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

徵求新版主

版主: 四分衛

  警告逃妻。

  去年聖誕節妳編織的流言,即使已經離開很久了,還在我腹內,不停地拉扯腸胃,隨時會復活,只要忘記。(頭條裡妳的身影,做了案後留下簽名,是造愛後慣常的半枚唇印,我不願意再想,卻逐漸腐爛中……)

  妳、我、他、肚子、沙發、鬧鐘、一場午夜的電影、七星山上的月光、墾丁火熱的浪花、之間的距離、我們的距離、戀,人、隔夜的保險套、愛瘋了、太大的房間、太小的鞋子、一再嘔吐的夢、四季已死、沒有菊花的葬禮、無字的遺書、喧囂的孤獨、孤獨、煮不熟的牛肉、太多水卻不甜的瓜、痛、沒有傷口、流血、染成紅髮的窗戶、失溫的單人傘、雨、瘦棉被、胖了寂寞、只剩右邊的耳朵、左手、數字、粉紅色的丁字褲、七包未開封的五香乖乖、小提琴協奏曲、1812、第三者、秘密……

  重組之後,在曲折的鏡子裡找到妳的屍體,那已是中年後的某一天清晨。電話響了,報起平安。

05/03/22 凌晨
雲蘿 寫:
  警告逃妻。

  去年聖誕節妳編織的流言,即使已經離開很久了,還在我腹內,不停地拉扯腸胃,隨時會復活,只要忘記。(頭條裡妳的身影,做了案後留下簽名,是造愛後慣常的半枚唇印,我不願意再想,卻逐漸腐爛中……)

  妳、我、他、肚子、沙發、鬧鐘、一場午夜的電影、七星山上的月光、墾丁火熱的浪花、之間的距離、我們的距離、戀,人、隔夜的保險套、愛瘋了、太大的房間、太小的鞋子、一再嘔吐的夢、四季已死、沒有菊花的葬禮、無字的遺書、喧囂的孤獨、孤獨、煮不熟的牛肉、太多水卻不甜的瓜、痛、沒有傷口、流血、染成紅髮的窗戶、失溫的單人傘、雨、瘦棉被、胖了寂寞、只剩右邊的耳朵、左手、數字、粉紅色的丁字褲、七包未開封的五香乖乖、小提琴協奏曲、1812、第三者、秘密……

  重組之後,在曲折的鏡子裡找到妳的屍體,那已是中年後的某一天清晨。電話響了,報起平安。

05/03/22 凌晨


警告逃妻
呵呵
很有意思
以我個人讀畢的感覺
唯缺少了詩境的轉折
比較趨向散文化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