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劄記】37°2 Le Matin˙Betty Blue˙巴黎野玫瑰

◆戲劇欣賞及劇本創作討論◆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言葉洪春峰

[FONT=細明體]【悅讀劄記】[/FONT][FONT=Vladimir Script]37°2 Le Matin˙Betty Blue˙[/FONT][FONT=新細明體]巴黎野玫瑰[/FONT]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FONT=新細明體]  [/FONT][FONT=新細明體]我很喜歡這部電影,對我來說,這是一部關於夢想和真愛追尋以致幻滅、破碎的悲劇。雖然至此也只看過一遍,如有未盡之處,日後待補。[/FONT]

[FONT=新細明體]  女主角貝蒂擁有年輕姣好的肉體,在她的身上,可以看到「青春無敵」那種傻勁──只要有夢想,我們就不怕!簡直就是為了夢想和真愛而活的性情女子。當然,姣好的外貌、玲瓏的身材,也讓她落入被物化的操弄之中。但是貝蒂以一種憤世嫉俗的「暴衝」方式和這世界抗衡。在貝蒂身上,我發覺「青春」就像一台性能良好、快意奔馳的法拉利。而貝蒂的視網膜彷彿是玫瑰色的,從她眼中看到的愛與夢想,總是如此浪漫,而美好。[/FONT]

[FONT=新細明體]  當她遇上佐格──一個想要成為作家,卻只能放棄夢想和現實妥協窩在鄉間、從事各種零工維持生計的男人。他們瘋狂地愛、瘋狂地佔有彼此、瘋狂地把每一天都當做最後一天那般豁出去地活著,燃燒彼此;燃燒情慾。[/FONT]

[FONT=新細明體]  本片雖有大量直接的情慾鏡頭,我卻只看到情慾之下,沒有明天、彼此燃燒光與熱的情感。在每一次的洞進之間,是否更進入彼此的靈魂?我常說:「情色只是一種手段,重點在於情色之後的隱喻。」《巴黎野玫瑰》如此,《女身上帝》亦是。[/FONT]

[FONT=新細明體]  在旁觀者來看;佐格無疑是愛著貝蒂的,且近乎病態瘋狂地愛著。對他而言,人生似乎就只為了成就這段真愛……[/FONT][FONT=新細明體]「為什麼生命老是和我作對?」[/FONT][FONT=新細明體]貝蒂在片中不只一次這樣說道。貝蒂有著無限的熱情和夢想,近乎不切實際地將愛情與夢想當成宗教。而佐格卻深深明瞭,只活在愛情與夢想中,總有餓死的一天;所以他寧願放下夢想,走入現實。「現實」的確是愛情的殺手,不少人因為夢想,而被戀人放棄──只因達不到某些「現實」的考驗。貧賤夫妻百事哀,當然,也有戀人完全如同貝蒂一般支持佐格。[/FONT]

[FONT=新細明體]  看到這邊,我其實眉頭深鎖地想著:佐格真的愛貝蒂嗎?他真的能了解她嗎?我只看見每當貝蒂「暴衝」時,他的討好和安撫。如果他能了解貝蒂,我想,是否不至於會有悲劇結果?從最後他悶死貝蒂來看,可以發現原來,他熱愛的是自己想像出來的「愛情樣版」;他熱愛的,不過是一場「生命的混亂」。[/FONT]

[FONT=新細明體]  我曾經寫過一首詩〈關於熱愛的種種混亂〉,也許適合套用在他們身上。[/FONT]

[FONT=標楷體]  關於熱愛的種種混亂/馮瑀珊
[/FONT]

[FONT=標楷體]  「這場病來得措手不及。」 [/FONT]
[FONT=標楷體]  人們這樣說她,與她的病 [/FONT]
[FONT=標楷體][/FONT]
[FONT=標楷體][/FONT]
[FONT=標楷體]  我們驕傲地尖叫、旋轉
[/FONT][FONT=標楷體]  讓語言駕馭意念
[/FONT][FONT=標楷體]  捨棄我們慣用的文法
[/FONT][FONT=標楷體]  太極的柔中帶剛,正如 [/FONT]
[FONT=標楷體]  我們那總是拴不緊的伶牙 [/FONT]
[FONT=標楷體]  利齒 [/FONT]
[FONT=標楷體]  我們就是四象,不斷地 [/FONT]
[FONT=標楷體]  生產八卦 [/FONT]
[FONT=標楷體][/FONT]
[FONT=標楷體]  的確,這場病來得措手不及。 [/FONT]
[FONT=標楷體]  打開門,湧進一場齟齬 [/FONT]
[FONT=標楷體]  排山倒海如此 [/FONT]
[FONT=標楷體]  關於熱愛的種種混亂 [/FONT]
[FONT=標楷體]  鸚鵡螺在頭上安胎 [/FONT]
[FONT=標楷體]  增值一千八 [/FONT]
[FONT=標楷體][/FONT]
[FONT=標楷體]  (看著愛與文明傾倒) [/FONT]
[FONT=標楷體]  (他看著,她看著他) [/FONT]
[FONT=標楷體]  (他看著她,傾倒的文明寫著熱愛的混亂) [/FONT]
[FONT=標楷體]  :「索吻練習。」 [/FONT]
[FONT=標楷體][/FONT]
[FONT=標楷體]  請鎖穩你的眼睛--洩露秘密的混亂 [/FONT]
[FONT=標楷體]  啊何其混亂混亂 [/FONT]
[FONT=標楷體]  我們熱愛的混亂何其難 [/FONT]
[FONT=標楷體]  走進逃避的防空洞 [/FONT]
[FONT=標楷體]  掬起冷汗,歡暢地 [/FONT]
[FONT=標楷體][/FONT]
[FONT=標楷體]  :「做愛練習。」 [/FONT]
[FONT=標楷體]
  2010.01.11.如義居
[/FONT]
[FONT=新細明體]  愛情究竟是報答,還是懲罰?會不會我們都誤解了愛情?會不會我們以為的「愛情」根本不是這樣一回事?[/FONT][FONT=新細明體]「為什麼生命老是和我作對?」[/FONT][FONT=新細明體]貝蒂也叫喊出了我的心聲,不同的是,我則是殷殷探問:[/FONT][FONT=新細明體]「我能否和命運抗衡?」[/FONT][FONT=新細明體]我們都是「不滿」的女子,我們都是「揮灑烈愛」的女子,我們都是「走鋼索」的女子;我們都是以愛為名的女子……我們不滿足生命僅此,所以總是憂鬱或暴衝;我們撞破了頭還是勇往直前不認輸,我們冒險為了成就夢想,我們為愛生滅。[/FONT]

[FONT=新細明體]  也許我是貝蒂,也許是。性格太鮮明奔放的女子,命運總是與之作對。性格過於剛烈悖逆的女子,總是想著違抗命運。如果這不是我們的世界,情願毀滅。毀滅,然後重生。性格鮮明奔放的女子,所受的惡意很容易被放大。性格剛烈悖逆的女子,命運總是想扭轉硬頸。直到頭低了,腰也彎了,命運仍舊換別的方式,折磨。[/FONT]

[FONT=新細明體]  如果這不是我們的世界,情願毀滅。情願不醒來,情願,看不見。敬一杯酒,給那朵鮮明奔放的,巴黎,野玫瑰──貝蒂。[/FONT]
[FONT=新細明體]  [/FONT]
  [FONT=Times New Roman]2010.06.03.[/FONT][FONT=新細明體]如義居[/FONT]
這篇影評
似乎觸及了生命中的某些真實
讓我聯想起了西藏的達賴情歌
或是某個空行母的愛情故事與生命歷程......
第一次看這一部電影大約在23年前
第二次看,大約在二三年前
這電影當時在臺灣也算轟動
至今仍有清晰印象的是
開場的一場非常逼真的床戲
以及貝蒂抓狂到挖掉自己眼珠的橋段


但是貝蒂以一種憤世嫉俗的「暴衝」方式和這世界抗衡

也許是噪鬱症所致
可以形而下地簡單講
這是一部女方有噪鬱症的愛情悲劇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