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入戲之前,出戲之後 [/LEFT]

[LEFT] 那我就不再固執
己見了,你們真會糾纏,
你們想知道的一切我全盤托出;
將我的語言銘刻在你
不易忘卻的心田。
[/LEFT][LEFT]
[FONT=Arial Black] 《被縛的普羅米修斯[/FONT]》——Aeschylus
[/LEFT]
[LEFT]

置身於國家級戲劇院看戲與在小劇場看戲的差別是什麼?自己演出與觀看
他人搬演的差異為何?是前者所流淌的眼淚較多,呼聲較宏亮真誠,又或者
是後者?是野台戲、傀儡戲、布袋戲給你的感動歡暢較過癮,或者外外百老匯、
歌劇、歌舞劇、音樂劇感染改變了你內在最真實的部分,調節得了你心情的氣候?
世上劇種眾多,文化差異與表演型式各異,莫怪我認為:「人生有時,戲劇無盡。」

在出戲與入戲之間,在亞里斯多德和布雷希特所倡導的洗滌昇華與疏離效果之間,
確實有不同光譜的心理狀態與分別,我想,那是很難以界定並且說明的。
當有了戲,如何出戲,怎麼入戲?戲中與戲外,就在懸念、投入之間晃蕩;要不,
就在反思、投射、對照中,與戲劇對話,完戲後回到現實中繼續行動,生活。

耶魯大學戲劇教授約翰‧蓋斯納(John Gassner)曾將戲劇的目的歸結出五個“E”;
Expression , Entertain , Exalt , Enlighten , Escape .表現、娛樂、讚揚、
教化、逃避,此五項幾乎可涵蓋起始所提及的幾項要素,而始終必須回歸到人性。
[/LEFT][LEFT] 在觀戲的經驗之中,在出戲與入戲之間,往往是搖擺不定的。而這之間的表現及
臨場經驗,又取決於創作者、劇本、舞台調度、社會條件與觀眾。試問,你是為了得
到興奮刺激的感受、情緒的發洩、知識的增加、逃避現實或者單純的娛樂(entertain)
才進入一個劇場,並觀看一齣又一齣的戲劇。

自希臘悲劇之父艾斯奇勒斯(Aeschylus)到文藝復興時期的莎士比亞,再從現代戲劇
的易卜生、契訶夫、蕭伯納、尤金‧歐尼爾、亞瑟‧米勒、田納西‧威廉斯甚至於
皮斯卡托、布雷希特、亞陶、貝克特、尤涅斯科、皮蘭德婁、惹內、品特等劇作家,
這些人分別在不同的表現方式與劇場藝術之間作出了貢獻,進而從戲劇領域中以不同
的主題、技巧與藝術表現為人類的文明注入了養分,那是劇本與劇本之間,有名與
無名的劇作家與觀眾之間,藝術作品與現實社會之際,一齣齣戲劇與一個個存在之間
的深沉思索與勇敢,顛覆,創新。

每一天,每一個鐘頭,每分每秒你寫了劇本,你參與了人際關係與各種儀式劇場,
你帶著悲劇與喜劇的面具過著大大小小長長短短的活,你導演了自己,你照亮著別人,
你就著路燈與火焰的燈光演出,讀白,對著自我與人群對話,你即興演出,你照本宣科,
你荒謬存在著,你介入,你疏離了,你殘酷劇場,每一個你都在戲劇之中,而下一個
明天,下一個小時,下一分秒呢,你,在哪裡?

那是所有時空中的劇場理論與表演技藝都在持續試圖探索且永難以挖掘完畢之人性的礦層。

並且,在大小不同規模的劇場之中我們參與了多少?我們看見了什麼?我們學到
了什麼?那是在出戲入戲之前,之間,之後令所有世界上的男男女女演員們所必須不
斷思考的事物。那是無法指出一個確切之終點的真實演出,於虛實掩映之間,在眼神
與動作之際,在舞台與現實之間永遠且永遠的表演,這表演在光與陰影之間,這劇本
寫在紙本上,也寫在人生之中,更寫在人類文明的一環裡面。
[/LEFT]