮絮叨叨說他沒有錢,說他剛找了個地方上班,我媽來了會讓他名聲不好,會讓他丟掉單位,會讓他找不到女朋友,我呸,他媽的自己搞過的女人抱著他的孩子站在他面前,他想的是自己找不到女朋友!他他媽的要是在我面前,我兩巴掌扇死他……”
“我也要扇!”
“關你什麽事!”
“是個人都要生氣的,怎麽不關我的事?”
“行了行了,激動了點。我媽說,他說的話她根本沒聽進去,她就想等他閉嘴了跟他要點錢,不然回去太難了,她還想吃好點讓奶水再出來了好喂我。那個人見我媽只想要錢沒有要糾纏他的意思,算是松了口氣,說那好辦,要多少他來想辦法,但接著就在多少錢上討價還價了,他以爲我媽獅子大張口的,我媽其實也沒概念,只是想要點錢了趕緊走了,她這一路走就一路想,剛開始還想著那人有良心,只是怕在鄉下事情暴露了被懲罰才逃走的,她去了那人會好好對母女倆的,後來慢慢想到,不會有那麽好的事,留我們母女在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最多認下孩子,留下孩子也不可能,再後來,媽媽想也就見一面算是個了結,走到了之後連了結都不想要了,只是走來了還要走回去的,要點錢路上好過點就行。聽他說要多少他來想辦法,倒提醒她可以多要點,也應該多要點,她說了個數字,沒想到那個人說,就要這麽點,不要反悔,我媽立刻就反悔了,原來她以爲很多了,在別人才這麽點,呵呵,我的傻媽媽,她說,那就再多點,那人一下就緊張了,你到底要多少,我媽問他,你有多少,那人緊張地說他剛進單位,沒多少,這又提醒我媽了,說你剛進單位沒多少,你爸媽工作那麽多年,應該有很多吧,哈哈,那個人都哆嗦了,所以我媽不是天生聰明,是有些人太蠢太笨了,可是,我媽還是讓那些又蠢又笨的人給耍了。
“那人跟媽媽談了一個數字,就回家了,就回家了,沒有問我媽在哪過夜,吃的什麽,而且,整個見面過程,都沒問一下我媽抱著的是誰,先是害怕我媽糾纏,然後就是談錢,連問都沒問一下我是誰呢,我媽心善,心想下次見面還是告訴他,認不認是他的事,他在這世上有個女兒還是應該讓他知道。誰知道,第二天那個人開始避著我媽了,我媽在老地方守著他下班,直到天黑也沒見著他。第三天也沒有。我媽放弃了,她可以直接闖進家裏去的,她可以多花點時間,守到他,跟他到單位去,雖然那人太壞,但是我媽不想害人,她想好了,怎麽來的怎麽回去,她打算第四天早上再去守一會,如果還是見不到,就不等晚上了,趁白天往回趕路了,然而第三天晚上她被抓了起來。”
田芳的媽媽還是太善良了,總在關鍵時候,給別人留下面子,留條路。那麽,她自己就得吃苦了。被抓起來,應該是政府做的,應該不會讓她吃苦頭,何况孤兒寡母。
“一般情况下,一個女人抱著個孩子,沒人會懷疑什麽,在城市裏,睡覺也比較方便,墻角邊,屋檐下,比在鄉下睡橋洞睡樹下要好得多,然而正經人哪有在外面過夜的,鄉下地方大沒人管,城裏人多,被巡邏的人抓住了,帶到了保衛部。那年頭到處抓敵人,沒敵人恨不得造幾個敵人出來,這半夜不回家的能是什麽好人,就那麽可笑,壞人會抱著孩子在露天過夜,呵呵,總之呢,抓到了壞人,一個個興奮得很,摩拳擦掌的,要搜出密件,要審出電臺的下落,真他媽搞笑啊,我媽本來話就少,又沒他們要的情報,這罪過可大了,這是用無聲對抗專政,我媽交代了從什麽地方來,到什麽地方去,但是去幹什麽她就說不清楚了,她不想連累別人,這更加深了嫌疑,一夥人自娛自樂自導自演地折騰到半夜,算是過足了癮,才散了各自回家。其實那些人各自心裏都有數,老實巴交的女村婦女,還抱著個孩子,身上一股小孩子的屎尿味,怎麽跟敵人特務奸細間諜扯得到一塊去?留下來看守的一個領導,一個糾察隊員,領導還要耍威風,拍桌子讓我媽老實交代,不交代天一亮就送公安局,判刑,坐牢,孩子沒人管,我媽開始慌了,真坐牢的話女兒怎麽辦,開始哀求,下跪,磕頭。那領導跟隊員說,就是髒點,臭點,要是弄乾淨了,長得還行,兩人嘻嘻笑著,就那樣,我媽第一次用身子換東西,完事後他們就讓我媽出去了,讓我媽沿著路往西走出城,出城了就沒人抓了。
“那時候秋天了,越往回走,天氣越凉,下一場雨,就不能在外面過夜了。我媽發現了女人身體的用處,打定主意實在沒辦法的時候就用身子去換,換吃的,換張床過夜。好在大多數人幷沒有那麽下流,只要不錯過村莊,她還是能找戶好心的人家過夜的,走去用了一個月,走回來用了差不多兩個月,回來之後,仍然是娘家不收,婆家不要,她就帶著我東奔西走,一直到我五六歲,我開始記事的時候記得的事就是跟著媽媽到處走,我長大點了以後她就沒法抱著我走很遠的路,我又走不了很遠的路,這才回到離老家近一點的地方,先是在娘家附近討米要飯,又到婆家附近的村去,就這樣,娘家婆家的臉都讓她丟盡了。有時候是要用到了身體的,其中一次,男人剛上她身就完事了,我媽從這次也得出了經驗,男人只要泄了就完事了,她就在事前多弄男人那東西,給他弄出來就不用進我媽的身了,那就不會懷孕,她用這方法,把我養大,名聲是臭得不行了。”
現在田芳講的事情讓楊明敏感覺到沉重起來,田芳本人也不像剛才那麽輕鬆隨意了。楊明敏在考慮要不要把自己大哥那事說出來,一面是自己也想傾訴一下,一面也是讓田芳知道,還有人做的事更沒臉面。她想了一下,她覺得還是不說了,因爲事情根本不一樣,田芳的媽媽可能根本就沒有不正常,她做的所有的事都是爲了養活女兒和自己,她要不那樣的話,兩個人都活不下來。有些人呢,好好的日子不好好過,有些人,是能活下來就不容易。她們坐在土堆上,田芳按手電筒的開關,已經不亮了,田芳用力拍拍也只能閃一兩下,後來閃都不閃了。
“走,回去了。”田芳說。
但是楊明敏還想說會話,她想知道田芳以後該怎麽辦,她是沒主意,不知道田芳自己有沒有辦法。
“那個,你的成績……”
“不會差的,我估計,進一中應該沒問題的。”
“那就好,進了一中,考個大學,以後你和你媽都會好了。”
“再說吧。”
屋裏沒有開燈,田芳的媽媽還沒有睡,田芳把魚簍給她:“你弄個缸養起來,我們去洗澡了。”
“這麽多?正好,我們把這泥鰍吃完了,我就走了。”
楊明敏看到田芳扭頭看了看她,沒有說話。
實在是累了,跟朋友在一起的興奮勁也抵不住,再說也是太晚了,洗完澡,頭挨著枕頭,楊明敏就睡著了。然而半夜,田芳的媽媽叫嚷起來,哇哇喳喳的,楊明敏張開耳朵,
“……你們無産階級也好,如來佛祖本事大,也要聽玉皇大帝的,貧下中農也好,知識分子也好,大得過玉皇大帝?我是玉皇大帝正經册封的……”
然後又是亂喊亂叫,像念經,像咒語,楊明敏聽不清也聽不懂。
田芳下床去,啪啪兩聲,楊明敏看不見她拍在什麽地方。
“糊塗,你不都是游仙了,跟無産階級鬥什麽,他們見都見不到你,你起來。”
黑暗中楊明敏看見田芳把她媽媽拉起來:“醒醒,你就是貧下中農,你怕什麽?”
“專我的政?我都是讓無産階級日的,哪有一個資産階級日過?他們日舒服了,就不會鬥爭了,這是我的功德,我的法力!”
“够了,够了,爛婆娘,還沒醒呢,我在呢。”
“你又怎麽樣,你敢不聽我的,牛鬼蛇神都要找你,你怕不怕?”
“怕,怕,我聽你的,好好睡覺。”
“別哄我,我知道你口是心非,老是跟我嘻嘻哈哈,這樣子能讀好書?你要是被牛鬼蛇神欺負了,我親手殺了你。”
“你少來,屁用沒有,有本事明天殺幾條泥鰍給我看看?還是外面走南闖北的人……”
“仙,游仙!”
“好好好,游仙,膽子小的,殺魚都不敢……”
“胡說,神仙不殺生。”
“那你還要殺我?”
“我不殺你,你要被別人欺負死的。”
“老娘啊,你不欺負我就好了,我困了,你別嚷嚷了,讓我睡吧。”
“你同學呢?”
“你不糊塗嘛,還記得我同學來了。”
“胡說,你同學來了我打地鋪,我清楚著呢。”
“睡了睡了……”
楊明明聽著,看著,笑得眼泪流出來。
被吵醒了,就不容易睡了。田芳在地鋪上哄她媽媽睡覺,時不時還能聽見她媽媽蹦出些“散仙”、“屁股”、“功德”之類的詞,還有“咪咪嘛嘛”之類的哼哼,田芳媽媽應該是做夢了,只是醒了以後還是在夢裏,不睡覺的時候,白天的時候,不做夢的時候,也是在夢裏,她分不清夢和真實,所以,有時候她真的被欺負了,她會不會以爲是在做夢,那樣的話,她就不會難受了,但是,她也可能把做的噩夢,當作是真的……
迷迷糊糊中,田芳好像回到床上來了,楊明敏還聽見田芳說“那裏蚊子多”,她伸手在身上揮舞了一下,有蚊子她也不管了,這天晚上,她聽到太多不好的事,不過田芳講出來,不難受,她還聽到太多不該聽的事,她以前沒聽過,不知道,更沒想過的事……她感到有人在看著她,屋子裏太暗,但是黃雅莉的臉龐在黑暗中也清晰可見,她奇怪怎麽在黑暗中也能看清她的臉,她的鼻子,她的眼睛,她的嘴唇,她……她咽著口水,她想要碰那嘴唇,奇怪她那麽想親那……黃雅莉的頭一下子埋下來,埋在她的脖子裏,壓在她身上,哦,她是城裏人,有些事情,會懂得多,她的心激烈地跳動著,讓她整個身體都靜不下來,扭動著,而越是扭動,越是能感受到黃雅莉的身體,讓她更激動……
透過他者視野豐富故事情節鋪排
由其他同學到黃雅莉
由大嫂對田芳
由田芳的故事看到楊明敏的心事
順敘文句
呈現更為真實的人生遭遇

問好
跳舞鯨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