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散文詩」

徵求新版主

版主: 四分衛

讓我軟軟地強調,詩,不一定大家都懂,但散文
一定大家都懂。把散文寫得非常詩意且將之排列
成散文形式,就能是散文詩。一個意象用寫實的
方式便叫作散文,一個意象若改用隱喻或暗喻的
方式便叫作詩。一篇散文的主角肯定是人,而一
篇散文詩的主角可以是花、是樹、是青青草原,
如果你將自己化身為貓,或你根本知道貓想說的
或想做的;或假如把你的思想移至一隻貓的腦袋
裡,讓貓替你說話。以散文敘述,插敘、倒敘、
直敘,都可以 ,其中隱藏的是物換星移,這便
是所謂的散文詩了。

關於散文詩該如何書寫,也請行家們一起來切磋 :P
                     
                       

祝大家每天都過得美好愉快

無論詩論或詩評
只是補充
或為未竟明白而分析
但不是絕對的支支有理有論
阿鏡且放輕鬆
有人用心搜集資料
你我且激賞他人用心之苦
不須過度嚴肅以待
參考而已

嗯嗯

放輕鬆

: )

阿鏡 寫:
我不想在花時間去界定散文詩, 散文與新詩的界限

我常常覺得都是先有散文詩才有散文詩詩論的

那些冠冕堂皇的詩論總是追在新型的創作而氣喘吁吁.

寫過相類似的詩論, 現在看起來一文不值

如果有人再說我的作品不是散文詩, 我會當他是個豬頭.

泰戈爾的漂鳥集, 新月集, 祭壇加理....有meet 這麼多廢話嗎?

純美的感動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

不要用人為的界線畫地為王

這是我看了以上詩論的看法


讚同 :D

阿鏡說得好:)

我記得我找過瘋狐狸座談時
他提到「每個人都可以說自己寫的那個東西是詩,但當其他人說你的作品不是詩,而又能說得清楚原因時,那你可能要再思考一下」

其實是不是詩,該怎樣是詩,已不應成為再討論的問題,但也並非無政府地就認為把東西拿來分分行就算是詩,我認為阿鏡的作品無論是詩的哪種類型都一定是詩(畢竟我也讀了不少阿鏡的詩),而對於阿鏡而言,文類的界定當然不是重要的事情,因為他很清楚,而且也可以漸漸做到無招勝有招的境地。但對於「一般」的寫作者,尤其是那種詩寫來像「去掉標點符號的分行散文」,並且又濫用標點與空格的初學者,依舊是要去釐清一些基本概念,吸收前人創作的經驗,多讀好詩,而不是將自己弄成一堵封閉的牆高傲就行。

又,關於詩與詩論,詩論後起無庸置疑,但詩論是否都一無是處呢?倒也未必,只是好的詩論,必須要準確地抓住文本本身,並且能夠將其中細膩幽微的情感傳遞,讓讀者能更深一層閱讀文本可能的歧義,而這也是我們需要努力的。詩與詩論應該是相得益彰,而不是彼此排斥。
我們只管快樂的寫,至於會不會被肯定,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們只管快樂的寫,想寫就寫,而至少,我們在當下留住了自己的想法、心境。

蘇紹連的《驚心散文詩》、《隱形或者變形》,應該沒有人會質疑「那是不是詩」。就算有人認為那不是詩,又如何?「它」至少也是文字,而且是分常令人動容的文字。

除了商禽的《夢或者黎明及其他》之外,事實上,渡也的《面具》,杜十三的《人間筆記》、《石頭悲傷而成為玉》、《新世界的零件—末世法門九十九品》,吳鈞堯的《那邊》,羅任玲的《逆光飛行》、《光之留顏》,王卦怠(施俊洲)的《寫在台南的書信體》,比埃路易的《比利提斯之歌》、波特萊爾的《巴黎的憂鬱》等書,都全部,或者有部分的篇章以散文詩的方式來呈現,也都各有其成功之處。
王宗仁 寫:
我們只管快樂的寫,至於會不會被肯定,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們只管快樂的寫,想寫就寫,而至少,我們在當下留住了自己的想法、心境。

蘇紹連的《驚心散文詩》、《隱形或者變形》,應該沒有人會質疑「那是不是詩」。就算有人認為那不是詩,又如何?「它」至少也是文字,而且是分常令人動容的文字。

除了商禽的《夢或者黎明及其他》之外,事實上,渡也的《面具》,杜十三的《人間筆記》、《石頭悲傷而成為玉》、《新世界的零件—末世法門九十九品》,吳鈞堯的《那邊》,羅任玲的《逆光飛行》、《光之留顏》,王卦怠(施俊洲)的《寫在台南的書信體》,比埃路易的《比利提斯之歌》、波特萊爾的《巴黎的憂鬱》等書,都全部,或者有部分的篇章以散文詩的方式來呈現,也都各有其成功之處。


其實我覺得莊子是最早寫散文詩的人之一
又,哈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真詩啊......

我也覺得不必太嚴格去定義什麼是散文詩,因為這東西的因果有些難定論。其實我覺得不只散文詩有這個問題吧!其他文體在作者本身有所創新時也必然會遇到這樣的問題,對於一些人來說不給個明確的定義會令他不安,這時給個定義其實也無妨。只是,我覺得下定義的人必須清楚一件事「創作,本身就稍微有否定舊有的意味」

我曾經見過令我傻眼的散文詩定義,那人說,散文詩與一般新詩最大的不同在於散文詩有標點符號!我不知道是誰教他的,只能回他詩的可能性很大有沒有標點符號不是絕對的。

另外還有一點我想提出我個人淺薄的看法,有人說中國古代就有記憶金屬鍛造成功的例子。其實就我所知,當時打造出的記憶金屬其實可以說是偶然,並不代表當時的人就有記憶金屬這種觀念。散文詩其實古今中外都有,但當時的創作者認不認為他寫的是散文詩呢?他當時真的有散文詩的觀念嗎?我並不覺得散文詩很早就出現了,只能說他的根源很悠久。就像中國古代早期沒有哲學一樣,哲學是西方的東西,套在中國古代只會出現類似的東西,不可能完全相同。

為什麼這樣講呢?我覺得其實倒可以不用那麼強調古今中外散文詩的根源,寫的人只要寫自己想寫的東西就夠了。一個人就算再怎麼偉大都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認同,這時在去強調其實也沒什麼意義。以前,年輕氣盛的我會去批評別人的作品不是詩;而今,我會覺得是我讀不出作品的好。不管擬古詩、現代詩或散文詩都好,共鳴都應該是雙向的。寫作權與詮釋權分別掌握在兩頭,讀者不能完全掌握作者怎麼寫;作者也不能完全掌握讀者怎麼看。

就像我這篇一樣,一定也會有人認為狗屁倒灶,但我能如何呢?我不是偉人更不可能爭取多數人的認同嘍。

以上如有謬誤,煩請指教。

我太晚報到了 :D

現在起我要加入你們 8)

不一定面對評論就要用嚴肅的態度去看
既然我們可以快樂的寫詩
也能快樂的評論

嘻笑怒罵挖苦嘲諷
批人或被批
都爽快 8)



我最近在讀屠格涅夫
的散文詩
我覺得可以拿出來討論一番
不過散文詩我還是比較喜歡波特來爾的風格
屠格涅夫還是寫小說好 :D

葉士賢 寫:
不一定面對評論就要用嚴肅的態度去看
既然我們可以快樂的寫詩
也能快樂的評論

嘻笑怒罵挖苦嘲諷
批人或被批
都爽快 8)



我最近在讀屠格涅夫
的散文詩
我覺得可以拿出來討論一番
不過散文詩我還是比較喜歡波特來爾的風格
屠格涅夫還是寫小說好 :D


最近我讀了卡夫卡的極短篇
除了寓言性高之外.在用字的舖設上
極類似蘇紹連老師的驚心結尾
變形之中帶有存在的反省

曹尼


尼采的查拉圖斯克拉如是說
也是散文詩寫成的
只是我們著重在他隱喻的哲學

散文詩中可以穿插對白
高明的寫法
就是把對白成為旋律的一部份
所以一篇散文詩可能篇幅很長
對白只有幾句有
韻律轉折加強語氣強調語氣之感
甚至對白是全詩的關鍵是詩意的中心點

其實良一直搞不清楚
也常在楓論壇被移文說這不是詩> <""

散文詩和極短篇有什麼分別呢
現在有很多小說也都用了詩化的寫法
一首詩必須要有其寓意但極短篇也可
還請各位指教了^^
我比較簡單的看法:
詩的語言,散文的形式,就是散文詩
散文的語言,散文的形式,當然是散文
散文的語言,詩的形式(分行的長短句),是不想再讀第二遍的ㄕ

我喜歡簡單的定義。
 
"散體文"與"詩體文"用什麼語法寫?全憑個人自由創意,很難介定分野!
應該是比較寫實的適於以散文寫作,比較寫意的適於以詩寫作,寫意的散文或寫實的詩,大概祇好歸屬”散文詩”。
但是散文比較愛囉嗦!詩比較言簡意賅!想寫個不想囉嗦的散文,散文詩是個不錯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